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为你推荐几本好看的小说

首页 > 目录 > 《妖无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玄明

第三章 玄明

发芽的木头 2020-09-17 01:22:54
心吧,我要看见了了就带它回去。”“别别,爹。”张子灵急的连声摆摆手,“您要看见了它就把它赶得远远超过的,赶往山里去,干万别带它回去。村里人要抓它的。”张岐山听了一愣,接着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叹道:“你这孩子,长了付什么心肝啊。”  这天早上,张子灵躺晚上一看到张岐山回来,张子灵就一溜烟的跑过去。“爹,今天有看到小白吗?”张岐山一听不由乐了:“你连名字都取好了,小黑小白的,倒是一对。今天没看到,山这么大,哪这么容易遇得到。放心吧,我要看见了就带它回来。”“别别,爹。”张子灵急的连连摆手,“您要看见它就把它赶得远远的,赶到山里去,千万别带它回来。村里人要抓它的。”张岐山听了一愣,然后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叹道:“你这孩子,长了付什么心肝啊。”。...

妖无双

推荐指数:10分

《妖无双》在线阅读

  又过了一天,张子灵的热完全退了,又缠着他爹要一起上山。两口子知道他是想上山找白狐,却是坚决摇头不许。张子灵闷闷不乐,只得呆在家里,只是一会手舞足蹈,一会又皱着眉头,心事重重,陆叶眉以为他烧糊涂了,还过来摸摸他的额头。

  晚上一看到张岐山回来,张子灵就一溜烟的跑过去。“爹,今天有看到小白吗?”张岐山一听不由乐了:“你连名字都取好了,小黑小白的,倒是一对。今天没看到,山这么大,哪这么容易遇得到。放心吧,我要看见了就带它回来。”“别别,爹。”张子灵急的连连摆手,“您要看见它就把它赶得远远的,赶到山里去,千万别带它回来。村里人要抓它的。”张岐山听了一愣,然后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叹道:“你这孩子,长了付什么心肝啊。”

  这天晚上,张子灵躺在床上,正要入睡,只听门外一响。他以为爹娘来了,连忙起身开门。一看却是白狐蹲坐在门外,嘴里还叼着什么东西。

  “小白,”张子灵高兴得冲过来就想抱它。白狐却往后退了一步,低头把嘴里东西放下,用嘴把那东西拱了一下,看了看张子灵,又虚张了口做了个吃的动作。

  张子灵把东西拾起一看,原来是一根果枝,上面结着两三个拇指大小的白色果子。白狐呜呜低叫了两声,又做了个咀嚼的动作。张子灵奇道:“你是叫我吃这果子吗?你找给我吃的?”白狐点点头。张子灵把果子闻了闻,一股冷冽清香钻入鼻中,不由身上一个冷战,打了个喷嚏。

  张子灵心想既然是小白找来的果子,气味又清香,肯定是好东西。当下不再犹豫将几个果子放入口中咀嚼起来,果然是甘甜可口,满口生香。他刚想夸夸小白找的果子好吃,一股冷气就从腹中直冲上来,不禁又连打了十几个喷嚏。白狐看他样子滑稽,狐脸上肌肉抖动,眼睛也弯了起来,仿佛在笑一般。

  张子灵打完喷嚏,只觉一股清凉之气如线在四肢百骸流动不止,身上内腑说不出的舒泰,连小腹中一直以来的燥热之意也减退了不少,不禁喜道:“小白,这果子好奇怪,我吃了连身上都凉快了。”

  白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好像在说:我当然知道。张子灵看白狐居然如此通灵,心中更加喜欢,他自小就喜欢和动物说话,现在找到这么好的倾诉对象,更是兴致大发。当下就盘腿在白狐面前坐下,滔滔不绝说起来:“我叫张子灵,今年十三岁了,我爹叫张岐山,我娘叫陆叶眉。你叫什么名字?哦对了,我帮你取了一个名字,我家的狗叫小黑,你就叫小白好不好?又好听又好记。”

  白狐呲了一声,把头偏到一边,仿佛对这个名字甚是不满。张子灵却不理它,自顾自地说下去:“小白你的家就在这山里吧?你知道吗?我也喜欢去山里,山里景色好,又有很多动物和我一起玩,但爹娘平常不让我上山……”张子灵说得兴起,白狐就侧着头看着他。突然白狐耳朵动了一下,起身向院外跑去。

  张子灵急忙站起来喊道:“小白,你怎么走了?喂,下次来小心一点,别让村里人看见,喂。”小白早已跳进夜色里不见了。旁边门一响,却是他娘出来了。陆叶眉因上次儿子半夜发病,这几天都睡不踏实,夜里总要起来看上几回。她方才听到儿子在院里说话,心中奇怪,就披衣出来看看。“子灵,你刚才在同谁说话?”张子灵因小白跑了正在懊恼,不禁抱怨道:“娘,你为什么出来,把小白都吓跑了。”闲说了两句,陆叶眉赶紧就推着张子灵回屋睡觉去了,张子灵也不曾提到吃了小白带来的奇怪果子。

  又过了十余日,虽然两口子都夜夜小心等着儿子又发病,但奇怪的是这一次时间却不准了,张子灵活蹦乱跳的,没一点发热的症状。夫妻二人很是疑惑,暗地里猜想是不是因为上次提前发病了,所以这次推迟一些。左思右想下不得其解,只有平常对张子灵看得更紧了。

  又过了两月,张子灵仍然没有一点异常,仿佛怪病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夫妻两又是惊奇又是高兴,陆叶眉更是把九天十地菩萨、四面八方神仙都拜了个遍,祈祷儿子的病这次真的能够痊愈。这两月中小白又悄悄来了几次,每次都带了那种白色奇果给张子灵吃,张岐山夫妻俩却是毫不知情。

