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我当走阴人那些年小说

我当走阴人那些年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灵异

作者:扶风苑下客

时间:2021-01-01

小说简介

《我当走阴人那些年》是作者扶风苑下客创作作品的灵异类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独特,我的推荐深度阅读。《我当走阴人那些年》精彩的节选:我是一个走阴人,天生的一双见鬼了见邪的鬼眼瞳!死于非命之人难以生死轮回者,我送!怨气丛生不入五行者,我送!阴令效的阎君束手者,我还送!在普普通通人眼中,整天与那些东西打交道是不祥的,但在我的确,这却福禄添寿,福禄无双,想明白我是如何走阴的吗?那就到我的杂货铺,听一听我走阴那些年的故事吧……...夜  滂沱大雨,电闪雷鸣。  沈翘拖着行李箱,漫无目的地走在雨中。  “翘翘,林江不是因为中了五百万彩票才跟你离婚的,是你没有尽好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  “沈翘,你烦不烦,离婚是很早以前就想提的。你不想离,你还想分家产吗?”  沈翘的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视线一片模糊。  过道有辆银色的宾利以飞快的速度朝这边飞来,伤心过度的沈翘没有发现。  直到那辆车子快到身前的时候,她反应过来,但大脑却是死机状态,整个人站在原地发懵地看着那辆车直直地朝自己开来。  吱——  银色宾利急速转弯,可以看出车主的车技,因为速度过快撞上了护栏。  沈翘站在原地,一颗心疯狂地跳动着。  银色宾利拦上护栏以后便没动静了。  深夜,此处僻静,过往没有车辆。  沈翘在原地站了数几秒才反应过来,猛地抬手将脸上的泪水用力抹去,然后丢下了行李箱朝银色宾利奔过去。  车内一片黑暗,沈翘趴在车窗上面,隐约看到里面有个男人的身影趴在方向盘上。  沈翘用力地拍着车窗,“先生,先生你没事吧?”  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为了躲避自己才撞上了护栏,如果他有什么好歹,她得负责的呀!  听到一声咔嚓,沈翘赶紧拉开车门将上半身探了进去:“你还好吗?啊……”她的声音还带着哭腔。  话未说完,趴在方向盘上的男人突然探手抓住了沈翘的胳膊,将她抓了进去。  砰!  车门关上,锁死。  沈翘跌在男人的腿上,男人火热的大手如同铁链一般锁在她的腰间,令她动弹不得。  “放,放开我……”沈翘感觉到了危险,结巴地朝男人说了一句。  “找死吗?”  按着她的人缓缓开口,声音低沉浑厚,如甘冽的清酒一般滑过喉间。  沈翘愣了几秒便反应过来他是在说自己走在大马路中间的事情,她赶紧摇头:“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但你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我……”话落,男人将她提了起来。  沈翘头部发麻,手抵在男人的胸前,结结巴巴:“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  男人俯身,冰冷的薄唇径自擒住了沈翘因害怕而微微发颤的唇瓣。  “唔……”沈翘身子一软,脑袋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男人食髓知味,将座位放平后把她压在身下……  暴雨下了一夜,似乎在洗刷着这个城市的罪恶。  一夜疯狂后……  车内的人指尖动了动,男人锐利幽深的眼眸倏地睁开,夜莫深坐了起来。  空气中有女人留下来的甜腻气息,但现场只有他一个人。  跑了?  夜莫深眼眸深了几分,目光落在座位那一抹红上,眸光带了几分复杂。  雏儿?  真是麻烦!  夜莫深给助理萧肃打了电话,冷声吩咐:“马上定位我的位置,查清楚昨天晚上那个女人是谁。”  说完,不等他的助理明白过来,就挂了电话。  *  沈翘是半夜逃走的,趁着雨势大,她狼狈不堪地回了娘家。  结婚那么多年,她连自己的丈夫都没睡,今天却睡了一个陌生男人,所以沈翘慌得不行。  