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杏花公园小说

杏花公园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灵异

作者:带刺秋风

时间:2021-04-06

小说简介

一年前死掉的男人竟会出现在一条铺满杏花的石子路上,他还好好活着?真相总会水落石出,杏花公园的秘密终会解开我。 杏花公园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让我如今变得十七岁就辍学的原因其实是零九年的一场交通事故。当时我的父母做的是水泥漆房工作,由于工作地的遥远,常年不在家,因此自从五岁起就把我留在外婆家,直到六年以后我十一岁。十一岁那年,我读小学三年级,一场噩耗如期降临至我身边,仿佛命中注定。。……

《杏花公园》情节预览:

  “叮咚!”车厢内的门缓缓打开,庆庄路到了。我走出地铁站就径直奔向热闹街市的尽头。那是一片落满银杏叶和蓝白色杏花的公园,与繁华似锦的街道隔了一条六十米宽的大河。河边没有任何的绿色杨柳树,只有满堤的银杏树和杏花树,在斜风中晃动着身躯。

  祸不单行,正当我有所念头时,第二天我的外婆出事了,心脏病突发,送往医院抢救,无效。那一夜,我哭的格外伤心,如果不怕有人说我变态的话我真想用孟姜女来形容我,虽然我是个男孩子。我多希望我的眼泪能够感动上帝,让他将我的外婆复活,十一岁的我是最迷信也是最无助的。国家政府有的说要厚葬了我外婆,有的说还是一把火烧了吧,让我把外婆的骨灰带回故里去。年少懵懂的我同意了第二种。我便用外婆钱包里的纸钞买了一张火车票和一个肉包子,我要回安徽了。

  犹记得那一年是秋天,立秋。暑假过后开学还不到一个月,我和几个班级里的同学在操场上各自先后讲述着暑期里的快乐生活,当聊到谁谁谁偷偷闯进小超市的批发部吃了一下午的干脆面以及偷来各种时髦的玩具时我和几个天真的同学还真以为那是什么特别牛逼的事情,个个眼神里都带着崇拜,到今天再回想才发现那是件多么脏手的事情。当时的阳光很暖,还犹存着夏日的气息,时不时头发就发烫起来。停下与小伙伴交谈,目光望向远处,我看到了我的外婆,从自行车上下来,貌似很匆忙,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我立马飞奔到校门口和门卫一起扶起我的外婆。我看到了外婆哭红的双眼,眼角和鼻翼边上的泪花还没干去,我终于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大事。

  我是一名辍学生,唯一的兴趣爱好就是画画。失去了学业的我现在在一家小咖啡厅当一名端茶送甜点的服务员,抽空之余我便去曾经桃李满天下的画家老师地方学画画,学费自然贵的很,但我希望有朝一日以卖画为生。如果混的好的,我希望也可以成为一名有着较高知名度的画家,也许对于现在吃不饱穿不暖的我来说这简直是空想。

  此时已然到了二十三点三十五分,大多数的乘客都已入梦。转头看看坐在身后的外婆,她的精神愈发颓废了,面容枯槁,仿佛一下子又老去了好几岁,就连做梦时嘴角都是带着一丝难言的苦意向下弯着。尽管现在已经很晚了,但此时我全然无睡意,我始终无法相信自己父母的死讯,此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比如说整整两天了,那栋别墅的主人迟迟没有回一个电话,如果排除对方只是单纯的不负责任的可能那么他或她又在隐藏着些什么呢?抬头看着窗外被云层遮住的月华,还有黑夜里铁路两旁的行道树以诡异的姿态不断倒退。我想我必须去那栋别墅看看。

  十二岁到浙江,十五岁办完身份证,自然就可以上班了。恰逢今天是周末,我可以好好放个假了。我从李记水饺店内走出来,坐上去往庆庄路的列车,我只想去一个地方。十七岁的我由于过早的成熟,整张脸看上去就是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大学生,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可惜我没在读书了,无法憧憬辛福的大学生活,更何况我只是一个连高中都未读过的农村孩子呢。

  春至,杏花白。满地的去年秋末残留的银杏叶覆盖了一棵杏花树下的石椅,石椅上始终坐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穿着黑色长衣的男子,冷峻的双目就如泰山。

  让我如今变得十七岁就辍学的原因其实是零九年的一场交通事故。当时我的父母做的是水泥漆房工作,由于工作地的遥远,常年不在家,因此自从五岁起就把我留在外婆家,直到六年以后我十一岁。十一岁那年,我读小学三年级,一场噩耗如期降临至我身边,仿佛命中注定。