  转眼间夏去秋来,已是到了中秋佳节,这天晚饭后张岐山在院里支了张桌子,摆上些果酒月饼,一家人围坐在桌旁赏月乘凉。这几月来见张子灵的病再未犯过,夫妻二人都是心情大好,张岐山不时讲两个笑话,引几个典故,一家人欢声笑语不断。张岐山看着儿子趴在妻子膝头,瞪着大眼睛听得津津有味,妻子轻抚着儿子的头,嘴角含笑,脸上柔情无限,又想到妻子温柔贤淑,儿子活泼懂事,这两个月来病又大有起色,不由心中快乐胀满胸臆,只觉这辈子再无所求,遂抓起酒杯大喝一口,哈哈哈大笑三声,大声赞道:“好月亮。”

  母子二人抬头一看,只见一轮清辉已挂上半天,万千繁星敛光,几缕薄云轻舞,长空一色,万物静谧,天地间竟似化为清净琉璃世界。

  一家人正在心旷神怡之际,一团黑影嗖的越过院墙,直直落在院子正中。此时月光正明,三人定晴一看,不是白狐小白却又是何。小白嘴里仍然叼了一根果枝,只是身上却甚是狼狈,白色皮毛上沾满草屑土尘,背上还有一个大大伤口,把周围皮毛都染得暗红。

  张子灵惊呼一声,冲过去抱住小白道:“小白,你怎么了?是谁把你打伤了?”说着眼泪已滚滚而下。夫妻二人也非常惊讶,张岐山快步上前正要看看小白的伤势,此时却听见外面有人轻叩三下门环,有人问道:“请问有人在家吗?”

  声音陌生,不过甚是有礼。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听不出是何人,张岐山迟疑一下,上前打开院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身穿淡青道袍的道士,冲张岐山打了一个稽首道:“这位施主,贫道玄明子这厢有礼了。”张岐山见道士斜背一柄宝剑,面相清癯,悬鼻剑眉,颌下三缕长须,眼中神光湛然,在月光下亮如朗星,却是一副有道高人模样。

  他不敢怠慢,忙恭敬拱手道:“这位仙长,张岐山有礼了,不知深夜至我家中何事?”道士微笑道:“张施主,贫道乃是云岚山揽月峰修道之人,今夜因追踪一只白狐至此,方才见白狐跃入你家院中,担心此孽畜对你家中不利,因此特来打扰。”

  张子灵在内听到道士话语,已猜到小白正是被此人打伤,冲上前来指着道士骂道:“臭道士,你为什么要打伤小白。”张岐山连忙喝道:“子灵,干什么,不得无礼。”转向道士赔礼道:“仙长,小儿张子灵不懂事,信口胡说,请您万勿见怪。”说罢深躬一礼。在凡人眼中,修道之人直如是仙人般的存在,可是万万亵渎不得的。

  玄明子摆手呵呵笑道:“无妨,无妨,只是院中这只白狐,可容贫道进去一看?”张岐山连忙侧身将玄明子让入门中,口中却迟疑道:“仙长,白狐确在家中,只是,只是它却是我家旧识,还曾救过我儿一命,不知它在外可做过什么恶事,还望仙长告知。”张岐山因小白上次救了张子灵,心中对它也是大有好感,见玄明子似乎要找小白麻烦,有心出口试探。

  小白看见玄明子进来,好像甚是害怕,赶紧躲到张子灵身后。玄明子看到张子灵对自己怒目而视,口中却是“咦“了一声,上下仔细打量了张子灵一番,眉头微皱,若有所思。张岐山见玄明子皱眉盯着儿子,以为儿子无礼又惹仙长生气,连忙岔开话题。“仙长,不知这白狐做了什么恶事,仙长为何追赶于它?”

  他连叫了数声,玄明子才回神说道:“却也不是什么大事,贫道在揽月峰下有块药圃,几月前,看守药圃的弟子发现园中种植的几株月华果失盗。月华果也并不是什么罕见灵果,只是用来炼药合丹的一味药物。不过此果种植在寒玉之上,吸收月光精华成长,其中的月阴之华却是对即将化形的妖物大有裨益。贫道担心有什么恶妖即将化形,吩咐弟子严加看管。后来发现偷盗月华果的正是这白狐,它却极是狡猾,屡次从看守弟子手下逃脱。今日它又来药圃偷药,被守护弟子打伤,贫道恰好在附近巡视,就追踪这白狐到了此处。”

  张子灵腾的从地上站起来,拿着小白找来的白色果子问道:“你说的月华果可是这个吗?”玄明子点头道:“正是。”

  张子灵又问道:“如果小白去偷药是为了救人,你会放过它吗?”玄明子眉头一挑,问道:“小兄弟此话怎讲?”张子灵不敢再无礼,恭敬答道:“道长,我从小患有怪病,每月都要发作,小白知道这月华果对我有好处,才去药圃偷来给我吃。这几个月来我的病再未犯过,此事我爹娘都知道。请您放过小白,若要责罚就请责罚我吧。”张岐山和陆叶眉此时才恍然大悟,不禁心中更加感谢小白,连连点头附和。

  “哦,”玄明子看了白狐一眼,“如此说来这白狐所做还是善举,此心甚是难得,贫道倒是错怪了它。小兄弟,我这里有一瓶药膏,你去给白狐伤口涂上,算是我给它赔礼了。”他自怀中取出一个白色小瓶递给张子灵。张子灵见玄明子通情达理,态度谦和,觉得这位道长真是要比村里人讲道理,心里好感大生,鞠躬一礼接过小瓶就赶快给小白上药去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山村少年 第二章 白狐 第三章 玄明 第四章 离家 第五章 太一宗 第六章 第一课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