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为你推荐几本好看的小说

首页 > 目录 > 《丹凤朝阳》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借刀

第二章 借刀

卫风 2021-11-02
不辜负众望,青镜的病好了,沉重打击报复是如约呼啸而来了。平常没事儿还得乱咬的尖酸刻薄性子,遇上这种关系自己衣食生计的大事,岂有不嘶吼的道理——即使不打不骂,大宫女想全面整治小宫女,那办法是一筐一箩。正午时分的骄阳象烧沸的滚水,热辣辣的泼下去。露在外头的肌肤被烤平时没事还要咬人的刻薄性子,遇到这种关系自己衣食生计的大事,岂有不咆哮的道理——就算不打不骂,大宫女想整治小宫女,那办法也是一筐一箩。。...

丹凤朝阳

推荐指数:10分

《丹凤朝阳》在线阅读

不负众望,青镜的病好了,打击报复也是如期而至了。

平时没事还要咬人的刻薄性子,遇到这种关系自己衣食生计的大事,岂有不咆哮的道理——就算不打不骂,大宫女想整治小宫女,那办法也是一筐一箩。

正午的骄阳象烧沸的滚水,热辣辣的泼下来。露在外头的肌肤被烤得生疼,象是要裂开了一样。

一旁的采珠汗如雨下,拿铲子将石子压平,小声嘀咕:“也不知犯了哪路神仙,大中午打发人干这个,不累死也热死。”

潮生微微歉疚:“你去歇一会儿,喝口水再来。这也剩的不多了,我一个人也能干完。”

采珠瞪她一眼:“别胡扯,你倒是该到那边荫凉地方歇会儿去。瞧瞧,这脸都红成柿子了。别是晒伤了吧?”

“都是我……”

“你知道是你连累我,就该加把劲儿,赶紧把这个干完。”采珠左右看看,凑过来咬耳朵:“真是因为你前天为娘娘梳了一次头的事儿?”

除了这事儿,还能是什么事儿?潮生点了点头。

“我早就看青镜不是个好东西……”

“嘘,小声点,让人听见。”

“这么热,谁出来啊。”采珠狠狠一铲子敲在石台上,当的一声响:“有好事儿就恨不得全占了,有坏事儿就全是旁人的,她身上干净着呢。谁让人家离娘娘近呢,天天梳头的时候说一句话,比我们干一百件事儿还顶用。”

她嘴上说的起劲,潮生低下头,把剩下的活儿抓紧干了。

采珠是因为来找她说话,正好被青镜一起逮着,才遭了无妄之灾。

虽然说采珠不是陈妃的宫女,但是烟霞宫里的小宫女,哪个敢不服大的管?难道采珠能跑到徐才人面前去告状,说她被陈妃的宫女欺负了?就算她有那个胆子和机会说,徐才人还没那个胆子听呢。

把手里的活儿干完,潮生都快热晕过去了,一旁采珠也好不哪去,蔫头耷脑的,象是斗败的公鸡。

“到我那屋坐坐,歇一会儿吧。”

采珠刚被她连累过,就算现在快热傻了,还记得摇头摆手,连忙说:“我可不去了,别再撞上那个夜叉……”

潮生满心歉疚,也不好勉强她,又再三和采珠道了歉。

含薰这会儿也不在屋里,不过桌上却给她留了一碗绿豆汤,里面的冰都已经要全化了。

烟霞宫的冰是有数的,只供主子用,几个有头脸的大宫女也能沾点光。含薰夹在中间,大宫女还算不上,能弄到一碗冰镇的绿豆汤,想来一定花了不少的功夫,特意留了给她。

潮生捧起碗来喝了一小口,冰凉沁心,带着一股淡甜。

含薰是为了她好。

只是含薰把事情想得太简单啦。

潮生的脸和手臂都晒伤了,当时只觉得烫热没注意,到了晚间发作起来,又红又肿,蜇剌剌地疼,象无数小针在那里猛扎一样。潮生自己咬牙忍疼,晚饭也没吃,含薰回来一点灯吓了一跳:“老天爷,这是怎么了?”

潮生忍着疼说:“不打紧,想是今天中午在园子里整花坛晒着了。”

“这,这寻常晒着哪能红成这样……”含薰近前来,扳着潮生的脸看,又看她的手臂:“这,这可怎么好?疼不疼?”

疼当然是疼,潮生只能说:“不怎么疼。”

含薰眼圈儿都红了:“你哄我,这还能不疼?这,这都肿了,会不会起水疱?”

潮生也怕起了水疱,想了想说:“姐姐帮我找找,看可有西瓜皮。若没有,弄点儿茶水来也成。”

含薰问:“那能有用?”

“有的。”

含薰忙抹下眼出去找了,过了一会儿回来,一手拎着几块瓜皮,一手提着茶壶。

“正好今天吃了西瓜,瓜皮还没扔去。”

含薰帮着潮生把西瓜皮削了,上面啃过的地方也刮去,照她说的轻轻的替她在晒伤的地方擦拭。

西瓜皮凉凉的,一挨上来,热烫的皮肤一下子触着凉的东西,刺激得潮生立刻打个了哆嗦。

含薰忙停下手:“疼?”

“没事儿。”

含薰郑重地说:“疼可要说。”一边再小心地替她抹拭。

抹了几遭,感觉疼痛似乎轻了些。含薰再用刀把上面抹过的一层刮去,再替她涂手。

“想不到西瓜皮还有这个用。”含薰一边涂一边问:“潮生你以前也晒伤过?”