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就选择了跑路。  “翘翘。”  沈母推开门进来,给她送了一碗姜汤。  “谢谢妈。”  “你跟林江是彻底完了?”  提起林江,沈翘垂下眼帘,捧着姜汤有一下没一下地喝着,明显不想多提。  “离婚了也好,反正你爸爸给你安排了另一个婚事。”  听言,沈翘心里一阵咕咚,猛地抬起头来:“妈?”  “虽然对方有腿疾,但你毕竟是二婚了,就不要嫌弃了。”  沈翘:“妈,你在说什么?”  沈母刷地站起来,一脸怒意地看着她:“婚事就定在一个月以后,你不想嫁也得嫁。”  “我跟林江今天晚上才离的婚,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沈翘只觉得心头渐渐发冷。  “不瞒你说,这件事婚事本来是落到你妹妹头上的,但你既然离婚了,就你替你妹妹上吧。”  说到这里,沈母深吸一口气,目光幽深地望着她:“对方有腿疾,翘翘,沈家不能两个女儿都毁了。”  心中一阵钝痛,沈翘捧着姜汤的手渐渐发抖,她嘴唇哆嗦:“妈妈,我可是你的亲生女儿……”  “月月可是你的亲妹妹,你忍心看她受苦?”  “那我呢?”  “总之,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一个月以后你必须嫁到夜家去!如果沈家两个女儿都毁了,我跟你爸都活不下去了。”  出嫁的那天,沈翘的妹妹沈月来找她。  “姐姐,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妈妈她……”  沈翘盯着她,目光一动不动:“对不起?那你愿意穿上婚纱,自己嫁吗?”  “姐姐,我……”沈月握紧手中的拳头,咬了咬牙,最后将手松开,泄气:“我有男朋友的姐姐,可你已经离婚了……”  沈翘收回目光,垂下眼眸:“是啊,我已经离婚了……照顾好爸妈吧,为了这件事,他们可谓是尽心尽力,费尽心思让我答应。”  嫁给一个有腿疾的人,说明她这辈子就要一直照顾他了,如果这本来就是她的命,她可以接受。  可这明明就是沈月的,而她沈翘,在经历了丈夫背叛之后,回到娘家,本想可以得到一些安慰。  可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让她替妹妹嫁到夜家的消息。  就因为对方有腿疾,父母不想让沈月毁了。  那她呢?  可偏偏那是生她养她的父母,她只得接受。  夜家准备的排场很大,一场繁琐的婚礼,沈翘是代替沈月嫁过来的,来前就被沈氏夫妇洗过脑了。  虽然大家都不认识她,但沈翘心虚,整个过程都是低头的,尽量不让别人注意她。  新郎坐在轮椅上,气息冷冰冰的,把婚礼现场都快冻成冰柱了,所以大家的注意力多数都在他的身上。  婚礼虽然排场大,但还算简单,因为夜莫深不敬酒,众人畏于他身上的气场也不敢闹他。  婚礼完成后,沈翘就被送到了新房里。  上了年纪的老佣人在她的面前立威道:“二少奶奶,虽说我们二少是有腿疾的,但好歹也是夜家的二少爷,二少奶奶嫁过来以后,可要尽心尽力照顾我们二少爷才是。”  自从那天晚上淋了雨被母亲告知要代替沈月嫁到夜家去之后,她第二天就发高烧了,然后好几天才退下来。  之后病情反反复复,一直没有好全,直到今天穿上婚纱前她还是吃了感冒药的。  这会儿眼皮重得不行,听了佣人的话之后,只得连连点头,然后道:“我知道了,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会儿?”  她真的快支撑不住了。  老佣人看她的眼神顿时充满了嫌弃,一边说着她的闲话一边出去了。  她一走,沈翘也不管身上穿的是不是婚纱,直接倒头睡了。  睡梦中,好像有锐利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怪怪的。。……

《我当走阴人那些年》情节预览:

爱恨交加,只有悲伤。

