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为你推荐几本好看的小说

首页 > 目录 > 《仙八传》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第5章

黄裳瑾瑜 2021-04-09 01:32:17
小÷说◎网 】,♂小÷说◎网 】, 公西子刚要喝斥,只听张果道:“让他说一直这样。” 吕洞宾朝张果露着笑意,点了点头,再次道:“你们说他杀了人,请问您他杀了谁?那个人死没死?” 公西子那暴脾气都忍了,“西市匠作坊的谭木...

仙八传

推荐指数:10分

《仙八传》在线阅读

小÷说◎网】,♂小÷说◎网】,公西子正要呵斥,只听张果道:“让他说下去。”吕洞宾朝张果露出笑意,点点头,继续道:“你们说他杀了人,请问他杀了谁?那个人死没死?”公西子那暴脾气忍不住了,“西市匠作坊的谭木匠,我们赶过去的时候,他正趴在谭木匠身上吸血,谭木匠的脖子破了一个洞,血不停的流。”他冷笑,指着彭侯糊了血的脸道:“如果他不是杀人吸血,我倒要问问你,他为什么要那样做?”吕洞宾转向彭侯,盯着他仓皇的双眼,“你吸了谭木匠的血吗?”彭侯琥珀色的眼睛一片哀伤,然后,点了点头。公西子“哈”地一声,长臂一伸就要抓人。“他自己都承认了,让开,别以为你是普通人,老子就不能办你!”吕洞宾稳稳架住公西子的胳膊,公西子暗自吃了一惊,他感受到一股难以言述的力量,自吕洞宾手臂处传递出来,为此,公西子又暗自用了力道,可就在这个时候,吕洞宾忽然放了手,那股难以言述的力量也倏然消失。只听吕洞宾继续问彭侯道:“你吸了谭木匠的血,但却不是杀人,反而是为了救他的命,是不是这样?”这一次,彭侯很快点头。张果道:“你这么说的凭据是什么?”吕洞宾不慌不忙的扯过彭侯的左臂,将他青色的衣袖拉开。“这就是凭据。”在彭侯的左臂手腕处,一道深深地刀痕,伤口处没有结痂,显然是刚刚划开不久的。伤口划的很深,是足以见骨的深度,只是奇怪,肌肤之下并没有鲜红的血液,反而是一团深褐里星星点点的荧光。吕洞宾又扯过自己的衣袖,在他素纱的长袖上,沾染了一片褐色的液体,那颜色很像是燊哥的琥珀光,流着一层暗暗地金色,像亿万年以前埋入地壳深处的凝固的树脂。张果上前,想要查看彭侯的手腕,彭侯戒备的缩在吕洞宾身后,吕洞宾安抚地拍了拍他,示意他将手腕给张果看。“你是……”张果看罢,微微有些惊讶,上下打量彭侯。吕洞宾见他显然已经明白,颔首:“不错。”“千载木中有其精,名为彭侯,乃上有山林,下有川泉,地理之间所生木精。”张果放开彭侯,“你是木精彭侯?”彭侯似乎非常的怕生,但又明显十分信任吕洞宾,被张果道破真身,顿时局促不安起来。他有这样的反应,实在是因为千载木里的木精,乃是世间至宝,与太岁肉一样,是许多凡人梦寐以求之物。相传,木精成了形后,模样长的像无尾的黑狗,可以烹而食之,从此百病去除,百毒不侵,还可延年益寿。而眼前这个千载木的木精,都已经是个青年的模样了,可以想见,这是世间怎样的罕有。千载木的木灵,以三千岁起,能在这个世间长到三千年以上的树木本就罕有。三千年前,不周山已经坍塌,不周山还在的时候,倒是能够见到千载木,但就算是三千年起的千载木,百株之内也仅仅只会出现几个木精罢了。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关于木精的事情在人世间流传开来,许多的隐士、术士、帝王权贵们,抱着各种各样的目的,涉足于原始森林,仅存不多的原始大树遭到破坏,但是数千年来,还没有木精现世的传闻出来。张果和公西子都忍不住细细打量彭侯,谁能想到这不过面容清秀一些的年轻人,竟会是木精呢。此刻他恢复正常,即便脸上还糊着血,却不见了方才的异样,白净的皮肤上,一双温润的大眼,琥珀一样。“谭木匠服食了砒霜。”吕洞宾在彭侯青色的衣襟处蹭了蹭,指尖上一些白色的结晶状粉末。张果也蹭了蹭,同样沾上白色粉末,他将粉末送到自己嘴中尝了起来。“不可!”吕洞宾急声阻止,却还是晚了,白色的砒霜粉末已经被张果吃进了嘴中。吕洞宾骇笑:“你尽可以不信我说的,但没必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即便我撒谎,谭木匠还在,若是不信,大可去察验,何必如此?”彭侯也露出关切的神情,注视着张果。吕洞宾让开门,请张果进来,他扭头朝燊哥喊:“燊哥……”回廊下不见燊哥的人影,再看自己小屋的门,关得紧紧地。就在张果和公西子刚刚出现的那一刻,燊哥一眼瞧见两人那一身青翳色的制服,就早早地躲了起来。吕洞宾狠狠瞪了一眼没有关紧的窗子,不用看都知道,此刻那个家伙正缩在窗子里面贼头贼脑地看着他们。“快漱漱口。”吕洞宾递给张果一盏琥珀光。张果却拒绝了。“无妨。你继续说下去。”