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为你推荐几本好看的小说

首页 > 目录 > 《归雁南飞》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格局太小

第六章 格局太小

今天不下凡 2022-06-23
距离京城八十公里外的晴雪园内,玻璃窗紫檀木牙雕梅花凌寒的小屏风,看见了赵璟年盘腿而坐坐在窗边的软塌上。正中放着个黄花梨透雕鸾纹的炕桌,桌面上摆着一个白玉棋盘。赵璟年白皙纤细的手指从棋瓮中夹起一枚白子下入棋盘。案边的青花缠枝香炉上方还飞舞盘旋着缕缕轻烟,正中放着个黄花梨透雕鸾纹的炕桌,桌面上摆着一个白玉棋盘。。...

归雁南飞

推荐指数:10分

《归雁南飞》在线阅读

距离京城七十公里外的晴雪园内,透过紫檀木牙雕梅花凌寒的小屏风,看见赵璟年盘腿坐在窗边的软塌上。

正中放着个黄花梨透雕鸾纹的炕桌,桌面上摆着一个白玉棋盘。

赵璟年白皙修长的手指从棋瓮中夹起一枚白子下入棋盘。

案边的青花缠枝香炉上方还盘旋着缕缕轻烟,朦胧中男子的身影宛若画中仙人,有了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

与赵璟年对弈的老者在他下完那枚白子后思索了许久,突然起身笑道,“是老朽输了!”

赵璟年随即起身,恭敬的拱手一礼,“文阁老承让了!”

文阁老摆了摆手,“我可没有放水!许久未见三皇子,棋艺又精进了不少啊!时辰也不早了,我还要赶回京中,三皇子就不用送我了!”

说罢就提步出了房门,走到门口又回头对赵璟年说,“希望下次再与三皇子对弈之时已经是在京城之中了。”

赵璟年恭敬的回道,“文阁老慢走!恕不远送了!”

待文阁老走后,赵璟年又坐回了软塌上,从对面的棋瓮中取出一枚黑子,细细的摩挲着,下入棋盘中吃掉一枚白子。

刚刚还是白棋这边的胜局瞬间逆转成了黑棋…

门外的侍卫快步走到赵璟年身侧,递上一个竹筒。

他细细的卷开竹筒里的纸签,阅毕丢进了一旁的香炉里。

沉稳的男声问向身旁的侍卫。“阿衡你离开京城多久了?”

阿衡回禀,“三年零八个月。”

赵璟年又问,“你是否想回京?”

阿衡答,“三爷在哪,阿衡就在哪。”

赵璟年起身,手搭在阿衡的肩上,“很快!很快我们就可以回到那个地方了!”

赵璟年站在窗前眺望着京师的方向,心下暗念:小狐狸,这些年你过得可好?

…………

玉景园内白惠兰坐在院中发愁。

一个三岁的女童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抱住了她的腿,奶声奶气的唤道,“母亲陪臻儿玩~”

白惠兰看了女儿粉嘟嘟的小脸,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臻儿乖!先和素婵玩会儿好吗?母亲就在这看着你。”

素婵领着臻儿到一旁,“臻姐儿你看,有蝴蝶!我们来抓蝴蝶好不好啊!”

稚嫩的女娃声高兴的喊着,“蝴蝶蝴蝶!臻儿要蝴蝶!”

院门口露出个小脑袋,“我看看哪里有蝴蝶啊!”

臻儿看门口站着的人是宋皖池,迈着小步子一摇一晃的就冲她跑去,“小姑姑,小姑姑!”

宋皖池一把就抱起了臻儿,“我看看!哎呦,臻儿你又胖了!小姑姑都要抱不动了你!”

宋皖池看白惠兰好像有什么烦心事似的,放下臻儿,“你去玩会儿,我找你母亲有事。一会儿再来陪你玩儿啊!”

走到白惠兰身边坐下,“大嫂嫂有什么烦心事吗?”

