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白七】错过小说

【白七】错过

来源:幸运星书网 时间:2021-10-14 22:13:31
乃木坂之相遇状态:连载作者:佑蹊全文阅读

“我的青春是乃木坂!”对于乃木坂的成员来说一切的就都源自那最初的的再次相遇。希望能在这漫长的旅程上行的路上,也可以直接加入你们。去看一看那最初的,还不逐渐成熟却一腔热血的少女们,是如何成蝶成蝶。2005年的一张贴在大街小巷的海报,开启了平成偶像新时代。。

乃木坂之相遇 精彩章节

伴随着木质拉门一阵吱吱呀呀的声响,酒馆开始了新一天的营业。

“欢迎.....光临。”正倚着柜台的近田真绪懒懒的抬眼看到走进来的客人,好悬没一个白眼翻过去。

“近田桑这态度可不像是服务业的啊,一大早就这么没精神,最重要的笑容呢?”

来人在近田面前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用开朗的语气很是熟稔的和老板娘打招呼。

“大明星就这么闲吗?白天来喝酒?”近田随手倒了杯冰水递了过去。

“谢谢,不过下午才开始工作,忙里偷闲的想来看看。酒就不用给我倒了。”说话者轻声道谢后,小口的喝着冰水,随意的一个动作都像在拍平面杂志。

“我这是酒馆,又不是咖啡厅,随便转转算怎么回事?”近田冷哼一声,伸手去摸烟盒。

“白石桑,要是不能给我创造营业额的话,我可要按照酒的价格来收取你的冰水费了。”

“好奸诈!”被叫做白石的女性笑嘻嘻的摇摇头,从随身携带的手提包里拿出钱包,掏出一张福泽谕吉递了过去。

“下次的费用,提前结算。”

近田视线下移到那张万元钞上,并没有伸手去拿,而是转身倒了杯温水,放在白石的身边,脸上绽开了第一个,公式微笑。

“欢迎光临,白石桑。”

身为乃木坂的ace,白石麻衣难得有空闲的时间可以到处跑。她也是偶然发现了这家不起眼的小酒馆,位置不算偏僻人流量却不多,很适合一个人来小酌一番。

虽然在家里一个人看看电视用小菜下酒也很好,但人嘛,有时候还是想要些烟火气的。

更重要的是........白石瞄了眼正熟练的用打火机点燃烟的老板娘,暗自嘀咕了一句也太像了吧。

“近田桑,抽烟对身体不好。”

“喝酒的人也没资格说我吧。”近田不耐烦的摆摆手,示意白石不要多嘴。

好在白石也就是随口一说,看对方不在意也就不管了。只是不住的拿眼打量着这酒馆的布置。怎么说,还是挺有昭和气息的。

很适合那些五十岁以上的大叔进来怀旧一把,穿着皱巴巴的西装,喝着扎啤或日本酒,大声小声地怀念着早已逝去的年代。

“多谢款待,我先走了。”白石也不会真的浪费一上午干巴巴地坐在这里和老板娘大眼瞪小眼,趁着还有时间早早预定了美容院。

“欢迎下次光临。”近田注视着白石的身影渐渐远去,突然搞不懂怎么会跟这种两个世界的人熟悉起来。

近田真绪第一次见到白石麻衣,是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夜晚。

裹挟着寒风进来的年轻女性,要了个最角落的位置。

近田把人引到座位上,指了指放在一旁的菜单,说明这里可以抽烟后,就打算先去给对方倒一杯冰水。临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看了眼对方口罩上方的精致眉眼和白皙肌肤,总有着一丝丝的熟悉感。应该是在哪里看过却没往心里去的。十有八九是个艺人。

她不爱关注娱乐八卦,也不常看电视,偶尔刷刷手机也只是看推荐。让她通过上半张脸辨认艺人也实在是难为她了。

“不好意思,我要啤酒,刺身和炸猪排。”漂亮的女性客人将口罩拉了下来,按响了一旁的按钮叫来老板娘。

近田突然想起她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张脸了。车站那里张贴着的大幅海报,目前最火的偶像艺人之一,白石麻衣。

好像还是什么组合的ace?乃木坂46?

