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狱火焚心小说

狱火焚心

标签:

状态:已完成

类别:都市

作者:柚子文学

时间:2021-02-23

小说简介

《狱火焚心》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冷菲,老蒲,干部,白背心,江风,老苏之间的故事。狱火焚心约-1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狱火焚心》情节预览:

我这个小组一共有十八个人,由白背心管理。看得出来,台子上其他十几个人包括白背心都是干纸盒的新手,可见这活刚开始干没几天。我一动手,白背心眼睛就直了,直盯着我。我将两个纸盒随意向中间一推,然后一手掂起一张瓦楞纸,两手很有韵律地快速移动,瓦楞纸便像个听话的孩子,乖乖地躺到盒底。如果一项工艺玩得足够熟练,在外人看来就是艺术。

眼镜监舍长回来后,听说自己马仔挨打了,暴跳如雷,说要报告干部,扣我的分,严管我。我刚来,根本不清楚扣分和严管到底是咋回事儿。我把老头叫到厕所:“我一听你口音就知道是X县老乡,所以我不忍心看你受欺负,如果干部来调查,你如实说六子先欺负人的就行了。”谁知老头吓得唯唯诺诺,惊恐地瞪着眼睛望着我,连个话都说不囫囵了。

“孩他娘得食道癌了,家里木有钱,医院把药停了,让拉回家等死,俺实在木办法,就和孩子一块把村里变压器偷出来卖了。”

第二天出工不到半个小时,我身后一阵喝骂声传来。我回过头一看,另一个姓于的带案组长,正掂着黑乎乎的橡胶鞋底子,“啪啪”地扇着一个新人的脸,新人不敢反抗,只能呜呜地哭,一会儿脸就肿成面包了。我想,如此明目张胆地打人干部就不管?便瞄了瞄车间里值勤台上的警察,谁知警察只是扫了一眼,便又接着打盹了。下午快到上厕所时间,一个名叫王凯的带案组长先是让一个新犯人抱着一百双鞋底爬到桌子底下呆了半个小时,又令其爬出来,一脚一脚从车间的北头踹到南头。新人实在忍无可忍,便开始还手,谁知其他带案小组长(新人在教育队呆三个月就会被分到其他监区干活,而极个别人会通过一些途径留在教育队,协助警官训练新人,输入新人档案,当带案小组长等等,他们统称留教的,是教育监区的上等犯人,他们总共有二十多个人,其他九成新人都是他们随意打骂的对象。)一拥而上,十几个人将那个新人团团围住,大打出手,直到新人全身都是脚印才罢休。我想,这回,警察不能坐视不管了吧!果然,警察把王凯叫过去,说了几句,然后叫新人过来用头顶着墙反省。对,你没有看错,挨打的反省。王凯等一帮带案组长屁事没有。打架的时候,坐在我旁边的一个新人朝后面瞅了两眼,白背心骂起来:“看你妈X啊,干你的活儿,都给我利索点,不然就和刚才那个傻B一样。”

妈的,谁跟你是兄弟。六子上去就是一拳,打得老头一个趔趄。“他妈的,老东西,不老实!会偷东西不会弄那事?”

我在想,到底是什么把我这样一个简简单单不会拐弯不会低头的的傻B青年改造成了今天的样子?是崇尚丛林法则弱肉强食的看守所生涯吗?还是无情地在我胸腔里塞上适应丑恶和肮脏的时间?我是该庆祝这份“成熟”,还是该为失去的执著祭奠?

