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情剑凋零小说

情剑凋零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仙侠

作者:义山居

时间:2021-04-02

小说简介

更年轻愚昧无知的小子,蒙冤被捕入狱,机缘际会下,初获神功,独自闯荡江湖,历尽磨难,到底是雄霸一方,但是默默无闻,到底是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但是人不纳为己,机关算尽。江湖中各类传闻,百花齐响,奇人异事,千人千样,评论交流各位看官多加各种宣传,每天更新哦,义山我肯定努力更故事发生在FJ省内一个近海小镇上,张云贵正开心的提着两篓子鱼回家。他一身乌黑的皮肤,裤脚挽起到膝盖,赤脚穿着草鞋,半身灰色破布裳耷拉在腰间,只见他大踏步的走着,剑眉薄唇的脸庞上印着夕阳的余晖,嘴里哼着歌,摇头晃脑的,活脱脱的像极一条黑泥鳅。。……

《情剑凋零》情节预览:

  姐姐眉头一皱“算了,人没事就好。赶紧来吃饭吧。”

  雨渐渐小了,丹霞山,山峦重叠,多多少少共有三百多座大小山峰,正值夏季,张云贵找了个山洞,升了堆火,坐在火边倒也不是很冷。他心里回味着刚才那一幕幕,心想只要练成这书上的武学,然后下山去找姐姐和娘,找那些冤枉我的人算算帐。于是下定决心,先打开了鬼和尚的《沸血掌法》。

  “姐,娘!我真没杀人!相信我!他们冤枉我!”张云贵满头大汗,眼睛都红了,浑身颤抖不止。

  原来张彩云,做了人家姘妇,可谁知又被县令的原配夫人知道,说要去城里告发他种种恶行,这县令夫人的父亲在京中做官,招惹不起。县令无奈只好与张彩云断绝来往,这还不止。原配夫人更四处放言,不准任何人给予张彩云生计,处处为难张彩云。张彩云想走,离开这小县城,家中却又有老母需人照看,无奈逼良为娼,落魄至此。听到此处,张云贵喝道:“此人是你夫人?”

  张彩云此刻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和委屈说道:“大人说话可算话?”

  “啧啧,你姐现在是县太爷的姘妇,谁人不知啊,哈哈哈。”其中一位公干推搡着张云贵笑D县太爷说的,你也算他的姘舅子,上路轻松些,不用带枷锁了。”张云贵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明白了他的死罪可免,枷锁可免,全是他姐姐用身体换来的。他想哭喊什么,到了嗓子眼却又喊不出来,唯有默默上路。

  “你是谁?”鬼叔通双掌一高一低,扑向来人。“我乃六扇门神捕,况无海!现今捉你归案!”说完他架刀挥舞,闪转腾挪,心中打算着和尚中毒,耗他真气即可,他撑不了太久的。这鬼和尚不愧是中原七恶之首,立刻封住了自己的主心脉,吞下一颗百花解毒丸,即使中了无根毒,依然能够强运少许真气,与况无海斗个不相上下。况无海乃六扇门人,江湖人称五侠之一,学的是上品刀法“轩辕刀法”,刀式连环,攻如雨打青荷,守可密不透风,攻守兼备。张云贵则是早已吓的趴在桌子底下,抬头远观,心想:这捕快功夫倒也厉害,希望和这恶和尚斗个你死我活,我好脱身,不然还是要被这捕快带走,或被这和尚杀了,不管谁输谁赢,老子都不想去充什么军。

  “你滚吧!”

  此时只听呼的一声,一人一刀杀了进来,直取和尚性命。鬼叔通一掌撇开刀锋。来人竟是刚才的店小二!“好厉害的阎王鬼和尚,中了我的无根毒,居然还能动。”

  沸血掌法共分三层,第一层为沸血心法,书中交待,此心法修炼之前需散尽内功,否则两种心法冲突,修炼下去会筋脉寸断而亡。张云贵道:“还好我根本就不会什么内功。”继续翻看下去。

  这沸血心法为沸血掌的基础,书中传授如何重铸经脉,筑气丹田,如何运行沸气,贯通百骸。

  张彩云注意到他的手一直抚摸个不停,心中一阵恶寒,刚要发作,但想起弟弟,又忍了下来。她估摸猜到些什么了,心中一片混乱,不知如何是好。愣愣的说了句:“大人能帮到我弟弟,我们一家做牛做马报答你!”眼中泪水已慢慢滑落。

  “好说,好说,接下来,你回去找几个可靠的人指证下他就行啦,物证嘛,我这里有。”两人商议了一晚上,清晨才各自回去。

  “不敢,不敢,师傅好本事,好手段!”说完,张云贵哆哆嗦嗦的去厨房端酒菜,心里咒骂道这店小二果然自己开溜了。张云贵站在鬼叔通对面五步以外,不敢动弹。鬼叔通吃饱喝足,抬起一脚把一位官差的尸体提给张云贵。“小子,你脚镣的钥匙在他尸体上,自己找罢!”说完就拿起一坛酒浇醒了桌上的书生。

  据说这和尚靠此掌曾经一夜之间曾灭了江南霹雳堂满门一十三口,江南霹雳堂的少当家江云还流落在外,不知去向。朝廷六扇门曾发下海捕文书悬赏此人三年,但却毫无消息,想不到在此地遇上了。

  “找死,看我削去你的右手!”果真这右手手掌被削去了一半,但是更奇特的是,手掌里的血如开水一般,喷涌到况天海脸上,况天海的脸立刻被沸血融去了一半,双目更是刺痛难忍!况天海大惊,收刀要去找水冲洗。鬼叔通不依不饶,使出最后一击,左手打在况天海背后,两人纷纷倒地。

  “哼。”冷笑一声后,张云贵以掌化开冰人,露出一副姣好的胴体,那女人吓的磕头认错,张云贵不管不问,脱下自己衣裳,抄起那女人的双腿便疯狂的运动起来。那女人不敢反抗,更可耻的是还喊道“壮士,好神勇,壮士比我那没用的丈夫厉害多了。”这女人只求张云贵能玩的开心放过她,恐惧的驱使下她什么礼义廉耻全不顾了,怎么好听奉承的话一股脑全说了开来。

  “哎,你弟弟犯的是杀人大罪,而且人证有五六个,好多人都看到了。杀头是免不了了。

  闹出了人命,飞鱼帮的人包括张云贵吓到一溜烟全跑了。只见这位副帮主死不瞑目,脖子上不知被谁砍了个大缺口,脑袋与脖子几乎快要连不起来了。张云贵一看尸体,头也不回的溜回家里。

  张云贵看两人倒地,也不敢乱动,过了一小会,偷偷起身到两人身边一观,一人半个脑袋已经血溶,一人双目睁开,纹丝不动,皮肤泛黑,乍一看两人均无可能生还了。而隔壁桌上,还躺了个书生,多半也没气了。张云贵搜了搜三个人的身体,在和尚身上找到一本沸血掌法,一百两纹银。一想这一身的囚服出去,一定被人认出,看了看书生的衣装,不如换了。于是去扒了书生的衣物,扒光后才发现原来书生背部也有纹身,纹的似乎是文字,字体很小一直撰写到腰上。纹身的开头写道:寒玉神功总章“原来,这恶和尚要的寒玉秘笈纹在了这里,哈哈,真没想到!”张云贵天生一个打渔的人,哪里懂什么武功绝学,他只是觉得这两位都是非常厉害的人物,比他认识的什么狂鲨帮,飞鱼帮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一天内看到这两本世人梦寐以求的绝世宝典,任何人都会想去占为己有。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仙侠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