在这国公府里,除了大太太,宋皖池是跟白惠兰走的最近的了,加上宋皖池聪明伶俐的,白惠兰有些自己拿不定主意的事也会问问宋皖池。

“前些日子,大太太寿宴,不是来了许多太太、小姐们嘛…”

宋皖池心领神会,“哦~原来大嫂嫂是为了四哥哥的亲事发愁!”

白惠兰抬眸,有些惊讶。

毕竟五小姐还未出阁,跟她议论起兄长的婚事还是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的,见五丫头自己猜到了。

白惠兰欣然一笑,“你这丫头!什么都瞒不过你!哎…吴大娘子介绍的是户部赵侍郎家的,还有伯府的,相府的,就连我娘家的表亲也托了人来…我这是哪边都不好得罪又哪边都没法答复啊!”

宋皖池早有对策,“我有个主意,大嫂嫂不妨听听!春闱在即,大嫂嫂可同那些上门议亲的人都说,目前四哥哥要专心念书。若一举高中,等封了官职再行议亲之事。这样一来至少得到下半年封官的诏书下来。之后再说四哥哥喜欢有才情的女子,届时让四哥出个难题,若能答上者方是良配!”

白惠兰笑了笑,“妹妹这法子听着倒是不错!可这京城中各府各院的关系错综复杂着,哪能是答个题就能解决的事啊!不过倒是可以拖延一阵。”

算是暂时解决了四哥哥婚事的问题,这几日宋皖池都扮作书童模样跟着宋崇礼去国子监听学正讲课。

她本就生的白净,扮上男装更显稚嫩。饱满的脸颊不施粉黛,透着一股清澈见底的灵动飘逸。

刚到国子监那会儿她总是低着头,生怕别人发现她。

可时间长了她才发现这儿的学生都沉醉在学正的课堂中,根本无人在意一个小小书童。

这日她旁听着课堂上,学正提出论题:提高俸禄是否可以减少贪腐?

学子答“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若俸禄足够养家糊口又何须铤而走险谋取不义之财。”

另一学子辩道,“何谓足够?一菜一汤能饱腹也,山珍海味亦不过一餐吃食。素裳布衣足矣蔽体,蜀锦苏绣却是千金难求。人的贪念是无限的,一旦得到更多,想要索取的也会更多!”

先前那学子不服,“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十年寒窗苦读考取的功名利禄,就仅仅配拿着微薄的俸禄过着和贩夫走卒一般的生活?长此以往还有谁愿意苦读诗书,又有何贤者会愿意为国分忧!”

学子再辩,“如今我朝官员俸禄比起平头百姓已是高出不少,何至像兄台说的如此苦不堪言?”

那学子轻哼,“那是你父亲位高权重,自然拿的俸禄多。你可知地方县令一月俸银才区区四两!都不够醉仙楼一顿饭钱。你让这些官员如何抵住贪腐的诱惑。”

宋崇礼见两人辩论的热火朝天,只是在一旁静静看着。

回头见五妹妹倒是听得颇为认真,小声问道,“你觉得如何?他两谁说的有理?”

宋皖池低头小说回答,“我觉得贪腐和俸禄没多大关系,晋升机制才有关系。若想减少官员贪腐,就应当设立合理的晋升机制。有政绩的好官升迁了他自然能拿到更高的俸禄,那些贪赃枉法的官吏做不出什么为国为民的政绩就永远只能拿着四两俸银,而且一旦发现严惩不贷!这样一来做好官的多了,人人都能拿到高俸禄,贪腐之事也就慢慢杜绝了。”

宋崇礼笑笑,“照你这么说,若人人都做好官岂不是人人都应该晋升?上级官员就这么多,又当如何?”

宋皖池对官场知之甚少,刚刚也只是随口一答,并未想的很明白。

思索了一番,“若官职不够,就赏良田!下阶官员有了庄子良田,能自产自销就是增加了固定收入相当于加了俸禄,还不用从国库拨款!岂不是一举两得?”