第二天在车间见到江风,我还在犹豫要不要跟他说这事儿,江风突然问我,你想不想进文教?这段时间,我听“白背心”说了一些文教的情况。江风一问,我没有犹豫,当即回答:“想,要是能进文教就太好了,你们一个星期才来工地干一天或者两天活儿,还没有生产任务。听说还可以从图书室借书,还有电脑呢。”

如果是在以前,这件事只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我被人抬出留教监舍,因为——我一定会还手。从小到大,不管我的对手是谁,打过打不过,只要他动手,我就一定会还手,哪怕被打得鼻青脸肿。

“你他妈的是这儿对迷的吧?就是案情,快讲。”

监狱大棚里,罪犯们以一二十个人为单位分割成若干个小组,每个小组由一个带案小组长带领,分别干着剪线头、糊纸盒等改造任务。我们几十个新来的站成一排,挺胸摆出自己最好的卖相,像市场上待价而沽的牲口,我琢磨着等会儿会不会让我们张开嘴瞅瞅牙口好不好,拍拍屁股看结实不结实。

一九八三的今天,老苏端着碗正在院子里吃晚饭,“哇哇”,屋里传来一阵哭声,我来到了这个世界。23年后的今天,我居然会以这样龌龊凄凉的方式度过自己的23岁生日。

号里二十来个人,除了号头可以晚上休息一会儿,其他人全部干活儿。一天、一夜、又一个白天,我的手指头已经麻木了,不知道疼。其间,我晕晕糊糊靠在墙上睡着了N次。五分钟之后就被号头凶神恶煞地吼了起来。“妈的,快点干活!”突然“刺啦”一下,铜片没有挂到皮帽里,从我紧捏着皮帽的两只指头间潇洒划过,血涌了出来,两道很深的血口张着嘴望着我疲惫的脸。奇怪,我竟然不感觉到疼,只是木讷地让一个坐在旁边的南阳小孩帮忙撕了块布条缠上。这种事儿经常都有人碰到,没有人会心疼。

收工的时候,我说决定了,就去文教。江风让我把个人情况写一下,他向教育科推荐。“依你的情况,估计问题不大。”江风不知道是在安慰我还是鼓励我。

让我记得最清晰的是进入看守所两个月之后的一个星期四,管号干部站在二楼巡道上怒发冲冠:“星期一我来上班的时候,如果号里的活儿没干完,全号化稀三天。”然后“啪”地把点名簿扔在放风场顶的铁网上,气呼呼地走了。

号头嗖地跳上铺板,咬着牙宣布:从现在开始加班,吃饭十五分钟全部解决,一直到活儿结束为止。谁他妈的要是偷懒,连累全号化稀三天,就他妈的摆治死他。我分到的任务是拉鞭,这是做彩灯的一道重要工序,需要用左手拇指和食指夹住一个皮帽,右手拿起一根电线,将电线头部的铜片塞到皮帽里,然后用力一拉,可以轻微地听到“各巴”一声,说明挂到位了。一挂半成品彩灯需要49个帽,98根铜线,平常每个人一天的任务是拉70挂。现在是非常时刻,铺板上的皮帽和电线堆得像小山。干吧,什么时候干完,什么时候再说,还多着呢。

晚上,我把眼镜监舍长叫到阳台,点了一支烟扔过去,然后诚恳地说:“哥,我是来喝劳改的,我不想多事。这两年在看守所经历了很多事,现在只想安安生生早点减刑回家,如果有些事情非要没完没了,我想……”

第五章出工干活

在看守所的时候,我一共干过三种活儿:一个是彩灯,没日没夜的干,虽然才干了四个月,我的右手食指到现在还是变形的。后来一个贩毒的被判了无期,心理压力太大,利用做彩灯要用到的假线上吊自杀了,彩灯的活儿停了不让干了;第二个活儿是磨锡泊纸。锡泊纸其实就是给死人烧的纸,这东西毒性很大,经常接触很容易感染。白白静静的小孩,感染后全身都是脓包,磨纸的时候,一使劲儿,脓就从腿上喷出来。实在拖不下去了,干部把人拉到医务室用双氧水消毒。好了之后,身上会留下一块块黑黝黝的疤痕。有一个从看守所释放的小孩回家后家人看到了,便状告看守所,所以这活儿也停了;第三个活儿就是用胶水糊药用纸盒。相比较前两种活儿,糊纸盒无论从劳动强度还是卫生程度都要强一些,虽然也是很脏,但经历过彩灯和锡泊纸折磨的犯人都很知足了。

“木有。”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都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