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异界之与魔共枕小说

异界之与魔共枕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仙侠

作者:北落师门

时间:2019-08-31

小说简介

年轻的生物学家莫惜文,为查清同为生物学家的爷爷的死因,深入神农架,不幸意外死,重生于异界。
_因为害怕再次失去,她拒和任何人靠近,却在一次意外下,成为了某人成人礼的祭品,缘份自此始……她用柔情编织的网站,试图抓住游离世外的心,这究竟是命定的缘份,还是又一张华丽丽的布景?
_……

《异界之与魔共枕》情节预览:

故事剧情新颖,别出心裁,让人眼前一亮

布雷恩子爵府位于路易斯帝国都城,布雷恩家族的祖上曾对帝国有大功,被封侯爵,可惜之后的几代家主于政事上没甚才干,将精力都放在了商业上,就这样整个家族渐渐的退出了政界,爵位沿袭至今,这一代的家主只是一个小小的二等子爵了。几代发展下来,如今的子爵府人员庞大,家主那一辈便有二十几人,下一代更是近百。莫惜文便是如今子爵府的嫡系四小姐,只是她母亲却不是家主正正经经娶进门的夫人,家里的仆人中有时会传出来些闲言碎语,都说她母亲原是二夫人的贴身女仆,在二夫人怀她三哥时仗着容貌勾引家主,被大夫人察觉后对她动了家法,又关了几天小黑屋,结果发现她怀孕了,测出是布雷恩家血脉。只是之前被折磨得狠了,身子亏损得厉害,生下她不久就去世了。她这个嫡系四小姐,论身份却是连旁系都不如。她是带着前世的记忆来的,能记得去世前母亲那张美丽却漠然的脸。她从没有抱过她,看她就如在看一个陌生人,她不想去探寻那张脸下隐藏着什么感情,左右不外是一场二妻争宠下的悲剧罢了。她只能用心去祈祷,如果她能像自己一样有来世,能过得好一些。再怎么说也是嫡系,莫惜文和她的几个兄妹一样住在路易斯城的子爵府,虽然院子小一些,条件差一些,好歹还算是个小姐的待遇。她在6岁那年入学时被测出有不错的水系魔法天赋,也曾因此被家主重视了那么一段时间,布雷恩家族祖上从没出过魔法师,之前只在这一代出了个雷系魔法天才布雷恩·伊凡。不过随着她的妹妹,大夫人所生布雷恩·达莲娜也被测出有水系魔法天赋,而且天赋在她之上以后,那短短的重视便马上缩水了。不过好歹她的每餐加了点花样,再去藏书阁翻贵重书籍时不用偷偷摸摸,在学炼金时家族也能为她提供一些常用魔法材料了——这已经足够让她满意的了。总的来说,她过得很不错,家族里的年轻子弟之间竞争激烈,她的身份配上这点不上不下的成绩,刚好既不让家主重视又不被太过看轻。布雷恩家与她同父的几位兄妹有大夫人所生的双胞胎大哥卢修斯、二哥伊凡还有五妹达莲娜和二夫人所生三哥杰弗里。她如今的名字叫梅。由于一向深居简出,这些年下来,她与几位兄妹都算不上熟,她不怎么出门,那几位少爷小姐更不会主动来结交,她的天赋成就又对他们都没有威胁,除了月中月末和节日里的家族聚餐,那几位平时基本都对她无视了。最近却不知为何,贵族间的邀请柬逐渐多了起来,莫惜文有些烦。她一向讨厌这些聚会宴会舞会,然而贵妇间的请柬里一邀请都是两位夫人两位小姐,她不能也不会推掉。低调的最高境界不是不出现在别人面前,而是明明你就站在她面前,她却注意不到。莫惜文刚从五妹达莲娜那儿出来,这次居然是皇室的邀请,请她们一家出席三日后在皇宫举行的庆丰节晚宴。说起来她父亲只是空有爵位,并不在朝堂任职,以往皇家晚宴也从没邀请过他们。她有些头疼的揉揉眉心,这些见鬼的应酬。天色有些暗,她精神力外放察觉到四周无人,便敛了身形,悄悄向她二哥院子的后花园潜去,那里是整个子爵府魔法元素最活跃的地方,尤其是暗系魔法元素。大陆上光暗冰雷四系魔法元素都很少,尤其是暗系,而这里的暗系魔法元素密度却几乎能赶上地火风水四系和自然系了,比雷元素还要高得多,二哥可是“雷系魔法天才啊”,这一度让她相当的好奇。只可惜伊凡此人让她很是忌惮,那纯粹是一种直觉,让她每次都尽量躲着他,即便无意间发现他的后花园是块修炼宝地,她也只在确认他不在时才过去,刚刚在达莲娜那儿听说他这两天有事不回子爵府,她就马上溜进来了。莫惜文当然不只是入学时测出来的“有不错的水系魔法天赋”,或许是她上一世身死时还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变化,她的各系魔法天赋是均衡发展的,而且都很强,斗气天赋也是极佳,她这些年修炼起来也很是惊讶,读过海量的书籍,在人族中从没见过这样的例子,每每想起来她都无比庆幸入学测试时做了弊,因为测试自己的炼金作品,无限压制了别系的魔法天赋,只留下了被削弱大半的水系。莫惜文从后墙翻进伊凡院子的后花园,心情已经从收到邀请柬的郁闷转变为淡淡的喜悦了。