老板娘久久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被白石注意到了,她不好意思的笑笑,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

近田承认美人做出这样的动作很可爱,但她也没有要大呼小叫心跳加速的意思。

上完白石点的菜单后,近田环顾了一下今晚这不多不少的客流量,选择继续窝在柜台发呆。

她确实是这样打算的。

但是从角落传过来的带着打量意味的视线太过强烈到难以忽视,她转头看过去的时候对方又快速的扭过头去。

一来二去,本就耐性不好的近田有点烦了,怎么?大城市的白富美对自己这种乡下来的就这么好奇吗?

终于,在白石又一次貌似含蓄的看向老板娘,亮晶晶的眼底带着怎么也掩饰不了的好奇和激动时,近田也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了。

干脆直接走过去,大大方方的站在白石面前,压低声音道“白石桑,我是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白石干笑着掩饰尴尬,心里清楚自己过于直接的打量弄的人家心里不快,至于理由......

难道要说你跟我前队友很像我看着很亲切吗?

太不合适。

“因为老板娘长得很好看。”

这是实话。

虽然在看到对方骤然嫌弃的眼神就知道自己搞砸了。

白石本质上也不是一个善于跟陌生人交谈的人,就在有点手足无措的时候,别的客人按响了叫铃,老板娘顺势转身离开了。

我好像被当成了花痴。

看着啤酒杯里不断上浮破裂的泡泡,白石再看看那边头也不抬的老板娘,举起杯子咕嘟嘟的畅饮着,觉得这杯啤酒的美味程度至少下降了一半。

好在老板娘也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普通客人,公事公办的给她续了几次冰啤酒。

在这里消磨了一个多小时,感受够了世间的喧嚣后,白石心满意足的打算结账走人。

“一共七千日元,承蒙惠顾。”

白石递过去一万日元,看着老板娘利落的找钱和打印小票,然后将零钱和小票放在零钱盒上面推了过来。期间脸上还是没有多余的表情。可能是在这略显昏暗的环境下,懒得做良好的服务对应了吧。

诶,刚刚别的客人结账的时候可是直接递过去的。

白石默默的抱怨了下这微不足道的小事,然后又唾弃了下自己这莫名其妙的心思。最后注意到了放在结账机器旁边的名片盒,下意识的拿起了一张。

跟零钱一起放在钱包里转身离去。

本以为跟白石麻衣不会再有交集的近田,在一周后的某天,再次看到了笑嘻嘻走进来的白石麻衣。

要不说人长的好看就是占优势呢。近田毫不费力地就想起了来者是谁,昏黄的灯光将对方原本就俊秀的五官衬的更加柔和。放在其他普通客人身上,绝对是一水的暗淡黑黄。

不说别的,长的是真不错啊。

虽然有点轻浮,但是个安静不惹事的客人。

简短的在心里给白石麻衣打下评价后,近田给她端去了冰啤酒。

周一,淅淅沥沥的下雨天,客源惨淡的两大条件全占了。

从晚上六点到八点,店里的客人就只有白石麻衣一人。

原本在后厨忙碌的厨师探头看过几次后,干脆随手拿了个凳子,老神在在的坐下来玩起了手机。

白石本来只是想做个安静如鸡的客人的,但是啊,一个人喝酒总还是寂寞了点。

或者说是酒精的作用让她稍微放开了点胆子,竟然端着啤酒和小菜跑到吧台找老板娘聊天去了。

近田有着不小的烟瘾,平时工作的时候只会偶尔抽上一口,而像这种适合抽烟的天气,基本上就是烟不离手一根接着一根抽的爽快。

所以当她看着白石麻衣一路小跑坐在她的正对面,满脸写着想要打开话匣的期待模样时,突然觉得即便是面对着这张脸也有着心情不太愉快的时候。

近田转头吐出了一口烟圈。

不管怎么说,面对着客人还抽烟是有点不太礼貌的。近田将大半根烟按进了烟灰缸后,静静的听着这人蹩脚的开头。

两个陌生人能聊些什么呢?就在白石麻衣第三次夸奖这店里的设计时,近田无情开口道“白石桑,你醉了。”

“我没有,才两杯啤酒怎么会醉啊。又不是....”含糊不清的将那个名字咽了下去,白石原本还有些迷蒙的视线瞬间变得清亮了起来。手里紧紧握着的已经见底的啤酒被她推到了一边。

“你喝的已经是第五杯了。啤酒虽然没有白酒那么醉人,对于不常喝酒的人来说喝这么多也受不了。雨越下越大了,再不回去的话会很麻烦。”近田伸手指了指门口,示意白石听听外面的动静。

“请问您是开车来的吗?”