  “你们要干什么?”沈翘刚想往外走,却被他们直接拦住。  “别,别碰我,放开我。”  然而不等沈翘反应过来,其中一人就直接上前将她扛了起来风风火火地往外冲,其他的几个人也快速跟上。  现场所有人都懵逼了,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夜氏集团  “夜少,医院那边有消息了。”  萧肃不顾接待室里是什么情况,就直接冲进来说道。夜莫深正在招待一位很重要的客户,本因萧肃冲进来而不悦地挑眉,后又因为他那句话而敛去。  “有消息了?”  萧肃看了一眼其他人,郑重地点了点头。  下一秒,夜莫深冷声道:“周先生,今天不好意思,我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接下来我会安排别人接待你。”  说完,也不管那人答应不答应,萧肃就上前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夜莫深离开了。  上了车,夜莫深蹙起眉,“什么情况?”  “夜少不是让我留心医院那边的消息吗?刚才手下传来消息说,有一个女人穿得奇奇怪怪的,戴着帽子还戴了口罩,大白天一副作贼心虚的样子去了妇产科,而且身边无人陪同。”  听到这里,夜莫深危险地眯起眼睛。  那应该就是她了!  “人已经抓过来了,就在西泷别墅那边。”  ***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放我下来啊!”沈翘被那人扛在肩上走了一路,颠得脑袋发昏,都快要吐出来了。  幸好后来上了车,可是没多久就到了目的地,沈翘又被人给扛起来,颠簸了不知道多久,才终于被重新放了下来。  “你们这是绑架,我告诉你们,我什么都没有,你们也别想打我的主……”  到了唇边的话就在看到眼前的人之后嘎然而止了。  沈翘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  夜莫深??!!  他怎么会在这里?  萧肃站在他的身后,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而夜莫深眼神深沉如夜,身上散发着无比冰冷的气息。  只是一眼。  沈翘就赶紧低下了头。  幸好她戴了帽子还有口罩眼镜,所以夜莫深一时没能认出她来。  只是,他让人把她抓到这里来做什么?  难道,是知道她怀孕的事了?所以容不下她?  想到这里,沈翘面色一阵巨变!  她本来就是代替沈月嫁过来,夜莫深对此已经很不满了,如果发现她还怀孕了,那他一定会把她赶出夜家的。  想到这里,沈翘推开那些人转身就跑。  “快把她抓回来。”萧肃见状,出声喝道。  夜莫深打量了一下那个娇小的身影,想起一个月前的晚上,他眼眸微深了几分,低声吩咐道:“别伤着她。”  萧肃一顿,点头上前:“小心点,你们别伤到她。”  沈翘哪里是那些黑衣人的对手,他们都是夜莫深的专人,训练有素,跑了不到几步就被抓回来了。  沈翘被控制得死死的,怎么扭,挣扎都没有用。  夜莫深望着她,目光如矩,然后他微抬下巴。萧肃立即会意,推着轮椅上前。  沈翘望着他一点点朝自己靠近,一颗心疯狂地乱窜起来。  完了完了,她要被发现了。  夜莫深虽然坐在轮椅上,可是他的身形高大,根本没比她矮多少,手一抬就碰到了她的口罩。  沈翘瞪大眼睛,别过脸。  夜莫深的手又追过来,沈翘瞪大眼睛,继续逃着。  这如猫捉老鼠般的追赶让夜莫深忍俊不禁,低笑了一声,声音低沉悦耳。  “这么喜欢玩?”  怎么……回事?  沈翘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这个还是之前那个冷冰冰,没有表情的夜莫深吗?他的声音和语气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温柔?  正出神着,沈翘脸上的口罩突然冷不防地被夜莫深给摘下来了。  “啊!”沈翘惊叫出声,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捂住自己的脸,动了一下才惊觉自己的手臂被人给制着,根本捂不了脸。  夜莫深刚才眼底分明还带着柔和的神色,在摘下她的口罩看清她的面容之后,眼中的柔色一寸寸消失,然后被冰冷森寒取代。  片刻后,他危险地眯起眼睛:“怎么会是你?”  沈翘也懵了一下,他不知道是自己?  “你问我?不是你的人把我抓到这里的吗?”  听言,夜莫深想到什么,他眯起眼睛盯着她。  “你去医院做什么?”  沈翘的心即刻悬了起来,她不是个擅长说谎的人,睫毛轻颤着,“我着凉了,去医院看病。”  “哦?”夜莫深微挑了挑眉,冷笑,“去妇产科看病?不如你告诉我,你看的是什么病?”  沈翘:“……”  糟糕。  怎么办?  沈翘咬住下唇,想了半晌,她忽然问道:“那你呢?你根本不知道是我,那你为什么找人把我抓到这里来?”  