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三国之越世崛起小说

三国之越世崛起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

作者:梦逆悲

时间:2021-01-05

小说简介

张华而已一个梦想有朝一日发大财赚大钱的屌丝,一切都像梦像,忽然发生的那么忽然。他回了那个尔虞我诈的年代,为了生存下来在这乱世中随波逐流,辅明君,揽民心,收猛将,纳贤良,遭妒忌与迫害,拥立门户,最终成就霸业。“尼玛,我居然又忘了拿零钱!”张华暗骂道:“这脑子还没清醒?”。回身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不禁自言自语道:“我家的门呢?”他没多想又伸手往前摸了几下。不摸还好,这一摸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确实什么都没有。此时此刻他的汗毛都立起来了,从来都不信什么神鬼的他,这次似乎不走运的碰上了。从来都是最怕这些灵异事件,也是第一次这么接近灵异事件,他有些慌张,可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更没有办法了,只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但他明白一件事这一定不是梦,天会亮的。一时间没经历什么大风大浪的张华回忆起了往事,他想用回忆占据大脑不要去胡思乱想,越想就越害怕。此时此刻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了许多三国相关的信息,有最爱玩的三国类游戏和看过的三国小说,想着这些也许会让自己放松些许。。……

《三国之越世崛起》情节预览:

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张华被被两人押到大堂之上,抬头一看人不少啊,右侧有一人;生得身长七尺五寸,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张华心想:“此人长手大耳定是刘备刘玄德。”其身后左右各立侍一人,居右者;身长八尺,豹头环眼。居左者;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这二位一定是关、张了”想到这,张华总算放心了,“刘备可是出了名的仁君,肯定不能杀我了,那坐在堂上的一定就是刘焉了,这家伙可是个老滑头最好离他远点。”

  张华平复了一下心情,无论现在所经历的事多不科学也已经发生了,想别的都是扯淡,应该想想怎样才能在这乱世存活。跟这些黄巾贼是没戏啊,经常玩三国游戏看三国小说的张华清楚得很黄巾很快就灭了,经过对现有信息的分析,这里是青州,这支队伍有没有主帅,这个姓周的只是勉强领导这些人,多数是主帅被斩了。张华又找到了那位老汉:“老伯,我是新人,咱们这支队伍的将军是谁啊?”老汉叹了口气:“程远志将军,死了,被那红脸长须大将斩杀了。”“。红脸长须,既然这是三国没错了那就一定是关羽关云长了!”张华心中暗喜,连忙道谢:“多谢老伯!”

  临近年关,张华仍然在起早贪黑的工作。生活的压力让这个年轻人明白;理想和现实不能相提并论。张华像往常一样天还没亮就起床准备出去卖早点,这是一个不同以往的早上,屋外冰冷的空气似乎就要凝结一样漆黑的夜空伸手不见五指。张华深深地叹了口气,再苦再累也要抗,因为他明白没有人能够代替他。点上支香烟拎起准备好的保温箱走出门去。

  “尼玛,我居然又忘了拿零钱!”张华暗骂道:“这脑子还没清醒?”。回身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不禁自言自语道:“我家的门呢?”他没多想又伸手往前摸了几下。不摸还好,这一摸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确实什么都没有。此时此刻他的汗毛都立起来了,从来都不信什么神鬼的他,这次似乎不走运的碰上了。从来都是最怕这些灵异事件,也是第一次这么接近灵异事件,他有些慌张,可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更没有办法了,只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但他明白一件事这一定不是梦,天会亮的。一时间没经历什么大风大浪的张华回忆起了往事,他想用回忆占据大脑不要去胡思乱想,越想就越害怕。此时此刻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了许多三国相关的信息,有最爱玩的三国类游戏和看过的三国小说,想着这些也许会让自己放松些许。

