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为你推荐几本好看的小说

首页 > 目录 > 《当清冷夫子养了只小萌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阿炀缔结血契

第5章阿炀缔结血契

唯爱柿1 2022-11-25 08:42:34
“小狐狸,土豆泥不香吗?”嗝!做贼心虚的小狐狸,趴在石桌上,前爪捂着嘴,可打嗝儿声依旧不停地已发出。容瑾言眉头微蹙,抱起缩头乌龟小白狐,指腹摸了摸撑成皮球的肚子,托着它圆润饱满的脑袋,不如对望,道:“小狐狸,夜间吃什么了?肚子鼓成皮球,不难受啊吗?”云容瑾言眉头微蹙,抱起缩头乌龟小白狐,指腹摸了摸撑成皮球的肚子,托着它圆润的脑袋,与其对视,道:。...

“小狐狸,土豆泥不香吗?”

嗝!做贼心虚的小狐狸,趴在石桌上,前爪捂住嘴,可打嗝声依旧不停发出。

容瑾言眉头微蹙,抱起缩头乌龟小白狐,指腹摸了摸撑成皮球的肚子,托着它圆润的脑袋,与其对视,道:

“小狐狸,白天吃什么了?肚子鼓成皮球,不难受吗?”

云汐月摇晃着尾巴,心里暗自回答道:

“烤红薯,哥哥不吃,我就吃了两狐份,好撑呀,俊俏的夫子,给我揉揉可好啊?”

烤红薯!哥哥!山林里的狐狸都下山了吗?

抱着小狐狸回到卧室,将它放上床榻,指腹微揉浑圆的肚子,念起晦涩难懂的文章。

享受俊俏夫子按摩服务的云汐月,听到天书似的之乎者也词汇,顿时僵在原地,这就是传说中的念书惩罚吗?太可怕了!

见它如此呆愣,容瑾言揉捏几下三角耳,道:“惩罚先到这,若有下次,可就真念完一整本书。”

呦呦!呦呦!将毛茸茸的脑袋,放在俏夫子的手掌,发出甜腻的叫声,尾巴扫来扫去,做足撒娇卖萌姿态。

啪!容瑾言知道,封闭内心的冰幕,彻底的碎了,要不是知道它是狐妖,非得……

“知道错了就行,再这样下去,小心变成胖狐狸,就不可爱了,先自个玩会,我去看会书!”

不可能,我云汐月身姿曼妙,善良可爱,天生丽质,怎么可能会胖?

跳到梳妆台,照铜镜,毛色发亮,眼睛有神,体型——大了一圈,一定是绒毛长长的原因,一定是!

今晚,挑灯夜读的容夫子,完全无法静心,只因某只被‘胖’打击的小狐狸,将卧室—客厅—书房,作为跑酷专场。

容瑾言暗自蓄力,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迅速出手,逮住胡乱蹦跶的小狐狸,并与其对视。

“俏夫子,别拦我,本狐要减肥!”

狐狸崽要减肥!莫不是把刚才的玩笑话,听进心里了?

“小狐狸,实在是太可爱了,摸起来真舒服,可惜太瘦了,都没几两肉!”

“咦?夫子的心,海底的针,胖瘦都不行,这般挑三拣四,看哪个倒霉蛋会嫁给你。”

听到它如此吐槽自己,容瑾言倍感心塞,合上书籍,吹灭蜡烛,抱着小狐狸走向床榻。

是夜,玉珠内,飘出白烟,一人一狐吸入后,睡得更香了。

一炷香后,一道耀眼白光闪过,黑衣男子再次出现,神情宠溺的盯着床榻上的弟弟。

随后幽幽地看了眼,睡觉时吐舌头的小白狐,轻笑一声,暗叹不亏是亲兄妹。

施法,取狐狸舌尖血,送入弟弟体内!

