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仙剑之日月神珠小说

仙剑之日月神珠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仙侠

作者:暗夜离

时间:2021-01-07

小说简介

徐宥天的独白:这个世界真的很奇异,我竟能再次穿越到奇厉大陆。我在那里找到了了我的师傅,我在那里找到了了我爱的人,她对我说过,她是爱我的,但我们是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终归但是错的,对吧。我听了,泪如雨下。再后来的再后来,我明白了了,她对我的绝义而已为了在街上,灯火辉煌,徐宥天戴着鸭舌帽走在街上。忽然,他看见一个古色古香的店,总有一种力量牵引着他,他急步走进去了。一位老者立刻出来,那位老者满面红光,流星若目,白霜剑眉,实有一番仙人之风味。他对徐宥天说:“小伙子,来看看,这里有许多稀奇百怪的东西呢。”一个莫名奇妙在街上招呼他的人,徐宥天又怎会注意?但那若黑洞一般的店,确实吸引着他不得不去。徐宥天答应说:“哦哦,我看看。”他看见一个凤铃,仔细看着纹理,一种熟悉感直袭心头。那位老者说:“小伙子,好眼光,这本是一对,这个凤铃是一个女主人死后遗留下来的的,而龙铃却不知去了哪里。”“哦哦,我知道了,我要这个。”说着,他又向前继续看,在一个侧角,又看见了一个盆栽,那是头发,异常轻柔,仿佛一吹就要折断似的。老者说:“这头发可以生长,很稀奇吧。”他又把这个盆栽买了下来。继续向前走,他看见一片鳞片,那个鳞片翻着青光,美而庄严,摸上去却非常的光滑,让人爱不释手。他又把这个买了下来。那位老者把那三个东西放在了一个戒指里,徐宥天一阵惊奇,老者说:“这个戒指送给你吧,这是本店VIP的象征,也是无价之宝呢。”徐宥天还没有从惊讶中醒悟过来,老者一把把他推醒,徐宥天从惊讶中苏醒,悠长的睫毛在空中扑闪,像一对轻盈的翅膀。老者对徐宥天用空灵,轻渺的声音说:“回去吧,你的路还很长,记得,莫有虚无。”说着,老者手中的戒子飞到了徐宥天的手前,然后便轻巧的套在了他的大指母上。完后,徐宥天便木然的回家了。老者看徐宥天走后,一挥衣袖,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便显现出来了,老者抚着长胡子说:“任务完成喽,我也该回去叫差了,这下,又要出来一个逆天神王喽。”说着,再一挥衣袖,店和人都在一瞬间消失了,只剩下回音了。徐宥天回到了家,打了个激灵,便像是忘了刚才的事一样,一脸的疲倦,使他倒下床就睡,不一会,便睡着了。。……

《仙剑之日月神珠》情节预览:

文章文笔优秀,精彩非常,引人阅读

  说完,黑衣老者全身一转,一袭黑烟升空,便消失在了树林中。

  “怎么,这么快就等不及了,想要杀我,还得凭真本事。来呀。狂啸魔天——护体。”只见另一个一袭黑色长袍的老者喝道。于是,黑色长袍的的老者身上立刻流动着暗黑色的光芒,恐怖的危压快速袭来,直至金色老者。金色老者也发出了进攻:“流转金轮。”金色老者的手中立刻出现一个赤金的轮子,直直的向黑衣老者席卷而来。那流转金轮与黑色魔气相遇,立刻出现了抵触现象。空中顿时传来一股无形的压力,施加在两位老者的身上,而在一旁的徐宥天,也全身酸疼,鼻中,口中,也流出了鲜血,谁也无法想象,徐宥天那种全身疼痛,像是全身的肉都在撕裂了般的疼痛。徐宥天面如土色,喷出了一口鲜血。但徐宥天为了不打草惊蛇,便硬生生的把第二口鲜血吞了进去。徐宥天又望了过去。

