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就一吓小说

就一吓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灵异

作者:魇魇201412

时间:2020-11-20

小说简介

我不不指望有多少人来看我的作品,我而已想把我的一些事情写出,以文字的形式让大家看一看。 就一吓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我至今仍然相信人类有精神的存在,说白了也就是灵魂,那是一种支柱吧。怎么说呢,也许就是为什么有的资料里面记载有的人被砍下头仍然可以行动自如,对于我来说就是因为这个。我不是一个无神论者,万物皆灵,所以,我相信鬼魂的存在。。……

《就一吓》情节预览:

男女主是天生一对,注定纠缠不休

  窗外有人再正常不过了,可是要知道,外公外婆家住的是楼房,他们家在四楼,那么小的我躺在床上,只能看见窗户外面的天空。她们也望了望窗外,可是,什么都没有。可我依然望向窗外,说着:人,人。并且还查起了数,两个。

  母亲的身体如果招惹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会找她的那些朋友们帮忙,来看看吉凶,有一次,母亲最为严重,都威胁到了安危。

  我至今仍然相信人类有精神的存在,说白了也就是灵魂,那是一种支柱吧。怎么说呢,也许就是为什么有的资料里面记载有的人被砍下头仍然可以行动自如,对于我来说就是因为这个。我不是一个无神论者,万物皆灵,所以,我相信鬼魂的存在。

  我家的老人一直都会感慨我的奇特,邻居的老人聚在一起聊天时也会提及,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出生八个月就会走路了,我也不知道正常婴儿多少个月才会行走,但令我真正感到惊讶的是另一件事。

  我们有时候遇见的鬼打墙和招惹到脏东西,就是一些无缘无故的。有时候我们走着走着就鬼打墙了,其实说不定就是因为你跟‘它’擦肩而过,或者‘侵犯’了它们的地盘,可是我们并有看见也并不知晓,你就这样来折腾我们未免有点太过,但是呢,换个角度想,现在的社会,有几个说你们去帮了一小忙它们就回报你的?现在哪有像古代似的你帮她的孤坟上柱香,她就念念不忘的帮你的?反倒是那些恶人有的开发工程,对它们挖坟掘墓反倒平安无事。也许真就像母亲所说的,鬼怕恶人吧。

  父亲松了口气,便开车带我们回家。路上,我看见母亲用手机翻日历,便不经心的问道:“翻日历干嘛?”母亲说:“蛇仙要上供的,你阿姨吩咐我每到初一十五就吃几个鸡蛋。明天就是了,你帮妈妈煮几个吧,记住一定要是单数。”我想母亲后背痛行动不便,便应允,就那么一瞬间我看见母亲的笑眼中出现了一丝动物的光芒。

  母亲体质虚,很容易招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其实我觉得体质虚跟你个人的身材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母亲身材丰满,浓眉大眼,嘴唇红润,是个漂亮的人,可以说是个蛮富贵的长相,也不像我们潜意识里那些瘦瘦小小的面色苍白的女人才爱招惹那些东西。

  我把鸡蛋端到床边,母亲看我拿着鸡蛋来了很开心,叫我剥给她吃。我伸手剥了一个,母亲拿过去两口就吃光了,叫我再剥,我只好再剥,母亲吃的很快,我剥的很快也赶不上她吃的快,不一会,七个鸡蛋就没了,我看母亲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说:“还吃吗?这是七个,要不我再煮几个?”母亲说不用了,就躺下睡了。一口气吃了那么多水煮蛋的母亲水也没喝,就那么睡着了。

  然而今天情况不同,父亲便在母亲的指引下带她来到了朋友家,那位我应该叫阿姨的,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妇女,跟母亲的年纪差不多。她带母亲到了另一间屋子,不让我跟父亲进去。当时的屋子里安静极了,我只能听见隔壁屋子里传出来轻微的谈话声,父亲默默抽着烟,在一片烟雾中我有一种似梦非梦的感觉。

  父亲听了,没有说话,吸了口烟想了好一会儿,说:“最近我到真遇见了一回,那是在一个郊区的告诉公路上,当时高速公路上有好多的车,各式各样的,都开得很快。当时我也很奇怪,平时和条路上是没有这么多车的,于是我也没加快速度,就是按照路牌上的标定速度走,当时刚刚送完乘客,我也快收车了,就不怎么着急。可是开着开着,我突然看见公路上出现了一条蛇,应该叫蟒蛇才对,都有碗口粗细了,黑色的底色上面有花纹,特别漂亮的一条蛇。”父亲说到这里还用手比了一下蛇的粗细跟长度,真的不是小蛇。

