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为你推荐几本好看的小说

首页 > 目录 > 《妖无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山村少年

第一章 山村少年

发芽的木头 2020-09-17 01:22:53
,都笑眯眯的望着他们胡来,几个嗓门大的汉子坐在远处也跟随少年们叱喝架秧子出来:“杨诗子,你使点巧劲啊,拌小顺子的脚,别跟他拼力气。”场间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憋红了一张脸,正把握住对面一个黑脸少年的腰带,想把他被推倒在地。谁明白少年连催了几把力气东头的大榕树下,十几个少年却是闲不下来,围在树下开始摔打较量起来,不时大呼小叫,拍掌顿足。村里都是猎户,干的都是翻山打虎,越岭擒豹的活计,当然乐意看到儿孙们从小打熬筋骨,都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胡闹,几个嗓门大的汉子坐在远处也跟着少年们呼喝起哄起来:“小灵子,你使点巧劲啊,拌小顺子的脚,别跟他拼力气。”场中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憋红了一张脸,正抓住对面一个黑脸少年的腰带,想把他推倒在地。谁知道少年连催了几把力气,对方纹丝不动,少年心急之下,又用手去抓对方胸口衣服,不料顺子单手一推,少年就蹬蹬倒退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妖无双

推荐指数:10分

《妖无双》在线阅读

  正是夏日饭后,地上暑热初消。村里人贪那山风,都围坐在坝子里风口上乘凉。男人们或泡壶苦茶,或备两样山果,胡吹海侃起来,老少媳妇们都搬一个大簸箕,翻晾起里面的果脯和肉干,山里潮气重,这些山货若发霉受潮,可换不回下月的米面油盐了。

  东头的大榕树下,十几个少年却是闲不下来,围在树下开始摔打较量起来,不时大呼小叫,拍掌顿足。村里都是猎户,干的都是翻山打虎,越岭擒豹的活计,当然乐意看到儿孙们从小打熬筋骨,都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胡闹,几个嗓门大的汉子坐在远处也跟着少年们呼喝起哄起来:“小灵子,你使点巧劲啊,拌小顺子的脚,别跟他拼力气。”场中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憋红了一张脸,正抓住对面一个黑脸少年的腰带,想把他推倒在地。谁知道少年连催了几把力气,对方纹丝不动,少年心急之下,又用手去抓对方胸口衣服,不料顺子单手一推,少年就蹬蹬倒退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哈哈哈,”围观的孩子都大笑起来,“小灵子,就你这力气还跟顺子摔跤,人家今年都跟他爹上山打猎了,你还躲在屋里洗屁股呢。”小灵子甚是倔强,从地上爬起来说:“再来”。旁边一个矮胖的少年笑道:“别了,你今天都被放倒五次了,再来屁股就开花了,又要你娘给你屁股搽药了。”旁边的少年哗的一声哄笑起来。小灵子涨红了脸,却不肯认输,只是气鼓鼓的看着顺子说:“再来”。

  “好了,好了,子灵,热刚退了两天,就到这来吹风流汗的,别跟顺子闹了。”从人后走出一个妇人,三十来岁年纪,穿着一件素色粗布裙子,头上一枝荆钗斜斜别住头发。虽是村妇打扮,眉眼间倒有几分风韵。不像成天操持家里口食家务的山村媳妇。“娘…”小灵子看到娘来了,眼圈一红。毕竟是小孩子,刚才当着伙伴的面不能认输,到了娘亲面前,少年却觉得心里的委屈有些止不住了。

  妇人把少年拉过来,掏出一块粗布帕子,细细的搽去他脸上的汗珠和灰尘,眼里满是疼爱,“看你,病刚好了一点,又去胡闹,你本来身子骨就弱,以后别去跟这帮小子摔摔打打的,省的让娘担心。”

  少年心中一暖,低着头说:“我知道了,娘,可是小顺子他,他把我的小鹿给打死了。”说着嘴一扁,眼泪就要掉下来。旁边的顺子赶忙叫道:“谁说是你的鹿了,你又没养在家里,我跟爹上山打猎,看到野鹿当然要打了,难道你喂它吃了两个果子就变成你的鹿了?”