  张华此事整理思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最近几天几乎没怎么睡觉,难道是脑袋出问题了?“天师?张角?黄巾?官兵?周将军。这难道是三国?”张华控制不住情绪大喊!“你疯了,什么三国?现在是大汉中平元年”老汉怒吼道。张华望着老汉边摇头边说:“我不信,我不信,这不可能!”张华抓住老汉的衣服不停地低吼:“你说你是骗我的是不是?是不是?我知道你们是在拍什么电影是吧?送盒饭的怎么还没来?”“来人给我把这疯小子绑了,这家伙中邪了说的什么都听不懂!”周姓将军怒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动手!”众人疲累不堪,却也稀稀拉拉站起来几个要绑张华。毕竟张华不是傻子急忙说道:“周将军且慢,在下是天师张角遣来传话的,路遇我军大败被众人引至此处,望将军明察!”周姓将军白了张华一眼:“你如何证明你是天师张角之使臣?”张华一脸喜色说道:“临行前由于事态紧急天师赠予在下天火火种。”说着,张华掏出兜里的打火机轻轻一按,黄色的火焰映出所有人的眼帘。连周姓将军在内所有人跪地高呼:“天师神威!天师神威!”张华暗笑幸亏这打火机是新的还能忽悠一阵子。

  一下马,守门军士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两把亮得刺眼的刀架在了张华的脖子上,张华心里很害怕,别还没开始大计划就先被守门卒给做掉太丢人了吧!急忙说明来意:“两位军爷,在下是来求见刘玄德!”小兵甲:“特殊时期见谁也得先见我家大人,再说刘玄德是谁啊?”小兵乙:“好像是白天带兵大破黄巾贼的刘备吧?马上就该关城门了,把这厮先交个大人听候发落吧!”小兵甲:“对,那就交给大人定夺!”张华暗喜能见到个做官的就行,不直接当奸细砍了就好!

  一切正如张华所料,天很快亮了,眼前除了他的保温箱和几棵枯树几乎就是一片沙漠,张华心情很沉重根本不明白在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四周的空旷好像寓示着死神正在逼近,张华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不倒下就要想办法回家,但他很清楚想要搞清楚这是哪里怎样能回家必须要先找到人才行。带着满脑子的疑问和对这片土地的未知出发了,张华拎着装满早餐的保温箱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去。

  实际上张华是为了去投刘备,他想那些黄巾贼看到没有希望也会向朝廷投降的,应该不会作殊死抵抗,毕竟他们连最基本的粮草都不多了。一路上张华跌跌撞撞,根本不会骑马的他差点把马勒死,他怕自己掉下马背,死命的抱着马脖子不松手。感觉时间过了好久,荒漠一样的土地上偶尔会有几俱尸首,他们貌似不是因为战争而死,一定是饿死的,这一幕幕惨烈的景象,张华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仿佛看到了冯小刚导演的【1942】重现在了眼前,他感觉眼眶隐隐湿润,‘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这句话有多重,字字千斤啊!张华想也许自己真的是一个转折点,也许自己可以结束这一切,让这个时代革新!总算他看到了一座城池,城楼上方‘涿郡’二字非常醒目,终于到了,张华擦了擦眼睛整了整有些散乱的衣衫。

  “阁下可是刘君郎?”张华率先开口问道。刘焉很诧异:“汝怎知本官?”张华答道:“刘君郎知人善用,差刘玄德大破黄巾贼早已尽人皆知!识得刘大人有何难?”刘焉冷笑道:“别绕弯子了,说吧,你是不是黄巾贼的奸细?”“刘大人单刀直入,真是好爽之人。实不相瞒,在下听闻刘玄德的二位贤弟勇不可当,欲追随刘玄德鞍前马后共讨黄巾贼,不知尊意若何?”张华话锋一转把包袱挑给了刘备。刘备大笑:“即阁下意欲讨贼,失礼之处望多海涵,吾等意欲明日往广宗助战,如若阁下不弃可与备同往。”张华正想立点功封个侯拜个相什么的呢,当即应允:“悉听遵命!”待张华退下,刘焉说:“此人不可轻信,事有蹊跷,未查明此人来历,玄德不可大意啊!”刘备拱手回道:“此正用人之际,诛逆讨贼此乃大事,虽不明其出身家世,既有杀贼之心可用也,备当留意其行,望大人放心。”刘焉点点头不在争辩,刘备三兄弟即出。关羽出言道:“大哥欲留用此人?”刘备说:“既然人家有意共讨逆贼,我等何故拒人于外呢?况且我以为这人很特别征兵没有应招,而是专程找到我,这人大有文章!”兄弟三人一路探讨着。