  傍晚,我叫母亲起床吃饭,母亲起床的时候竟然发现后背不痛了。我很高兴。,大家一起谈这话,我说既然蛇仙保家为什么不能让她留下来?母亲摇了摇头说:“这可不行,蛇仙初一十五都要上供敬香的,它现在在我身上我吃些鸡蛋,要是留下就要供起来,我跟你父亲工作忙,没时间打理,会忘,到时候可就不是闹着玩儿的,还是算了吧。”我只好点头应允。

  第二天,我早上起来便煮了几个鸡蛋,不多不少,正好七个。我把它们从锅里捞出来,心想母亲也吃不了几个吧,剩下的我吃就好了。其实说实话,有点奇怪从小我对别的孩子排斥的鸡蛋特别喜欢,怎么做我都喜欢吃,还特别喜欢吃鸡,有时候吃起来连鸡的内脏跟鸡汤都不剩,父母也只是觉得吃这些对身体好,多吃无害,便经常给我做。我姐姐跟我不同,她特别喜欢吃猪心,这个不是我的亲姐姐,是舅舅家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姐姐特别喜欢吃动物的内脏,有时候甚至母亲把整个的猪心煮熟她就整个的咬着吃。

  父亲一向不喜这些鬼鬼神神的东西,平时有这些活动父亲是绝对不会参加的,连热闹也不看,其实我觉得父亲对这些事物多多少少也存在着一些敬畏,每当母亲给我讲那些神怪故事时,父亲总会责怪:“那么小给她讲那些做什么,万一做恶梦怎么办!”母亲也只是打趣,说我父亲胆小,便带我去别的房间讲。

  我的母亲有很多这样的朋友,其实她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也不是外地人所想的居住在深山老林里的老太太。她们长相平凡,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的职业,很少有人把它当成一种正式的职业来做。因为现在没什么相信这个,而且这种职业也并不怎么讨喜。她们只会给自己亲近的人或者别人推荐的人偶尔施法。母亲跟她们很谈的来,经常在一起闲聊,也亲自看过她们施法。

  那一天,外婆跟母亲只当是我看见了对面楼里的人,自我安慰。可是不过一个星期,舅舅去世了,死因是煤气中毒,在他自己的饭店里。又过了一个星期外公去世,死因大概跟舅舅一样吧,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只是在外婆和母亲的谈话里听过,我看见的那两个人,是来接外公跟舅舅走的。就这样,家里只剩下了外婆,姐姐。因为在那之前舅舅跟舅母已经离婚。

  也许这并不是小说,也不是耸人听闻的怪谈,就是一些平淡无奇的故事,你我的生活里多多少少都会经历的,我做的只是把它记录下来。我会用最平淡的文字,来表达我的故事。

  不一会儿,她们便听见了我的声音,我没有哭闹,也没有叫喊,就是望向窗外,发出声音。当时只有外婆跟我母亲在家,她们听了半天才听懂我说的究竟是什么,那是一个字:人。

  那一年,有一阵子,母亲不知道为什么后背特别的疼,疼的她甚至下不了床,刚开始以为是什么病。就开始贴膏药,可是无济于事,后来父亲带她去看了许多中医,医院也去了也无济于事,都没有看出什么结果,母亲的症状很明显,后背痛,一到夜晚尤为明显,连睡觉翻身都看见她拧着眉头很痛苦的样子,额头上经常冒出因为疼的太过而冒出的冷汗。生活还要继续,父亲依旧照常上班,我依旧上学,母亲请了很久得假,本以为是劳累过度,心想过一段时间会好的,可是几个月过去了,依旧不见好转。这也不是长久的办法,一向不信鬼神的父亲终于带母亲去见了母亲的一位朋友。

  我们居住的地方地处中国的东北,满神在这里很盛行,说白了也就是跳大神。母亲有很多这样的朋友,有的技术高超,有的只是半仙。这里可不是封建迷信,你权当当地的民俗来看吧。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