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为你推荐几本好看的小说

首页 > 目录 > 《春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005章 疹子

第005章 疹子

姚霁珊 2022-07-22 14:31:44
“我就说嘛。”张昭仪对两个宫女的小动作视若无睹,只挑了挑眉道:“这几天在那风头上坐着的,但是赵、徐、程、谢四位昭仪娘娘,除此之外,也就皇后娘娘并贵妃娘娘了,旁的一律也没。”她说着便扯动嘴角,扯出了一个淡淡的嗤笑:“陛下忙着呢,几曾有空?”屋她说着便扯动嘴角,扯出了一个淡淡的哂笑:“陛下忙着呢,何曾有空?”。...

春妆

推荐指数:10分

《春妆》在线阅读

“我就说嘛。”张婕妤对两个宫女的小动作视若无睹,只挑了挑眉道:“这几天在那风头上站着的,可是赵、徐、程、谢四位昭仪娘娘,除此之外,也就皇后娘娘并贵妃娘娘了,旁的一概没有。”

她说着便扯动嘴角,扯出了一个淡淡的哂笑:“陛下忙着呢,何曾有空?”

屋中诸人俱皆默然。

建昭帝确实挺忙的。

忙着打家具。

太后娘娘寿诞时,建昭帝为表孝心,便将自己亲手打的两把椅子献了上去,权作寿礼。

据说,太后娘娘甚是欢喜。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拿亲手做的木匠活计当礼物了。

前头有个臣子家办喜事,建昭帝也赏了张亲手打的桌子,还下了道口谕,告诉人家“此桌甚结实,卿孙亦可用”。

连人家孙辈儿用啥桌子吃饭都给想到了,这皇帝也算贴心。只是贴的地方有怪了点。

屋中安静了片刻,张婕妤的语声才又响起,仍旧有些懒洋洋地:“那吴美人又是为着什么事儿要去找梁美人的麻烦?”

说这话时,她看向了钱寿芳。

若论消息灵通、为人机变,钱寿芳可是冷香阁头一份。

果然,见主子看了过来,钱寿芳便小心地将檀木梳收进妆匣,方拢袖回道:“回主子,奴婢前两日听见人议论,说是太后娘娘寿诞前一晚,这吴美人脸上突然起了好些疹子,粉都盖不下去,因怕扰了圣驾,她只能留在家里养病,便没能亲去给太后娘娘贺寿。”

“哦?”张婕妤侧首打量着镜中发式,巧笑嫣然:“这也真赶巧了,太后娘娘大开寿筵,陛下和皇后娘娘都到了,真真是难得的乐事,这吴美人却偏没赶上趟儿,未免可惜,想必她自己个儿也后悔得紧。”

一面说话,她一面摇头叹气,状若憾焉,旋即又抬起纤纤十指,端详着那指甲上才染的大红丹蔻,拖长了声音问:“只是,这好端端地,她怎么就生了疹子呢?”

钱寿芳躬了躬身,回道:“奴婢听人说,这吴美人有个从娘胎里带来的毛病:不能吃鸡蛋,一吃就生疹子。因这病不算重,且那疹子也不传人,只要好生忌口便不会犯病,且她又生得颇美、还通音律,一管笛子吹得尤其好,皇后娘娘在大选的时候便瞧中了她,单将她挑了上来,对她也挺爱惜的。却不想,偏在太后娘娘寿诞的前一晚,那吴美人却不小心破了这忌口。”

“原来是这么个缘故。”张婕妤了然地笑起来,又问:“那后来呢?”

钱寿芳便又道:“奴婢听说,这吴美人平素很注意忌口,不想还是发了疹子,她当下便发了好大的火,一口气砸坏了好几件玩器。待养好了病,她便一直在查那天晚上进的饭食,这查来查去的,便着落在了梁美人的头上。”

此言隐晦,然屋中诸人却皆听明白了。

吴美人想是认为梁嫣暗中使坏,令她失去了在建昭帝面前出风头的机会,这才怒不可遏,打上门去。

张婕妤唇角一弯:“我就知道是这样儿。”

只此一语,再无相询。

此事看着虽简单,然里头的门道却多得很,哪里是空口白话便能说明白的。

表面看来,事情是着落在了梁嫣头上,可真相却很可能未必如此,保不齐连她也是被人算计的。

至于那正主儿到底是谁,委实难讲。

张婕妤微敛了眸,掩去了眼底的那一丝幸灾乐祸。

说来说去,吴美人还是太冒撞了,这才查到个头儿,就不管不顾地闹将起来,事后只怕讨不了好去。

难怪皇后娘娘会喜欢她呢,这等一点就着的爆炭性子,最好拿捏,换谁都会捏在手里,用得好了,那可是能炸出大事来的。

只可惜,如此上好的一枚棋子,还没用上便毁了,而那真正下黑手的人,没准这时候正躲在一旁看笑话呢。

张婕妤摇了摇头,拢下心思,重向镜中端详。

镜子里是一张娇媚的容颜,芙蓉面,柳叶眉,杏眸含春水,樱唇若凝丹,肌肤更是白腻如瓷,吹弹可破。

她叹一声,手抚双颊,眉拢轻愁。

这如花容颜,却也只能空耗在这深宫里,日复一日,看光阴如水、韶华渐逝,到最后,也不过化作那黄土垅中的一抔飞灰,了无踪迹。

她再度叹了一口气。

这宫里最不缺的,便是美人儿。

她还算是好的,几年前亦得蒙天子恩宠,此番晋位,亦表明建昭帝多多少少还记挂着她,总好过那些一辈子没见过皇帝的面,苦苦熬到白头的。

张婕妤的眉头松了松,到底擎出一抹笑来。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这已然极好。更何况,如今她又往上踏了半步,还有惠妃娘娘的眷顾,往后,总有机会的。

她对着镜子舒眉展颜,镜中的美人亦轻颦浅笑。

钱寿芳一直觑着张婕妤的面色,见她由嗔转喜,立刻适时说道:“据奴婢所知,住在西苑的时候,梁美人和吴美人拜了干姐妹。”

“呵呵呵”,张婕妤掩唇笑了声来,目中满溢着嘲讽。

干姐妹?

莫说是干的了,便是那嫡嫡亲的亲姐妹,在这后宫里,那也得防狼一样地防着。

怪道吴美人闹得这样厉害,原来还有这样一层因由。

说来,这也是大齐朝立朝时便定下的规矩,举凡经过初选的淑女,皆须住在西华门外西苑的乐成并昭和两殿,学习宫规礼仪。若当中有格外出挑的,则可以侯选妃嫔的身份,入住内皇城仁晖殿。

自然,这等天降的福分,只属于极少数人,多数淑女都会在西苑住上好一段时日,待有机会,方可晋得位份,入住内宫。

不知想起了什么,张婕妤忽又收了笑,抬起手,轻轻摩挲着眼前铜镜。

许多年前,她亦曾在西苑住过,也颇结交过几位“好姐妹”。

而后么,她终是知晓,所谓姐妹,那是用来背后捅刀用的。她被人捅过几次,也捅过人几次,不过如此罢了。

且,西苑那地方,惯出幺蛾子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001章 梨花 第002章 喧哗 第003章 瓜子 第004章 春睡 第005章 疹子 第006章 隔窗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