  这里是浙江省,我已经在此地居住了整整五年了,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多多少少的了解。比如说我出租屋身后的万达广场或是周围随处可见的网咖和肯德基餐厅,听说去年的初秋有人暴尸在网咖里,死因至今未查出。除了万达里的服装店外,在其外面的六百米左右处也有一家大型的服装店,顾客时常比逛万达的还要多。而在这家服装店的对面就是我上班的地方——心花咖啡。我已经在那里工作两年了。

  冬去春来,又过了整整一年。我已行乞一年之余了,也已经攒够了几千块钱。我用三分之一的钱买了衣服裤子和车票,我找到路了——合肥区福安路五号。登上火车,坐在最角落,胳膊抱紧外婆的骨灰盒,生怕它被其他误认为是值钱物的扒手偷去。这一年里我经历的太多太多,形形色色的事与物让我彻彻底底地长大了。复杂的社会关系,金钱在任何人心中的地位,这让正处成长状态的我看到了亲情友情和爱情脆弱的一面,有的人因为地位出卖朋友,为了房产杀害亲人,或有了新爱割去旧爱......已然二零一零年。记得去年的十二月三十日,寒冷的冬夜,也是平安夜吧,那一夜,我几乎死去在马路上,因为没有温暖的衣物来御寒,可我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第二天被开小吃店的大叔用木棍敲大腿敲醒。不多说了,越说越伤心。

  我答应了他,下周老时间碰面。

  “有兴趣一起去找寻真相吗?充实的人生是常常需要外力的刺激,就如探险。”他的话让爱幻想冒险的我蠢蠢欲动。他继续道:“你不是很爱看东野圭吾、蔡骏和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书吗?”

  乘坐十二路公交车,看着不断倒退的路灯,公路边婆娑的树影,还有乍然变了光泽的血色残月,夜声蛰伏处传来淡淡的杏花香,薄荷的清香,不是提神的效果而是出现浓浓睡意,知道司机叫醒我起来。

  我认识他已经一年有余,可却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只知道从侧面看去,他有李敏镐的面孔,他是在等着我。每个星期他都会来这里,我也是。他是我唯一的知己,我们彼此倾诉童年的时光,和他一起交谈在布满繁星的夜空下,还有发散着微微柔和反射光的杏花河水前,总觉得夜并不漫长。

  曾祖母死于六年后。因此我又再次离乡去寻找曾经的那栋别墅,虽然受害者已死,案情也就此草草了结,但我总是觉得似乎在黑暗深处有一个更大的秘密等着被开掘。

  再次坐列车回家,列车内寥寥数人,末班车。到站,从地下室而出,朦胧夜空透出几颗熠熠发光的星星,如纱影般的月色射入我眼球,无杀伤力但却刺痛。回想刚刚的话,杏花公园的死尸,带着浓郁血腥味的河水在夜风中潺潺急淌......

  三只黑色的骨灰盒永远地长埋于老家的土壤里,父母和外婆的丧事却没有办过,因为老家已经没有人了。

  他说他是一家小企业的老板,也有着一段伤心往事。二十九年前的他是个孤儿,知道一年的雪夜被一户猎人在深山巨谷中捡到,奇迹般的未被大学冻死,活了下来。但猎户家境平困,自己求温饱都有问题,难以养活他,于是就把他卖到了云南,有幸被一对生不出孩子的夫妇花高价买去。二十年后这对夫妇在某列脱轨的火车中死去,这列火车内的所有人都陪葬在了那荒凉的青藏高原,尸骨未寒。之后,当他得到养父母死讯,心中极其难过,但无论如何都已无济于事,于是他拿着养父母仅存的三十万进行创业。七年后他已是一家大企业的老板了,但后来又由于美国经融危机,三分之二的巨资不翼而飞——他破产了。由一家大企业转变成一家小企业,直到今日......

  他突然间对我说,你的眼神里有故事?!坐下来吧,我想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当时因为咖啡厅里只剩我一人,不想得到顾客的坏评,就陪着他聊起了天,没想到越讲越投机。当我将我的陈年旧事全部搬出来时对方已听得入神,时不时眼眶湿润。我倾诉出来了我的所有心事,顿时感觉心底一阵畅快与轻松,我们就彼此约定每星期在枫林街对岸的公园向对方倾诉彼此的心事。他说,试着把心事全都说出来才能获得更加长久。我是信的。

  我背脊突然发凉,当然不是因为河畔的冷风,“此话当真?”我用手拢了拢被风吹乱了的发型“有时候事实总让我觉得你是一只乌鸦,既然如此为什么还叫我来这里?”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