听言,夜莫深一愣。  他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凑巧,他想找的是一个月前的女人,可没想到手底下的人居然把她抓来了,而且还是在妇产科。  一想到妇产科,夜莫深的眼中便闪过一抹阴鸷。  “二婚女,你怀孕了?”  一句直白的话让沈翘脸色白了个透,她颤抖着嘴唇,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瞪着夜莫深。  “呵,看来我说的没错。”夜莫深冷笑一声:“怪不得你如此着急代替你妹妹沈月嫁到夜家,原来是带了个拖油瓶,迫不及待地想找个人给你接盘?”  站在夜莫深身后的萧肃听言,顿时气愤地握紧拳头。  “你把我们夜少当成什么人了,居然带着孩子嫁到夜家来,怪不得你去妇产科要鬼鬼祟祟的,只是你没想到会被我们正好碰到吧?”  沈翘百口莫辩。  她原本想静静处理此事,可没想到这帮人会突然冲出来将她抓到这里来,她到现在都不明白怎么回事。  不行,沈翘,你要冷静。  冷静!  沈翘压下心底翻涌的惊惧,抬头倔强地对上夜莫深的眼眸:“谁说我去妇产科就是怀孕了?你也知道我是二婚女,我有妇科病,所以去挂个号排队治病不行吗?”  话音刚落,夜莫深修长的手便捏上了她的下巴。  冰冷的声音如同地狱传来。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夜  滂沱大雨,电闪雷鸣。  沈翘拖着行李箱,漫无目的地走在雨中。  “翘翘,林江不是因为中了五百万彩票才跟你离婚的,是你没有尽好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  “沈翘,你烦不烦,离婚是很早以前就想提的。你不想离,你还想分家产吗?”  沈翘的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视线一片模糊。  过道有辆银色的宾利以飞快的速度朝这边飞来,伤心过度的沈翘没有发现。  直到那辆车子快到身前的时候,她反应过来,但大脑却是死机状态,整个人站在原地发懵地看着那辆车直直地朝自己开来。  吱——  银色宾利急速转弯,可以看出车主的车技,因为速度过快撞上了护栏。  沈翘站在原地,一颗心疯狂地跳动着。  银色宾利拦上护栏以后便没动静了。  深夜,此处僻静,过往没有车辆。  沈翘在原地站了数几秒才反应过来,猛地抬手将脸上的泪水用力抹去,然后丢下了行李箱朝银色宾利奔过去。  车内一片黑暗,沈翘趴在车窗上面,隐约看到里面有个男人的身影趴在方向盘上。  沈翘用力地拍着车窗,“先生,先生你没事吧?”  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为了躲避自己才撞上了护栏,如果他有什么好歹,她得负责的呀!  听到一声咔嚓,沈翘赶紧拉开车门将上半身探了进去:“你还好吗?啊……”她的声音还带着哭腔。  话未说完,趴在方向盘上的男人突然探手抓住了沈翘的胳膊,将她抓了进去。  砰!  车门关上,锁死。  沈翘跌在男人的腿上,男人火热的大手如同铁链一般锁在她的腰间,令她动弹不得。  “放,放开我……”沈翘感觉到了危险,结巴地朝男人说了一句。  “找死吗?”  按着她的人缓缓开口,声音低沉浑厚,如甘冽的清酒一般滑过喉间。  沈翘愣了几秒便反应过来他是在说自己走在大马路中间的事情,她赶紧摇头:“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但你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我……”话落,男人将她提了起来。  沈翘头部发麻,手抵在男人的胸前,结结巴巴:“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  男人俯身,冰冷的薄唇径自擒住了沈翘因害怕而微微发颤的唇瓣。  “唔……”沈翘身子一软,脑袋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男人食髓知味,将座位放平后把她压在身下……  暴雨下了一夜,似乎在洗刷着这个城市的罪恶。  一夜疯狂后……  车内的人指尖动了动,男人锐利幽深的眼眸倏地睁开,夜莫深坐了起来。  空气中有女人留下来的甜腻气息,但现场只有他一个人。  跑了?  