“啊,我是坐电车来的。还没有驾照开不了车。”白石在包里翻找出信用卡,示意刷卡结账。“还好这里离车站不算远。”

“........艺人不是有经纪人吗?”

“下着这么大的雨专门叫人家来一趟也太不好意思了。我自己回去没问题的。”白石表示自己并不娇气。

近田微微挑了挑眉,随手拨弄了下头发,深红色的指甲油看着很是醒目。

白石一手提包一手拿伞走到拉门处,回头给了老板娘一个微笑“今晚多谢关照了。”

“承蒙惠顾,一路小心。拉门我来关就行。”

本想帅气离去的白石麻衣,一拉开门就被急风骤雨糊了一脸,眯着眼睛将伞打开撑过头顶,高跟鞋踩着水洼有点举步难行的味道。

要是滑了一跤水坑里滚三滚的话绝对堪比最好的湿身效果。

容易想些有的没的白石决定认真赶路赶快回家。

谁知道突如其来的一阵狂风,将没走几步的她小心翼翼顶在前方的伞直接吹的翻了个面,差点脱手而出。十几根银色的伞架整整齐齐的亮相在白石面前。她呆滞的看着这把她心仪的伞,试了几次后伤心地发现.....它好像收不回去了。

在原地为它哀悼了三秒后,狂风呼啸暴雨洗刷侵袭全身的感觉堪比神宫四周年plus。但这次完全没有坚持下去的理由的白石看着自己快要报废在雨中的外套,毫不犹豫的原路返回。

希望能借把伞。

看着离去又回来还被打湿了一半的白石麻衣,还拎着自己的包和那把滑稽的伞,真不知道是哪边更惨。近田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近田桑,虽然很不好意思,能不能借我把伞?”白石羞窘的脸上浮现出了点点红晕,雨珠顺着脸颊不断滑下。

“.......然后看着你拎着两把破伞再次来找我吗?算了算了,把你的伞放在门口的垃圾桶里,我开车送你吧。”思来想去既不能把客人扫地出门也不能让她留在这里,近田最终还是决定跑一趟。

“那就谢谢近田桑了!”没想到会有意外之喜的白石满脸洋溢着对热心的老板娘的感激。

说话噎人但经常心软的近田桑转身取了两块消毒毛巾递给白石,又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我倒是可以送你,但是艺人被知道家庭住址的话会很难办吧?”

至于为什么不是送到车站,白石麻衣淋成这副德行还要跟一群回家的人挤地铁,估计第二天雅虎新闻首页就要刊登各种照片和报道了。

正仔细的擦拭着脖子上水珠的白石不在意的说道“近田桑又不是饭,没什么问题。”

“不怕我透露给杂志吗?”近田拿起车钥匙,随口开了个玩笑。

“我们的住址,文春这样的杂志早就知道了。近田桑哪怕说出去也没什么用的。”

意外的正经回答,近田突然觉得有些无趣。

不出所料,白石家的所在地是港区的某处高级公寓。

“我可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看着就像有钱人的聚集地。”近田开车很稳,雨刷一路不停的运作着。

