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太阁的霸业小说

太阁的霸业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历史

作者:凹凸曼吃冰淇淋

时间:2021-01-07

小说简介

本人现在的在用司马轩缪这个笔名写小说,大麻烦各位新老读者去看一看,thankok   太阁立志传的霸业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藤吉郎从尾张一路走来,遇到了一队好心的僧侣,这些僧人不禁给了他一贯永乐钱,还给他了一套棉衣,不让他受冻,藤吉郎此时才感觉到,原来天下间也是有好心人存在的。。……

《太阁的霸业》情节预览:

男主第一眼入了心,动了情,强取豪夺女主,是因为一见钟情吧

  男子听完这番话,眼眶逐渐湿润了,对着藤吉郎一口一个谢谢,藤吉郎也向他们摇了摇,准备走人了。

  藤吉郎点了点头,“我在想一名高贵的武士怎么会在这躲雨呢?”

  武士笑了笑,继续说道:“其实我是松平广忠的嫡子松平元康,现在正在今川家做人质。”

  尾张爱知郡中村“藤吉郎,藤吉郎,你在哪,快给我种地去,别偷懒。”“哎呦,今天我就在家里躺一天,被烦我,快滚开。”一名貌似猴子的青年躺在木板上,有气无力的说道。“你这是对你老爹的态度吗?你要知道现在尾张可不太安宁,到处都在打仗,你不去种地,难道还喝西北风啊,快去。”说着,那中年人就要把藤吉郎硬拉起来了。此时,一名中年女子带着一男一女走进了屋内。“竹阿弥,别让日吉去了,刚刚听到又要打仗了,我们这些农民就要出粮食了。”那中年人一听,不禁锤了锤木板,哀声道:“唉,怎么又要打仗,信秀大人才刚刚过世啊,哦,对了阿中,继承家督的是什么人啊?”“听邻居说,好像是信秀大人的长子信长大人。”“什么,是那个人称尾张大傻瓜的织田信长!!完了,织田家在他的手上铁定完蛋了。”一名容貌端正的女子反驳道:“什么啊,阿爹你不知道,听说美浓的斋藤道三把女儿嫁给了信长大人,双方结盟了,所以美浓不会打我们的。”中年人哼了一声,说道:“阿旭,你一个女人家知道些什么,就算斋藤不会进攻我们,不是还有南方的今川对我们虎视眈眈吗,他们好像已经把松平家的三河国给占了。”藤吉郎听他们各说各,在心里也想着不能一辈子都种地,一定要为自己想一个好的出路。夜晚,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竹阿弥一家在简陋的木板上喝着粥。竹阿弥对着藤吉郎说道:“藤吉郎,明天你一早就跟着小一郎还有阿中他们种地去,我顺便去町上看看有没有便宜的马肉。”“我不要。”“你说什么?在给我说一遍!”竹阿弥后面一句说的极为大声,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藤吉郎也放下了碗,厉声道:“你耳朵没听见啊,我说我不要,我再也不要种地了,我要去当武士,立战功。”一听这话,屋子陷入一片寂静当中,阿中连忙拉着他的胳膊,不可思议的说道:“日吉,你疯了,当武士是要去打仗,会死人的!”“那我不管,与其让我一辈子在乡下当种地,我还不如光荣的在战场上死去,而且我有可能立下战功,得到嘉奖啊。”竹阿弥瞥了他一眼,冷笑道:“还立战功呢,你到战场上,指不定被谁一刀砍死,到时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就不劳你操心了。”藤吉郎甩开了阿中,对着一边目瞪口呆的男子说道:“小一郎,你要不要跟着我也去当武士,说不定……”话还没没说完,竹阿弥怒吼道:“猴子,你要自己去送死,别拉上我儿子跟你一起陪葬,小一郎,你如果敢和这猴子一起去,就再也别回这个家了。”他自己本来就不想当武士,再加上竹阿弥的威逼下,小一郎只能摇摇头。藤吉郎也没有逼迫他,带上了斗笠就往外边冲。阿中想要拉住他却没赶上,对着藤吉郎喊道:“日吉,快回来啊,不要去当武士,会死的。”藤吉郎在雨中向阿中朝了朝手,喊道:“娘,我不会死的,我的命硬着呢,我只是出去闯荡闯荡,你放心,我藤吉郎一定会风风光光的回来的。”说着,藤吉郎快跑起来,任凭阿中怎么哭喊也不回头,声音逐渐在倾盆大雨中消失了。尾张清州城下藤吉郎追着一名骑马的武士大叫:“喂,喂,等一下,务必请让我当上武士,等,等一下。”那武士也没回头看一眼,自顾自的跑了。从家里跑出来到现在,藤吉郎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此时的他已然气喘吁吁,是又累又饿啊,没办法,他只能到田里找田鸡吃。但现在太累了,藤吉郎找了一棵树,靠在上面呼呼大睡起来。这时,对面来了三个人,推着军粮车走了过来,其中的一个人看见了睡着的藤吉郎,顿时惊讶的对另一个士兵说道:“喂喂,安藏,你看那人是不是藤吉郎啊?”被称为安藏的武士往树边看了看,也是非常惊讶:“那的却是藤吉郎,快快,我们快点过去。”说着,两人跑着到了树下,安藏拍了拍藤吉郎的肩膀:“藤吉郎,喂,醒醒,藤吉郎。”藤吉郎睁开困倦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两个穿着盔甲的武士,当模糊的视觉变清晰后,藤吉郎惨白的脸颊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原来是你们啊,安藏,理兵卫,你们怎么在这?”“我们是负责押送粮草的,刚刚经过这,话说你怎么在这?”藤吉郎把事情的经过简短的说了一边,二人不禁唉了一声,非常同情他。理兵卫问道:“藤吉郎,你多久没吃东西了?”“从家里跑出来到现在,已经两天了,水也没喝一口。”安藏听他说完,跑到了押送粮草的长官那,诚恳的说道:“宅助大人,求求您给藤吉郎一块饭团吧。”宅助看了他一眼,从包里拿出了一块饭团,放在了他的手上。安藏感激不已,连忙说了好几个谢谢,跑到了藤吉郎身旁,拿着饭团说道:“藤吉郎,藤吉郎,吃饭团了,快拿着。”藤吉郎此时闭着眼睛,突然闻到了一股香味,他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美味佳肴——饭团。此时的藤吉郎已经饿的快要吃人肉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拿了就吃,他狼吞虎咽的把饭团塞进嘴了,不管有没噎住,反正就是死命的吃,二人看到他这个样子,都互相苦笑了起来。藤吉郎吃饱喝足后,靠在树上露出了劫后重生的笑容:“啊啊啊啊啊,我还以为这次要饿死了呢,多亏了你们两个。”理兵卫笑道:“没事,大家都是从小玩到大的,话说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啊?”藤吉郎想了一会,突然跑到了宅助的面前跪了下来,说道:“大人,小的早闻信长大人的威名,可否帮我引荐一下,我想当上武士,拜托了。”安藏和理兵卫也跪在他面前,替他求情:“宅助大人,这小子的老爹在十几年前也是织田家的足轻,就让他混口饭吃吧,请务必帮帮忙。”宅助笑着拿出了一张地图,问藤吉郎:“你叫藤吉郎吧,那你看这张地图,这是尾张国,这是美浓国,你知道现在美浓国的城主是谁吗?”藤吉郎挠了挠头,说道:“是斋藤道三。宅助笑了笑继续说道:“那你可知道駿河大名是谁?”“好像是那个……今川义元吧。”宅助指着尾张对他说道:“你看,尾张这条路上去就是京都,也就是说,就算美浓不会打我们,但那今川迟早会上洛的,那尾张就不保了。”“小的只想混口饭吃。”“难道你还不明白,你当织田家的兵,迟早有一天会战死的,所以你就投靠别的大名去吧。”说着,他们三人就走远了。藤吉郎在原地站了一会,在细细了解宅助意味深远的一番话。

