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虫游剑记小说

虫游剑记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灵异

作者:恐高的太阳

时间:2021-01-03

小说简介

从战场爬出的夏虫还没等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就喷了别人一脸,立刻要被十步那姑娘耳朵没毛病,也不是故意在粉丝面前恶意卖萌。这是江湖上流传最广,应用最多,被一代代人不断是各大门派、帮会必备的技巧之一了。。……

《虫游剑记》情节预览:

文章剧情曲折,感情丰富,引人入胜

    “大哥,那小子刚才是不是听到我们说的话了?”灰衣小个像是没反应过来似的张着嘴巴用手捅了捅旁边的的大汉。

    “这哪能让您付钱啊,这顿饭我请了!还望您多多包涵。。。。。。”“那行,这样吧,有空我再帮憨蛋看看,是不是蛇毒还没清干净!”

    “哦?”

    叹了口气,这事八成不能善了了,决定先下手为强的夏虫怒吼了一声:“小二!楞这干嘛?看戏呢!快拿手巾给那位姑娘。还有你这酒怎么是酸的,是你睡昏头了把白醋端上来了吧?姑娘,实在对不住,实在对不住。”刚还趴在柜台上打算盘的掌柜飞似的跑了过来,在小二头上敲了一下冲叫到:“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又换了一副笑脸,三步并作两步窜到夏虫面前,“误会了,误会了,夏公子你可是憨蛋的救命恩人,我们怎么敢拿醋来糊弄您呢。”

    夏虫清理了一下残渣,包好药材,伸了个懒腰,推开了窗子。这窗户推开后就能看到后院,他用脚迈上窗沿轻轻一点就窜了出去。现在已经入秋了,看了一眼像蛋黄一样慢慢溶于天际的夕阳和被风沙沙作响的老树。莫名想起了老头说过的蔬菜沙拉拌蛋黄酱,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味道,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间口水便从嘴角慢慢流了出来。夏虫搽了搽嘴角,全怪自己一时没把持住喷了对面一脸,又怕被人发现自己偷听,中午没吃多少东西就回了客房。

    夏虫瞪了他一眼,误会了后可能是他被那个上官姑娘一个砍,不误会那可是要被周围所有人一起砍。于是拿起酒壶倒了一杯放在老板面前,做了个请的手势,意思是你试试,如果你喝完一口不喷出来,等打起来保证拿你当肉盾。掌柜似要证明这酒没毛病似的,端起了酒杯就往嘴里送。可能是喝的猛了些,没等他喝完一口,脸上就变了颜色,涨红成了一片,连眉毛都好像要拧在了一起。他做出来的那个样子,任谁看都能知道这酒啊确实是酸的。    小二正递手巾给上官语冰呢,看见掌柜这个反应愣愣的说“这酒真是酸的?”掌柜看到他这傻乎乎的样子,这个生气啊,一脚就把小二踹出半米远去。“你真是睡糊涂了!”踹完又不住的和夏虫跟上官语冰道歉。飞出去的小二没砸到什么人,也没有摔坏,一骨碌从地上坐了起来,傻子似得挠了挠头,愣愣的向夏虫那看去。现在这表情倒是符合他的名字了,夏虫笑了笑对掌柜说:“哎,可能是那天的蛇毒还没清干净,今天又这么忙,难免昏了头。你让他先去歇歇吧。这姑娘的菜你们再上一份,钱记在我头上。”又转过身开始对愣愣的拿着手巾盯着他的上官语冰不住的道歉。

    这“解密”技术是夏虫掌握不多的高端技术之一了,是他走了运从军队里的某个老爱在帐篷里扫地的老光头战友身上学到的。每天神出鬼没的,不知道是哪个营的,谁的手下。可能遭受了军队欺凌,平时他扫地的时候也没什么人理大家都好像假装没看见他似的,这可能是老头所谓的“冷暴力”。由于怕破坏大家规矩,被一起欺凌,夏虫也只有在没人时候和他说说话。到现在夏虫也不知道他手里的扫帚哪来的,军需处也不发这玩意,这扫帚已经排到了夏虫鬼故事排行榜中的第九位。然而觉得自己用了高端技术还颇为得意的夏虫在对面那姑娘眼中,坐那对着碗表情丰富的跟个神经病似的。

    客栈里的每个势力都在自己的“频段”里肆无忌惮的聊天。因为不怕被其他势力听见,聊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可能是等的无聊了,聊得净是同伴或在座其他势力人物的阴私、丑闻。情节简直一波七八折,精彩的地方不比天桥底下说的书差。然而过于相信自家技术的结果就是被人在一旁光明正大的偷听。内容精彩的地方,还能把夏虫鼻涕乐出来。