“因为安保措施比较好,就住在了这里。”白石谦虚地表示没那么厉害。

一路开进了小区,停在了公寓楼下的临时停车位里。

白石对着大晚上送她回家的近田桑千恩万谢,要不是时间不对就邀请对方上去坐坐了。

近田面对着白石郑重的下次邀请,也只是淡淡笑了下,并没放在心上。

说到底也只是客人和酒馆老板娘的关系,上门做客,谁要是当真了,到底谁更尴尬还不好说呢。

自那之后,近田的酒馆就成了白石固定常来的地方,隔上一周两周,她总会出现个把小时,点上冰啤酒和几个小菜,小酌一番再独自离去。

一来二去,两人渐渐熟络了起来。不像最开始那几次没话找话,总带着点显而易见的僵硬和尴尬。

近田对于白石的印象也渐渐丰满立体起来,总的来说,是个不难相处的美人。

一点都没有艺人的架子,说话总是带着笑,善于倾听和共情。喝酒也是点到为止,不会在外面就喝的烂醉如泥。有着艺人基本的防范能力,有些时候要想想才能回答。

似乎很喜欢方言,特别是大阪话。

作为广岛人,近田说得一口流利的广岛话。并且没有因为在东京讨生活就抛弃方言融入关东话的怀抱,碰到老乡和教训自己弟弟的时候,说话更是噼里啪啦让人反应不过来。

所以她对于白石从来不说家乡之类的话题还是有点好奇的。但更好奇的是,她一个群马人怎么这么喜欢大阪话?

“因为好朋友是大阪出身的,爱屋及乌嘛。”白石笑容和煦的示意近田再来一杯。

“有好友的话,怎么每次都是一个人来?”

近田发誓自己真的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白石瞬间变了脸色,有点可怜巴巴的说道“是我一个人创造的营业额让老板娘看不过眼吗?想让我带着朋友一起来?”

“看客人的需求,我不强迫消费的。”近田面部僵硬,觉得有点跟不上白石转换过快的脑回路。

“其实是因为.....想要一个人相处的时间。喝喝酒,吃点喜欢的东西,悠闲地度过的话就很好了。”

“我以为你会更喜欢新宿银座那种豪华的会员制酒吧呢。年轻人不是都很向往的吗?”

“近田桑要是开这种酒吧的话,我肯定会去的。”白石眉毛动了动,低头抿了口啤酒。

“但因为近田桑只在这里开酒馆,我就只会来这里。”嘴唇周边沾着一圈白色泡泡的白石,扯起嘴角笑的样子透着些傻气。

唇边的痣都被遮的看不到了。

近田心里一动,不敢继续想下去,只能生硬的问她要不要吃点什么。

“鱿鱼干。”

“大叔的爱好。”

“并不是哦,很多年轻人也喜欢这个。”

白石又不说话了,只是低头喝着啤酒,等着自己的鱿鱼干。

她总是会在一些特定话题上沉默。嘴角微微垮下来,然后往肚子里灌啤酒。

但是仔细想想,好像都是些很普通,随处可见的甚至没什么营养的话题。

无非就是衣食住行上的一些小习惯罢了。

白石在喝的有点多的时候,总是会趴在桌子上,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自己的脸。像是透过自己在看谁的感觉。

没由来的觉得讨厌。

但是每当她试图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总是会被白石巧妙的绕过去。

也只有在这时近田才觉得,这个客人真的是娱乐圈的艺人,在躲避话题这方面像是泥鳅一样滑不溜手。

某次她又把正在偷偷看她的白石抓了个正着,半无奈半调侃的凑近白石“我这张脸这么好看吗?你偷看我很久了。”

白石倒是由一开始的心虚进化成了理直气壮“美人就是要给大家欣赏的。我只是偷偷看一眼没关系,近田桑也可以看我啊。随便看!”

“去去去,我没你这么变态。”

如此极近距离的跟白石脸对脸,近田突然觉得心跳的频率有点太快了。

她也不是小孩子,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但她也深知,白石和自己之间的差距。

...........

虽然说白石是个极为克制的人,但是酒量这种事,并不是人为可以控制的。

在豪爽的喝了几杯近田新进的日本酒后,入口绵柔回甘,白石不小心喝的放肆了点。结果等近田忙完别桌的客人想来看看白石怎么样的时候,才发现她正醉倒在桌子上睡的昏天黑地。

今天是个忙碌的日子,送白石回去不现实。好在白石之前说过,要是她不小心喝醉的话,就打电话给一个叫松村沙友理的人,她会来接自己的。

近田想起白石的嘱托后,用白石的指纹解了锁,直接点进通讯录,打给了松村沙友理。

在等待松村到来的时候,看着熟睡的白石麻衣,近田忍不住偷偷戳了下她的脸。犹豫再三,还是快速的拿出手机,拍了张她的睡颜照。

对方风风火火的以最快速度赶了过来,是个眼神明亮,白嫩好看的美女。

这位叫松村的小姐看到近田的时候先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但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给白石结了账,在近田的帮助下把白石扶上了出租车。

但在车门即将关上的时候,近田还是听到了对方的小声嘀咕“难怪你经常来,果然很像娜酱。“

娜酱是谁?