她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盘膝坐好,从法师的私人空间里取出一个有聚集魔法元素作用的,搭建完毕的魔法阵图,很快的进入了修炼状态,她娇小的身子完全淹没在花园里,即便是有心人也很难发现。临近午夜时分,花园里突然间一道白光闪过,花丛上出现了一扇传送门,接着一道黑色的人影从其内摔了出来,正掉在莫惜文身前的花丛里。莫惜文在那阵空间波动时就从修炼状态清醒过来,正不知是打是跑还是躲,却在瞥到那张脸时一惊,是二哥伊凡!伊凡的脸色很是不好,一时冷汗涔涔,一时高热吓人,他摔落在花丛中,紧闭着双眸,攥着拳,手背上青筋暴起,难受地喘着粗气,莫惜文皱了皱眉,上前两步小心地问他:“二哥,你怎么了?”他大约正努力的压制着什么,也不答话。莫惜文的眉皱的越发紧了,很快的说道:“我去告诉父亲大人,你稍等。”她说完便欲离开,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臂。他的状态实在有些吓人,莫惜文又一向对他忌惮甚深,直觉地要走,然而他箍着她的手臂力量奇大。她越发觉得不妥,顾不得暴露,用上了斗气,她如今刚入五级战士级别,斗气造诣在这个年纪绝对算是天才中的天才。斗气一出,那只手对她的禁锢明显小了许多,她马上就要挣脱,那只箍住她手臂的手掌却突然冒出一层黑色斗气,那明显比她浑厚得多的斗气瞬间压制住了她的斗气,接着那只手狠狠地一扯,她就向着他的方向扑去。她摔倒在他身上,来不及反应就被他钳住了双手,翻身压在身下。她双眼微眯,不知他现在的意识是否清醒,可她觉得自己如今的情况更加危险,手脚都被压制住,她一边用精神力聚集魔法元素,一边尝试与他沟通:“二哥,你不想我去叫人我不去就是,不过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她的语气很冷静,心里却有些焦急,不知这人是怎么回事,只希望他也快些冷静下来。身上的人仍是闭目不语,身上却不再冒冷汗,而是慢慢的犹如火烧,隔着几层衣料都烫到了她的肌肤,她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心里越发的焦急,身体完全受制,她心一横,不再犹豫,之前聚集的魔法瞬间砸在了他的背上,那是五级魔法暴风雨的缩小版,大概在三级魔法范畴,这种等级的法术她已经可以做到顺发了。身上的人被浇了个透湿,她自己被他禁锢在身下,完全陷入他的怀中,却是半分也没淋湿。他仍是一动不动,身上温度越发的烫人了,钳制她的手也越发的握紧。又僵持了一小会儿,他抽出了一只手,一把扯开了她的衣领,将头深埋在她的脖子里,大口的喘着气,那只放在她领口的手摩挲过她白皙娇嫩的肌肤,顺着领口就要往下,却又在半路硬生生顿在那里,手掌慢慢收紧,一直掐进她的肉里。她疼得深深皱着眉,又被他的呼吸刺激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死咬着双唇不让自己喊出来,就怕现在自己一个声音就能刺激到他。她努力平顺呼吸,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的开口:“二哥,你如果需要女人,放开我,我用最快的速度带一个给你。”随着她这句话说完,身上的人慢慢松开了掐进她肌肤的手,上身微微抬起,就在她以为他要放过她时,猛地撕掉了她胸前的衣服,低头咬在了她的胸口。莫惜文倒吸了一口凉气,该死的,她二哥真失去理智了,他要做什么,这是乱伦啊!她的手脚仍被钳着,身上的人已经开始了后续动作,脑袋埋在她胸前奋战,手却在飞快地解除她的武装,她什么也顾不得了,三四级的魔法一个接一个往他背上扔去,火系的连珠火球,电系的连环闪电,冰系的冰箭连发,风系的撕裂术,光系的圣光波……她把除了暗系的所有系别魔法都丢了个遍,可除了圣光波对他的护体斗气造成了一点点影响外,连叫他顿一下也没做到,圣光波那点影响相比他的护体斗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真要靠它来伤他,等真伤了他,她也早就被吃干抹净了。该死的!她居然一点也没办法改变现状,冷静!要冷静!她深吸口气,闭上眼睛感应着周边的魔法元素,努力摒除一切的外界干扰,那些在她身上扰人的触觉和心底焦急的思绪。周边的暗系魔法元素不知何时已经浓郁到一个极其可怕的程度,她已经很难捕捉到别的系别的魔法元素了,她用最快的速度准备好了她会的唯一一个暗系攻击法术——六级单体攻击魔法暗炎爆裂。这个过程她用了五分钟,此时他们两个人身上都已经是一丝不挂了。感觉到抵在她身下的巨大威胁,她孤注一掷的将刚凝结好的魔法狠狠地从他身后丢向那个威胁物。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仙侠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