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为你推荐几本好看的小说

首页 > 目录 > 《归雁南飞》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寿宴亮相

第三章 寿宴亮相

今天不下凡 2022-06-23 18:23:04
白蕙兰了站在府门外迎着笑脸半个时辰了。素婵心痛自家大奶奶,低声的嘟囔道,“大奶奶您要不进来歇一歇吧,这里有我和刘妈妈呢!”白蕙兰摆了摆摆手,“无须了,我看宾客也到的差不多了。最少再两柱香的时间,不碍眼的。”说话的间冯府的马车了停稳了,丫环搀着白蕙兰摆了摆手,“不必了,我看宾客也到的差不多了。最多再两柱香的时间,不碍事的。”。...

归雁南飞

推荐指数:10分

《归雁南飞》在线阅读

白蕙兰已经站在府门外迎着笑脸半个时辰了。素婵心疼自家大奶奶,小声的嘀咕道,“大奶奶您要不进去歇歇吧,这里有我和刘妈妈呢!”

白蕙兰摆了摆手,“不必了,我看宾客也到的差不多了。最多再两柱香的时间,不碍事的。”

说话间冯府的马车已经停稳了,丫鬟搀着冯太傅的夫人下了马车。白蕙兰迎了上去,“见过吴大娘子了!”

这位吴娘子是京城出了名的善交际,多少官家的小姐都是靠着她的关系才得嫁个好人家。

当年白蕙兰能嫁入国公府也是由吴娘子从中牵线搭桥,所以再高门显赫的家族也是客客气气的招呼着这位吴娘子的!

吴娘子笑着点点头,“哎哟!瞧瞧瞧瞧!要不怎么说这国公府养人呢!你这身段这肌肤要说是闺阁少女都有人信呢!”

白蕙兰被吴娘子逗笑了,“您就别取笑我了,都一把年纪了还少女呢!要说青春少艾啊,我家五妹妹才是真真的明媚动人!”

想着魏国公府的五小姐去年已经及笄了,也到了议亲的年纪了。

吴娘子哪能听不出白蕙兰话里的意思,拍着她的手背,“五小姐的事我放在心上了啊!不过今儿个我也有事让你帮帮忙的…”

白蕙兰想不到自己能帮到吴娘子什么,迟疑的看着她。

吴娘子笑着,“一会儿我们进去了再说。你先忙吧,我自己进去就行。”

白蕙兰不解的看了看素婵,“今儿个是怎么了?这些夫人们好像都有所求似的。还有大太太生辰往年里是不会有这么多带着府上小姐过来的啊。”

素婵捂嘴笑了笑,低声跟大奶奶说道,“她们啊,都是冲着四爷来的!”

白蕙兰睁大眼睛疑惑,“四爷?你是说她们都是有意来跟四郎议亲的?”

素婵点了点头,“您还不知道吧!上个月四爷在马球场上一展英姿,把那些官家太太、小姐,都看傻眼了!马球还没结束呢就有不少家开始打听我们家四爷了!”

白蕙兰这下明白了,“四弟的确是,容貌出众。”

出众?素婵抿了嘴,四爷那岂止是出众?那风姿卓卓的模样,满京城的公子哥都找不到一个能跟四爷媲美的。

不一会儿罗御史家的马车也停靠在了院门口。

不过下车的夫人,白蕙兰看着眼生,不像是她记忆里的罗夫人。

那夫人下了马车冲白蕙兰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就直径往里走了去。

白蕙兰还在努力回想这人到底是谁,一旁的刘妈妈提醒道,“大奶奶!刚刚那位是罗御史的妾室…”

“妾室?”白蕙兰万万没想到罗府尽然会让一个妾室来应邀。“这是正宴!罗府…”意识到自己太过惊讶,又压低了声音,“罗府也太不懂规矩了吧!”

刘妈妈说道,“罗御史那位夫人一直没有生育,去年这位妾室给罗大人生了个儿子。母凭子贵呗!现在御史大人的府里大小事务俨然都是这位姨娘做主了!”

白蕙兰还在惋惜罗夫人命苦,突然惊呼,“哎呀糟糕!那位罗夫人是冯大娘子嫡亲的妹妹!我原以为是罗夫人来的特意安排她两坐一桌的!素婵你赶紧吩咐下去别让丫鬟们把她两领一桌去了!”

“对对对!我这就去!”素婵一溜烟的就跑进了府里。

穿过长廊过了垂花门就是内院了,早些到了的宾客都在院中赏着花。

这花园是大奶奶花了不少心思打理的,太湖石的假山旁郁郁葱葱的种着各种形态各异的花草树木。

三月时节,桃花开的是极好的,春风拂来粉色花瓣纷飞,甚是妙哉!

这会儿女眷们三五成群的打着趣,话题免不了就是最近京城里这些勋贵人家的事。

素婵这时可没心思听八卦,满院子的在找罗御史家的那位妾室。还好她跑的快赶在那人进正厅前找到了她。

“诶!夫人夫人!那个…我家大奶奶听说您对种花颇有心得,精心培育了一株十八学士,请您一定给展展眼,回头好请教请教您呢!”

素婵这话问的那位夫人一愣一愣的,轻蔑的瞟了一眼,“种花?我可不会种什么花!你家大奶奶怕是认错人了吧!不过这十八学士倒是难得,我就同你去瞧瞧吧。”

素婵还在暗自庆幸自己好在是拦了下来,轻声吩咐下去一定不能让她和吴大娘子撞见。

可吴娘子是多么眼尖的人啊,打这妾室一进院子她就瞧见了。面上倒是不动声色的,毕竟和那样身份的人犯不着打交道。

院内众人谈笑风声,只听见一阵悦耳的琴声好似是从湖边亭院中传来的。

帷幔下一女子身着淡紫色衣裙,乌黑的青丝挽成了个朝云暨,芊芊玉手在琴弦上拨动起舞。悠扬的琴声犹如山涧的清泉缓缓地流入人的心间。

夫人们都在小声议论着…

“这是哪家的小姐啊?生的好生标志啊!”

