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 > 豪门蜜宠:高冷总裁请自制小说

豪门蜜宠:高冷总裁请自制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科幻

作者:唯爱,蓝殇

时间:2021-01-06

小说简介

当平凡女遇上高冷总裁,情根深种; 杜素:总裁总裁,有人欺负我! 夜枭: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众人:…… 总裁你这么高冷的设定当个妻奴真的好吗?金主管一愣转头顺着男人的目光看了过去,视线中只余一个纤瘦的背影。。……

《豪门蜜宠:高冷总裁请自制》情节预览:

“就她吧!”稳稳端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缓慢的翘起修长的腿,眼眸淡淡的望着大厅中像是在说着什么的女人。

金主管一愣转头顺着男人的目光看了过去,视线中只余一个纤瘦的背影。

“是。”

……

“你只要把那位爷伺候好了,别说这么点医药费。就是你想要整个市……呵,也不是不可能!”肖雨是繁星(夜总会)的经理,此时无比妖娆的吐了口烟圈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人。

杜素拽紧了手中的蕾丝睡衣,脸上有淡淡的红晕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气恼。垂头看了眼自己破旧不堪的鞋面终是下定了决心,爸爸还等着自己的医药费呢!

“好,我卖!”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杜素的声音都在颤抖。

……

豪华的总统套房里摆设却意外简洁,除了正中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大床外只余一盏硕大的水晶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被选中的女孩安静的蜷缩在床上,像是在乖乖等待着被临幸。

男人眼眸黯淡了一瞬,脚步微微加快了几分上前一把将人抱住。埋首在杜素颈间深深的吸了口气,就听低沉暗哑的嗓音在头顶响起。

“还真是……好闻。”

杜素身子僵了僵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挣扎着脱离男人的禁锢扭头手指绞着衣角低低的开口:“夜少。”

“你认得我?”

男人脸上没有多少表情只瞳眸中的光闪了闪,抬手轻轻捏起杜素纤细的下巴嘴角缓缓漫开一抹邪魅的笑。刹那间冰山融化春暖花开,绝代风华也不过如此。杜素的心颤了颤抿紧了唇,一言不发。

低沉的声音随着男人的靠近喷吐在身上,杜素只觉得像是被岩浆包围身体里的灼热缓慢的蔓延。

杜素,你一定要……要讨好这个人!

想到这里,杜素眼眸更加坚定了些。主动攀上男人的腰身,生涩的吻上那一张唇。

“呵,还真是心急。”男人不急不缓的回应着,眼眸中一片冷静没有半点的情欲。

他一生顺遂没有遇到过半点挫折,身边投怀送抱的女人更是不少。但是……这么笨的,倒还是第一个!

仿佛是被挑起了兴致,男人再不忍耐翻身就将杜素压在身下轻而易举的抢过主导权。

橘色的灯光下床上的女人全身都泛着粉红,细腻的肌肤就像是果冻一般光滑而富有弹性。精致的脸蛋儿上有着隐忍的倔强,看着更让人有了征服的欲望。

倔强?

男人突地停下了所有动作,伸手在杜素眼角抹下一滴泪。杜素睁开眼惊恐的看着男人阴沉下去的脸庞,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不愿意。”

男人低头看向杜素的目光含着无上的威压。杜素直到此刻才意识到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此刻的他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手里主宰着她的生死。

“不是……不是的,我、我没有!”眼看着男人毫不犹豫的起身背对着她坐下,杜素更是慌了。

若是……若是,爸爸的医药费可怎么办?想起那一笔巨额药费,杜素眼中的水雾渐渐的散了。杜素,这可是你自愿的!你还有什么……还有什么,是不能舍弃的!

红着脸杜素平生第一次对这个陌生男人,投怀送抱。

男人发现自己竟然该死的有了反应!脸上淡然的表情有了一瞬间的崩裂,男人转身就霸道的将杜素压在身下恶狠狠的吻上那张唇。

“记着,我叫——夜枭!”