  天空有些阴蓝,清风抚着徐有天的脸,他睡的宁静而安详。徐宥天从睡梦中醒来。在梦里,有一个声音一直传入耳中,直至口如心弦。那声音便是:莫有虚无。徐宥天一直搞不明白到底这个词有什么意思?或者说,这个词又有着怎样的秘密?那张宽大的手放在了桌子上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一个古朴幽暗的铜戒。徐宥天摸摸铜戒,光滑的表面,散发出一股刺骨的寒冷。心中突然当起一丝涟漪,那是一种共鸣。他又想起了那一句话:莫有虚无。想着,便暗道:“莫有虚无。”突然一阵光亮,把刚刚睡醒的徐宥天的眼睛刺得一阵酸疼。光暗了,风平浪静。睁开眼,便看到一间古铜色墙壁的房间,每面墙壁,都有一个书阁,以地而起。上面堆满了书,打开一看,却是看不懂的文字。放下书,他来到了一个角落。便看见了他刚才买的东西,所有的记忆如潮水般袭来,让他倍感惊奇,因为浓厚的兴趣,使他没有因为这些莫名奇妙的事而感觉到害怕。在角落里,他又看见了一张古破的纸,打开一看,暗金一闪,那再也熟悉不过的文字,便映入眼帘:凝聚其精,为无其主,唯有奇人,必战其天。此铜戒,为远古时,一种为莫黎暗金的物质由吸收世界的天地灵气,用千万年所凝成的。后来,人类逐渐出现到了世界的舞台上,一位有着超高铸造工艺的大师在沙漠中发现了莫黎暗金,在那时,莫黎暗金进过岁月的演化,早已重达千斤,且非常的坚硬,那位铸造大师,便用尽他毕生的心血和力气,终于取得了一小块莫黎暗金,于是,哪位大师回到家,不辞辛苦,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炼化了莫黎暗金,使之成为一个铜戒,铜戒一处,天出异象,许多高手为夺这枚铜戒,血流成河,明间流传着得此戒,即为王。经此,我便要封印铜戒,已护天下太平。封印期间,为普通纳戒。如若此戒封印被解,展现全部实力,天下必将大乱。望有有缘人得此铜戒,灭天下恶人,令人间永享幸福。

  只见两位老者都受了一点轻伤。黑衣老者狂笑道:“如何,这么多年,我们还是打了个平手,哈哈哈哈......”金衣老者讽刺道:“你怎可和我比,我可一直在进步,因为,我的绝杀还没使出来呢,让你来尝尝我的噬魔天吧,哈哈。”说完,只见金衣老者的双手在空中转动,空中出现一丝涟漪。这是超越时间的力量,他化世界的灵气为自己所用,金袖相挥,威震四方。通过这一技能在前奏是已经有把时空掌握的动机,则可证明,这位老者现在已经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了。金衣老者的手在空中挥动,五色交辉,无不神奇,但在最后时刻,他的灵力实在是被耗空了,但他咬了一下他的中指,一颗精血溢了出来,瞬间被空中的五色圆盘吸了进去,这个圆盘在这一颗精血的加入中,光芒大显,刺得眼睛生疼。最后,圆盘化成了一面五色明镜。金衣老者缓缓的从空中拿下了那面镜子,然后把明镜瞬间一转,指向了黑衣老者。五光齐发,黑衣老者用双手挡住明镜的照耀,这光芒似乎让黑衣老者也感到了一丝警惕和不安。他的双手已经被狠狠的灼伤,黑色血液滴在了地上,顿时将土上的草瞬间化为虚无,然后燃起一阵黑烟,他连忙退后,阵阵怒吼。眼中充血狂道:“赵索明,我告诉你,今日之仇我改日再报,记住,当我出现在你面前之时,就是你赵族灭门之日。”

  金衣老者闷哼了一声,便吐出了一口鲜血,虚弱的说道:“辛亏我还有一个禁技,如若没有,我不知要如何对抗他。”说完,便又吐了一口鲜血。其实,刚才赵索明所发的技能,是他在家族立功时,进入赵家禁地,所获得的一门仙技,但需要天仙高级才能使用,但赵索明在一个月前才刚刚晋级为天仙高级,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修炼和掌控他的新境界和新灵技,但今天在他受伤的时候,所发出的噬魔天,抽掉了全身的灵力,然后还加了他的一颗精血,才使用出了这一仙技,现在他已身受重伤了,须立刻回去闭关。

