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穿越之女人太凶小说

穿越之女人太凶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

作者:丁帆.QD

时间:2021-01-02

小说简介

一个“诚实的人的孩子,不小心穿到了中国古代。 再次穿越之女人太凶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想起自己正在攀岩,抓树藤竟然会抓着一条蛇,还是毒蛇的那种,那还能怎么着,直接手脚大乱的狂跌下来,看着阿凯从迷惑到镇定,惊恐到凶怒的眼神,眼珠子鼓得跟鸡蛋似的,我当时唯一的念头就是;凯你可不能跳下来啊,知道你脾气暴,知道咱关系好……,但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死来的划算。然后想起凯脾气怎么这么暴呢,女朋友很漂亮等等…。。……

《穿越之女人太凶》情节预览:

帅气多金还专情,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爱。

  紧紧腰带,把美人儿绑在背上,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就是轻。骑着一匹马,手里再牵着一匹,一般高手都这样,“你们原主人已经嗝屁了,现在跟我混了。已经走了五天了,第三天的时候美女醒了,下了我一跳,还以为她会永远的睡去。寒风肆掠,背后的那一点温暖久久不曾散去,有你‘我不再孤独。当你那双漂亮的双眼深深地瞄着我的时候,我知道,我’‘’错意了。如此的居高临下,让人身寒,如临冰狱。我低头烤鱼,当我啃完第一条,我知道有人瞄着我。当我啃完第二条,我知道有人还是瞄着我。当我正要啃最后一条的时候,我知道有人正在深深地瞄着我,全身不由的起了一层白毛汗,唉……,三天就这么一顿正餐啊,三天就找着这么一条河,你说这大雪封山的我容易吗我。转身,双手把鱼奉上。嗯……、不吃,我明白,手不能动,那我喂你。还不吃,又瞄了我一眼,汗……,感情是嫌鱼太脏了,行‘把皮剥了喂你吃。吃完再用叶子包个小碗喂水,别问我为什么不用“传统方法“,咱可是好人,好人,嘿嘿……!

  怕什么,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呵呵呵……呵呵,笑的那一个妖娆,妩媚,花枝乱颤,‘公子,你好坏。若不是看见堂下单腿跪膝,颤兮兮下属,还真以为他只是位放荡不羁,只知道寻花问柳之人。

  终于赶上了,这一路奔的,要不是咱身体素质好,光那个视觉冲击就够我喝一壶的了。唉……?怎么没看见导演啊,虽说咱不懂这一行吧,但摄影器材也没看到。地上又惨兮兮由躺了一地,还有一个没断气的,赶紧跑过去。哎,兄弟……兄弟,你没事吧,看着鲜血不断的从他的喉颈冒出来,我也冒汗了。这真也没这么真的吧,nniang的,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五天来的苦苦寻觅,黄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找着“人行道了,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终于可以不用睡雪窝子,天天刮寒风啦,“雪花儿那个吹……”现在还挂着两条鼻涕虫呢。但是做男人的要稳重,后面可有人看着呢,沿着“人行道一溜小跑。嗨——我跨过了几座山,嗨——又越过了几条河,红红火火…………,哎——哎哎,马儿你别乱叫啊,刚骑你的时候也没这样啊,吁……吁,两匹马都在不停地嘶鸣,不对,有东西。明显感觉后面那位也很不正常,背后突突的直冒冷气。经过这几天的相处——虽然都没说过话,主要是没敢主动搭讪——一个眼神过来就足以把我秒杀了。我知道,只要她瞄着我,我就得赶快改变手里的动作,只要感觉空气突然变得更冷了,我就得赶快当儿子做奴的贴衣叠被,晚上睡觉用身体做门,让风刀子直接往我身上招呼,谁叫咱是爷们儿呢。

  啊……“!不好,出事了,二章子啊,奔上来的二章子他爹看见儿子呆呆的站在那里,急忙的对他上下其手,没事吧,章子,没事吧。;

  一阵的拼拼乓乓声。谁这么吵啊,还让不让人睡了,nniang的,肯定在看武侠片,还是老版的那种,这都什么年代了,没素质。想睁开眼,华的白茫茫一片,那耀眼的,看不清。啊……,白衣天使(脑子唯一的想法)!有救了,有救了,这肯定是在医院了。折腾了半天也没抓着被子,冷……,真冷,是真的冷啊!不会吧,这感情直接把我送到冷冻室了,汗……,这情景我只在电影里看过。用手摸摸,这么宽敞,没到头?‘那应该是冰库什么的,这兵乓乒乓的,难道还有人在这里炼冰玩。不管,有人就有救了,起来再说。

  二章子他爹毕竟是常年在山打猎,经验丰富,暗暗压下心寒的胆气,看清这是只人手,虽然裹满了血迹,但就是只人手。慌什么;赶快救人,村里的老猎手们赶紧把老虎从谷亮身上移开,年轻的猎手们都不敢靠前,只有二章子敢上前扯着老虎尾巴拽着。