吕洞宾看着他笑,指着彭侯对他道:“你是想亲自验证一下,木精可解百毒的传闻是否属实么?”张果认真道:“御城守执法期间,不接受嫌疑人任何物品。”吕洞宾笑道:“酒是我给你的,我可不是你们的嫌疑人。”张果摇头,态度坚决。“好吧,随你。”吕洞宾一撩外袍,倚着厚厚地锦垫,散漫的歪着,那盏琥珀光自然也就进了他的肚子。公西子不耐道:“快点说!”吕洞宾斜睨着眼,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谭木匠服食的剂量应该不少,看来是下了必死的决心。砒霜的毒性本来就强,进入人体后就会立刻破坏人的血管和肝脏。如果剂量少,死亡之前会出现强烈的呕吐,腹痛,全身痉挛;但要是剂量很大,血液里含毒性就很强,肝脏衰竭,面色会呈现惨绿的颜色。”他停下来,问:“你们见到谭木匠的时候,他的面色是不是惨绿的?”他这么一问,张果和公西子互相看了看,当时还真没有注意到太多的细节,两人拼命回想当时的景象,当时被忽略的东西,一点一点浮现出来。谭木匠的作坊里,用的是他自己制作的一种特殊的照明工具,因为木匠活是精细活,他本身也是个对自己技艺特别有要求的人,否则也不会在这么多木匠中脱颖而出,在赛技大会上把宫里的将作大监都给比了下去。谭木匠所造的灯盏,呈树形,类似雪松,一共数层,每一层皆可四角燃烛,并有四面小镜反射蜡烛光,这样一来便增加了光的强度。天色虽然还没有黑,作坊里早早的就燃起了烛台,因此作坊里虽然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物件,可视度却是挺高的,谭木匠就躺在屋子的中央,彭侯从他身上抬起头的那一刻,露出过他的脸——张果抬起眼皮,望着吕洞宾点头道:“是绿色的,绿色里透着黑。”吕洞宾弹指:“这就对了。砒霜的毒性很快就发作,根本不可能有其它办法解毒,除非——”他指向彭侯,“以他的血净化谭木匠的血。”木精的血其实并非血,而就是木精本身的精华,这精华确实能够令人百毒不侵,但是要救一个已经服食了大量毒药的人,就需要给那个人全身的血液做净化。所以,张果和公西子看到的场景,其实是彭侯正在给谭木匠净化血液的过程,他通过给谭木匠放血的方式,将谭木匠血液里的剧毒引导入自己体内,再划破自己的手腕,将自己净化过后的血液与自身精华输送给谭木匠。吕洞宾三言两语就将事情给描述完了,张果听罢没有表态,公西子却是一副任你怎么说我都不信的表情。公西子道:“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不是凭你一张嘴就能定的,就算他是木精,是为了救人,那也须是我们御城守来调查清楚,他是清白无辜的,我们自然不会为难,你要是横加干涉,阻拦我们办案,我们就只能不客气了。”张果点了点头。“无论是不是救人,他都要跟我们走。”他亮出无字牌,“他是没有签订契约,没有文牒的妖,不能留在这里与人类混居一处。”吕洞宾两手一摊:“我并没有说不让你们带走他啊。”此言一出,在场三人皆感意外,彭侯更是急得连连摇手,眼见着就快要哭了。吕洞宾起身,双手撑在彭侯肩膀上,语重心长道:“我开始不让他们随便抓你,是因为我要帮你把话说清楚,我现在让他们带你走,是因为只有他们才能更好的保护你。”彭侯不断摇头,表示不愿意跟御城守走。吕洞宾将那枚木刻犬形装饰,重新挂回彭侯腰上,他加重语气道:“你要知道,一旦传出你现世的消息,世人就会疯狂到处寻你,你本就性质纯善,你想象不到人心的黑暗,而你又用自己的血救了人,若是谭木匠日后说出去,他并不清楚你是谁,到时只会人人都以为妖的血能够治病救命,人人都去捕杀妖,到那时,人与妖之间就不能再如现在这般和谐相处共居,好不容易维持到现在的局面就会被打破。”“你说的对。”张果道,“人妖终究殊途,虽然今日有幸见识了你的风采,但我还是要劝你一句。”吕洞宾抬手示意:“请讲。”张果严肃地道:“请你最好以后不要再插手御城守的事情,不要再插手妖的事情。”吕洞宾挑眉而笑:“为何?”张果道:“我知道这个世间,并不是只有你清楚人与妖的事情,还有许多与你类似的普通人,知道人类世界中有妖族存在的消息,也有许多普通人身边的朋友就是妖。但人就是人,人所拥有的东西,妖没有,而妖所拥有的,人也没有,你跨过人妖的界限,迟早会惹祸上身。”吕洞宾笑道:“要是我不听呢?”张果面无表情,忽然问他:“你叫什么?”吕洞宾没有立刻回答,他盯着张果的眼睛,似乎想从他眼睛里看出他内心的想法,但张果的那双眼,黑沉沉地,像两口缺乏生气的古井,什么都看不到。公西子横眉冷对,“你叫什么?”吕洞宾盯着张果道:“我叫——吕洞宾。”张果点了一下头。“我记住你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楔子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