恍惚记得,白石偶尔说出过这个昵称,但总会立刻带上一群人名,所以一点也不突出。

近田一开始并没有联想到艺人,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上网搜了下。结果出来了一大片搜索结果,看着那明晃晃的西野七濑四个字和不甚清晰的小图,近田沉默了一会,还是关掉了页面。

结束了一段繁忙的工作日程后,打算去酒馆里放松一下的白石,刚一进门便被这不同于往日的密密麻麻的客人数量给惊了一下。

本来就不算太大的酒馆给挤了个满满当当,有些人甚至是站着的,没有位置。

比平时还要忙碌许多的近田桑更是脚不沾地的上酒和结账,看到新来的客人傻傻的站在门外,再一看是白石麻衣,就立刻对她摇了摇头。

还是等下次吧。

快速的在脑子里过了遍行程,敲定了某一天后白石麻衣就利索的闪人了。

等下次见到近田的时候,对方给她看了一条推特。

“昭和气息满满的小酒馆,据说在这里有人看到了乃木坂46的白石麻衣前来光顾!老板娘是个超绝可爱的辣妹型的美人,神似原乃木坂46的西野七濑!”

下面是是近田家酒馆的截图和具体的地理位置。还有一张背影照,怎么看都像是白石。

“这就是为什么那天这么多人来的原因了。不光那天,这些天的客流量都有明显增长。来的人都是些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年纪不够的都给我拦下了。还有拿着推巾来的。白石桑不愧是top偶像,这个月的流水一下子给我涨了快二分之一。就是你以后可能不能常来了。还有就是,西野七濑是谁?”近田难得一次说这么多话,这些天的忙碌和疲惫让她眼底泛着青黑。说完还打了个哈欠。

“是前队友,已经不常联系的了。”白石放在桌底的右手手指开始习惯性的摩擦起来。

“有这么像吗?”

近田虽然对白石有那么点意思,但短暂的头脑发热后她并不打算任由这种感情肆意增长,及时掐灭在摇篮里才是聪明的做法。

白石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

“最开始确实是觉得像,但是近田桑是近田桑,娜酱是娜酱。这点我是不会搞混的。”

白石斩钉截铁的语气让近田呼吸一滞。

掩饰一般的背过身去。

“你之前不是也有上午来吗,以后有机会就上午来吧。门八点后就开了。”

“麻烦近田桑了。”

“你给我带来了这么大的利益,我该感谢你才对。”

听近田桑心情还挺不错的样子,白石索性认真思考怎么稳定客流量的办法了。

“近田桑,要不然我给你写个牌子吧,签名和祝福语的那种。虽然我的人气并不是那么高,但是也能给你稳定一点客流量。”

圣地巡游什么的,白石麻衣当然心知肚明。

近田没有拒绝的理由,一口答应了下来。

白石麻衣的签名牌被挂在了一进门就能看到的地方。

还附带着感想:能让你有跟家里一样温暖的感觉

这句话有点肉麻,近田抖了抖身子,略带嫌弃的看了眼白石。

可惜白石完全没有感觉到,还美滋滋地觉得自己这次的字写得很好看。

在那之后,有一次,白石麻衣脚下生风的来到酒馆,心情好的不得了。

近田实在是无法忽视那浑身冒着粉色幸福泡泡的憨石模样,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好事。

白石少见的纠结了起来,两指交叉竖成✖️字“不能说,不能说。”

说着还有点害羞的,低下了头。

恋爱的酸臭味,完全盖不住了。近田看着手里的抹布,认真考虑给面前的人盖上去的可能性。

白石麻衣曾经邀请过近田去看自己的演唱会。都被近田以各种理由拒绝了,根本原因就是觉得麻烦。

然后白石麻衣直接将关系者席送到了她面前,认真的说了一大堆好处。

近田一脸不可思议的反问道“关系者席?我难道是你的家属吗?”

