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为你推荐几本好看的小说

首页 > 目录 > 《玄天纪》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庄家的愤怒

第三章 庄家的愤怒

箜弑 2021-02-24 01:23:50
苦头。  不多时,武院学童陆续回到学武场,登时热闹的场面非凡,可忽然的,从人群中蓦地传闻几道阴森森声音,“你就是玄言,持城主令,玄言于武院暴起伤人,搅乱武院秩序,为人心肠歹毒重伤庄家少主,赶出武院,速去城中广场领罪。”  阴森森的声音幽幽传进玄言耳清晨的练武场,人数稀少,只有寥寥三两人盘膝而坐。。...

轩天记

推荐指数:10分

《轩天记》在线阅读

  随着夜幕中的皎白银盘散去消失,初阳的光芒逐步将黎明的黑夜从天地间驱逐而尽。

  清晨的练武场,人数稀少,只有寥寥三两人盘膝而坐。

  几乎在玄言来临的一瞬,那几人顿时睁开眼看来,一个个沉默中内心却是暗叹,不知道庄卫龙什么时候可以恢复,但是玄言今日却是在劫难逃。

  庄家家主,也正是古义城城主庄猛,昨日收到族中消息,连夜从邻城奔波而回,看到自己向来宠溺的独子受那般严重的伤,大发雷霆,只怕今日玄言要吃大苦头。

  不多时,武院学童相继来到习武场,顿时热闹非凡,可突然的,从人群中蓦然传出一道阴森声音,“你便是玄言,持城主令,玄言于武院暴起伤人,扰乱武院秩序,为人心肠歹毒重伤庄家少主,逐出武院,速去城中广场领罪。”

  阴森的声音幽幽传入玄言耳中,随着话语落毕,玄言面色逐渐阴沉,忍着怒意,沉声开口道:“城主之令便是王法不成?”

  “此为古义城,城主之令自然是王法。”随着一道冷冷的话语,人群散开,走出一位老者,冷冷地望着玄言,目中讥讽显露无遗。

  “你可知道是庄卫龙欺我太甚,忍无可忍动手伤人。”沉默片刻,玄言缓缓开口。

  老者冷笑,负手说道:“那又如何,我庄家少主在古义城欺辱你这刁民,已算是你的福气。”

  听着这般冰冷无情的话语,玄言不怒反笑,嘲讽道:“果然霸道。”

  微微转身,瞧见身后不知何时来临的凌亦韵,玄言微微一笑,朝着院外走去,他知道此事逃脱不掉。

  老者冷笑,目中露出讥讽,一路跟随玄言,武院学童也带着嘲笑之意兴趣勃勃尾随其后,担心错过一场好戏。

  路上老街,行人匆匆,商贩的卖力吆喝不绝于耳,众人瞧见庄家老者面色冰冷,心想这庄宏宾今日为何这般冰冷,莫不是这些小娃娃惹事了。

  不多时,玄言来到城中广场,只见场四周站立一群身着统一服饰的兵丁,想来便是庄家的护卫。

  玄言一眼便看见不远处一位卓然不群的中年男子,身着褐色长袍,威猛霸气,看气势便是庄家家主、古义城城主庄猛。

  其身旁,赫然站立着愤怒的庄卫龙,正垂首向其低语什么,时不时瞪向玄言。

  “跪下。”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从庄猛口中说出,四周围一片寂静,作为古义城城主,庄猛已然达到炼气期三层,气化三元的三元境界。

  在武院习武已久的玄言知晓突破淬体境达到炼气期有多困难,已然迈入修士范畴。

  武院中,所习只有淬体期修行方法,从一层锻体境至九层脱凡境都需自己平时对身体进行锻炼,而到了炼气期则是吸收存在于自然中的元气,可凭元气进行攻防。

  霸道的话语使得玄言身子一僵,远远望着场中庄猛,整个广场回荡着这两个字,最终凝聚在玄言身上,耳鸣声轰然响起。

  广场四周围观人士也快速后退,使得广场更为空旷,一种孤独的感觉弥漫玄言心神。

  “为何要跪?”忍着耳中剧痛,玄言直视庄猛,反问道。

  若是以前,只怕玄言已经无法忍受这种压力,早早便跪下求饶了,可是玄言明白,或许下跪求饶能让庄家怒气稍减,大不了刑罚一顿。

  但是,玄言已经做不到任由他人羞辱、践踏自己的尊严。

  今日或许庄家会在广场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出手,但也总比自己在这众人瞩目之地再行那下跪求饶之事。

  玄言脸上坚毅更浓,他做不到,无法接受别人的侮辱,人活一世,当逍遥自在,当坚毅骨气,当捍卫尊严!

  因此,无论此时什么环境,玄言毅然脱口而出,哪怕对方是炼气期修士,哪怕庄家势力强大,哪怕四周围无一人支持他,玄言依然不惧,依然挺直身板带着尊严与傲气,大声反问。

  男儿在世,岂能软弱!

  四周围的寂静显得玄言的话语格外清晰,简单冰冷的话语在广场上飘荡,仿佛要冻结住庄猛的霸气。

  凌亦韵在人群中盯着场中央的玄言,嘴角微翘,暗自捏紧秀拳。

  另一侧,宫羽望着此时的玄言,小手捂着红润的嘴唇,小脸之上,满是震撼。目光带着复杂的情绪,盯着场中站立的玄言,宫羽心头忽然冒出一个让自己惊吓的念头:他或许并不是那般软弱之人!

