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为你推荐几本好看的小说

首页 > 目录 > 《嫡玉》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小姐转性

第四章 小姐转性

吾小说 2021-09-15 09:06:15
“冬香,取二婶之前送的那身衣服来!”“小姐,二夫人送的那身衣服虽好看,可料子比这金丝锦裙可差了好多!”“无妨!去吧,再着人打盆水来!”又附耳几句冬香很是听话,得了命令,直接吩咐下去...

嫡玉

推荐指数:10分

《嫡玉》在线阅读

“冬香,取二婶之前送的那身衣服来!”

“小姐,二夫人送的那身衣服虽好看,可料子比这金丝锦裙可差了好多!”

“无妨!去吧,再着人打盆水来!”又附耳几句

冬香很是听话,得了命令,直接吩咐下去,众人开始忙活起来。

月轻玉望向镜子里原本精致的五官被画的跟乡下媒婆的花棉袄一样,满头珠翠跟个暴发户似的,怪不得别人瞧不上自己!

绿筠打来热水,拿着巾帕,轻卸妆镮

鹅蛋明眸,翠眉绛唇,长长的睫毛因情绪的变化微动,淡扫峨眉,一双凤眸美的勾人,微微一笑,便已是倾城之恣。

“小姐天生丽质,便是素装也是极美的”绿筠弯腰,小声道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大小姐是什么身份,什么好东西用不起,你以为是你这种低贱的粗使丫头么?我给小姐梳妆半年了,哪次小姐不满意,也轮得到你多嘴?”翡翠颐指气使,话里有话,想当初月轻玉过的日子连粗使丫头都不如。

绿筠余光看了一眼月轻玉,见她没有说话,想来也是,除了冬香外,小姐一向重视大夫人分来的丫头,她们这些下人怕是连鼻子眼睛都没瞧过吧。

不想惹了小姐不痛快,连忙赔礼,退至一旁不再多言。

翡翠得意,手中的活计越发的粗糙。

“嘶~”明显吃痛,镜中人蹙眉,一脸怒气。

“跪下!”

翡翠以为自己听错了,手里的梳子停顿了一下。

冬香又重复了一遍:“小姐让你跪下!就是你!”

翡翠撇着嘴,不情愿的跪下

“我记得你是。。从如媚院里拨过来的吧”月轻玉揉着头,不经意的问

“小姐好记***婢就是从流溪院中来的!”翡翠一脸得意

月如媚从见到月轻玉的第一眼,就知道她比自己还要美上三分,早早的便嘱咐了翡翠该怎么“展示”月轻玉的美。

“原来你以前就是这么当差的?怪不得如媚打发了你出来!春雨你去回禀了祖母,发卖了翡翠出去吧!”语气冰冷没有丝毫犹豫

“奴婢可是大夫人指过来的,奴婢无错,小姐何故凭什么卖了奴婢?”翡翠跪地,语气却是十足的威胁

拿着赵氏压自己?哼,找死!

“啪!”月轻玉只用了三成的力

翡翠没想到她会动手,自己原来可是最得小姐喜爱的,不防,摔在地上,俯在地上,不敢轻动。

房里的丫头们也是一惊,既不敢劝也不敢拦,大小姐竟然打了大夫人的人?

冬香惊讶之余还有欢喜,小姐终于开窍了!打得好!

月轻玉冷哼一句,“弄疼了本小姐,竟然还如此理直气壮?看来你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春雨,你只管去,把话原封不动的告诉祖母!我倒是要看看谁敢留她!”

翡翠倒吸一口冷气,春雨是三房插进来的人,若是旁人肯定会第一时间找大夫人,今日重礼,自己本是有错在先,三房若是借机挑拨,怕是不好糊弄啊!

“是奴婢不好,大小姐发落了奴婢,一时间也没人能伺候好小姐,奴婢以后肯定好好伺候,不辜负小姐的绝世容颜!”

抬头,不见月轻玉发话,自顾的起来捡起梳子。

“啪!”这次用了十分的力,翡翠连人带树磕在几角晕了过去。

“哼,小姐不过打了你一下,不要以为撞晕小姐就能饶了你!”冬香暗地里踢了两下,没动静?真晕了?

“现在春日里了,地上又不凉,她既然愿意装便让她多躺会吧,绿筠,你来给我梳头!”月轻玉嘴角勾起,心情可是好的很

绿筠被点名,愣了一下,掩喜,上前,快速梳好一个仙云髻,配上几只玉钗,一对珍珠耳坠,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只是这肤色还是有点。。

“小姐,我再给您上点脂粉吧!”

“不用了,你做的极好,以后便留在我身边伺候吧!”

绿筠不过是云榭院中的烧火丫头,没想到不过梳头的功夫竟被提成了贴身丫头。

月轻玉看着镜中的自己很是满意

冬香一脸崇拜,小姐看人好厉害,她让自己找了绿筠来伺候,自己还想一个烧火丫头能做什么?没想到她竟然做的这样好!

