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 > 幸存者的日记小说

幸存者的日记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科幻

作者:乱取

时间:2021-02-20

小说简介

发来大旺山基地已发出的求救信号后,我和7名战友远途长途奔袭相救困在警戒区的幸存者者,我们能达到后却意外发现整个军营了被活死人攻占,正当我们准备好赶回的时候,我意外发现了一些幸存者者逃走的痕迹,我们顺着这些痕迹找到了了一个撘盖了简陋遮风装置的山洞,但山洞里我们只第一次知道这个事情,还是三年前在网上看见的,本以为又是个以讹传讹的谣言,也就没有理会,不过几个月后好像事情越发严重,网上的消息如同8月份的钱塘江挡也挡不住。迫于民间的压力,美国政府率先做了公开发言:“经过我们长时间观察取证,死去的人类会复活,并且会攻击一切生物,我们尚未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政府已经采取积极强硬的措施应对,请各位市民切勿恐慌,如果有亲戚好友去世了,请立即火化。”台下的市民高呼着经典的反政府口号,如同罐头短信一样如出一辙的要求当政领导人下台,当然,这肯定会引发一堆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的响应,或许又是哪个敌对党派教唆的叛变,突然人群里谁开了一枪,导致了整个人群的暴动。政府的公开发言在这场暴乱中急促的结束了。政府官员被护送上车,只留下暴动的市民和防暴警察。。……

《幸存者的日记》情节预览:

  来到军事警戒区的第三天,这个军营建在一条山路中间,阻断了进出的道路,整个军营被高三米的石墙围着,石墙上面绕着高压电网,我跟其他一起逃过来的市民被安顿在军营的东北角,倚靠着大山,阳光无法照射进浓密的森林,所以深处总是给人黑漆漆的感觉,往覆盖着密林的山里望去,总是会让人脊梁骨冒冷汗。我们的宿舍是临时搭建起来的帐篷,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暂时安定的我们不用再担惊受怕。宿舍门口就是广播喇叭所以这几天我们总是会被吵醒,接下来的日子也应该会是如此,但我们不用跟士兵们一起操练,这是值得庆幸的事情。紧挨着宿舍的是一片小农田,或许就是我们被安排在这的原因,所有人心领神会的到田中帮忙,今天干了一天的农活,腰酸背痛。不过,这总比被追杀的日子好过多了。睡我上铺的兄弟叫李木,是我在市中心寻找水的时候遇到的。如果没有他,我估计早就死了吧,

  第一次知道这个事情,还是三年前在网上看见的,本以为又是个以讹传讹的谣言,也就没有理会,不过几个月后好像事情越发严重,网上的消息如同8月份的钱塘江挡也挡不住。迫于民间的压力,美国政府率先做了公开发言:“经过我们长时间观察取证,死去的人类会复活,并且会攻击一切生物,我们尚未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政府已经采取积极强硬的措施应对,请各位市民切勿恐慌,如果有亲戚好友去世了,请立即火化。”台下的市民高呼着经典的反政府口号,如同罐头短信一样如出一辙的要求当政领导人下台,当然,这肯定会引发一堆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的响应,或许又是哪个敌对党派教唆的叛变,突然人群里谁开了一枪,导致了整个人群的暴动。政府的公开发言在这场暴乱中急促的结束了。政府官员被护送上车,只留下暴动的市民和防暴警察。

  我透过猫眼看到一个烂掉了半个脑袋的家伙把我邻居的肠子扯了出来。我很庆幸我家的门是一个扇厚实的铁门。那时我已经在家里躲了半个月,再也找不到一点食物,水龙头里的水也是黄色的。我决定冒险出门找些吃的,不然一定会饿死在家里,但我得先解决掉那个扯我邻居肠子的家伙,因为它就堵在家门口。可我手里没有武器,这里不是美国,拉开抽屉是看不到枪的,我也没有勇气拿着菜刀跟它这么近距离的肉搏,或许是因为他只有半个脑袋,怕它的脑子溅到我身上。我马上回到卧室,从柜子里拿出棉被,用晾衣服的铁丝当腰带紧紧的把棉被裹在身上,手和头全都藏在棉被下,只留出一点缝来做视野,接着艰难的将手伸出一点去拿铁制的晾衣叉,早在几天前我已经对晾衣叉进行了改造,把家里所有坚硬且尖锐的物品全部绑在上面,乍看起来相当的壮观。全副武装后,我小心翼翼的将铁门打开,但这铁门好像生怕它不知道我出来了,嘎兹一声,因为周围非常安静,所以这一声如同鞭炮一般巨响,半个脑袋的家伙像是发现了猎物一般猛的转头,应该是转的太快了,脑子被甩了出去糊在了楼梯上。看到这个情形,我把胃里仅存的一点东西全都吐在了被子里,我还没来得及恶心呕吐物黏在我脸上,那个家伙已经朝我冲了过来,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把晾衣叉插进它的胸口,原以为我改造的武器应该相当厉害,可是插到它身体的一刹那,全部崩开了,那些我绑上去的有的没的全部乒啉乓啷的到处乱飞,好在我第一个绑上去的水果刀牢牢的系在晾衣叉上,并且深深的插进了那家伙的身体里。我用力将它推进邻居的家里,或许是我太紧张了,我竟然把晾衣叉透过他的身体插进了墙里,我来不及惊讶马上转身退出门去把门关了起来,

