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为你推荐几本好看的小说

首页 > 目录 > 《重生特种女兵在种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怒惩张贵香

第2章怒惩张贵香

周记的九命病猫 2022-09-21
第2章怒惩张贵香李虞把背篼放到门口,房门门走了进来,抬头一看张贵香还在酣然入睡,忆起辜枉死的原主,气得一把把握住张贵香的头发把她从床上拖了出来,张贵香从睡梦中从梦中惊醒,吓得尖声叫喊出来,“哎呀!谁在抓我头发……”张贵香转头一看是李虞,破口大骂,“李虞你“啪、啪”李虞两巴掌扇在她脸上,张贵香的脸瞬间就肿了起来。。...

第2章怒惩张贵香

李虞把背篼放在门口,推开门走了进去,只见张贵香还在酣睡,想起无辜枉死的原主,气得一把抓住张贵香的头发把她从床上拖了起来,

张贵香从睡梦中惊醒,吓得尖声喊叫起来,“哎呀!谁在抓我头发……”

张贵香扭头一看是李虞,破口大骂,“李虞你这个贱人,下三滥,你找死啊!竟敢来扯我头发看我打不死你。”

“啪、啪”李虞两巴掌扇在她脸上,张贵香的脸瞬间就肿了起来。

李虞阴沉着脸看着她,冷冰冰的看着她,“姑奶奶还打你呢!继续骂啊?”

张贵香捂着脸恶狠狠的看着李虞的俏脸,咒骂道:“贱人,你竟敢打我,你等着我要把你脸划烂,再让我爹把你卖窑子里去让你当一辈子下贱货。”

李虞看着张贵香,心想:害死了人睡得心安理得不说,还这么恶毒,你害原主丢了性命,你就用子嗣来还吧!李虞食指弯曲,照着张贵香子宫穴的位置用力击打在上面,

“娘··啊·好痛,”张贵香佝偻成一团,捂着肚子痛的呻吟一起来。

李虞把她拖到地上,拿起她的裤带把她捆在了椅子上,然后从桌上的针线篓子里,拿出一把剪子在她脸上比划着,阴森森的说道:“还想把人脸划烂,那我先把你脸划烂,说,你私房钱在哪?”

张贵香满脸痛苦的抬头,看着李虞手里的剪刀恐惧的求饶,“小鱼求你、你别划,钱在瓷枕里面。”

李虞过去拿起瓷枕,把手伸进洞里摸出来一个荷包,打开见里面果然有几块碎银子,李虞把银子装进兜里,拿着剪刀回到了张贵香面前看着她。

张贵香红肿着脸,痛哭流涕地不停哀求,“李虞,我以后再也不打你骂你了,我让我哥娶你,····”

“娶我,姑奶奶不稀罕。”

李虞拿来一双臭袜子塞进她嘴里,张贵香惊恐万分的看着李虞,想不明白到底为什么,就隔了一夜的功夫李虞怎么会变得如此可怕。

李虞冷冷的看着张贵香,“狼心狗肺的东西,为了攀高枝就把人往死里打,姑奶奶今天就要和你家退婚,告诉你家那个忘恩负义的老东西,姑奶奶在西山村等他来退婚!告诉他别耍花样,惹急了姑奶奶,不让你家张贵生当一辈子卖货郎,姑奶奶就不姓李。”

李虞拿着剪刀,转身推开门提起背篼走到院门口,打开院门朝巷道口走去。

李青正焦急的等在那里,不住的四处张望,看见李虞过来高兴的迎上去,“姐,你来啦!“

“嗯!我们走吧!到城门口坐一辆骡车回清水镇去。”李虞看着李青轻快的说道。

李青过去牵着李虞的手,姐弟俩快步走到城门口,“清水镇的走喽!清水镇的走喽!”车夫大声吆喝着招揽着生意。

“阿青快点,刚好有一辆去清水镇的骡车,”李虞拉着李青上前问车夫,“大叔,到清水镇去要多少钱?”