夜莫深眼眸深了几分,目光落在座位那一抹红上,眸光带了几分复杂。  雏儿?  真是麻烦!  夜莫深给助理萧肃打了电话,冷声吩咐:“马上定位我的位置,查清楚昨天晚上那个女人是谁。”  说完,不等他的助理明白过来,就挂了电话。  *  沈翘是半夜逃走的,趁着雨势大,她狼狈不堪地回了娘家。  结婚那么多年,她连自己的丈夫都没睡,今天却睡了一个陌生男人,所以沈翘慌得不行。  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就选择了跑路。  “翘翘。”  沈母推开门进来,给她送了一碗姜汤。  “谢谢妈。”  “你跟林江是彻底完了?”  提起林江,沈翘垂下眼帘,捧着姜汤有一下没一下地喝着,明显不想多提。  “离婚了也好,反正你爸爸给你安排了另一个婚事。”  听言,沈翘心里一阵咕咚,猛地抬起头来:“妈?”  “虽然对方有腿疾,但你毕竟是二婚了,就不要嫌弃了。”  沈翘:“妈,你在说什么?”  沈母刷地站起来,一脸怒意地看着她:“婚事就定在一个月以后,你不想嫁也得嫁。”  “我跟林江今天晚上才离的婚,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沈翘只觉得心头渐渐发冷。  “不瞒你说,这件事婚事本来是落到你妹妹头上的,但你既然离婚了,就你替你妹妹上吧。”  说到这里,沈母深吸一口气,目光幽深地望着她:“对方有腿疾,翘翘,沈家不能两个女儿都毁了。”  心中一阵钝痛,沈翘捧着姜汤的手渐渐发抖,她嘴唇哆嗦:“妈妈,我可是你的亲生女儿……”  “月月可是你的亲妹妹,你忍心看她受苦?”  “那我呢?”  “总之,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一个月以后你必须嫁到夜家去!如果沈家两个女儿都毁了,我跟你爸都活不下去了。”  出嫁的那天,沈翘的妹妹沈月来找她。  “姐姐,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妈妈她……”  沈翘盯着她,目光一动不动:“对不起?那你愿意穿上婚纱,自己嫁吗?”  “姐姐,我……”沈月握紧手中的拳头,咬了咬牙,最后将手松开,泄气:“我有男朋友的姐姐,可你已经离婚了……”  沈翘收回目光,垂下眼眸:“是啊,我已经离婚了……照顾好爸妈吧,为了这件事,他们可谓是尽心尽力,费尽心思让我答应。”  嫁给一个有腿疾的人,说明她这辈子就要一直照顾他了,如果这本来就是她的命,她可以接受。  可这明明就是沈月的,而她沈翘,在经历了丈夫背叛之后,回到娘家,本想可以得到一些安慰。  可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让她替妹妹嫁到夜家的消息。  就因为对方有腿疾,父母不想让沈月毁了。  那她呢?  可偏偏那是生她养她的父母,她只得接受。  夜家准备的排场很大,一场繁琐的婚礼,沈翘是代替沈月嫁过来的,来前就被沈氏夫妇洗过脑了。  虽然大家都不认识她,但沈翘心虚,整个过程都是低头的,尽量不让别人注意她。  新郎坐在轮椅上,气息冷冰冰的,把婚礼现场都快冻成冰柱了,所以大家的注意力多数都在他的身上。  婚礼虽然排场大,但还算简单,因为夜莫深不敬酒,众人畏于他身上的气场也不敢闹他。  婚礼完成后,沈翘就被送到了新房里。  上了年纪的老佣人在她的面前立威道:“二少奶奶,虽说我们二少是有腿疾的,但好歹也是夜家的二少爷,二少奶奶嫁过来以后,可要尽心尽力照顾我们二少爷才是。”  自从那天晚上淋了雨被母亲告知要代替沈月嫁到夜家去之后,她第二天就发高烧了,然后好几天才退下来。  之后病情反反复复,一直没有好全,直到今天穿上婚纱前她还是吃了感冒药的。  这会儿眼皮重得不行,听了佣人的话之后,只得连连点头,然后道:“我知道了,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会儿?”  她真的快支撑不住了。  老佣人看她的眼神顿时充满了嫌弃,一边说着她的闲话一边出去了。  她一走,沈翘也不管身上穿的是不是婚纱,直接倒头睡了。  睡梦中,好像有锐利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怪怪的。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