见一人一狐额间冒出红焰印记后,欣慰的笑了笑,施法隐去印记,随即化为光团,飞入玉珠。

清晨,容瑾言幽幽醒来,颇觉浑身舒畅,见小狐狸仍旧酣睡,舌尖都吐出来了,悄咪咪的摸了摸。

温热且柔软的触感,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起身洗漱,坐在梳妆镜前。

咦?打斗留下的红紫印,竟然全消失了!将妆粉放在匣子最里面,转身去了厨房。

主食材红薯,洗净、蒸熟、碾成泥、加糖和面粉、捏团压扁、油煎两面金黄。

“小懒虫,快醒醒,太阳晒屁股了!”

“油煎两面金黄的红薯饼,再不起,可就不脆了!”

闻言,赖床的小白狐,睁开迷蒙的双眼,抖动几下绒毛,飞奔至石桌。

残影闪过,容瑾言微愣,暗自苦笑,认命的去厨房,将美食端过去。

咔嚓!咔嚓!酥脆的外皮,尖嘴啃食起来,掉了许多残渣,容瑾言将它抱起,凝视其幽怨的眼神,道:

“吃的还没掉的多,掰碎,再喂你,可好?”

小白狐舔了舔嘴角的残渣,心里回答道:“好呀,俏夫子真上道,本狐甚至喜欢,再接再厉!”

樱花树下,谪仙般的男子,修长的手指,将掰成小块的红薯饼,喂给满眼写着餍足的小狐狸。

吃饱喝足后,小白狐亦步亦趋跟着俏夫子,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路口。

小白狐蹦蹦跳跳回到屋内,杏仁眼滴溜溜的乱转,贼兮兮的走到梳妆台前,用爪子扒拉抽屉。

许久之后,在鎏金小盒子里,找到一颗乳白色玉珠,毁灭作案现场后,叼着玉珠子跳到床榻上,呼呼大睡!

傍晚时分,容瑾言顶着漫天晚霞,走在小路上,遇见梨溪村老李头,与他打了个招呼。

“容夫子,您太刻苦了,老夫昨夜起夜,你屋里还亮着呢!”

容瑾言眉头微蹙,问道:“李老,哪个时辰段,您还记得吗?”

“老了,记不大清了,但肯定是子时以后,夫子先忙,老婆子还等着我摘菜呢!”

告别老李头后,容瑾言加快速度,昨夜睡得很早,屋里怎会亮着?想起一夜无梦,睡得异常安稳,八成是中招了。

“小狐狸,你没事,太好了,我好担心你!”

云汐月懵逼中,十分不能理解,早上出门好好的俏夫子,傍晚回来,抱着自己不撒手,还将脸埋在……

前爪推其额头,后腿蹬他脖子,敢吃本狐狸的豆腐,俏夫子是要造反啊?

片刻后,容瑾言松开对它的束缚,一边顺毛,一边讨好道:

“小狐狸,刚刚是我失礼了,给您道歉好不好,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

闻言,小白狐抬头,与他对视,心里念道:“这可是你说的哦,本狐看中一颗乳白色玉珠子,嘿嘿!”

将要歇息睡觉时,容瑾言才在枕头底下发现玉珠子,此为八岁时,母亲赠送的生辰礼物,既然小狐狸喜欢……

见俏夫子发现珠子,小白狐急忙上前,发出可爱攻击,势必讨要宝物。

“小狐狸,是想要这颗珠子吗?”

闻言,小白狐趴在夫子大腿上,疯狂点头,杏仁眼紧盯玉珠。

“这是母亲所赠,今日便送给你,切莫弄丢了,否则接受念书惩罚。”

小白狐兴奋的乱蹦,啵,叼着玉珠,滚到床榻内侧,自顾自玩了起来。

床边,容瑾言摸着被亲的位置,愣神许久,它到底懂不懂此举是何意,罢了,以后慢慢教它。

深夜,一人一狐正在熟睡,一道红光闪过,趴在俏夫子胸膛处的狐狸崽,瞬间变为红衣少女。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求收养的小脏狐 第2章厨房杀手容夫子 第3章超强读心术 第4章玉珠隐藏的秘密 第5章阿炀缔结血契 第6章化形的关键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