“五文钱一个,走吗?马上就走了。”赶车大叔热切地看着姐弟俩问道。

“走。”李虞姐弟俩上了骡车,车夫的扬起鞭子骡子跑动起来,李青紧紧的拽着李虞的衣襟,冲着李虞露出愉悦的笑容,“姐,我们回家了。”

“对!我们回家了。”李虞对李青说,也在心里对自己说:李虞,以后你就是古代的李虞了。

张得发在铺子里想着今早起来,就没有看到李虞姐弟,心想:大的那个倒是不怕,就怕小的那个,小的那个就像他娘心眼多得很,留着他再大一点恐怕要坏事。

张得发把忙碌着招呼顾客的陈招娣叫到后面小屋里,嘱咐她道:“你去找王伢婆,把李虞姐弟俩送给伢婆,让她把他们分开卖,卖到远远的大山里去,让他们永远也找不回来。”

陈招娣白了一眼张得发,气咻咻的道:“干啥白送给她,不论卖个三五两也是银子不是。”

“都依你,快点回去,我眼皮直跳肯定没有好事。”张得发催促陈招娣道。

陈招娣想到今早起来就没有看到李虞,也有点发慌,连忙朝伢行走去,叫上王伢婆就朝家赶。

王伢婆走得气喘吁吁的,停下来叫住陈招娣,“老板娘,那姐弟俩真的是你家的下人?我好像听人说起过,说是你家未来的媳妇啊?老板娘,你要知道买卖良民被抓住是要判流放的哦!”

陈招娣对王伢婆道,“那是同行诋毁我家的,我儿子咋会娶那样的人,”陈招娣见王伢婆站住不走了,心里一急,“哎呀!白送给你成不,你只要帮我把他们远远的卖到山里就行,谁还来找你不成。”

王伢婆犹豫了一下,跟着陈招娣回了家。

陈招娣一到家门口见院门大开,三两步走了进去,一看连张贵香的房间门也开着,急忙跑进了屋,看到张贵香被绑在椅子上头发乱七八糟的,脸肿得像个猪头一样,脸上还有几道划痕,

陈招娣大惊失色,心疼的喊着,“老天爷,这是咋了?出什么事了?李虞那个贱蹄子人呢?”

张贵香看着陈招娣,呜咽着不停摇头,委屈伤心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乖女,受苦了。”陈招娣看着张贵香糟糕的样子心疼极了,连忙把她嘴里的袜子拿了出来。

“娘,哇哇……”张贵香看着陈招娣放声大哭。

陈招娣连忙抱着她安慰着,过了一会张贵香冲着陈招娣哭诉,“娘,李虞那个贱人,··她打我,··她说我们家狼心狗肺,说爹忘恩负义,还说不稀罕做我们家的媳妇,她要退婚,让爹去西山村找她,还说你们要是敢耍花样,惹急了她,她就让哥当一辈子卖货郎。”

王伢婆竖着耳朵听后,心道:那姑娘果然是张家的未婚媳妇,这都要悔婚了,还叫我来想把人卖了,这里面肯定有鬼,好个张家还真不是个东西。

王伢婆暗暗的呸了一声,转身走了。

陈招娣看着闺女像猪头一样的脸,气得心一抽一抽的疼,喃喃自语道:“贱人,她怎么敢,怎么敢这样做。”

忽然想起王伢婆还在院子里,忙走到门口探头一看,才发现王伢婆已经没了人影。

“娘,你还愣着干啥啊!快把我解开我要换裤子,我裤子尿湿了,呜呜··,”张贵香边哭边咒骂着,“李虞··你这不得好死的贱人,··被我逮住,··看我怎样收拾你。”

陈招娣追出院门,追出去跑了几步也没有看见王伢婆,心道:管她呢!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陈招娣转身跑回了屋,心疼的看着张贵香,替张贵香解开裤带,柔声安慰着,“娘都气晕头了忘了你还绑着呢!乖女别怕了。”