  “你……”,小灵子被几句话呛得说不话来,只是指着小顺子,气的额头的青筋都迸出来了。他娘知道这个儿子的脾气,从小就亲近飞鸟走兽,不但家里养着猫狗鸡雀,隔三差五的还带着东西上山去散食,小时候有一次为他补身体杀了一只他养的鸡,他竟哭昏过去两三次,着实把两口子吓得够呛,眼见他又要犯痴,他娘赶紧把他拉回了家。

  张家在村子的东边角上,男主人张岐山虽不是猎户,但有一手辨认草药和接骨的本事,在这深山里的小山村,委实救活了村里不少性命,所以张家虽是十年前才搬到此处,张岐山倒极得村民尊敬。加上媳妇陆叶眉为人和善,村头村尾的有什么事也喜欢热心帮衬,一家人和村里人相处的十分融洽。

  山里的日子固然清苦一些,但民风淳朴,鸡犬相闻,颇有些世外桃源的意境,张岐山从山上采药去换些日常用度,一家三口倒也其乐融融。不料儿子张子灵从五岁开始,不知为何得了一种怪病,每月都要发一场大热。每次都是全身如沸,手脚抽搐,只有把他浸在村中凉井打上来的水中方能缓解。饶是那水冰凉沁骨,一桶水也是片刻就被张子灵身上的热度蒸得温热。如此要反复换十几桶水,一天一夜后方能逐渐退热。为此,张岐山几年来踏遍了周围的山头,给儿子试了无数草药,但都毫无效果。近两年来张子灵的怪病发作次数反而更加频繁,十余日就要发作一次。张岐山两口子心中焦急,每每背后说起儿子的病陆叶眉都要暗自垂泪。

  这天张岐山又准备上山采一些清热解毒的草药,张子灵也嚷着要和爹一起去。张岐山看看天气还算凉爽,今天也不会走太远,就点头同意了。张子灵虽也是从小在周围山上野大的,但因为爹娘顾虑到他身体弱,很少带他去深山采药,今天父亲竟然松了口,张子灵欢呼一声,七手八脚的就收拾好工具和午饭,拉着他爹就出了门。

  山村位于云岚山的余脉,云岚山蜿蜒数百里,远观层峦叠翠,云瀑舒卷,山中猿啼虎啸,鹤唳鸾鸣,端是有几分仙家气象。山中主峰揽月峰传说有修仙高人居住,村中偶然可见空中剑光飞遁而过,虽不见仙人真容,凡夫俗子也不由羡慕膜拜。云岚山的深处人迹罕至,有不少凡间难见的猛兽,村中猎户均不敢靠近。但也曾有胆大的村民结伴攀爬揽月峰,妄图在峰上寻着一些天材地宝,却都是在山中迷失了路径,迷迷糊糊转出了山外。村中人都说是仙人在揽月峰布下了迷魂阵,不让凡人前去打扰。

  云岚山中灵气充裕,山中遍布年份足成色好的药材,张岐山采的药材在集市上都能卖个好价钱,足够家中用度开销,因此也不曾冒险靠近过揽月峰,平常只在周围十几里的山上找药。可对于张子灵来说,这也算出了趟远门。平常父母只允许他在村周两里内玩耍,他又正是闲不住的年纪,真是把他憋坏了。

  此刻站在这大山之上,被山风吹得袍袖猎猎作响,少年鼻翼间全是松香,耳畔尽闻涛声,又眼见百里绿涛起伏,远处悬瀑虹桥横亘峡谷,更有奇峰峻岭在薄雾中若隐若现,张子灵只觉自那小小胸怀中一股豪情冲出,直欲放声呐喊。

  张岐山见儿子迎着朝阳,神采飞扬,面庞如镀上一层金光,两只眸子中光彩逼人,虽仍是懵懂稚嫩脸庞,却自有一股少年峥嵘神态,心中不由升起一份浓浓舔犊之情。但转念间又想起子灵的怪病越发沉重,如此如花年纪不知还有几年好过,心肝间立如被针扎刀绞般,几乎要垂下泪来。

  张子灵见父亲突然间神色变幻不定,连忙关心问道:“爹,您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吗?”张岐山只得强作笑颜道:“没什么,只是山风太大,怕你穿的衣裳不够。走吧,爹今天教你认识几种新的草药。”张子灵不疑有他,父子二人顺着猎户踏出的小路渐渐向山中行去。

  一路上,张岐山不断给张子灵细细介绍各种草药的药性、用法、如何挖取,如何保存。张子灵虽觉父亲今天有点奇怪,但父亲平时对他甚是严厉,今天难得对他如此温和耐心,心中也十分欢喜。

  山中幽静,不时有小动物在林中出没,张子灵见着了必是要追逐一番。奇的是山中飞禽走兽却也不怎么怕子灵,有几只松鼠甚至爬上他身子,在衣服里钻进钻出,痒得张子灵咯咯大笑。

  父子俩走走停停,不觉已到晌午时分。张岐山看看日头,想起离这不远处有眼山泉,泉水甘冽清甜,正好下今天的干粮吃,就领着子灵往泉水处走去。俩人转过山坳,只见眼前几棵参天云杉围住中间一片两丈方圆的清澈水面,张子灵爬了半日山,正是口干舌燥,看见清凉泉水,雀跃一声就当先跑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山村少年 第二章 白狐 第三章 玄明 第四章 离家 第五章 太一宗 第六章 第一课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