宋崇礼对五妹妹这番解释倒是很满意,坐在他前桌的学子回头,宋皖池立刻警惕的低下了头。

那学子也未说什么,低头轻笑便继续听学正讲课了。

这几日他们时而讨论如何平衡赋税,亦或评判治灾平乱。

课堂下也有学生会谈论起皇家礼教和一些宫中趣闻。

宋皖池这才觉得这些年自己在府中不是和芸姨娘斗气就是和二小姐三小姐拌嘴,实在是格局太小。

若不是来了国子监哪里知道离开了后宅内院,外面的世界如此宽广!

…………

宋皖池想过些太平日子,不愿再陷在后院的勾心斗角之中,可偏偏有人不想让她如愿。

芸姨娘坐在院中磕着瓜子,随口问道二小姐,“这几日怎么不见五丫头啊?前几日大太太寿宴她出尽风头,换做平时她早就翘着尾巴到处晃荡了!这几日怎么这么安静!”

宋皖婷仔细想想好像是有几日没见到五丫头了,“娘!五丫头不会是憋着什么坏招等着咱们吧?”

芸姨娘突然紧张了起来,“是啊!事出反常必有妖!”

又唤了身旁的丫鬟,“你们快去打听打听五小姐这几日都在干嘛。”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三小姐在二人身后轻笑,“我知道宋皖池去干嘛了!”

两人回头看了三小姐一眼,不是很相信的说,“你知道?”

三小姐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我看到她这几日都是一大早换了一身男装跟着四哥哥出门了,每天都是晚膳前才回来!”

芸姨娘惊的瓜子皮粘在嘴上都忘记取了下来,“什么!你说宋皖池扮成男装每日都和四爷出门,一去就是一整天?”

三小姐点点头,“是啊!都是我亲眼看见的!错不了!”

芸姨娘一个巴掌盖在三小姐的头上,“你个死丫头,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早点说!”

三小姐吃痛叫唤了一声,“哎呀!你干嘛打我啊!谁叫你和二姐姐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的!”

芸姨娘看着这么蠢笨的女儿就气不打一处来,“你啊你!这可是绊倒宋五的好机会!”

三小姐瞥了旁边一眼,不屑的说道,“姨娘你也太容易激动了吧!男扮女装跟四哥哥出去玩的事五丫头以前也没少干。顶多就是挨父亲一顿板子…也没什么了不得的。”

芸姨娘看宋皖晴这榆木脑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生的,两个女儿天差地别。

好在宋皖婷没让她失望,“娘!明日我就派人偷偷跟着他们!若是寻常偷跑出去玩儿,哪有天天按时按点的出去。他们定然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要是能抓到宋皖池私会男人的证据传扬出去…那她的名声可就全毁了!到时候只能嫁个白丁,想想就解气!”

宋皖婷的盘算和芸姨娘不谋而合,两人越说越兴奋,站在一旁的宋皖晴脸色却越发的难看。

芸姨娘看她呆愣愣的站在那,斥责道,“你傻愣在那干嘛?”

宋皖晴眨着眼睛支支吾吾的说,“我…我已经让丫鬟领着父亲去后院等着了…估计这会儿宋皖池已经被逮个正着了…”

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刚刚打好的如意算盘稀里哗啦散了一地。

芸姨娘只觉得头脑发晕,扶额坐了下来。

宋皖晴还急忙解释着,“我…我就是想着都跟了三天了,她每天都是这个点回来。那我让人领着父亲过去肯定能抓她个现行…父亲肯定会恼怒…”

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我…我就是没想到你们能想到那么多厉害的招数对付她…”

芸姨娘伸手制止了她,“好了,你别说了!”

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我怎么!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猪脑袋!”

拉着宋皖婷的手就往祠堂去,还不忘回头教训三小姐一句,“回来我再收拾你!”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魏国公府 第二章 嘱托 第三章 寿宴亮相 第四章 旧交情 第五章 采买权 第六章 格局太小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