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为你推荐几本好看的小说

首页 > 目录 > 《妖无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白狐

第二章 白狐

发芽的木头 2020-09-17
的争扎越收越紧,一直到猎物不能动弹严禁,因而村中人又把它叫作“跑不了”。  张岐山见儿子愣在那里,我以为草里有什么虫蛇,赶忙赶上了前去,定眼仔细一看,心里也不由得暗赞一声:好一身皮毛。这白狐从头到尾无一根杂毛,根根白毫如银针一样泛出荧光,随着身子扭动身体,恍他心中奇怪,又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待父亲到来,就走过去把草丛一分。却见草中躺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被一只捕兽套绑住,正在草中扭动挣扎。这种捕兽套张子灵倒是认得,村中猎户因怕兽夹损伤猎物皮毛,自己琢磨出来一种活套,用竹片撑住放在隐蔽地方,当野兽踏入套中触动竹片,绳套立刻收紧将猎物套住。这种套妙就妙在会随着猎物的挣扎越收越紧,直到猎物动弹不得,因此村中人又把它叫做“跑不了”。。...

妖无双

推荐指数:10分

《妖无双》在线阅读

  张子灵跑至水边,正要低头畅饮,却忽然听到身侧草丛中传来嘤嘤低声,仿佛如女子哭泣一般。

  他心中奇怪,又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待父亲到来,就走过去把草丛一分。却见草中躺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被一只捕兽套绑住,正在草中扭动挣扎。这种捕兽套张子灵倒是认得,村中猎户因怕兽夹损伤猎物皮毛,自己琢磨出来一种活套,用竹片撑住放在隐蔽地方,当野兽踏入套中触动竹片,绳套立刻收紧将猎物套住。这种套妙就妙在会随着猎物的挣扎越收越紧,直到猎物动弹不得,因此村中人又把它叫做“跑不了”。

  张岐山见儿子愣在那里,以为草里有什么虫蛇,急忙赶上前来,定睛一看,心里也不由暗赞一声:好一身皮毛。这白狐从头到尾无一根杂毛,根根白毫如银针一样泛起荧光,随着身子扭动,恍若一汪水银在草中流动。

  白狐见有人来,抬起头来口中呜呜哀求,一双狐目中水光盈盈,似要滴出泪来。张子灵最见不得如此,忙拉着父亲的袖子道:“爹,咱们把它放了吧,您看这只狐狸多漂亮,村里人要抓住了它,肯定又要把它的皮剥下来去卖,太可怜了。求你了,爹。”

  张岐山双眼一瞪:“又要胡闹,小小孩子哪知道山里人生活得艰难,这身白狐皮怕不要卖几两银子,够一家人半年的生活了。况且这个套定是村里人下的,若村里人发现套被解了,还以为是别人偷拿了他的猎物,互相猜忌起来可怎么好。”

  此后无论张子灵怎么哀求,张岐山就是死活不应。白狐仿佛听得懂人言,朝张岐山频频点头,好像叩头哀求一般。张子灵见白狐苦苦哀求,而爹爹板着一张脸视而不见,心中一股火气腾的撞了上来。

  他倔性上来,也顾不得许多,指着白狐大声说道:“爹,您以前教导我说人无贵贱,您卖药遇到穷苦人家,不但不收钱还要多多送一些给别人,您说钱财是轻,人命可贵。我不明白为什么人无贵贱,万物却有贵贱?人的命是命,它的命却不是命吗?它在山中求生,每天要辛苦觅食,不知多少豺狼虎豹要吃它,它能活到现在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头。畜牲虽然不能开口说话,却也通人性。您还记得咱家小黑的狗崽死了,小黑不吃不喝守了它的狗崽三天,后来我把狗崽抱到后山埋了,小黑跟在我后面一直呜呜的哭,只是没人听得懂。往年咱家的燕子都是两只一起来,前年不知怎么只来了一只,另一只一定是死了,可这两年我看那只燕子总是单飞,再也不肯找别的燕子。去年隔壁的小石头把它的窝捅了,可它今年还是回咱家又做了个窝。它们也知道报恩,你对它们好一点,它们就对你好十分,我觉着它们比人还要贴心。可村里的人看它们就像无知无觉的土石一样,想抓就抓,想杀就杀,没人想它们也有爹娘,它们也有妻儿兄妹。今天村里人抓了这只狐狸它肯定活不了,它的爹娘知道了不知有多伤心。爹,如果我也像它一样活不了了,您会不会也伤心难过。”

  张子灵越说越难过,到后来眼里都含满了泪水。这一番话他一个小孩子本是说不出来,但他从小的这一个脾性总是被村里人嘲笑,无处可诉,这些话在心里不知萦绕了多少遍,今天激动之下就一股脑的倒了出来。张岐山默然看他良久,突然神色一黯,转过身去长叹一声。“这里幸好无人,今日随你去吧,下次当着别人再不可如此。”张子灵刚才一时激动说了这番话,看见爹爹沉默不语,还道是惹他生气了,正在忐忑不安,没想到爹爹竟然同意,不由又是惊讶,又是高兴。

  “跑不了”若是不知道解法,就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别想解开。偏偏张子灵前几天看见隔壁王二叔在做“跑不了”,因觉得做得精巧,就磨了王二叔一天把这“跑不了”学会了。当下他上去找到活头,轻轻一拉就把套子松开。