  第二章

  花如晏赶赴早已停止打斗的现场时,看到的只有一具具魂断的尸体,死者哪个不是武林中数得上名号的“侠人名士。甚至连横练内功,一身钢筋铁骨的”镇关侯,郑三爷还不是尸横当场。哼哼……哼,花如晏一阵冷笑,这就是所谓的名人侠士,众人围攻一个女流之辈,竟落得如此下场。哼哼——,你们这些武林人士也不过尔尔,早晚让你们一个个粉身碎骨,以忌我爹爹在天之灵。

  着陆了,连绵的陡坡,滚啊滚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全身的关节都在剧烈的疼痛,每一块肉我多希望摔下来的时候摔得狠一点,摔个全身不遂,这样我也少感觉一点痛。还有树呢,一棵棵大树啊,心里还想着它那茂盛的样子,准备被肢解吧,想着想着,树啊……树啊,怎么还不来啊。我痛,我竟然还没死………………。

  第五章

  痛……痛痛!勉强支起身子,眨眼,再眨眼‘,这……是雪,这是雪(心里肯定的说)!那我的冰库呢,我的被子,我的被子’,还有武侠片,武侠片。这是雪,好冷!哪有冰库,脑子里一片混乱。我想起我是攀岩然后掉下来。‘nniang的,这再掉也不会掉到黑龙江去吧,记得我们那里都是山的,掉下来至少得砸树上才对,这里连根草都没有。看着前方的雪地滑道,感情我还是斜飞过来的,摔的够直够远,够水平。

  看着你畏惧我的身影,看着你因为我的一个眼神而浑身抖动的神情,你是在怕我吗?有一天你会离我而去吗,有一天你也会因为畏惧我而逃离我的身边吗。师父说;当我能遇到为我而舍弃生命的男子时,我才能展示我的面容,为他……。

  爹……,看‘有马,不好,又有人被大虫袭击了,赶快奔了过去。回来……回来,二章子,,危险;说着带人急忙的跟了上来。

  你也怕了么,我是实实在在,剧烈的心跳让我的血液翻腾,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左手握住枪头,右手在后,准备随时收缩。好家伙,硕大的虎头一步步向前移动,来吧,你饿了吗‘我也饿了,来吧……。动了,动了“来自鼻孔深处的颤抖,或者说是振奋,来吧…………。好快,我可不能退,左腿猛然跨开,形成工字步,左手向前,右手往前推,零点零几秒的时间,突然暴涨的枪头直直的插入了猛兽的身体,太锋利了,枪头穿透了老虎的身体,来不及跳开,虎爪刚越过我的面门又直扑背部,被砸出数米远的我疼痛难耐,五脏六腑都在灼烧碎裂,我知道背部的伤很重,明显感觉到寒风灌进了我的肉里。抽出短刀,一口鲜血喷在了雪地上,把白雪染个通红。疯狂的野兽嘶吼狂鸣,势若惊雷,鲜血不断的从枪柄流淌而下,剧烈的疼痛使它变得更加的愤怒,竟然不顾长出身体一截的枪柄摇晃着疯狂的扑向马匹。不会让你得逞(低吼),冲过去,短刀再一次没入老虎的身体,只剩刀柄,吼————,狂躁的身体又将我击翻在地,狠狠地撞在树上。吼————,愤怒使它丧失理智,而疼痛又使它更加的=愤怒,流淌着鲜血直直的向我扑来,碗口粗的树木被生生的撕碎咬断,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如此的近,如此的真实,漫天飞舞的残枝断木造就了一幅地狱。我——已无力——躲闪。来了,没来,怎么这么慢,啊哩——卡住了,本想瞪两眼的,感觉时间不够。长长的铁枪把它卡在了断木之间,让它抬不起头来咬我。

  禀告公子,此时大堂之上有一位青衣男子正怀抱一位娇柔的女子尽情的嬉戏。见有人来了,女子假意把落下的肩裳轻轻拉起来,‘公子,有人来了。

  从我睁开双眼的时候我就可以置你于死地。看着你欢天喜地提这几条鱼向我奔来,看着晨光散在你那结满冰霜额头,我竟然没有下手。看着你是如此的怕我,甚至我的一个眼神就可以将你冰封在原地,我也想笑。”看着你抖若寒蝉的将我扶上马背,嘴里还喃喃自语,“我是男人,怕什么,我这是助人为乐,时不时的用余光扫视着我”。我想;我有这么可怕吗,只是觉得很孤独,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除了师父,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一个人。

  还活着,活着……,我还以为;

  玉阎罗当真了得,果然不负盛名,也只有此等女子能配得上我花如晏,哈哈哈……哈哈。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