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龙溪河水向北流小说

龙溪河水向北流

标签:

状态:已完成

类别:言情

作者:梧桐阅读

时间:2021-01-07

小说简介

《龙溪河水向北流》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钱北,李忠良,林木森,龙溪,陆宝林,革命,陆阿福,朱府,林仲仁,王建华,李新华,王兴荣,沈梅英之间的故事。龙溪河水向北流约129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龙溪河水向北流》情节预览:

故事剧情新颖,别出心裁,让人眼前一亮

“现在我要‘放蚕花’;小林哥,下午有时间吗?”

“还望什么呀?进屋来,喝杯茶,”侯在一边的阿珍姨一脸神秘的笑。

沈梅英林木森小说名字叫做《龙溪河水向北流》,这里提供沈梅英林木森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龙溪河水向北流小说精选: 沈梅英是钱北三队的“蚕花娘子”,是钱北街上公认的美人。 沈梅英的姆妈是钱北街上被人津津乐道的传奇人物。她在钱北街也生活了近十年,可见到她真容的人并不多,只说是沈梅英和姆妈长很相像。沈梅英的姆妈曾是湖兴绣坊行里的“头牌绣娘”。据说,她的绣品全被省城的大商铺订购;她一年只出得“大品”一件,或者“中品”二三件,但一件“中品”售价都在一百七八十元以上,抵得四五个壮劳力的劳动所得。可惜死得早,未能把绝技传与女儿。沈梅英的刺绣技艺一…

“公社治保会”主任陆宝林,原是公社“人武部”干事,是龙溪响当当的“造反派”。为了捍卫红色革命政权,他一心投入“阶级斗争”之中;当他协助王宏铭“夺权”,“革命成功”后,才发现家中娘子己舍家而去。离婚后,他“阶级立场”更坚定,抓“治保”工作严肃认真,警觉性高,铁面无私。他多次公开说,“‘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另-个阶级的暴力行动。’‘治保会’就是公社革委会的‘枪杆子’!是革命的专政部门,是革命的铁拳头!为保卫红色革命政权,以革命的暴力打击阶级敌人;即使有些过头,也是阶级斗争的需要。”

每次完成,母亲眼中都会充满惆怅。在湘潭没有卜子(市场上紫苏都没有卖。就是有,恐怕也没人买;“红色年代”里,有几个人会考虑烧菜要色、香、味俱全)、橙皮。母亲又宽慰说,“熏豆茶”也只是一个统称,各乡各地会根据本乡本土的农特土产进行配料增减,在茶中加上特别佐料。过年时加入两颗青橄榄,或金桔,清脆可口,称“元宝茶”,取新春吉利的意思。山里则加入扁尖笋干(嫩“笔笋”所制),城里加香豆腐干、咸桂花、腌姜片等多种佐料。

林木森展开画稿;尽管她拓时很小心,但功底太差,线条粗细不一。细端原稿,林木森端摸片刻,明白这些绣样的描绘是先突出主题,衬托两三处,再匀描成一体。说:“我先试一下,你看先描绘哪几幅?”

一九六七年,城里闹“文攻武卫”,就差没开坦克、动榴弹炮了。“支左部队”手拿《毛主席语录》,列队站住“两派”中间,骂不还嘴,打不还手,一个性地背诵“毛主席语录”,唱《毛主席语录歌》。湖兴城里多宽,拦了东街西街上闹,劝了北街南街里吵。“两派”的“定性”很难,各有各一条线,今天刚把一派树起来,没过三天,“**的一派”捧着“某某首长的指示”又“杀”回来了。“两派”堵住地区行署、县市大院,声讨、静坐,逼着“支左部队”表态。“造反派”的组织比雨后春笋还发展得快,都叫嚷着要“夺权”。可声势不旺,于是,有人想到了贫下中农“同盟军”,“以农村包围城市”,纷纷到各公社去“串联”。

“这些好东西只能一张张重新描绘了。”

林木森随声看去,一张瓜子型笑脸;鼻梁端正,嘴唇偏厚:柳叶眉,几乎交织到眉心;睫毛很密,又长又黑,弯翘着衬托忽闪闪的杏仁眼;乌黑长发用块粉红丝巾松松地扎着,插戴用去蛹的蚕茧剪成、染色艳丽的“蚕花”,令人不敢对视,又不忍不看。林木森自知失态,忙接过,下意识地说:

“这些都是‘四旧’;你在大队里画,能行吗?”

阿水认识林木森,见过二三面,印象却很深。林木森是除了公社领导外,上船就安安静静坐在舱里的几个人。林木森无视“机动快艇”,阿水却很欣赏林木森。

大半支香烟闪烁着一点红焰,在空中划了一个弧,落入龙溪河中。林木森的心随同香烟,一阵激动,堕入水中。

双方没人应,陆宝林又喊:“撤不撤?不撤,好,老子让你们摸黑!”

沈梅英推开朱漆门,林木森才知道什么是殷富人家。石库门房,三开间,三进,前厅后楼带偏厢楼房,连后院的猪羊圈都是青砖瓦房。

沈梅英是钱北三队的“蚕花娘子”,是钱北街上公认的美人。

留在舱里的叫王建华,原是太湖大队“治保会”的;两个大队同属“钱北片”,他们开会在一起,还同桌吃过五六次饭。说穿了他俩还有一段不打不相识的奇缘。春上,“太湖联防”时,他俩还同赵小龙一起钻芦荡。赵小龙还从陆宝林那里弄来四梭子弹,让林木森过足了“枪瘾”。然,今天有王宏铭带队,准也没个好脸色,象从来也不认识。林木森顿悟,今非昔比,往日的“战友”已经变成了“监管”;一个人的身份会在瞬间起翻天覆地的变化。蔡支书提出由大队派人“看守”,是怕他遭到陆宝林的欺辱。

“公社治保会”因而“臭名昭着”;二天前,公社“通报”:“狗子”等三人因“在审讯中急于求成,工作方法简单粗暴,不适应政审工作。回大队重新安排工作”。

“阿珍姨,我找小林哥帮忙。”在阿珍姨的注视下,沈梅英红着脸又补了一句:“我请他帮忙看看绣样。”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言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