  “我最崇拜关二爷,真没想到我这辈子居然有幸见到本人,三国演义中说关羽是最傲的,最后也死于他的傲慢,我倒要看看关二爷是不是真的像小说里写的那般傲慢?”压抑不住心头的激动,张华喜上眉梢“哼哼!既来之,则安之。回不去我就好好闯闯天下!”张华打算去投刘备先熟悉下这里的礼节习惯再作打算,要投刘备必须县脱离黄巾贼才行,思虑良久他站到高处喊道:“父老乡亲们,如今主帅被斩,汝等群龙无首不可久也,又不知道天师何日兵至此处,不可在此坐以待毙,不如在下回报于天师求天师早日发兵,以解汝等之危局啊!”不是别的,都不想死,眼下粮草又短缺,真有个不怕死的,大家伙一定是32个赞啊!再者张华本来就是已报信为名义骗得信任的,就这样在一片嘈杂的议论声中,还是周姓将军做出了决定:“报信这事是必须的,既然张大人已有此念,不如就回禀天师据言程远志被斩之事,何去何从待天师定夺便可!”就这样张华搞到了一匹马,背负着所有人的希望出发了。

  走了好久好久,分不清时间,手表也不知何时指针不再动了,看看天上的太阳好像是中午了,这时第几个中午张华也分不清楚了。走着走着,张华感到身上的力气似乎用尽一样,他很想休息,索性就趴在了地上,这一趴不要紧,他听到了地面上有声音,他知道一定是远处有人跑过来了,可是这声音很大,这得多少人啊?想着想着,好像哪里不对啊,从上坡另一头冒出黑压压的一片人啊还都是破衣烂衫。张华也顾不上再傻站着多想了,再不起来很有可能被他们踩死啊!看着洪水猛兽一样狂奔的人群,这么多群众演员得多少钱啊,看起来还那么真实,等等这真不像是拍电影,管不了那么多了,先闪人再说。于是不明所以的张华也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跟着大队人马往回跑,其实他和这群人一样,都是为了保命,只是他是怕被踩死,其他人是怎么回事张华不清楚。他想搞清楚这到底是哪?他们又在干什么?为什么看起来慢一点就会死掉一样,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大哥。你。。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那人瞪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继续跑,其实不是其他,谁急眼逃命的时候会理会一个看起来像是***的发问。张华一看都要玩命的架势没敢再问,又没看到后面有什么更加疑惑了:“这些家伙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都穿成这样?中国倒是有很多地方还很贫困,可是那也不至于这样吧?这到底是哪?”。终于似乎大伙都放慢了脚步,看着前面的一大片没见过的‘帐篷’,张华暗喜无论如何这下能睡个安稳觉了,得空张华见一老者,上前便问:“大爷,这是哪里啊?”老汉答道:“此地乃青州境内,你不是明知故问吗?”张华更疑惑了,心想:“青州是哪啊,我都没出过远门啊,他的话也不是普通话,我倒是能听得懂!可是.难道我找到了世外桃源,不对那也不能全都逃命啊”又问:“大爷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还穿成这样?”老汉探头仔细看了看张华“你小子被人家打傻了吧?刚被官兵追的屁滚尿流,现在问我们在干什么?逃命白,这孩子。”“。”张华心里更犯嘀咕了“什么跟什么啊?官兵都上来了,太乱了得好好屡屡。”张华思量间又要发问,突然一人高喊:“天师张角与我等有恩,我等应集结于此待天师大军至此前去增援,诸位意下如何?”众人皆喊:“我们都愿意听周将军的,周将军说怎么办咱就怎么办!”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