  而此时,玄言却是感觉身体仿佛有股无形之力紧压,要逼使他跪下,玄言身子颤抖,咬牙忍着这股挤压之力,站在那里,怒视庄猛。

  “我庄猛的儿子,岂是你这等庸人可触的,今日便让你明白你的行为是多么愚蠢。”庄猛话语透着一股霸气,抬手朝玄言一挥,顿时三股淡黄色气息从掌下喷涌而出,朝玄言呼啸而去。

  瞬间整个广场风起云涌,卷起漫天黄沙,身处中心的玄言整个身子在淡黄色漩涡中被牢牢束缚,无法动弹。

  阴狠一咧嘴,庄猛五根手指逸散开来,玄言瞬时又感觉数股力量在拉扯着自己的身体,如同曾经遇过的青眼狼利齿一般在撕咬自己的身体,衣裳破碎,皮肤绽裂出一朵朵血花。

  如此惨烈一幕,远处凌亦韵、宫羽等少女不由惊呼一声,小手捂住双眼,竟不忍再看。

  玄言衣裳化为碎片散落四周,嘴角溢出鲜血,可他还是死死的咬住牙,浑身颤抖站在场中,不屈服地看着庄猛。

  庄猛身边的庄卫龙、庄宏宾此时也一脸震惊望着玄言,但片刻便又露出冷笑,知晓庄猛向来喜欢如此这般玩弄他人,同花猫一般喜欢抓住老鼠不吃,用利爪来回翻腾玩弄至死。

  果不其然,庄猛阴冷一笑,食指朝玄言一指,微屈,立刻一股劲力出现在玄言身躯,如同一座无形大山压在自己身上,要迫使自己跪下。

  身子剧烈颤抖,膝盖处隐约要弯曲下去,但是玄言依旧咬着牙,双手紧握,指甲刺入掌心,站立在原地阴沉地望着庄猛。

  “既然这双腿不听话,那便断去。”庄猛温声开口,话未说完人已临近玄言,一个鞭腿扫向玄言双腿。

  无法躲避,玄言只感觉到一道强劲的力量袭向自己的双腿,瞬时一阵剧痛,双腿间传来骨骼的碎裂声,无法控制倒在广场中央,鲜血染湿一片。

  人群中,凌亦韵一声惊呼,便要往场中奔去,但是凌俊峰死死扣住自己的妹妹,担心庄猛误伤凌亦韵。

  腿部传来的剧痛让玄言紧皱眉头,呼吸着带灰的空气,他眼中露出阴沉到极致的目光,翻身坐在地上,双手撑住地面,竟然还要爬起站立。

  腿中的碎骨随着玄言的移动摩擦着,玄言眼中浮现血丝,面色苍白,吐出一口鲜血,咬牙一狠,竟颤颤巍巍地站立了起来。

  “我若不死,庄家必亡!”玄言双手死死握住,鲜血顺着手指缝隙滴落而下,和在泥土里,染成一朵朵红花。

  听着玄言的话语,庄猛还是笑着,不为所动,他向玄言的胸口一掌拍去,淡然说道:“是么,那便废你经脉,断你修为之路,看你如何让我庄家亡。”

  阴冷的盯着庄猛,玄言沉默不语,任由庄猛的手掌拍向自己的胸膛,掌中附有的元气如同一条无形的蟒蛇撕碎玄言的衣衫,撕开玄言的胸口,在身体里撕咬着筋脉骨髓,玄言面色苍白,眼神涣散,嘴中喷出大口鲜血。

  玄言知道自己废了,知道自己或许生机渺茫,即便是此刻,他依旧紧握双手,用尽全身最后力气与毅力站立在原地,沉默至极,不曾动摇。

  四周一片安静,凌俊峰不忍妹妹看此画面,一掌将妹妹击晕,招呼下人送回凌府,并吩咐着些什么,自己在人群之外看着玄言,摇头叹息。

  玄言感觉到四周之人冷漠的眼神,一种孤独的感觉弥漫心神,仿佛整个世界都将他抛弃,不由得想起玛吉,想起大姐与两位哥哥。

  突然,空中有水滴落下,玄言抬头望向天空,这个季节便是这般,转瞬间晴天变雨天,不多会儿雨滴越来越大,仿佛要洗去玄言身上的血迹。

  “将他钉挂于乱葬岗,不得让人靠近。”庄猛神色淡然,对身旁吩咐道,转身离去。

  对他而言,或许不用多久玄言就会消散在他脑海中,至于玄言之前所说的话,更是如同一个蝼蚁对猛虎的威胁,可以直接无视。

  庄卫龙心有余悸地回首看向玄言,不知怎地,心里竟隐约记住玄言的话“我若不死,庄家必亡”,看着玄言如此惨样,才想到活下去的几率几乎没有,心里才略微放心,追随父亲的脚步而去。

  随着雨点越下越大,广场中各位看客才恋恋不舍相继离去,除却三两人外没人同情今日发生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庄家对玄言所作所为理所应当,而玄言的反抗反而无人理会,只是徒添酒桌谈资而已。

  雨依旧下着,城中百姓仍然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时不时埋怨这老天怎变脸这般快。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空 有女华真真 第二章 月绫儿 第一章 屈辱的玄言 第二章 还击 第三章 庄家的愤怒 第四章 一只白猫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