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1章 挡煞观音小说

第21章 挡煞观音

来源:幸运星书网 时间:2020-09-17 09:32:28
济世玄医状态:连载中作者:爱吃大豆豆全文阅读

出生于中医世家,身具百门传承,从医济世,冶病救人。什么?绝症?没问题,确保手到病除。校草萝莉,冰山御姐,你们有病,等着,我给你们冶病.......刚走出洗手间,就听到路过的一名小护士这么说的林威不禁就愣住了,下意识的他就以为是之前在手术室中救人的光辉事迹让院长知道了,所以要感谢他,当即就摆了摆手,义正言辞的道:“你就跟院长说不用奖励我了,毕竟救死扶伤可是医护人员的职责!”。

济世玄医 精彩章节

林威迎了上去,“赵院长,我们该回去了吧?”

这次,赵清莹倒是没有再闹出什么妖讹子,就见她身形一正,爽快地道:“已经跟前台说退房了,收拾收拾,就可以走了。”

一路无话,回到丰城时,已经是下午,林威因为记挂着那幅古字画,把赵清莹送回医院后,也不顾她的挽留,直接就来到了古玩一条街。

昨天赵清莹找他找得急,他来不及回宿舍放好,便化了几多块钱寄存到一家拍卖行里。

不想才刚取回字画,揣在怀里就要往外走,就听到有人在身后叫他。回头去看,正是之前打工时认识的周凯明和一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站在一起,笑眯眯地看着他。

只是林威打工是为了生活费,好减轻家中的负担,而那个周凯明则是那家店的少东,只是出来实践生活的。刚知道周凯明的身份时,林威也没打算和他深交,毕竟只是萍水相逢,不是同一个生活层面的人,以后也不可能有什么交集的地方。

但这个周凯明一点都不像他之前见过的那些二世祖,除了会炫几个臭钱外,就是自以为自己了不起。他平时也不会在自己面前端起架子,摆他阔公子的谱,两人这才慢慢地熟了起来,可林威仍甚少会主动找他。

“凯明,真巧。”林威笑着打招呼。

“巧什么,我们今天可是特地在这里等你的。”周凯明也是一笑,并上前熟络地往林威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啊?特地过来等我的?”林威不禁有些发懵,一时不明白周凯明说的是什么意思。

毕竟会出现在这里,对他来说概率是非常低的。又或者说,若不是要拿回这幅字画,他今天根本就不会过来。他们又何来的特地等他一说?

“喏,或者确切一点说,我们是在等这幅字画的主人。”周凯明像是看出他的疑惑,往他怀里的字画呶了呶嘴。

“啊?”林威又是一愣,完全搞不清状况了。

“不知道吧,你昨天捡大漏的事已经传遍这条古玩街了,而你寄存的这家店又正好是我兄弟的。说实在的,也算是你这家伙运气,你要是把这字画寄存到别家去,怕是早被人黑了,我们则是想过来看看到底谁这么不爱财的。”周凯明仍是笑嘻嘻地说着,随即又伸手指了指一旁的年轻男子,介绍道:“来,认识一下,这是我哥们,林威,这是宁家大少宁坤宇。”

“你好。”林威向宁坤宇。

宁坤宇却只是点点头,伸手在林威手上轻轻地划拉了一下,便收了回来,神情漠然高冷,一看就是因着周凯明的面子才会与他认识的。

能与周凯明称兄道弟的,家世背景应该都是很不凡的,自然会少不了那些富家公子的坏毛病,所以林威并没有在意。

此时周凯明又笑哈哈地搭上他的肩膀,说:“正是饭点,还没吃饭吧,走,我们一起吃去,很久没见了,你应该实习了吧,现在怎样?”

“喔,都挺好的。你们去吃吧,我还有点事。”林威却摇头。

“别呀,兄弟这么久没见了,砍会大山呗。”周凯明立刻拦住他。

“是呀,都是兄弟,那么客气做什么。”宁肯坤宇也说,但语气却冷淡许多,一听就知道是客套话。

林威从来就不是那种没眼色的人,自然也就了然于胸,便还要坚持。

不想这时,他的身后猛地被人撞了一下,随后就不知从哪伸出一只手来,想要夺他怀中的字画。

众人皆是一惊,幸而林威眼明手快,及时一个侧身,就避过了那只偷袭的手。想要抢画的人见事情败露,也不敢多留,狠狠看了林威一眼后,便冲了出去。

林威本想去追,不想他刚才的一侧身,却让宁坤宇遭了殃,生生地被画轴捅了一下,而且似乎正好是捅在了腰眼上,痛得他弯下腰来,冷汗涔涔。

林威也就顾不上去追人了,连忙上前去看宁坤宇的情况,边道歉:

“宁少,你还好吗?真的是对不住,我没注意——”

宁坤宇却痛苦地朝他摆了摆手,咬着牙说:“没、没事,我这阵子倒霉,喝凉水都塞牙,不关你的事。”

也是直到这时,林威才从宁坤宇渗着冷汗的脸上注意到他俊逸的脸上竟带着一丝黑气,印堂隐隐发黑,并且有愈发严重的趋势,分明就是不祥之兆。

“是呀,坤子,你这段时间是不是撞邪了,怎么总是伤情不断的?”周凯明也蹙着眉头说。

“竟是有这样的事情,难道宁少没有找人看过风水吗?这说不定是家宅上冲撞到什么了。我之前曾经在一些关于风水玄学的书上看过有这方面的记载。”

“别提了,近半年来我心里也老是觉得嗝应,总觉得家里好像哪里不对,可每次跟老头子提起这个,他都不信,还痛骂了我一顿。”宁坤宇丧气地说,“现在的我都不想回家了。”

“事情总有破解之法,宁少回家还是要好好劝劝,毕竟有些事宁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

闻言,林威眉头拧得更紧了。也不知是出于直觉,还是从传承中得到的感应力,林威隐隐地觉得这事情似乎隐藏着什么蹊跷。

“你会破吗?要不哪天,趁老头子不在,我带你上我家看看?”

