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为你推荐几本好看的小说

首页 > 目录 > 《妖无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太一宗

第五章 太一宗

发芽的木头 2020-09-17 01:22:55
“仙长,这是哪里啊?”张子灵的眼前尽是白茫茫的雾气,三步之外,不辨树石,犹如站在云中通常。  “云岚山,揽月峰,”说着玄明伸出手两指在无尽虚空中点了几点,身前的白雾一阵翻腾,犹如潮水般向两侧退却,一座极其矮小的牌坊缓缓地自雾中显出真容,白玉为柱张子灵心中烦闷稍减,才敢缓缓张开双眼,好奇地打量起四周。玄明见他嘴唇上留着一排渗血的牙印,知道刚才在飞剑上遨游天际,对于一个十来岁的凡人少年来说,绝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难得的是此子居然生生忍住没有叫出来,这份心性倒是不错。他心中不禁也对张子灵多出几分好感。。...

妖无双

推荐指数:10分

《妖无双》在线阅读

  一股醇和冲淡的真元渡入张子灵的体内,片刻之后已将他体内翻涌的气血都平复下来。玄明见他的脸色已无大碍,拍拍他的肩膀道:“睁眼吧,无妨。”

  张子灵心中烦闷稍减,才敢缓缓张开双眼,好奇地打量起四周。玄明见他嘴唇上留着一排渗血的牙印,知道刚才在飞剑上遨游天际,对于一个十来岁的凡人少年来说,绝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难得的是此子居然生生忍住没有叫出来,这份心性倒是不错。他心中不禁也对张子灵多出几分好感。

  “仙长,这是哪里啊?”张子灵的眼前尽是白茫茫的雾气,三步之外,不辨树石,如同站在云中一般。

  “云岚山,揽月峰,”说着玄明伸出两指在虚空中点了几点,身前的白雾一阵翻滚,如同潮水般向两侧退去,一座极为高大的牌坊缓缓自雾中现出真容,白玉为柱,紫金为檐。牌坊正中高悬一硕大匾额,上书三个丈许大蝌蚪篆文,不时有流光自篆文上流淌而过,这三个字张子灵却是一个也不认识。玄明拉起一脸惊讶的张子灵的手,向前走去,朗声说道:“太一宗。”

  穿过暗蕴宝华的牌坊,张子灵的眼前豁然开朗,哪里有什么大雾?面前是一个极为宽敞的平台,如果以他在山村仅有的那点见识来说,怕是有一百个村头坝子那么大。平台中间摆放着七座青铜巨鼎,样式奇朴,表面铜锈斑驳,暗淡无光,当中却有七道颜色各异光柱冲天而起,凝聚不散,直入天穹,竟是不见其尾。

  平台周围树立数百根白色石柱,石柱之外浓厚白雾翻滚涌动,却不得进入石柱所围成的无形屏障,雾气层层叠叠,壁立如峰,巍峨数百丈之高,似乎随时会倾倒而下,看得张子灵头晕目眩。

  平台之后是三面缓坡围成的巨大谷地,谷中绿树如茵,繁花似锦,飞瀑溅翠,小溪潺潺,数百栋大小精舍星罗棋布,点缀其中。一条白色石阶穿过谷地,蜿蜒向上,不知有几千几万级,张子灵穷尽目力,也看不到石阶的尽头在哪里,只是依稀看见石阶一直通向了最高的峰顶。

  地面上铺设着大块的青石,光可鉴人,却能清楚地看到每块青石上浅浅刻画的细密繁复的线条,如云卷,似繁花。乍看似乎花纹一般无二,稍一注视却又发现每块石上的图案皆不相同,更为奇异的是,似乎这些线条会缓缓流动,仿佛活物一样。张子灵正看得入神,头中却突然一阵眩晕,玄明拍了一下他的头,“闭目,凝神。你神识虚弱,不可看这些符阵。”

  张子灵连忙遵言闭目不看,上山之前,爹说过,山上不比家中,一定要乖巧听话,不能再任性胡闹。他闭上眼睛,任由玄明牵着手往前走去。

  揽月峰奇险高绝,峰顶直入浓云之中,此时天时虽然只是仲秋,峰外已是罡风呼啸,大雪纷扬。不过太一宗自有玄妙禁制,将寒风冰霜尽数阻隔在外,此时在观云台上温暖如春,站在此处观漫天彤云如狂浪怒潮,汹涌激荡,别有一番景致。

  一位老道正坐在观云台石几之上,面前一把翠绿玉壶凌空悬浮,壶下一朵无根之火正在翻滚,壶中已然冒出白汽,茶香四溢,沁人心脾。这道人穿一身月白宽袍,白发白眉,却面如婴儿,宝华潜肤,红光满面,三缕长须随风微荡,意态超然,说不出的仙风道骨。道人伸手一指,壶中刚刚煮好的茶汤飞出两线,正好落入几上的两个玉杯之中。

  一个年轻道人轻步登上高台,在道人面前恭敬行礼道:“掌门真人,玄明师叔求见。”

  老道点了点头,“请玄明到这里来吧。”

  年轻道人领命而去,片刻后玄明登台,向老道稽首道:“虚云师伯,玄明打搅您的雅兴了。”

  道人虚云微笑道:“老道一人观景未免有些寂寞,临时起了一卦,知道今日有人来与我同饮,茶已备好,此时正好入口。来来,坐下品品我刚摘得的初雪茶。”

  玄明告了声罪,坐下品茶,他笑道:“师伯的先天卦象越发精妙了.”