起身走到房门时看到跪了一地的丫头,不忘嘱咐了一句:“春雨回来后,直接发卖了翡翠不用来回我了!”

众人惶恐的点着脑袋,偷瞄着倒地的翡翠,大小姐今日有点不对劲啊!

“走吧!典礼快开始了”

绿筠心里欢喜,脚步轻快,随着冬香追着月轻玉的步伐跟了上去

今日是月轻玉及笄之礼,为显重视,赵氏特意便邀全京名门,为的就是让众人见识一下月轻玉多么粗俗不堪,只有她的女儿月如媚才配的上侯府嫡女四个字。

月如媚设计月轻玉坠桥,一是,听从夜逸辰的指示,二是,不论她是死是活今日定国公府一枝独秀的只能是她月如媚!

母女二人心思歹毒,如出一辙,是此时彼,难分你我!

冬香一肚子的疑问憋了一路,眼看着就要到正厅了,一忍再忍,实在受不了了发话道:“小姐,你今日到底是摔傻了还是摔聪明了?”

“噗嗤”满府能敢这么跟自己说话的只有她了

“今日你不高兴?”

“高兴,可是小姐今日之事你就不疑心大夫人,不疑心二小姐么?”冬香望着月轻玉的眼睛,似要看出答案一样。

“你有证据么?”

轻言一句让冬香原本提着的精神瞬间蔫蔫的,是,她没有证据!

“但是小姐,今日之事太巧了不是么?”

“绿筠,你觉着呢?”

“啊?”绿筠没想到小姐还会问自己的意见,看着两人认真等待回答的样子,定了定心神,严肃道:

“小姐一向与大夫人和二小姐走的近,云榭院一应人等都是大夫人的人,人心难测,尤其是下人最容易是仗势欺人,小姐刚入府不久,今日之事便足以说明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绿筠说的很中肯,既没有直接说大夫人居心叵测,也暗示了要防范于未然。

“绿筠你到底向着谁说话?”冬香暗暗的有些生气,白瞎小姐提拔她。

绿筠有些惭愧,头更低了三分。

“冬香,你这急性子也该改一改!”

“哦”冬香耷拉着脑袋没了劲头

“我还是那句话,证据呢?”

二人不语

“你们说的我明白,我在明,敌在暗,就算有所怀疑,没有实证,一切皆是虚妄,还会给自己扣上一个陷害主母,残害姊妹的罪名!”

冬香一怔,把大夫人当敌人了?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不过转眼便心疼起来,小姐真的是太苦了!

“小姐的意思是要我们暗中留意,抓住把柄,一击中的么?”绿筠试探道

自小姐入府后一向对大夫人言听计从,到底是虚情假意还是今日之事让小姐看清了赵氏母女的真面目?

“冬香、绿筠以后好好给我盯紧流溪院的人,以前我认人不清,以后,不会了!”

月轻玉说的决绝,没有半点敷衍和玩笑的意思。

小姐终于想明白了,两人立刻激动地回答道:“是!”

“您收拾了红玉又如此张扬打了翡翠,那日后大夫人会不会责怪您?”冬香有些紧张

“放心,这两件事都是借了祖母的手,她不敢,她若是来也必定会付出比今日更惨的代价!”

冬香兴奋的跃跃欲试,小姐,真的,转性了!

月轻玉望了一眼,无奈的笑道:“你啊,以后要对绿筠好一点,有她在,你可省多少心呢!”

冬香连忙向绿筠道歉,绿筠却是一脸羞涩,原来自己也可以同小姐这么亲昵。

这样的小姐,真好!

“按礼说这及笄之礼应是小辈提前候着,还真是第一次见着这长辈等着小辈的!”

“可不是嘛,早就听说这个来历不明的嫡女粗鄙无礼,切,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哪!”

与赵氏交好的几个命妇交头接耳的议论着,赵氏连忙接话:

“姐姐这话可不妥,那丫头入府半年,我的教导她是一个也听不进去,恼了便是摔打下人,唉,朽木不可雕,可跟我们定国公府没有半分干系!”

她可不想自己两个女儿的名声被月轻玉那个小贱人连累,轻瞟一眼,顾及着月少堂脸面,不再多说下去!

“孙女换装来迟,还请各位长辈恕罪!”

原本议论的众人闻声望去,一前一后,主仆三人于门口跪了下去!

这个时辰阳光正足,紫色贵气,金色绣图在光下熠熠生辉,略施粉黛,素雅清丽的绝色容颜在阳光的衬托下似乎镀金了一般竟有些耀眼,让人一时间挪不开眼睛!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嫡长女月轻玉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继母下手 第二章 坠桥缘由 第四章 小姐转性 第五章 及笄之礼 第六章 姊妹之争 第七章 “意外”中毒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