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为你推荐几本好看的小说

首页 > 目录 > 《吾乃天朝一匹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哪里来的

第三章 哪里来的

匹夫许十三 2020-11-22 15:23:10
冰冰凉凉的的尤其味道,十分的有意思,更先入为主的将以后接触到的薄荷通通分类为牙膏的味道,进而很好奇的“啊这里面有牙膏”“这里面也有牙膏”像不断地在大人面前出丑。  “曾说多少次,你是我捡回去的,要问多少次才能不甘心?”  小蛮蹲在一边,很不不耐烦许三很卖力的挥动斧头,把一个一半腐朽了的老树桩劈开。。...

  “我是怎么来的这里啊?”

  清晨的湖畔,静谧依旧,更多了种沾了薄荷糖的清爽。

  许三很卖力的挥动斧头,把一个一半腐朽了的老树桩劈开。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薄荷糖这种玩意,但想来薄荷应该有的,不过很可惜他没见过薄荷,也不知道那玩意长得什么样,即便摆在面前也认不出来,也就没法将这个略显无聊的问题写个确定的答案。

  想起薄荷,他微微自嘲。

  记得最早接触那玩意,还很小很小,是从牙膏上,觉得那玩意冰冰凉凉的的特别味道,非常的有意思,更先入为主的将以后接触的薄荷统统归类为牙膏的味道,继而好奇的“啊这里面有牙膏”“这里面也有牙膏”一样不断在大人面前出糗。

  “说过多少次,你是我捡回来的,要问多少次才能甘心?”

  小蛮蹲在一边,很不耐烦的答了一句,然后将劈好的柴禾摆放整齐。

  捡回来?

  这话怎么那么像大人们在糊弄小孩子问我是哪里来的时候的说辞?垃圾堆里捡回来的?水里捞起来的?天上掉下来的?抽奖送的?

  你怎么不说我是你生的?

  许三有些很邪恶的看了看那个十五六了却还没长出一点味道的小姑娘,隐隐怀疑她是不是一直都长不大。

  三年前,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小丫头的时候,她就是这么副样子,只不过那时候她才十二岁,本来就是个小姑娘,发育晚点,并怎么出奇。可是三年过去了,自己脸上都明显多了些褶皱,开始正式迈进大叔的行列,可这小丫头除了个子高了些,该有的凸起该有的挺翘全都没有,而且那张脸依旧是稚嫩非常,让人根本联想不到她这个年纪其实也是可以生一些小娃娃了。

  男人长成瘦竹竿,只是寒掺,女人长成瘦竹竿,难道还能指望别人一直羡慕你苗条?

  “捡回来的?总有个捡法吧?我是被车撞了?还是从山上摔下来了?或者干脆让人一锤子砸得脑浆直流?总有个说法吧?我这么大个人,不会无缘无故躺地上,诱惑你去捡吧?”

  许三甩了甩脑子,甩开了那些无聊的念头。

  这小丫头或许长不出女人的味道来,可是她人长不大,脾气却是大了不少,若让她知道了自己心里的念头,那结果可不怎么美妙。

  “有完没完了?湖里捡的,拿渔网捞起来的!”

  小蛮给问得更烦了,手中摆放柴禾的动作稍稍大了些,一下弄倒了先前摆好的几块,顿时气恼得脸色又红晕起来。

  还真是水里捞回来的!

  许三撇撇嘴,对于这无趣的答案显得很无奈,他隐约记得当时醒过来时,身上好像是有点湿漉漉的感觉,若说是湖里捞起来的,倒也说得过去,可是问题是:自己是怎么落到湖里的?

  他看了看小蛮又红晕起的脸,连忙打住了继续问下去的冲动。

  红是诱惑,红是可爱,可有时候,红也是危险!

  半朽的老树桩,砍起来远比结实树干费力,有时候一斧劈到大疙瘩上,震得手麻,有时候又一斧砍到朽槽了,虚不受力。

  这个没有煤气没有电磁炉没有太阳能的世界了,又硬又结实的柴禾,就是每天能吃上热饭的保证,三年来,他也不知道劈了多少木柴,自问这技术即便算不上炉火纯青,也是卖油翁里那老头样熟能生巧了——不过今天,这半截朽木桩子却给了他不小的教训。

  半朽的木头远比湿柴砍起来费力!

  湿柴的话,木头中间有许多纹络,只要找准这些脉络,顺着脉络发力,很轻松就可以劈出漂亮的一小块一小块来;腐朽的木头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劈不出整齐的形状来,但随意几斧头,那些一整段一整段的木头就会碎裂成几块。

  只有半朽才最费劲,将朽未朽,可是木头里的水份又已全干,原本的脉络紧缩到了一起,根本无法简单用巧力涨开,完全是能凭着蛮力去劈砍。

  折腾了一早上,他才不过砍出一小堆,而且每一块,都是歪斜不堪不成形状,不是这边翘出来,就是那边扭出来一截。

  这些柴即便是能往灶膛里面塞,也因为乱七八糟的影响到火苗,基本可以列为“废柴”的范畴。

  “你劈的这是什么柴?一根一根歪来扭去的,叫我怎么摆?”

  小蛮看了一早上,终于耐不住性子,将一块许三刚刚劈出来的柴杆丢到一边。

  那块柴杆已经严重的扭成了个半圆,一头高高翘起,别说往灶膛里放,就算想码到柴堆里都费力。

  许三很无辜的回望了一眼,虽然半朽树桩难劈了一点,不过劈出这种古怪形状,却还是跟树桩子原本就歪斜扭曲有关。

  “这树桩就长得这个歪瓜裂枣样,我有什么办法?”

  小蛮狠狠瞪了他一眼,对于他的辩解有些恼怒,半吼道:“老大个男人,连个柴都劈不好,劈出来的除了废柴还是废柴,还好意思抱怨木头桩子!我都好奇,就你这样子,那些蛮夷竟然还没有把你砍成个缺胳膊少腿!”

  她似乎是再看不过去许三糟蹋这截硕大的老树桩,过去一把抢过了那近乎崩缺了一个角的斧头,然后轻轻的抡起,划过一道半圆的优美弧线,落到那树桩上。

  “砰”的闷响,似乎是从半朽树桩中间发出,声音不大,却似乎震动了空气,震得许三耳膜发颤,他正想说这是男人的活,你一个小姑娘瞎搀和什么,却猛地发现那老树桩突然颤动起来,然后“呲拉”“呲拉”的裂成了整整齐齐的一截一截。

  这算什么?木头桩子显灵?自己变成了柴禾杆?真是个外挂横行的世界!

  看了看那老树桩子,他的无辜变成了无语,心想你能争气点不?我来劈你时跟我抬杠,就不让我舒服,这小丫头随便给你一下子,你就服服帖帖的自动缴械了?活该你被当成柴禾烧掉,天生的贱命!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引章 第一章 四水湖畔 第二章 没有然后的屌丝男 第三章 哪里来的 第四章 鱼和战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