  “对于大道哪里有什么好处?”虚云真人笑着摇了摇头,“老道多年来耽于此道,不知道误了多少修为?卦术再精妙,只是窥得天道万一,说到底不过是顺势而为,趋吉避凶罢了,不过却免不得弱了那勇猛精进之心。老道道心不纯,这辈子看来是难以得窥大道喽,回头想想,不划算,不划算啊。”

  “师伯说笑了,”玄明伸手自空中取下玉壶,为虚云真人续上茶水,“修道之人,岁月悠长,其中寂冷枯燥如何与旁人道?如果不找些雅俗之事做做,岂不是要修成木石一般?虚灵师伯醉心黑白子,虚真师叔擅于丹青,就连师侄我,最近也对茶道颇感兴趣,反而感觉道心越发圆融,道行略有精进,这也许就是您说的阴阳互济、张弛有度吧。”

  虚云哈哈大笑起来,他用手遥指玄明说道:“你这哪里是道心圆融,我看是道心圆滑才对,恐怕是有事要说吧?否则怎么会专程来拍老道的马屁?”

  玄明笑而不语,他虽不是虚云真人名义上的嫡传弟子,但是自从师父羽化之后,一直都是虚云真人代师授业,二人的关系极为亲厚,对于掌门的笑骂也坦然受之。

  他探手一抓,数十丈外的一团云气就飞入了他手中,也不知他用了何种法诀,将手中云气一阵揉搓,竟团成一个滴溜溜的浑圆云球,拍入玉壶之中。随即他双手掐诀,壶下火焰猛然暴涨,又忽然由红炎转为苍焰,倏忽之间,火焰连续往复变换九次。玄明挥手撤去火焰,将茶水倒入杯中,只见碧绿茶水之中,居然有云气在其间急速盘绕,如云龙翱翔于九天。“师伯,请点评一下玄明方才偶悟的九转云雪茶。”

  虚云捻须微微点头道:“看来你方才所说有所精进,倒也不全是假话。”他拿起玉杯喝了一口,闭目细品。片刻之后,虚云张口,一道云气如箭般从他口中射出,这道云气在空中仍然凝而不散,竟然如活物般绕着虚云盘旋一周,转头又投入了云海。“好茶,难得的是经你阴阳九煅,竟然有了一丝灵性,且放它回去吧。”

  “师伯仁厚。”玄明起身行了一礼说道:“玄明今日特向掌门真人请罪,请掌门责罚。”

  “可是为了今日你带上山的那个孩子?”虚云笑了笑道。

  “掌门师伯已经知道了?”玄明一怔。

  “老道卦术其实粗浅得很,算不得那天道运转和天下大势,但算算一山之事还勉强可以。如今还不到本宗遴选入门弟子之期,不过若有良才美质也不可错过,可是你发现了资质上佳的孩子?若是这样,也不算是错,说不定反而有功啊。”

  玄明踌躇了一下,接着说道:“禀师伯,此子资质尚可,但身患孤阳绝症,以我宗择徒之严,他是万无可能列入门墙。只是玄明既然与他相遇,也是机缘,加之他的父母苦苦哀求,玄明擅做主张,将他带入宗内,后山的万化玄阴池,或者救得了他。无论如何,总是与宗内戒律有违。”

  虚云微闭双目沉吟一刻,摇摇头道:“却也不是什么大事,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太一宗身为五元道宗之一,扶危济难也是份内之事,你有这份心思,也算难得。此事我准了,先让那孩子留下,做个记名弟子,救不救得他,且看他自己福缘吧。”

  玄明大喜,深施一礼道:“谢掌门师伯。”

  虚云忽又瞪起眼睛道:“你方才说我仁厚,怕是等着现在堵我的嘴吧。”

  “玄明不敢,实是有感而发。”

  “算了,隔几日带这孩子来让我看看,万化玄阴池中的玄阴之气至阴至寒,肉体凡胎入那池中,片刻肉身就要崩解,这孩子如何受得了。如何施救,总要想一个法子出来,为他巩固肉身,循序渐进。老道虽然道法稀松,在岐黄之术上还有些心得。”

  玄明再次深施一礼,“我代子灵谢过师伯,这样,他的病看来是有救了。”

  虚云再次一瞪眼,喝道:“哪有这么容易?这种天煞绝症岂是好治的,你莫要再拿话来套我。”

  玄明笑着自责了几句,起身告退。走了几步,忽听得虚云唤住他问道:“玄明,那孩子的姓名是什么?”

  “禀师伯,姓张,名子灵。”

  “哦,无事,你去吧。”

  玄明走后,虚云沉吟一会,从怀中掏出一物。此物乌黑暗淡,毫不起眼,上面还有数条斑驳裂纹,如半扇破瓦一般,虚云却郑重放于石几之上,面有犹豫踌躇之色。过了半响,他一拍大腿,自语道:“罢了,这玄龟卜甲虽是用一次少一次,但总还是找得到的。方才我掐指暗卜这个孩子的运势,却是算不出来,真是奇哉怪哉,今日若是算不出来,怕是晚上都睡不着。现在有了他的姓名,我就不信看不出来。”说罢,他从袖中取出一柄玉锤,不再犹豫,轻轻敲在龟甲之上。只听“噗”的一声闷响,声音如击败絮,那龟甲竟然碎成一堆黑灰,虚云真人目瞪口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山村少年 第二章 白狐 第三章 玄明 第四章 离家 第五章 太一宗 第六章 第一课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