“你听这琴声,定是哪个高门显赫家的小姐吧!”

“哟,这莫不就是国公府的五小姐吧?”

“你看这穿着打扮不是五小姐还能是谁!想不到国公府不仅是四公子生的俊俏,这五小姐也是花容月貌啊!”

这些赞美的话宋皖婷听在耳里别提有多舒爽了!她就是要让这些官家太太们好好看看,她这个国公府的二小姐才是色艺双绝,比起那宋五强上了百倍不止!

就在宋皖婷得意之时,旁边传来一声不合时宜的轻笑,“也不过尔尔嘛…”

宋皖婷精心准备的出场却被这个声音打断了,停下琴音像亭外望去,“不知是哪家的小姐,可否不吝赐教?”

只见亭外穿着一身宝石蓝白霏织丝锦衣的姑娘扬头看去,眼神中带着傲慢,“我要是弹上一曲怕你即刻就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你!”宋皖婷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还是当着这么多官家太太们的面。

她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怒气,又恢复到她那副自信满满地神情,“这位姑娘既然这么自信,那就请上来弹奏一曲!也好让大家来评判评判!别不是只会动动嘴皮子吧。”

刚从前院过来的白惠兰正巧看到这一幕,加快两步上前拉住宋皖婷,“放肆!”

转身对那位穿着宝蓝色锦衣的女子微微屈身,“对不住了,我家二妹妹平日里鲜少露脸,不懂规矩冲撞了南嘉县主。”又转头对宋皖婷说,“还不快给南嘉县主赔罪!”

“县,县主?”宋皖婷哪能想到堂堂县主会到他们府上来给大太太贺寿。

也不说宋皖婷没有想到,白惠兰也不知道今天县主怎么会来。努力回想着,县主好像是跟大理石少卿家的小姐一同过来的。下马车时她还带着面纱,所以白惠兰在前院也没有认出来。

宋皖婷被吓的脸都白了,支支吾吾的也说不出话来。

站在她身后的芸姨娘出声替她解围道,“南嘉县主对不住了,二小姐不知道是县主您。今儿个她是想为大太太贺寿,特意练习了好久的曲子。当然是跟南嘉县主没法比的,不过也是孩子的一片孝心嘛,还请县主见谅!”

南嘉县主眼眉一挑,疑惑的看着说话的几人,“二小姐?我只知魏国公府有位五小姐,何时多了位二小姐?”

众人面面相觑,都没听闻过国公府还有位二小姐。

此时一旁按耐了许久的吴大娘子出声,“哟!这莫不是那位庶出的二小姐吧!”

吴娘子加重了庶出这两个字,听在宋皖婷耳中尖锐无比。她自幼觉得自己样样强过宋皖池,却偏偏是个庶出,平生最不爱听的就是嫡庶之分。可今儿个偏偏就有人在她想要大出风头的时候提及她最不愿提起的庶女身份。

只见她两个手攥成了小拳,眼睛里像要冒出火来,恶狠狠的盯着吴娘子。

吴娘子也没拿正眼瞧她,撇了一眼罗御史的那位妾室,指桑骂槐的说道,“哎,有些人啊就是弄不清自己的身份!这是正宴!什么妾室庶女的阿猫阿狗都想往里蹭,也不嫌脏了这地!”

吴娘子这话说的重了,周围一片死寂。贵妇人们心下也是明白的,吴娘子这话是说给罗御史家那位听的。

那位妾室杵在那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得拿手抚抚鬓前的碎发来掩饰当下的尴尬。

身后传来大太太的声音,“什么事这么热闹呢?”

王鹤岚穿了身大红五彩妆花锦如意长袍,细心妆扮过的妆容倒是一扫往日里的病容,依稀可见当年刚嫁入国公府时的美貌。

身旁站着一面容俏丽的女子,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脸若银盘,眼似桃花,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着一身芙蓉色锦缎烟霞提花褙子,梳一头百合髻,站在那里就似一尊玉雕似的,晶莹剔透,让人挪不开眼。

白惠兰见王鹤岚出来了,忙上前迎去,“大太太来了!”

王鹤岚点头笑着,冲着满院子的贵妇人们问好,“劳烦大伙儿还跑来给我庆生了。府上有什么招待不周的还请见谅!”

吴娘子刚刚一时心直嘴快,没成想倒是给了国公府难堪,立刻打着圆场,“哪里的话!国公府这院子的景我们都欣赏不过来了。”

转眼看到王鹤岚身旁的女子,惊呼道,“哎呀!这位想必就是五小姐吧!都出落的这么漂亮了!你们说说这国公府到底是吃了什么,怎么能养出这么水灵的姑娘啊!”

宋皖池微身曲礼,“皖池见过吴娘子。娘子缪赞了,早就听闻冯太傅府中的四小姐是京城第一才女,一直未曾有机会拜见。今日一见吴娘子就明白了,四小姐定然也是生的极美的,可谓是才貌双全,娘子好福气啊!”

宋皖池这一开口奉承的吴娘子乐开了花,“瞧这小嘴甜的!这姑娘可太叫人喜欢了。”

其他妇人们也讨论起来,到底还是五小姐端庄大气,小小年纪说话竟能如此得体。相比之下刚刚二小姐那琴声就是些妾室姨娘们惯用的笼络男人心的手段,登不得大雅之堂!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魏国公府 第二章 嘱托 第三章 寿宴亮相 第四章 旧交情 第五章 采买权 第六章 格局太小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