  合上古纸,关闭眼帘,眉目深沉的样子让人着迷。心中又出现了一道声音,是一道沧桑,黯然的声音:乾坤即开,快快前来。冲天击魔,永世为王。随着这道声音的完结,徐宥天一直走着,尽管他闭着双眼。那道苍老的声音还在他心中游荡,直至抵达心房,印入脑海。来到了那发出声音的物体下,那是一个约莫3米高的圆盘,盘身漆黑,但隐约可见那上面的暗金大龙叱咤于苍穹。忽然,从圆盘之中一道刺眼的光射在了徐宥天身上,接着,光渐渐充斥整个空间。大约十分钟之后,徐宥天的房间恢复了之前的平静。而人却不在了。

  “还不快快停下,不要让我赵族诛杀你全家!”穿金色长长袍的老者愤愤的说道。

  在一个火热的天气里,在一个香港着名的T台上,有许多穿的花姿招展的人,摆着各种姿势。而台下的记者,却只有极少的人在拍摄。细细倾听,只见每个记者都在那里干着急,说:“怎么还不出来啊,都等了一个小时了,还不出来。”“是啊,怎么还不出来,这个徐宥天该不会最后出场啊!”待天上的月亮投射到T台上,一个高高的身材出来了。台下的哄闹声此起彼伏,闪光灯闪的人眼睛都睁不开。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眉目秀丽可爱,身材锻炼的更是一级棒。浓黑的眉毛,有点浅浅棕色的瞳孔,性感的嘴唇,棱角分明的脸蛋,身上散发出一股冷酷,但也有一种可爱的气质在里面,让人不得不爱。他看见下面的人山人海,不禁撇撇嘴,那可爱么样立刻让下面的女生流鼻血。T台后徐宥天下了台,来到同样长得美的女孩面前,说:“晓琳,我好累啊,那下面的女孩的花痴样让我很反胃。”那个女孩笑着说:“那是证明我家徐宥天的魅力大呗,呵呵。”“呵呵,真的么,。那你觉得呢?”那女孩做思考状,说:“恩。。恩。。我当然认为你魅力大呗,要不然我怎么会喜欢你呢,呵呵。你累了吧,快回家休息吧,等会我就回来,后台有很多东西要忙呢,快回去吧。”“恩恩,那我先回去了,你也要早点回来,我等你哦。”“恩恩。”徐宥天于是起身,走了出去。晓琳笑着叹了叹气,说:“还跟个长不大的小孩子一样。”突然,徐宥天又从大门进来说:“一定要早点回来哦。”说着,徐宥天才安心的走上了回家的路。

  在一个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的早晨,一个如花般的男孩正在沉睡,那男孩简直比女孩都还有美丽几分,那长长的睫毛,和樱桃小嘴,再加上白皙的皮肤,使他非常的可爱和帅气。阳光稀稀疏疏的映照在孩子的脸上,恍惚的亮光刺得徐宥天睁开了眼睛。睫毛轻闪,那妖异的紫色瞳孔望着天空。