    “哎!大哥,你说他们放着山上的宝贝不找,在这小店里穷坐什么?”靠窗口的位置上一个贼眉鼠眼的灰衣小个捅了捅旁边的络腮胡大汉。这大汉在这群人里也算是一股泥石流了,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八卦爱好者,消息质量好得很,夏虫大半的偷听精力就放他身上。“听说是为了一个女的,看到没就是那个。几天前就她一个人把合欢派过来寻宝的高手都给挑了,他们右护法头都被剁下来挂在老鸦林里了,那个惨哟。”那大汉像是要突出那个惨字似的捂了一把眼睛,又喝了一大口酒。光挂个头?那身子拿来干嘛了?夏虫疑惑的瞟了那姑娘一眼。“合欢派那群人的德性你也知道,这次算是碰上硬点子了。明月阁的上官语冰。。。。。。”小个子见大汉碗里的酒不多了便端起了酒壶帮大个满上。明月阁是江湖中的有名的名门大派,跟合欢派一样是男多女少的门派,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百合?夏虫摸了摸下巴。“他们那边男人本来就不多,这次这么惨,八成以后是再也斗不过那群娘们了。”“谁说不是呢,听说他们这次可是花了大代价才从那群娘们手里把机会换来的。哼,现在看还不如不换呢!死了人又丢了面,王溁那个小王八蛋肠子都悔青了,巴巴的赶来报仇,想挽回点颜面。还不是怕合欢派里那群娘们借题发挥,她们厉害着呢!”大汉朝坐在东北角的王溁他们努了努嘴,夹了一大口菜塞进嘴里。夏虫对于这不是女孩子之间的相爱相杀表示万分遗憾。“她们哪有大哥您厉害,什么都清楚,可谓是黑道的第一包打听。”“嘿嘿,魔门分裂后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特别是这合欢派,年轻一代也就王溁和那秦雪儿能拿的出手。王溁这次把家底都掏出来,我看这上官语冰要糟啊。”“那就是要成炉鼎了呗。”“还有坐她对面的那小子,王溁一直盯着他呢。”“你是说。。。。。。”小个子摆了一个一个恶心的表情。“嗯,小王八蛋可是男女不忌的,他屁股肯定要遭殃。”大汉摸了摸胡子笃定的说。

    一下子店里坐着的、站着的、吃菜的、喝酒的、一位位、一个个,目光全聚了过来。或怀疑,或吃惊,或敌视,顷刻间夏虫连脚板心的汗都冒出来了,这?危险了。但危险性最大的还是坐在对面的那个上官姑娘,在他看来这店里所有人加起来排一排都未必够给她砍得。

    直到把草根都嚼完,他才合上、放下手里的书,开始处理起前些天挖到的草药。药都是前些天进山挖的,大部分已经经过分拣和处理。由于这一两天山上太过于凶险,他没敢进山进山采药,现在需要处理的药物也实在不多。看了看桌上的药材,夏虫叹了一口气,他本来来这里是为了一株五百年的火龙果的。如今药没采到,倒是听了半天别人的闲谈。这山上也给他们搞的戒严了,这么多势力一股脑的往里面窜也不嫌挤得慌。这些人为什么不能像自己一样好好学习呢,一天到晚给别人添这么多麻烦。居然还相信山里有什么重宝现世,那株火龙果八成也给他们在寻宝的路上踩没了。

    “我”夏虫这边刚倒上了酒想一边喝一边偷听呢,听到大汉的这结论,一口气没匀过来,嘴里的酒直接就喷了出来。正喷在对面埋头吃菜的那姑娘漂亮的小脸蛋上,温热的酒水从那姑娘脸上滴答滴答的滴下来,滴在了桌子上,她刚上的菜上。就这一下子,夏虫的心就变得拔凉拔凉的,那主最近还砍了不少人呢。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口酒还是这壶酒的第一口。。。。。。

    那姑娘耳朵没毛病,也不是故意在粉丝面前恶意卖萌。这是江湖上流传最广,应用最多,被一代代人不断是各大门派、帮会必备的技巧之一了。

    “如果不是碰巧呢?”小个颇有兴趣的推了推大汉。

    “呵,不会吧。不过这也实在是太巧了,正喷在上官语冰的脸上。”大汉皱了皱眉,又强似的把眉头舒展开笑道。

    那上官语冰姑娘好像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似的,从刚才就一直愣愣的盯着夏虫看,一直盯得他直发毛,好像直到现在才回过神来似得向夏虫摆了摆手,转过头去问掌柜:“哪里有水?”小二这时才好像又恢复了平时的机灵,爬起来带着上官语冰往后院去了。夏虫把手指上的白色粉末弹开,又擦了一把脑门上不存在的冷汗,心想:这明月阁果然是名门正派,居然没把我砍了,难道这就是老头常说的素质教育?这素质确实比我高。

    “毕竟他可是喷了那个上官语冰一脸。。。。。。”

    “我觉得行!”

    夏虫向周围望了望,以确定没人藏在在这客房里。这已经是这客栈里最好的一间客房了,有床有桌子,四周墙壁上还挂着些字画、花瓶。夏虫对房间好不好的判断依据也只限于这些了。字画、花瓶、屏风、古玩这些夏虫也看不大懂,唯一的作用就是让他在房间里的活动幅度大大减小——他实在是怕损坏这些精细的玩意。好在这床够软够舒服,这一路上风雨漂泊的实在没睡到过什么好床,他才没去换其它房间。况且大概这些东西也不值什么钱,按这客栈的规模来说。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