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三国之梅雨季小说

三国之梅雨季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

作者:落瑾瑜

时间:2020-11-16

小说简介

纷纷扰扰的三国乱世,本来早死掉,也没历史描绘出的林铭却被意外踏花缓缓而行的王越所救。自此以王越,蔡邕为师。励志不给天下人在被饿肚子的林铭该如何义务诺言? 乱三国,梅雨正逢。五百年大汉江山,而如今已如无根之萍。梅雨时节该何去何从?司隶又称京都,贵人们自然不会知道京都还有个叫做邑安的小地方,更不会在意一个再安村几百条人命,这样低贱的存在大汉有太多了。。……

《三国之梅雨季》情节预览:

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

  林母那还敢哭,怕寒如冰的泪掉在年幼孩儿的脸颊上饶了他的好梦,捂紧了嘴狠狠抹了把脸上的泪扭过身继续为他的孩儿做他能做的最后一顿饭。

  饭饱后,林铭凭着记忆中村中夫子的模样,冲着中年男子微微作辑躬身道:“小子林铭多谢恩公救命之恩,若林铭有幸不死他日必报今日之恩”说罢便像二人行起了跪拜之礼。史阿见林铭要走连忙问道:“你叫林铭?你要干嘛去啊?就你的小身子骨出去可就真的要死了。”林铭依然跪在地上低声说道:“母亲说让我先走,她歇会就赶上来,可这么久了母亲还没有赶上来,铭儿要去找母亲,不然母亲又该贪睡,和铭儿一样”说着便站起身来,眼角已经微微红了起来,声音也有些哽咽,比林铭还要小些的史阿明显不懂林铭的意思,嘟囔着嘴说:“怎么大人还这么贪睡啊”眼中更是狠狠鄙视了一番林铭的母亲,中年剑师哪里不知道林铭口中贪睡的含义,看着林铭身上略显宽大的袄,心中已对这位母亲起了敬畏之心,这个卖儿卖女以求度日年头用自己的性命去换一个孩童万分之一活下去的可能一定是个伟大的母亲。

  起风了,虽然雪停了,寒气犹在,刺骨的风打在脸上,仿佛都要撕破这张稚嫩的脸,大袄紧紧贴在小林铭身上,但怎么也挡不住衣袖袭来的阵阵寒意。平时还好,躺在母亲怀里可以美美的睡一觉,睡着了就不会感觉有多饿,可现在不同,洁白的雪都到了小林铭的快膝盖了,每走一步都要费极大的力气,这还是方才才吃过热菜汤,有些体力。

  男子沉默了一会说道:“这样吧,我们师徒二人也没有什么要紧事,不如就陪你去找你母亲吧”史阿在旁也一个劲的点头,不知到为什么史阿格外喜欢这个瘦弱的小男孩,大概枯燥的习武路途中也需要一个可以谈心的朋友。

  雪停了,一排排小脚印成为唯一装点这幅雪国的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话没错,与母亲相依为命的小林铭又怎么可能是一个不懂人间世事的傻小子。小林铭紧紧握着手中的玉佩,没有往常玉佩的光滑,很粗糙,像历尽沧桑的一个人,这时候或许这不单单是一个死物。

  大王赶紧扶住林母不让林母跪下,谁曾想这个弱女子突然爆发出的力量让这个七尺男儿也拦不下来,憨厚的大王回头看了一眼熟睡的妻子和两个小儿子,一咬牙说道“大妹子,你知道我家的情况,要是平时,你不说我也会帮你的,但是..”说着又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家人。林母也不多说将自己怀中从不离身的一块玉佩递给了大王自言自语到“林哥,你别怪我将你给我的聘礼交付他人,怪我护不了铭儿,对不起你的在天之灵”大王看到林母手中的玉佩表情不自然了起来,林铭的父亲是大王的结拜兄弟,没少帮助过他,这块玉佩应该是林父在这个世上最后的遗物了。“大王哥,马上就要到洛阳了,这块玉佩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玩样,但也是值几个钱的,求大王哥给换些吃的,未亡人林氏在此谢过了”说罢便朝着大王跪拜起来,

  母亲的举动仿佛惊扰了小林铭,小眉一皱,换了个姿势又酣睡起来。大王偷偷瞥了眼腰间开药干煸的干粮袋,又看了眼身后熟睡的家人,咬了咬牙说道“香兰啊,你这不是戳我的脊梁骨吗?东西你收好了,就当给孩子一个念想,我可以给你一点苦菜,但是只是一点啊,你知道我也是拖家带口的”说罢便解开腰间的粮食袋,小心翼翼的拿出几片枯黄的叶子递到林母手中。

  大雪的尽头,缓缓走来两个身影,一名携剑男子拉着稚子在地上不知画着什么。“师傅,史阿为什么叫史阿呢?”年幼的孩童嘟囔着嘴眼睛直直盯着他的老师,中年男子呼了口气,望着京都说道:“楚国有剑名泰阿,晋为此剑大举伐楚,楚王苦守都城宛,欲用此剑战至家亡国破,但是因为它叫泰阿,晋王败了”说罢精神中多了一丝向往,转过身摸着男孩的额头说道:“师傅今生怕是没有成为这柄剑了,但师傅还是希望成为铸剑师,打造出一柄使天下震惊的绝世宝剑”说道这中年男子越发激动起来,双手握着小男孩的肩狂热的说道:“史阿,师傅希望你就是师傅打造的宝剑,完成师傅的心愿”男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师傅今天出来是想要徒儿做什么呢?”