  白狐死里逃生,知道是张子灵救了它,把头放在张子灵手边蹭了两下,口中呜咽有声。张子灵拍拍它的头道:“快走吧,以后可要小心了,下次再中了套我可救不了你了。”白狐围着他绕了三圈,冲张子灵点了点头,一跃向林中不见了。张子灵想了想,蹲下来把解开的绳套又结了起来,看起来好像这里并不曾套过猎物。他站起来看了看,嘻嘻一笑。张岐山在旁边看见,也不禁莞尔,心道这小子还有点小聪明。

  父子二人就这山泉随便吃了点干粮,又在附近采了些草药,见日头已渐渐偏西,就起身往山下走去。张子灵因今日救了白狐,心中开心,一路上笑逐颜开,不时还在路边采些野果,说要带回家给娘吃。到得家中,陆叶眉早已准备好晚饭。吃饭的时候张子灵把今天救了白狐之事又说给娘听,陆叶眉听了,和丈夫相视苦笑,只得对儿子又叮嘱了一遍不可出去乱说。

  吃了饭,张子灵把山上采来的野果洗干净了端到爹娘面前道:“爹娘,尝尝我在山上摘的果子。”张岐山笑着点点头,取了一个果子,陆叶眉更是眉开眼笑,也拿了一个小果子,其他的都推给儿子,柔声说:子灵,乖,爹娘都不喜欢吃果子,你的心意我们知道了,其他的果子你都吃了吧。”张子灵看看爹,张岐山也点点头说:“你娘说了,你都吃了吧。”张子灵眼睛转了转,说了声好就拿着果子出去了。张岐山无奈摇摇头,对妻子说:“你当你儿子真是自己吃吗?”陆叶眉笑道:“我哪能不知道,他要先去喂猫猫狗狗的,不过随他闹去,他高兴就行了。”

  山村中人为节省灯油,天刚刚黑尽,大多数人家都熄了灯。张子灵躺在床上,手里抓着两个果子正往嘴里塞,嘴里嘟囔着:“死小黑,给你吃还不吃,你不吃我都吃了。”今天他在山上摘了不少果子,大部分是他最爱吃的红心果,一时间吃得满口流津,大快朵颐。三下两下吃完果子,张子灵心满意足拍拍肚皮,躺下睡觉。

  只是这一觉睡得却并不安稳,张子灵翻来覆去,只觉腹中似有一团火慢慢燃起,四肢百骸都渐渐燥热起来,不一会就唇干舌燥,额头滚烫起来。张子灵心中暗呼糟糕,他已知道这是发热的征兆。

  但爹娘都睡了,他不想去把他们吵醒,想着挨到明早再说。不料这次发病却格外凶猛,他苦挨了一会,身上越来越烫,不久连意识都渐渐模糊起来。张子灵害怕起来,想要爬起来去叫爹娘,哪知身体已经虚脱,刚刚站起来只觉双腿发软,眼前一黑就天旋地转,扑倒在地。

  因为张子灵发热很是规律,现在距他上次发病只有五六天,张岐山两口子都未曾记挂此事,加上今天也身子疲累,两口子都沉沉睡着,没有听到隔壁的异状。张子灵躺在地上,只觉体中如有一条火龙在横冲直撞,五内如焚,体表皮肤似乎正在寸寸干裂,连呼出的气都是滚烫。他想要张口呼救,但喉咙早已干哑,只发出嘶嘶低吼。又过得片刻,张子灵觉得感官渐渐迟钝,身上慢慢失去知觉,心里朦胧想到:我今天就要死了吗?昏昏沉沉中,恍惚有一个冰凉的东西在他脸上扫过,耳边又仿佛有谁在轻轻呼唤,是娘吗?他心中划过一个念头,转眼又被浓浓黑暗淹没。

  过了不知多久,张子灵感到体内热度渐渐消退,悠悠醒转过来。睁开眼睛,却见爹爹满脸焦灼看着自己,娘在旁边已是哭的眼如红桃一般。见他醒来,陆叶眉早已扑上来抱住他头,哭的哽咽气断,张了张口,却是说不出一个字。张岐山见儿子醒了,也长出了一口气,上前把妻子劝开。

  张子灵低头一看,见自己正泡在大桶中,想起刚才的情况也不由后怕,心想:还好爹娘发现我发病了。嘴上顺口问道:“爹娘,你们怎么知道我发病了?”张岐山苦笑道:“昨天是怪我疏忽大意了,你摘的红心果少食几个并无大碍,但多吃了却是大热之物。我们未想起此事,晚上都睡得很沉,这次却是你自己救了自己。”

  他见儿子一脸疑惑,叹了口气接道:“畜牲果然也会知恩图报,是你救的那只白狐,悄悄随我们回了村子,晚上发现你昏倒了,它倒是聪敏,跑到门口拼命抓门把我们叫醒,又带我们来你屋中,才发现你已烧昏了。”“真的,狐狸在哪里呢?”

  张子灵听说白狐居然到家里来了,早忘了自己的病,就要从桶里站起来。陆叶眉赶紧把他按住,口中嗔道:“快坐下,你要急死我,天快亮的时候它就走了,可能怕村里人看见吧。”“哦”张子灵有点失望的坐下,“娘,你说它还会不会来看我?”他娘笑道:“我哪里知道,我还要好好谢谢它呢,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水都不凉了,我给你换桶水去。”爹娘出门换水去了,张子灵坐在桶里喃喃自语道:“你还是别来了,村里人要抓你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山村少年 第二章 白狐 第三章 玄明 第四章 离家 第五章 太一宗 第六章 第一课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