  本以为这样的事情会就风平浪静的过去,但事情在不停的发酵,世界各地都传出死去的人复活攻击活人的消息,而被恐怖消息狂轰滥炸的人们渐渐不愿意在出门,开始在家里囤积食物,十天半个月才出门一次,哪怕是大白天大街上也空无一人。最开始的时候,政府部门依旧照常负责城市的运作,这个社会看起来好像还是井井有条,哪怕没有人愿意在出门工作。大暴动2年后,活死人就像蝗虫一样铺满了整个大地,大家知道了自己在面对的是什么东西,但根本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哪怕是人类的军队也只有在堡垒中才能得以喘息。当它们游荡到城市中,手无寸铁的市民只得落荒而逃任由宰割。它们就像发了疯的野狗永远也不会感觉到害怕。

  周围全是便利店,我的左前方500米左右就是一个大型的城市广场,可我根本不敢进去。那些活死人一直在向我招手,仿佛说着:“来呀,来呀”。我是不会上当的你们这帮蠢货,我心里暗骂到。我用尽了一切的办法和力气,始终没有办法找到水。我痛苦的跪在滚烫的地面上,用力张开已经黏在一起的嘴唇,把枪塞了进去,心里默默怒骂:“妈的,老子今次是要命丧于此了,就算死我也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绝不让你们糟蹋了!”在地上恍惚了一会儿后正准备开枪告别这个倒霉的世界,突然一声“喂!”把我从恍惚中惊醒。这个声音刻意压低了音量,但为了让我听见还是很大声,所以听起来很滑稽,但是我太久没有听到人类的声音,我大哭了起来,周围全是嗯嗯啊啊的声音,快把我折磨到崩溃了。泪水模糊了的双眼隐约看到右边楼上有个人在朝我挥手,我下意识的把枪对准那里,那个人举起双手退后了几步便藏到了房间里,我后悔极了,真是该天杀的我干什么把枪对着他?还没等我忏悔完,一瓶矿泉水从天而降掉在我面前,当下真以为是上帝被我感动了,我拧开瓶盖仰头猛灌的时候看见刚才那个人就站在窗台边上,我和他对视了很久,他就在那默默的看着我,看的我心里有些发怵。这时他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上去。当下真不知道该不该上去,心想着:万一他是个变态杀人狂怎么办?万一他想吃了我怎么办?我可刚活过来,不能自己傻乎乎的羊入虎口。但周围的情况已经容不得我在作出其他的选择,天色渐晚,在过几个小时太阳就要下山了,到那个时候,我可真的回天乏术。我只得捏着手里的枪,硬着头皮往上面走。

  “家里的食物还够撑多久呀?”“我刚才给你吃的,是最后的食物”。

  紧接着回到自己家里把门反锁,解开棉被,清理被自己的呕吐物糊满的脸。不知道是因为棉被裹在身上太热,还是因为害怕,身上已经被汗水浸湿了。简单的擦拭以后,准备再次出门,这次我放弃了棉被盔甲,因为实在太热了,而且视野和行动力受阻严重。我小心翼翼的走出家门,下楼梯的时候就像一只猫一样优雅,还刻意避开了那摊掉脑子。准备踏出公寓大楼的时候,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我把背靠在墙上,头探出去看看周围的情况,我视野里总共有7个活死人,5个离我非常远,并且不在我的行动路径上,剩下的2个在我正前方,离我十来米的距离,并且挡在我的必经之路,它们两个好像在斗气,头顶着头站在一起,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经过刚才的战役,我发现它们对声音有着剧烈反应。我拿着刚才应该绑在晾衣叉上但散落在地上的菜刀,狠狠的砸在那2个活死人左边一点的墙上,和刚才一样,它们猛的转头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但还是离我的路径太近,要再扔个东西让他们远离的墙却又离我太远。它们2个面对着刀砸到的地方,背对着我要走的路。我决定冒个险,溜进我右前方的公寓楼,这座公寓楼就在他们背后五六米的地方,我捻手捻脚的走出大楼,双手握紧的都掐出了指痕,心里一直在祈祷不要发现我不要发现我,我缓缓的走进了大门,拿着刚才捡到的大石头,再一次狠狠的砸在我左前方那座公寓楼的门上,就和我想的一样,他们傻乎乎的又跑到了那座大楼里,不过,对面大楼的阴影里好像浮动着数十个人影,像是被石头搅乱了水波的鱼一样,它们被我的石头勾引出来了。乘它们没发现我之前,赶紧贴着墙溜了出去。

  它们占领我的城市的第三个月,我逃到城市东边的军事警戒区的第一天,跟我待在一起的还有13个一起逃出来的市民,周围的空气里都弥漫着腐烂的恶臭,警戒区的士兵告诉我,他们称那些东西,活死人。