“没有,就是听人说起过。”

那个人是万能的百度大婶……

以前大学时潮生的同学军训时也晒伤了,当时也是晚上,在宿舍里头,没地儿找办法去,就有人搜出这个招儿来,还是挺有效的,所以潮生记得清楚。

“想不到青镜这么厉害……”含薰小声说:“望梅姐姐还说,劝过她了,让她不打骂你……结果这跟打了有什么分别?”

要折腾人,除了打骂,法子可多的是。

含薰又唠叨说:“你也是,这么实心眼儿,和谁借顶软帽,好歹遮一遮,也不至于这样,现吃亏受罪,又没人能替你。”

潮生挠挠头:“那会儿她催得紧,也没想过这个。”

以前也晒过……

啊,对,可是以前她不是这具身体。

这辈子虽然日子穷苦,可是得承认,潮生现在是个不折不扣的清秀小佳人,皮肤尤其好,白生生嫩乎乎的,一把下去象是能拧出水来。

想不到这辈子比上辈子命贱,可是身子倒还娇贵起来了。上辈子顶着这么大的太阳和同学一起逛街,没涂防晒霜没打伞,也只是晒得发红,一夏天过去,人黑黎黎的,可是并没晒伤过。

潮生忽然想起来:“对了,采珠今天也和我一起弄花坛来着,不知道她怎么样。”

含薰说:“那,我去看看她?”

“嗯,我自己能涂,你去看看她吧。要是她也晒伤了,咱把这些也赶紧给她送去。”

含薰嘱咐一句:“你慢着些涂,我去了。”

过不多会她就回来了:“没事,采珠没晒伤着。”

潮生也松了口气。

害得采珠陪她一起受罚就算了,要是她也晒伤了,那就太过意不去了。

含薰又仔细看看她的脸:“疼得好点儿没?”

“不象刚才那么疼了。”

“我看着,好象也好了些。”她叹了口气:“要不,明天我再跟望梅姐姐和画梁姐姐说说,看她们能不能帮忙讲讲情。”

“不用了。”潮生说:“这两天我躲着些,等她消了气应该就没事了。”

开玩笑。

潮生心里明白,望梅和画梁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这还是另一说呢,指望她们调停说情,不要要越说越上火才好。

要知道,虽然青镜是专给陈妃梳头的,可是望梅和画梁又不是一点儿不会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青镜天天梳她们天天能看着学着,尽差能差哪儿去?再说青镜又不是报时钟,天天一点儿不错空不出岔子。就算是钟,那还有缺油不走的时候呢。以前青镜不能梳的时候,难道陈妃就披头散发了不成?望梅是肯定会的,画梁看着话不多,但手也巧。前天青镜一病,她们俩也都能顶上这差事,何必把机会给她?

青镜生得好,性子泼辣口齿伶俐,倒很有些象红楼里的晴雯,拔尖儿要强,陈妃身边四个大宫女里头,岁暮因病挪出去了,剩下三个绝不是一团和气,起码望梅肯定看不惯青镜。

其实含薰和潮生,怕是让望梅当枪使了吧?

想清楚这一点,潮生当然不让含薰再去找望梅。

指望她求情,恐怕……越求这里头的仇越结得深。

“对了,刚才我去提茶,还遇到望梅姐姐了。她听我说了你的事儿,也说青镜这事儿做的不地道,说明天回了娘娘,替你拿点药膏擦呢。妹妹你放心,娘娘心善的,有了药膏,你脸一定能好,不会落下什么的。”

潮生一惊:“望梅姐姐已经知道了?”

“嗯。”

得……

潮生寻思着,望梅这话一听就……

明天回了娘娘,讨些药膏?

这一回,就得从头说起吧。娘娘总得问一句怎么晒伤的?那望梅一定又善良又周全的,把潮生怎么晒的,因何晒的说一说。那青镜就难免给牵扯进来了。娘娘听了会怎么想?不管哪个主子,听说自己手下的人欺下瞒上,比主子还会使威风,都不会高兴吧?就算不立刻冷落了青镜,那心里也得扎根刺。

真是……望梅这借刀杀人使得好,使得妙,含薰和潮生成了她手里两杆枪,枪枪不落空,刺得青镜有口难言,八成吃了亏还不知道自己亏在哪儿。

宫女也有江湖啊!

说曹操曹操到,门外面望梅的声音问:“妹妹在屋呢?”

含薰忙答了句:“在在,望梅姐姐快请进。”

她放下西瓜皮过去开了门,望梅一笑,走了进来,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急忙过来看潮生的伤:“哎呀,我光听含薰说了一句,怎么晒成这个样啊?”

潮生忙说:“是我自己笨,没想着借顶软帽遮遮。”

望梅脸一板:“你是老实……唉,我光劝了她,她也明明说了,结果还这么……看看,这真让人心疼啊。”

含薰在一边说:“望梅姐姐不知道,刚才比这还厉害呢,手指摸上去,都觉得烫得不行呢,这抹了好一会儿西瓜皮,比刚才已经好些了,刚才看着还要红。”

望梅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眼圈儿都红了,看着真是标准的演技派!

“潮生生妹妹不要担心,今天天晚了,明天一早我就回了娘娘,一定帮你讨些药膏来。这么漂亮齐整的小模样,要是留下什么疤瘌印子,那这辈子可不完了?青镜也真是……”

一盆脏水又哗啦一声倒给青镜了。

其实……潮生觉得,自己这么皮嫩,谁也想不到啊。青镜也指定想不到自己这么不禁晒,本来是想小惩,结果变成大诫了。

————————

求回贴,求收藏,求爱fu…………打滚打滚~~~

大家爱fu俺,俺就有动力更得更多哟。

活色与嫁时完结倒计时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穿越做宫女 第二章 借刀 第三章 竞争 第四章 时不予我 第五章 生辰 第六章 和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