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重整江山小说

重整江山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历史

作者:彩虹鸟

时间:2021-02-20

小说简介

二十一世纪特种兵精英姜山意外再次穿越到1906年,为给国家民族努力争取生存空间,逐步建立军队,睁教育科技,发展中经济,布局金融。行乞、偷窃、抢劫财物、杀了人、谎言欺骗,无所不需要其极,历经磨难坚辛,重组我中华江山!在首长们的眼里,姜山是一个全能复合型的特种兵,各项军事技能优秀,具有高超的指挥水平和战略眼光,更有惊人的直觉,就是这种直觉,几次挽救了自己和战友们的生命;不仅如此,姜山似乎遗传了他那经商的父母的基因,大胆冒险、从不吃亏,战友们训练后的作训服、军靴、帽子都是他收购的物品,更出格的是这家伙竟然把平时实弹射击训练时的子弹壳收集起来,偷偷地卖到军营外,一枚子弹壳竟然让他卖到了8块的天价。好在他还知道轻重,只是收集普通子弹壳贩卖,否则事情穿帮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处理。总之,在领导的眼里,姜山训练打仗的本事不小,但惹事捅娄子的本事更大,不让人省心!。……

《重整江山》情节预览:

  身后的战友离得越来越远,前面的敌人却越来越近。看着狙击镜里敌人的距离大约在500米的时候,姜山果断地开了枪,正中眉心。随着枪响,剩下的敌人赶紧分散隐蔽。从这些人分散隐蔽的动作,就能看出这些人绝对受过良好的训练。不禁速度奇快,而且散的很开,在灌木丛、石头后或者是土坑里把身形隐藏得很好,分散隐藏的位置也能看得出是成战斗小组展开。

  此时的姜山一动不动地趴在原地,仔细感觉了下身后战友的情况,发现大家都按战时要求做得很好,满意地把注意力放在了山路前的方向。时间似乎过得特别慢,大家在这里几乎已经潜伏了六个小时,还是没有从前方担任侦察的战友那里传来消息。姜山的心里没由来得升起一丝担忧,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担忧也变成了一份对危险的恐惧。姜山几乎是下意识地向战友们发出命令:“注意周围的情况,做好战斗准备;情况异常,立即撤退!”话音未落,耳麦里传来声音。“目标13人出现,没有重武器。”少许,望远镜里出现了一队人影,看上去似乎就是行动对象,但姜山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并且这种担忧越来越重,可就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13个人看似一路纵队,实则每3人一个战斗小组相互掩护行进。突然,其中一人身形一晃,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剩下的人立即在附近隐住身形,枪口指向四周。就是这一瞬,姜山从这些人的战术动作中隐隐发现了熟悉的味道。“美国三角洲”,姜山终于知道自己担心什么了:目标恐怕不是简单的东突分子了,至少是接受过三角洲训练的人物。也许还有三角洲的人夹杂在队伍里面也说不定,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国家的精英。要知道世界上想给中国添堵的可不止这一个国家。看来,这次行动充满了许多不确定性,也许是个陷阱也说不定。在姜山的心目中,任务固然重要,但大家的安全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除非能够确定完成任务,否则他不会轻易让战友付出牺牲!

  姜山狙击枪瞄准镜的十字紧紧套住路上最前面的那个人,正准备向大家下达撤退的命令,耳麦里突然传来一声“不好”,接着就是一声枪响。几乎是同一时间,姜山的枪响了,山路上的一个人影应声而到,再也没有起来。听着耳麦里传来“沙沙”的声音,姜山咬牙切齿地命令“撤”,他几乎可以肯定在最前面侦察的战友已经牺牲。现在,他已经完全能确定这是一个陷阱,一个针对自己和战友们甚至是祖国的陷阱。他的心里除了愤怒就是自责:自己为什么不早些下达撤退的命令?自己今天在直觉面前犹豫那么一小会儿干嘛?姜山现在只有一个愿望,希望战友们能安全地回去。

  大家按事先的预案迅速回撤由姜山负责断后。这时,只听前面传来一次爆炸的声音,那是牺牲战友身上的炸弹爆炸的声音。每次在境外执行任务,所有人的身上都会绑上一颗这种炸弹。谁不幸牺牲,心跳、脉搏和呼吸就会停止,他身体上的这颗炸弹感应不到心跳、脉搏和呼吸就会启爆。这样做就是不让敌人利用自己的尸体,给祖国找麻烦,他们可谓是为国家献出了自己的一切。姜山一边注意战友们的撤退情况,一边让身形隐藏在灌木丛中快速地移动着。不时得从背包中拿出一个个小东西扔落在草丛中、石头后、沟坎里,每扔出一个,涂满油彩的脸上就露出一丝略带残酷的嘲笑:三角洲又怎么样?我一样让你血债血偿!就这样边扔边跑出500多米后,姜山停在几个小洼地之间,放下狙击枪,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巧的类似遥控器的东西放在自己随手可拿的地方。做完这一切,他的眼睛就紧紧地瞅到狙击镜前,同时在耳麦里对大家说:“兄弟们,大家按预定方案回撤,不要停留。我来阻击,记住不得停留!”说完,伸手关了耳麦,心里默默地念着“兄弟们,保重!”姜山相信战友们绝对会执行他的命令,绝不停留的。他也知道接下来的战斗会非常得艰难,他一定要为战友们争取到安全撤离的机会。在这支队伍中没有人比姜山更适合担负这一重任,因为他的技战术水平是全队最高的,可以说他一个人的战斗力相当于全队的四分之一。