白石同样瞪大眼,明白她误会了后,立马解释道“关系者席,也可以送给朋友的,不一定是家属。因为不查身份,所以近田桑不要有多余的顾虑。”

明白自己误会了什么后,近田直接涨红了脸,气咻咻的拒绝了白石麻衣的票。说要靠自己抽。

幸运之神,没有站在近田这边。

也不知道赌的什么气,明明白石说给她预留的票,即便没抽到也没什么。但她却说那天有事走不开,硬是没去。

但是却在事后收藏了记载着相关报道的报纸。

在日常里已经足够迷人的白石麻衣,要是看到了她舞台上更加闪耀的样子,近田担心自己会更加喜欢她。

二十几岁的人了,像个十几岁刚刚触摸爱情的少女一样。

但是错过了还是有点遗憾。

想着下次还有机会就去看的近田,在雅虎上看到了白石麻衣发表毕业的通知。

毕业演唱会的日子都订好了。东蛋三日,不可谓不盛大。

近田还是固执地选择了自己抽票,第三日,神席。

站在一堆穿着毕业T恤拿着周边的饭里,近田惹眼的不良打扮频频受到关注,怎么看怎么格格不入。

近田却毫无所觉。

拿着票和刚买的应援物进了检票口,来到了自己以为自己一辈子也不会来的地方。

多亏位置的优越,白石明显看到了她,笑颜绽放的异常灿烂。

近田也笑着挥舞着手里的应援棒,说了句“白石桑,毕业快乐。”

毕业后的白石有了更多的空闲时间,来酒馆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自认为两人已经很熟悉的白石,对近田的态度也更加熟稔和随意。她本身就是个喜欢和好友贴贴的性格,经常会有让近田心跳加速的举动,本人却毫无所觉。

“喜欢的话就说出来吧,白石桑。”

看着推特上关于白石麻衣和西野七濑代言朝日啤酒的话题,近田突然说道。

正在天马行空的说着什么的白石,卡壳了。

“喜欢的话就要说出来啊,这不是你最喜欢的话吗?”近田笑的眯起了眼,认真说道。

白石晃了下神,深深的吸了口气,握了握拳头,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

等到了下次来的时候,白石脸上的笑容比正午的太阳还要耀眼。

她说娜酱也一直喜欢她。

她说娜酱答应她了。

她说很感谢近田桑。

她说想带娜酱来看看近田桑,之前由于各种原因不想分享这家酒馆,可以的话希望以后带朋友和恋人来。

近田听完白石的话,对她说道“这个要很久以后才能实现了。我跟我弟弟说好,因为父母身体原因,要回老家开酒馆。明天就要收拾行李了。”

白石惊讶的说“为什么没告诉我。”

“因为没有缓冲的时间的话,离别就不会那么伤感。”近田眼也不眨的说道。

“还会回东京吗?”

“会吧,可能会。”

............

“姐,东西我都准备好了。怎么这么匆忙啊,不是说一周后才搬的吗?”穿着一身黑色西服的年轻男人,累的腰都直不起。

近田高高的举起了手。

男人立刻怂了,点头哈腰的下去运行李了。

近田将自己的东西放进箱子里,看着还未放进去的白石签名板,上面白石麻衣四个字鲜艳如新。

轻轻的抚摸着那四个字,近田笑了。

想起自己昨天晚上连夜搜索的关于西野七濑的情报,拍摄风格是羞怯柔软的少女,眼神里经常浮现的却是无法动摇的坚定和执着。

“什么嘛白石桑,我和西野桑明明一点都不像。”

乃木坂之相遇状态:连载作者:佑蹊全文阅读

“我的青春是乃木坂!”对于乃木坂的成员来说一切的就都源自那最初的的再次相遇。希望能在这漫长的旅程上行的路上,也可以直接加入你们。去看一看那最初的,还不逐渐成熟却一腔热血的少女们,是如何成蝶成蝶。2005年的一张贴在大街小巷的海报,开启了平成偶像新时代。。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