  “他长得活像一只猴子,不过他的心地非常好,价格很公道的。”

  元康叹了一口气,看着藤吉郎缓缓的说道,“请问阁下在这乱世中有什么志向吗?”

  他不禁摇了摇头,从破烂的袖口在掏出两三贯永乐钱,到乞丐丛中分发给了他们,那些乞丐连说谢谢,还说他是佛祖降世来解救他们的。过了一会,藤吉郎做到了一名骨瘦如柴的男子身旁,问道:“大哥,你们看起来不像这冈崎城的居民,怎么会流落到这来了呢?”

  藤吉郎向他们道谢后,就想着到离尾张比较进的三河国来,虽然现在还是敌对状态,但士兵总不可能为难他一个小老百姓吧。走了两三天后,藤吉郎苦恼了,这一贯钱也不是很多,眼看着马上就要花完了,得想点办法啊。

  但是一来到町上,一路乱糟糟的景象让藤吉郎的内心刻下了深刻的一刀——到处都是快要饿死的人民在街边乞讨,这些乞丐或是被武士踹,或是靠在地上等死,一副惨不忍睹的画面映入了藤吉郎的眼帘。

  那男子急忙喊道:“恩人,请问务必留下您的贵名!”

  藤吉郎听着,不由的握起了拳头,像是在心中暗自许下了什么承诺般狠狠的敲击了地面,随后他从袖口中拿出了全部的钱来,放到了男子的手上。

  男子站在原地,手中紧紧攥着钱袋,喉咙中发出了一句话,“谢谢你,如果我们还能相遇,在下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唉,没办法,父亲虽为一方大名,却奈何不了强大的今川家,当他们打到冈崎城下时,父亲选择与他们议和,把我交出去做人质,但也终究避免不了家族灭亡啊!”

  大雨倾盆,藤吉郎与一名男子,不,准确说是一名武士在破旧的屋内躲雨。

  “藤吉郎,好我记住了,希望我们还有机会见面。”

  他梗咽了一下,继续道:“他们说我们只是些流亡武士,就算当过足轻,也不过是逃兵,所以也不容我们辩解就把大家赶了出来,没办法只能在这乞讨,要不是恩人解救,这伙人就要饿死他乡了。”

  藤吉郎顿时满脸笑容,拿起篮子说道:“小姑娘,我卖东西的原则就是便宜买进,便宜卖出,这样,如果你诚心想要的话,我两根针和一团棉花卖你三文钱如何?”

  正当藤吉郎为钱想的焦头烂额的时候,他看见有一位妇人拿着一堆针线棉花卖,他灵机一动,决定销售棉花,不多时,藤吉郎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终于以十文钱的价格从那名妇女手中买下了全部的棉花和针线。

  那男子看了看他,叹气道:“恩人,实不相瞒,我们是从南信浓国的饭田城逃亡出来的。”

  藤吉郎从尾张一路走来,遇到了一队好心的僧侣,这些僧人不禁给了他一贯永乐钱,还给他了一套棉衣,不让他受冻,藤吉郎此时才感觉到,原来天下间也是有好心人存在的。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