此时两人已经扶着宁坤宇进入了后堂,宁坤仰靠在沙发上,希冀地看着林威。

“嗯,可以是可以,但我也不太精通,到时要是没看出什么,帮不上忙,你也别介意。”

林威挠了挠头,并没有把话说得太满。

“没事最好,那我也能求个心安理得,就这么说定了,介意什么。”宁坤宇又是一摆手。

“嗯,那我等你电话吧。”林威点头,心想着给宁坤宇找些什么挡煞,抬眼就看到一块莹润翠绿的玉观音挂坠被人随意地扔在一旁的茶几上,不由得伸手过去拿了过来,问:“这观音像好绿,怎么就扔在这里了。”

“喔,下面的人打眼了,一直就扔在这里,你若是喜欢,就拿去玩吧。”宁坤宇不以为意地接了一句。

林威先是装出在认真观摩这个观音像般,左右翻看着,实则是暗中运用灵力在上面加了个平安咒,这才递到宁坤宇面前:“观音一向普渡众生,宁少居然近段时间都诸事不顺,就把它带在身边挡一下煞气吧。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物价可能不值钱,但总该是可以护人平安的。”

想到这只是个不值钱的假货,宁坤宇并不在意,只是碍于周凯明,还是把观音像接了过来,随手就往上衣口袋里一塞,笑道:“行,求个安心,谢谢哥们了。”

宁坤宇的手机就在这时响起,他接起来听了会,只简单地“嗯”了几声,便把电话挂了,歉意地看着周凯明和林威,说:“抱歉,老头子刚来的电话,有事让我去处理,就先失陪了,今晚我请吃饭。”

“行,那你忙吧。我和林威再聊聊,我们晚上再见。”周凯明说。

三人一起出了店门,宁坤宇随即开着一辆骚包的法拉利呼啸而去。

周凯明和林威则是找了个地方随便吃了两口,约好再见的时间,便各回各家,各忙各的去了。

事实上,尽管周凯明没明说,但是单从刚刚出现在店里那个想要抢字画的人,他们也都心照不宣,知道那就是奔着那幅字画去的,而且极有可能就与昨天暗中跟踪林威,想要抢字画的是同一伙人。

回到宿舍,林威迫不及待地打开字画,仔细地研究了起来……

一直到他已经把字画中关于“分筋错骨手”的记载熟记于心,并凭着传承中涌现的记忆,在脑海中一遍遍地演练,林威才心满意足地走出宿舍。

宁坤宇请两人吃饭的地方,是丰城东郊一个比较高雅的茶庄——陶然亭。

林威依约前往,看到的是一个复古的红木大门,在夕阳的余晖映照下,更是多了份古朴大气。 走进去,里面也是雕梁画栋,水榭亭台,曲径通幽,宛若一座圆林。

服务员见他进来,立刻就迎了上来:

“先生你好,请问你是喝茶还是找人?”

“你好,我找宁坤宇宁先生。”

“喔,你一定是林先生吧,我们宁总已经交待过了,请随我来。”服务员一听,忙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领着他往里走。

林威一路走过去,看到的,都是一个个茶座掩映在绿树红花之中,小桥流水的,真是别有一番意趣,也禁不住啧啧称奇。

想不到呀,像宁少这样的公子哥,竟也能有这样一番格调,难怪是个喜好文物古玩的家伙。

跟着服务员左右穿梭,最后来到一个有着浓郁江南风味的小楼,林威这才被领进一间叫“紫气阁”的包厢。

宁坤宇和周凯明已经在里面,正坐车会客的沙发上,不知在聊些什么。

见到他进来,两人从会客区迎了过去,宁坤宇先吩咐服务员上菜,随后才说:

“来,先吃饭,然后再去展厅那边,今晚有拍卖,如果到时你们还觉得不尽兴,我们就到别的场子去赌石。”

“呵呵,肯定是不尽兴的,这些拍卖也太小儿科了,那有赌石刺激。”

周凯明马上就接口。

他家里就是做珠宝生意的,对于这样的赌石是场场必出。可老爷子觉得他年纪轻,没有阅历,甚少让他参加公司的赌石。如今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了,当然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到时一举让他拿下一块帝王绿的原石,看他老子还有什么好说。

“行,只要你本钱够,我今晚就让你尽兴。”

宁坤宇从小跟周凯明穿同一条开裆裤长大,又岂会不知道他那点心思,随即也是笑着一点头,并拿起一旁的红酒给他倒了一杯,“旗开得胜!”

济世玄医状态:连载中作者:爱吃大豆豆全文阅读

出生于中医世家,身具百门传承,从医济世,冶病救人。什么?绝症?没问题,确保手到病除。校草萝莉,冰山御姐,你们有病,等着,我给你们冶病.......刚走出洗手间,就听到路过的一名小护士这么说的林威不禁就愣住了,下意识的他就以为是之前在手术室中救人的光辉事迹让院长知道了,所以要感谢他,当即就摆了摆手,义正言辞的道:“你就跟院长说不用奖励我了,毕竟救死扶伤可是医护人员的职责!”。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