  姜山挣扎着从地上铺的乱草中爬起来,看着面前的弟弟妹妹,亲切地说:“看你们一个个弄得像小花猫似得,走洗洗去。”来到外面的院子,就着院子里的一桶水,姜山和姜雪梅给几个弟弟妹妹洗了手洗了脸,并且把他们的头发也给扎了起来。帮他们都弄完了,姜山和雪梅才自己洗漱了一下。看着面前一张张干净了许多的小脸,姜山蹲下身子,郑重地说:“以前,我们大家在街上乞讨。山哥向你们保证,以后再也不让你们乞讨了,再也不让你们挨饿受冻了!”姜海看着姜山略带怀疑地说:“真的吗?山哥,我们以后真的不用乞讨就能吃饱穿暖吗?”雪梅敲了一下姜海的头,“要相信山哥。山哥说能就一定能!”其余几人也纷纷附和道“要相信山哥,山哥什么时候骗过我们?”“山哥不仅要让你们不用乞讨就吃饱穿暖,还要让你们念书写字。”有着超过这个时代上百年的知识和见识,知道世界发展的大势,姜山毫不怀疑能让他们过上这样的生活。不仅如此,姜山还在心里发誓:不仅要让这几个兄弟姐妹过上这样的生活,还要让自己的同胞过上这样的生活。更要让自己的祖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让什么美利坚、小日本、日不落的等等统统望尘莫及。让所有的洋人看见任何一个中国人,心中除了尊重就是畏惧。对,就是畏惧!就这样,在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的上海,一个忧国忧民、立志建立一个强大中国的伟大乞丐诞生了!此时的姜山,除了踌躇满志就是豪情满怀!

  静谧的夜晚,天空只有点点的星光。境外某处山坡上的灌木丛中一片野草随着晚风轻轻地摇晃,在这阵摇晃中,一只拿着望远镜的手轻微地伸出,仿佛惊吓了夜晚林中正在鸣叫的小虫。姜山用夜视望远镜对着山坡下的小路仔细观察了一阵,对着嘴边的耳麦轻轻吹了两口气,向战友发出“安全,继续潜伏”的信号后,又和这片灌木融为了一体。姜山和其他8名战友是奉上级命令来此执行代号为“清洁”的行动,行动目标为一批准备潜回国内的东突分子,要求是全部击毙。这样的任务,姜山已经不是第一次带领战友执行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姜山的心里像压了一块石头,沉甸甸的。上海尚且如此,其他地方就更不用说了。苦难的中国正经受着列强的瓜分,苦难的同胞看不到一点点的希望。姜山更坚定了此前的想法。

  “山哥,我饿了,咱们今天中午吃什么?今天就不用乞讨了吗?”正沉浸在无限高大上美好幻想中的姜山被这不和时宜的声音给无情地拉回到了现实中来。“姜帆,你吵什么?没看见山哥正在想办法吗?你以为就只有你饿啊?”在雪梅的心中,这世界上就没有能难住山哥的事儿。这让姜山的虚荣心小小的满足了一下。“雪梅姐,我是真的饿了。不信,你听我的肚子。”小姜帆一边嘟囔着,一边让大家听他肚子饿的“咕咕”声。“走,山哥带你们去吃饭。”看着几个弟弟妹妹饿得快受不了,姜山不管不顾地说起了大话。姜山领着几个充满了希望的小家伙走出了院子。

  姜山在他们走后,闭上双眼,好好想了想发生的一切,这才悲催地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晚清的上海,而且还是穿越在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乞丐身上。这副身体的主人也叫姜山,3岁时被人贩子带到上海,和一帮被拐卖儿童被逼乞讨。后来人贩子被官府抓走,他们才脱离魔掌。因为在这帮流浪儿童中,姜山的年龄最大,自然成了他们的“山哥”。搞明白这一切,姜山苦闷地想到“苍天啊,大地呀,从一个特征兵的精英队长变身成一个小乞丐,这也太苦逼了吧!”

  “好了,大家听我说,既然咱们几个兄弟姐妹在这个地方相依为命,不如我们都姓姜吧!”“山哥,我们都听你的。”雪梅最先说。“你们放心,山哥一定想办法让你们吃饱穿暖,不让大家挨饿受冻。但是你们要记住,我们既然是一家人,那无论以后再饿再冷,也不能对不起兄弟姐妹!”这些人都太小,姜山也只能拿饿和冷来说事了。几个小家伙都重重地点了下头,似乎听明白了。“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们都听雪梅的。”姜山接着安排了一下。“山哥放心,你不在的时候,我一定照顾好他们。”看着小心年纪就这么懂事的雪梅,姜山鼻子一酸,差点流出眼里。唉,都说苦难是一所最好的学校,看来确实如此啊!