  当时我离开第一个超市后,因为脱水两眼发昏,身体中暑,但却依旧只能在烈日下前进,因为我可不想让我的肠子飞的到处都是。在我两旁树荫下的阴影,就像沙漠里的绿洲,那么的渴望,但那些绿洲不过都是些海市蜃楼,充满着无限的杀机,就等你靠近,把你淹死在自己的欲望里。我必须在我丧失理智前,找到水,并且找一个安全的避难所。

  我继续舔着罐头里的残渣,他便接着靠在窗边看书,借着太阳下山前最后一点余晖。我问他都是在白天看书吗,他说整个城市都断电了,灯开不了,只有蜡烛,烛光看书太难受了,只得白天用日光看书。这一阵闲谈让我多少有点回到了文明社会的感觉,有吃有喝有书有人,现在的我可真容易满足。当我正在为我重返文明社会庆幸的时候,一阵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一下就把我拉回了现实世界,太阳已经被高山遮住了一半,大街上已经没有阳光了,那些令人恶心东西自然而然的涌到了大街上,嘴里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仿佛宣告他们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不过待在房子里,还是给了我一丝丝安全感。我随口问了他一个问题,但他的回答把我仅存的一丝安全感也摧毁殆尽。

  这栋楼里可真是清凉的很,感觉有半辈子没有这么舒服过了,虽然才过去了半天。我站在房门口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敲门,最后饥渴又一次战胜了恐惧,我轻轻的敲击着铁门,看着铁门上被蛮力砸出来的一堆凹洞。随着一阵沉重的铁门被推开的特有的声音,我看见了这个房子的主人,第一印象觉得他眉清目秀的,不像个坏人,如果和街上那群家伙比起来,他应该就是天使了吧。我进来的第一件事把枪狠狠的放在了桌子上,不为别的,就想告诉他,老子有枪你别乱来。他似乎也看出了我的意图,缓缓的坐在窗边的凳子上,他告诉我,他叫李木,就算在乱世也得有点情调,所以经常白天坐在窗边看书,书本就着街边偶尔冒出来的活死人一起看,独有一番风味。刚看到我的时候,由于我身体昏昏沉沉的还以为是活死人,之后的一系列举动证明了我是个活人,他和我一样,长时间没有见到过活人,所以也很激动。他看我正准备自我了结的时候便急忙叫了一声来阻止我,但又不敢太大声于是便压低了声音。说着他便又到房里拿了两瓶矿泉水给我,我急忙接过水,一口就吸完了一瓶,我实在是太渴了。这时他又到厨房拿了点罐头给我,当然,我又没羞没臊的一口气吃完了,他看我的眼神就像看着一只宠物一样充满了怜悯,这多少让我有点不舒服,但无所谓,我有吃的了。当下我对他完全放松了警惕,他一定是上天派来救我的。现在想来,我也太容易被收买了,一点吃的我就被打败了,还好他真是个好人,如果他要是个屠夫,放两颗糖衣炮弹给我,我现在估计已经是他的盘中餐了吧。

  我走在城市的主干道上,这是我在小时候最想干的事情,站在马路正中央,看着车流从自己身边开过,一种大英雄的感觉,现在车倒是有,都报废在路上了。我也没那么多精神缅怀小时候的凌云壮志,我只想赶紧找到水。在这些报废车中,有一辆车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一辆警车,这可是个大事儿,出事儿的时候政府是最先撤离的,警察当然也溜之大吉。我小心翼翼的凑上去看看车内的情况。一个身着警服的人嘴里含着一把手枪,脑袋破开了一个大洞,车顶一道小小的圆柱形阳光投射进来,于手枪的角度不谋而合,他当时一定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才选择了结自己的生命,真是个可怜的人。当然,这是我现在如此安逸的回忆才得出的结论,我当时直接砸开了车窗,我可管不了他可不可怜,因为他手里有枪,这可是天大的喜讯。在砸开车窗的一瞬间,一股恶臭扑鼻而来,把我整个人都熏清醒了,仿佛重生了一样,这点我倒是真的很感谢他。不过他把枪咬的太紧了,以至于我取枪的时候把他的下巴弄断了。我把枪前端被咬过的部分在他身上擦了擦,接着取出弹夹观察了一下,只剩下4发子弹,但我还是取下了一发。这发子弹,是准备留给我自己的。

  第一个寻找的目标当然是超市,好在这里是生活区,小区门口几百米就是一家超市。根据我的观察,我很少见到活死人待在太阳底下,它们并不会像小说里的吸血鬼一样碰到阳光就蒸发,他们只是单纯讨厌阳光而已。所以我顶着烈日,闲庭信步的到达了超市。但很遗憾,我达到之后立即决定放弃,超市周围没有一点遮蔽物,恶毒的太阳包围了这座庞大的建筑,光是超市里我能看到的地方就挤满了成千上万的活死人,密密麻麻,仿佛刚开业的超市正在做打折活动。我在太阳底下与超市里的活死人对峙,就像典型英雄主义电影的场景,当然,我躲在车子后面,它们发现不了我。过没一会儿,我立即离开寻找下一个目标,还未走几步,我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经过刚才的搏斗和太阳的暴晒,我似乎,已经严重脱水了。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科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