房间内的温度越升越高,时不时传来的暧昧声响直至凌晨才渐渐停歇。

……

第二天下午。

虽然外面已是艳阳高照屋内却被厚重的窗帘挡住了光线,依旧是一片昏暗。床上熟睡的女人眼睫颤了颤缓缓睁开眼,先是愣了愣随即才想起来昨夜发生的事情。

杜素的脸色在一瞬间苍白缓慢的抱住双腿,将头深深埋了进去。肩膀微微耸动着确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直至浴室传来水声杜素这才惊醒。抬起头眼角通红,眼眸中还有未散的雾气。

起身随意的捡了件衬衣穿上将满身的痕迹遮掩,杜素顺手将床头放置着的支票也装进口袋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白嫩的手搭上金属质感的门把手,杜素再次回头深深的看了眼浴室的方向随即利落的转身走掉。

“哒”细微的开门声响起,夜枭只用浴巾随意的围住下半身就走了出来。凌厉的眼眸一扫就发现人已经不见,脸上有着一丝怒气闪过大步走向了床头。

随意瞟了眼原本放着支票的地方,夜枭拿起手机拨通了个号码。

“帮我查一下昨天的女人。”

信步走至落地窗前夜枭伸手挑起一角窗帘,立时就有光亮洒照进来停留在他幽深的眸底。他的视线延伸向远方,不知道投注在了哪里。

女人,你给我等着!

在其垂在身侧的手上似乎拿着一团塑料,上面隐约露出来“春药”的字样……

此时的杜素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出了繁星就给好友打了个电话。

“来接我。”那时有大把的阳光照耀在她身上,杜素却觉得自己再也感受不到温暖。

“杜素,你……还是先回去收拾一下自己吧!”一辆艳红的法拉利在漆黑的柏油路上飞驰,留下一道暗红的残影。

杜素身体一僵微微抬起头看了眼前面开车的女人眼眸黯淡了一瞬,又即刻低下。放在膝盖上的手紧了紧又紧,才将胸腔汹涌而至的疼痛压下。

“不用了,这样就挺好。”

“杜素,你是不是……是不是还在怪我?”凤彩眸光闪了闪开口的语气温柔,抬头瞟了眼后视镜里狼狈的女人面容满是担忧。

杜素眼神恍惚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影来,单均……

“素素,你也不要怪我们。像我们这些人,你是不会懂的。“凤彩微微侧了下头看着后视镜里的人。

“我们看着表面风光,但是却什么都不能自己做主。包括婚姻,包括需要喜欢的人。”

杜素开门的手顿了顿,脸色苍白。紧紧咬着下唇,眼眸中将要散溢的水雾被硬生生压下。

“嗯,我知道的。”

是啊!我本来……就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本来……我们之间就不会有什么所谓的结果。

“你明白就好,我就是害怕你怪我们。那,这个你就收下吧!”凤彩从窗户递出来一份红色的请柬,脸上的笑容温婉可人。

杜素微弯着腰接过手指都有些微微的颤抖,怔愣在原地突然就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是一个卑微的女仆一点儿也没有从前的骄傲。

“我可等着你的祝福哦!”凤彩的声音在风中远去,杜素摸着烫手的请柬有泪水打在上面。

“你好,我来缴费的。”杜素敲了敲台面,看着明显心不在焉的护士压下眼中的不满。

“几号?”

“六层六零一。”

“已经交了。”护士抬起头看着满脸惊讶的杜素,眼眸中的鄙夷不屑没有被杜素忽略。

这是怎么了?还有……是谁给她交的医药费?皱着眉杜素压下心中的疑惑向着电梯走去,还是先去看看爸爸吧!

“就是她?”

“对对对,就是那个人。”

“也怪不得长得就是一幅狐狸精的脸,你看你看在医院还穿的那么……风骚。”

“谁说不是呢?”

耳中的议论声不停身边一起等电梯的人都自动远离,杜素脸色苍白一再拽紧了手中的请柬。转身离开了人群,从楼梯上了六楼。

“嘶,好疼啊!”

脚底生疼生疼的有些地方都破了皮,杜素看了眼就没再管径自进了爸爸所在的病房。将门在身后紧紧关上,仿佛这样就能将身后的议论关在门外。

“爸。我来看……”人呢?杜素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脑子里一片空白,爸爸怎么不见了?