  在首长们的眼里,姜山是一个全能复合型的特种兵,各项军事技能优秀,具有高超的指挥水平和战略眼光,更有惊人的直觉,就是这种直觉,几次挽救了自己和战友们的生命;不仅如此,姜山似乎遗传了他那经商的父母的基因,大胆冒险、从不吃亏,战友们训练后的作训服、军靴、帽子都是他收购的物品,更出格的是这家伙竟然把平时实弹射击训练时的子弹壳收集起来,偷偷地卖到军营外,一枚子弹壳竟然让他卖到了8块的天价。好在他还知道轻重,只是收集普通子弹壳贩卖,否则事情穿帮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处理。总之,在领导的眼里,姜山训练打仗的本事不小,但惹事捅娄子的本事更大,不让人省心!

  苦闷归苦闷,可姜山知道自己也许再也回不去原来的世界了,面对现实吧!来到这个世界,自己虽然只是个小乞丐,可也必须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做点什么,改变他将来艰难的发展环境。具体该怎么走,姜山一时有些迷茫,毕竟自己初来乍到,对这个时空的认知只停留在原来书本、网络上的那些文字。想到这里,姜山惊喜地发现:虽然受到现在身体的限制力量很小,可自己原来掌握的各种知识、技能什么的,一点也不陌生。好不容易忍住狂笑的冲动,突然听到肚子里传来“咕咕”的叫声。饿了!姜山想起自己现在只是一个乞丐,而且是一个少年微丐帮的“大哥”,手下还有6个“小弟”。现在首要的问题是解决自己这帮人的吃饭问题,头疼啊!

  叫进外面等着的雪梅几个人,姜山说:“雪梅,我发了次烧,好多事都不记得了。你能告诉我现在是哪一年吗?”“听外面的人说今年是光绪三十四年。”雪梅赶紧回答,“山哥,这些弟弟妹妹你都还记得吧?你生病的时候,大家可着急了,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了!”看着眼前一个个衣衫褴褛、披头散发、蓬头垢面又面黄肌瘦的孩子们,姜山的心情非常沉重。这些孩子们如果在父母身边,都是父母眼中的宝贝,每天趴在父母的怀里和他们撒着娇。可现在却年一顿饱饭,都是奢望!再一次怜惜地看着他们,一个个似曾熟悉的名字在脑海里蹦了出来“小海、小军、小帆、小风、小菊”随着一个个的名字从姜山的嘴里喊出来,几个小家伙高兴地要蹦起来“山哥记起我们了,山哥记起我们了!”看着他们高兴地样子,姜山也是心中一暖,更是觉得身上的责任有多沉重了。一定要让他们吃饱穿暖,平安长大。

  姜山他们住的地方是当时整个上海的贫民区,整条里弄都是和他们住的一样的低矮、破败的棚子,杂乱无章,已经看不出原来里弄的样子了。地上每隔不远就是一处垃圾,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姜山他们在光线昏暗的里弄里慢慢走着,不时绕过地上的一滩滩污水。里弄里不时跑过几个相互追逐的小孩。一路走来看到的行人也是男性居多,这些人大都穿着颜色灰暗的衣服,面无表情地赶着路。那脑后拖着的一条条长长的、不经常收拾的辫子,不断地提醒着姜山,他现在已经是光绪皇帝的子民了。对面走来一个跳着货担的货郎,不停地摇着手中的拨浪鼓,嘴里配合着“咚咚”的鼓声不停地叫卖,打破了里弄的宁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姜山只听见耳边有个清脆的声音一遍一遍焦急地叫着“山哥,山哥”。姜山使劲睁开沉重的眼皮,看见一个8、9岁的蓬头垢面的小女孩,脸上挂着两行泪,抓着姜山的手使劲摇晃,边摇边喊:“山哥,山哥。”姜山愣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地问小女孩:“小妹妹,你是……?”只听见“哇”的一声,小女孩哭的越发大声了,“山哥,你怎么了,发一次高烧怎么会连雪梅都不认识了呢?”“雪梅?”姜山根本是一头雾水,看了看四周,大吃一惊。原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在一间用几块烂木板,几张破席子围成的棚子里,棚顶上盖着烂草,就这样的烂草顶还开了两个天窗。棚子里没有任何的家具,唯一的摆设是自己身下的一摊烂草和一只装了少许混水的破碗。在他身边围着的除了刚才这个小女孩,还有5、6个和她差不多大小的小孩,有男有女。一个个都是衣衫褴褛,蓬头散发,脸上手上黑乎乎的看不到皮肤。随着他看过去的眼光,一个个此起彼伏地叫着“山哥”。更让姜山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竟然变得小胳膊小腿了。姜山的大脑彻底死机了,他到现在也没搞清楚这是哪,这些是什么人?好一阵以后,姜山对身边的小女孩说:“雪…雪梅,是吧?我想睡会儿。”小雪梅见姜山和她说话,高兴地笑道:“山哥,你累了吧?好,你先睡会,我先带他们出去。你一定要早点好起来!”说完就招呼一帮小孩走了出去。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