  徐宥天看完这古纸上写的,心中难免会泛起惊涛斑斓。对于这一切的一切,似乎有一个黑洞在吸引着他,让他无法停下脑子,去想其他的事。

  在街上,灯火辉煌,徐宥天戴着鸭舌帽走在街上。忽然,他看见一个古色古香的店,总有一种力量牵引着他,他急步走进去了。一位老者立刻出来,那位老者满面红光,流星若目,白霜剑眉,实有一番仙人之风味。他对徐宥天说:“小伙子,来看看,这里有许多稀奇百怪的东西呢。”一个莫名奇妙在街上招呼他的人,徐宥天又怎会注意?但那若黑洞一般的店,确实吸引着他不得不去。徐宥天答应说:“哦哦,我看看。”他看见一个凤铃,仔细看着纹理,一种熟悉感直袭心头。那位老者说:“小伙子,好眼光,这本是一对,这个凤铃是一个女主人死后遗留下来的的,而龙铃却不知去了哪里。”“哦哦,我知道了,我要这个。”说着,他又向前继续看,在一个侧角,又看见了一个盆栽,那是头发,异常轻柔,仿佛一吹就要折断似的。老者说:“这头发可以生长,很稀奇吧。”他又把这个盆栽买了下来。继续向前走,他看见一片鳞片,那个鳞片翻着青光,美而庄严,摸上去却非常的光滑,让人爱不释手。他又把这个买了下来。那位老者把那三个东西放在了一个戒指里,徐宥天一阵惊奇,老者说:“这个戒指送给你吧,这是本店VIP的象征,也是无价之宝呢。”徐宥天还没有从惊讶中醒悟过来,老者一把把他推醒,徐宥天从惊讶中苏醒,悠长的睫毛在空中扑闪,像一对轻盈的翅膀。老者对徐宥天用空灵,轻渺的声音说:“回去吧,你的路还很长,记得,莫有虚无。”说着,老者手中的戒子飞到了徐宥天的手前,然后便轻巧的套在了他的大指母上。完后,徐宥天便木然的回家了。老者看徐宥天走后,一挥衣袖,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便显现出来了,老者抚着长胡子说:“任务完成喽,我也该回去叫差了,这下,又要出来一个逆天神王喽。”说着,再一挥衣袖,店和人都在一瞬间消失了,只剩下回音了。徐宥天回到了家,打了个激灵,便像是忘了刚才的事一样,一脸的疲倦,使他倒下床就睡,不一会,便睡着了。

  “这是哪里?”他稚嫩的声音响起。徐宥天对自己所发出的声音非常的惊奇,自己的声音原本不是这样的,他摸摸自己的喉咙,喉结却没有了。怎么会这样,他心中异常的害怕。

  时光依旧在不停的转动,那在街上掩头哭泣的人儿,与在高处的时针形成了一幅如此悲伤的画面。黑暗中映出了一道人影,那是一个魁梧高大的身影。他看了许久,哀叹了一声,便掉头走了。世界是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消失而停止,那些往事如烟,那些陈年旧事,早在爱一个人的时候,在时光的镜头里,忍痛删掉。

  起了身,一眼望去,是一片森林。绿油油的树木拔地而起,望不到边。徐宥天走着,看见一片清澈的泉水。徐宥天早就口渴了,捧了一口便喝了下去,这水清澈而甘甜,使徐宥天喝了,一下子恢复了体力,精神也好了许多。

  晓琳回到了家,家里非常的阴暗,窗子紧紧的关着。晓琳无奈的说道:“哎,回家也不知道把窗子打开,让房间空气流通流通。”说着,便将窗子打开,阳光射进来,非常的温暖。敲敲徐宥天房间里的门,但没人起来开门。晓琳暗想道:该不会睡沉了吧,哎呀,这孩子。轻轻扭动房间的门把,晓琳把脑袋从门的缝隙中看,却看不见徐宥天,床铺的整整齐齐的。晓琳进入了徐宥天的卧室,怎么找,也找不着徐宥天的人。晓琳拿起电话,拨通了徐宥天的电话,可徐宥天的特有的铃声在卧室里响起,晓琳在他的床头找到了徐宥天的手机。连手机都没有带,他会去哪里呢?她又连忙拿起电话,拨出去了一个号码:“喂,你好,张门卫,请问你看见徐宥天没有?”电话里说:“今天他是回来过,但再也没有下来了,怎么?没在家吗?”“哦,谢了,我再找找。”晓琳挂完电话,非常的着急,人怎么会莫名奇妙的消失呢,下了楼,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问遍了所有的人,也发动了警方去寻找,却都没有徐宥天的消息。晓琳走在街上,天已经暗了,霓虹灯却亮了,但晓琳的心却异常的疼,双脚也被一下东西给割伤了,她很害怕,她找不到她的支撑点,坐在街上,痛哭了起来,她也不知道,没有他的存在,她的世界会不会转。

  不知走了多久,落日的黄昏已经出现了。徐宥天非常的口渴,身上全都是汗渍,他靠在一棵大树上,便睡着了。一阵狂风吹过,把徐宥天吹得在地上滚了两圈。睁开熟睡的眼睛,看见前方狂风阵阵,心里非常的害怕。突然,有两个老者从远处飞来。

  其实,一切的一切,早已是上天安排好了的,没有人能逃脱命运的安排,就像我们始终也看不透旦夕祸福。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仙侠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