“爸?爸!”

视线中突然出现一个护士模样的人,杜素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的稻草一把将人紧紧拽住。

“六零一号的病人呢?”

“哦,他今天般到顶层的重症监护室区域了。好像是在……”还没等护士说完杜素就转身急匆匆的走了,还因为太过急切摔了一跤。

“这人怎么回事?“护士搓了搓被杜素捏疼的地方,转身自言自语的走了。

“爸!”终于在顶层最后一间病房看见爸爸,杜素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爸,你没事吧?”颤抖着伸手摸了摸床上人的脸颊,杜素小心翼翼的就像是在摸着一件易碎品。

“爸,我已经筹到医药费了。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杜素俯身将床上人凌乱的发丝笼到脑后,眼眸中带着凄凉的笑。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杜素胡乱擦了几把脸起身将门打开。

“你是谁呀?”杜素看着门外恭敬站立着的男人,穿的倒是一表人才的模样可惜她不认识。

“你好,杜小姐。我们家少爷想要见您一面,您看?”男人微弯了腰态度很是恭敬,语气随和让人生不出拒绝的念头。

“那……那好,我们走吧!”杜素看了眼房间里像是睡着了的人,转身跟着来人离开。

杜素摸了摸心口不明白那里的雀跃是为什么,只是脑海中一闪而逝的人影让她有些期待。会是……他吗?

……

阳光洒落在身上,杜素隔着一扇玻璃窗就一眼瞧见了在那里坐着的男人。他仿佛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一般,即便坐在温馨的咖啡馆里周身也萦绕着凌厉冰寒的气息。

杜素转身就想要离开,却在下一刻顿住。一直在身后差点被忽略的男人伸手阻挡了她的去路,即便是拦人这么失礼的动作在他做来都是优雅动人的。

“杜小姐,只是见一面不会耽误您很长时间的。”

“这是非见不可的意思喽。“杜素扭头又看了眼咖啡屋内坐着的人,猝不及防间就对上了一双幽深的视线。杜素咽了口口水,不得已只好转身进了屋。

这人的目光还真是可怕,杜素觉得目前的自己还没有胆子敢拒绝。

“夜……夜少。”杜素微弯了腰恭敬的开口,小心翼翼的模样让其身后的人都忍不住在脸上绽开了笑意。

夜枭一抬头就看见杜素因为弯腰而微敞的胸口,眼眸幽深了一瞬将腿交叠掩饰身下的尴尬。杜素依旧只穿着顺来的属于夜枭的衬衣,身形的美好若隐若现。

这对于夜枭来说无疑是一种无声的诱惑,一开口就是些微沙哑的声线。

“坐吧!”

“好……好、好。”杜素僵硬着坐下手心里都是汗渍,抬头看了眼对面坐着的人又急忙低下。

两个人都没再开口,气氛却不见僵硬。杜素目光转向窗外神情淡然,夜枭噙着若有似无的微笑目光在杜素身上流连。视线扫到杜素光着的脚丫,眸中有丝怒气一闪而逝。

抬头看了站在杜素身后的人一眼,就见他走了过去恭敬的俯身。也不知道夜枭说了些什么,那人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做我的情人,你爸的医药费我帮你出。”不知道过了多久,独属于夜枭的醇厚嗓音在空气中震荡。杜素端着杯子的手顿了顿,随即又若无其事的放下。

“我爸爸的医药费已经够了,我不需要。”杜素轻声开口每说一个字都无比的吃力,微微握紧的指关节都在发着白。

说完就起身毫不犹豫的离开神情冷然,本来对夜枭那仅有的一点好印象也消失殆尽。

“夜少。”管家(就是去请杜素的男人)手中拿着衣服袋子和医药箱为难的看着夜枭,瞟了眼杜素离开的方向已经看不清人影。

“给她送去。”低沉淡漠的嗓音缓缓响起,在空气中飘荡了一瞬。

“是。”

杜素,你逃不掉的!

夜枭的目光一直胶着在杜素身上,其中的势在必得明显的张扬着。


更多

精品科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