陈招娣等张贵香洗完身子出来后,对张贵香道:“乖女,你在家等着娘去铺子里找你爹回来。”

张贵香捂着肚子,觉得怎么一直都这样隐隐作痛,郁郁的点点头,又冲着陈招娣喊,“娘,我肚子有点疼。”

“娘去给你请大夫。”陈招娣说着转身要走。

张贵香尖声叫了起来,“我不,人家脸肿成这样,不想见人,你先去把那贱人抓回来卖窑子里去。”

陈招娣见她喊叫的那么大声,连忙过去捂住张贵香的嘴,轻言细语的哄劝着,“乖女,小声点,被人听道要嫁不出去的知道了吗?”

张贵香捂住耳朵,任性的尖声喊叫,“我就要说,把她卖窑子里去,啊···娘啊!我咋出去见人啊?”

张贵香扑在陈招娣怀里放声大哭。

陈招娣看着女儿觉得心都要碎了,转身关上门,拍着闺女的背心,“不哭了,娘找你爹去,让他去把李虞那贱人抓回来给你出气。”

“嗯!先把她脸划烂,再卖窑子里去。”张贵香抬头看着陈招娣道。

“好,娘去把你爹叫回来,让他去帮你抓。”陈招娣柔声细语的安慰好张贵香后朝铺子走去。

陈招娣到了铺子门口,张得发见陈招娣一脸恨色,心里’咯噔‘一下,暗道:果然出事了。

张得发抱着侥幸心,迎上去小声问道:“办妥当了吗?”

陈招娣红着眼圈,看了一眼张得发,嗫嗫的说道:“出事了,我们先回家再说。”

“你等会儿,我去和伙计说一声。”张得发看了一眼陈招娣,心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娘们。

夫妻俩疾步回到家,一进院门陈招娣就直奔张贵香的屋子,张得发跟着进屋,看到顶着个猪脑袋的张贵香呆愣在那里。

张贵香看着张得发委屈的直哭,“爹,都是李虞那个贱人干的,爹,我咋出去见人啊?”

“说,你干了什么了,李虞敢这样对你。”张得发看着张贵香怒道。

张贵香见张得发发怒,缩这脖子狡辩,“爹,我啥也没干啊!就昨晚她给我倒洗澡水的时候,惹我生气我就把她推浴桶里了,可我气过了后也把她拖起来了啊!”

“那你咋变成这样了?”张得发黑着脸,沉声问道。

张贵香害怕的抖了几下,拉着陈招娣的手,抽噎着哭道:“我,我还在睡觉,李虞就把我从床上拖了下来,打了我·······她说在西山等你,还说是她要和我们退婚,还说······让你们最好别耍花样,不然就让哥哥老老实实的当一辈子卖货郎。”

张得发听后觉得不相信,是李虞能做出来的事,铁青着脸看着张贵香,“一定是你又打她了,把她打急了她才还手的,不行,我得回村里看看,要是被人知道影响了贵生的前程,麻烦就大了。”

张贵香抬起头来,看着张得发,“爹,您相信我,李虞那个贱人好凶哦!她说她要退婚,我看她说的是真的,您快点回去把她抓回来。”

“要你多嘴。”张得发觉得肯定是贵香把李虞打狠了,李虞说的气话,那丫头那么喜欢贵生舍得退婚才怪了。罢了!还是先回去看看再说。

张得发对陈招娣说道:“我先回村去看看,顺道去山里找猎户买点皮毛回来,再把欠的那些货钱结了。”

陈招娣点头应下,“知道了,你路上小心点。”

张得发回屋拿上银钱,想想又把婚书、庚贴和银子装进褡裢里,回到铺子和伙计交代了一下,赶着牛车朝西山村走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重生 第2章怒惩张贵香 第3章西山村 第4章算账上 第5章算账下 第6章姑母李梅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