  大约一个时辰左右一行人便来到了林铭母亲所在的小山洞,说到底还是孩子,林铭还是兴奋的冲着山洞里面大喊道:“母亲,铭儿回来找母亲了!铭儿给母亲带肉了哦”原来在谁也没注意的时候林铭把后来史阿拿来的兔腿藏了起来,此刻才拿了出来握在手里挥舞起了。

  林母怎么会不知道小林铭的想法,泪水更是止不住往下掉,自从林父被贪官害死以后林家只有她和小林铭了,想起过去的小林铭都是这样,不管邻居朋友给什么好吃的都会给自己留一点的。这样乖巧的孩子,自己怎么舍得离开呢?但她知道,这一路如果不是这口气硬撑着,自己早就倒下了,而现在她再也坚持不住了,也许一刻钟,也许一个时辰,但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睡过去的,再也醒不来。小林铭见母亲哭了顿时也慌了神,小脸委屈了起来,可怜兮兮的说道:“母亲,孩儿知错了,孩儿不吃了,恩。。恩以后三天,不不,以后七天孩儿都不吃了,母亲不哭,孩儿知错了”林母破涕而笑擦了擦眼泪说道:“母亲没哭,是风雪吹伤了眼睛,铭儿快吃吧,母亲已经吃过了,剩下的都是铭儿的”

  “恩,那好,母亲走累了,在这歇会,铭儿先自己上路吧,沿着这条路走,王大叔他们都在呢”

  “我王越自幼独闯江湖,十八岁独自一人踏破贺兰山,过得是刀尖舔血的日子。我王越不怕死,但怕死的不值得,你个臭小子你死了对的起你母亲吗?你母亲是个伟大的母亲,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废物的儿子!”林铭挣脱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史阿,又一次扑在母亲怀里,不是将母亲搂在自己怀里。王越叹了口气,蹲下身对林铭说道:“孩子想哭就哭出来吧,你要为你母亲,为了自己活得精彩。”

  几根泛黄的叶在沸腾的水中游荡,像双龙戏珠一般,发出一阵芳香。小林铭揉了揉眼睛,艰难的张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母亲和这锅沸声如雷的野菜汤,年幼的林铭并没有注意到母亲脸颊残留的泪痕,而是兴奋的扑在母亲怀里乐呵呵的说“母亲,怎么今天又菜汤吃啊?铭儿方才才做梦吃呢,没成想醒来真有菜汤吃”笑脸红彤彤的,嘴角好像还流出一丝口水,母亲什么都没说,拿起一个不知是什么的容器,盛了一碗慈爱的递在林铭手里,小林铭抹了把鼻涕双手捧着碗就吃了起来,好像要一口吃完似得,

  “那,那母亲,你要快点敢上来哦,不许赖床”

  林母笑着摸着林铭的头发小声提醒到“慢点喝,别烫着,锅里还有”小林铭也不知道听到没,光顾着吃了起来,说来小林铭也有几天没吃饭了,好在天气冷小林铭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不然这孩子该要饿坏了,一碗菜汤,说白了也没几根菜叶,都是水而已,怎么能吃饱呢?小林铭放下空碗眼巴巴的看着锅里剩下的菜汤,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将碗递给母亲,小孩发尖的声音刺醒了“睡意朦胧”的林母“母亲,铭儿吃饱了,剩下的母亲吃吧”说着还是偷瞄这锅里的剩菜汤,

  “史阿,剑术如行舟,不进则退,真正的剑术大家就单单用剑的简单劈砍也是无所畏惧的,史阿你要记住武者要有向上的心,哪怕满山大雪也不能放缓追求极限的步伐”剑师冷着脸教导道。叫做史阿的少年神情一怔严肃的答应了一声,剑师欣慰的点了点头,年幼的史阿自然不会了解师傅将所有希望放在自己身上的心情,只是觉得师傅说的就是对的,史阿只要听师傅的就行了。史阿向前挪了一步,脚下的雪罕见的没有发出吱吱的声响,刚踩下去仿佛就到底了,史阿咦了一声便好奇的弯下腰来,轻轻拨开积雪一袭青色布衣露了出来,史阿啊了一声,赶忙向后退了一步,大声叫到:“师傅,师傅,您快来看,雪里有个人!”片刻后还裹着母亲大袄的小林铭便被从雪地里救了起来,剑师似乎略懂医术,翻了翻林铭已经冻青的眼皮,又在手腕处号起了脉来。

  “恩,恩铭儿是男子汉,铭儿不怕!”

  “铭儿,要是让你一个人走你会怕吗?铭儿可是个男子汉哦!”

  只有中年剑师知道这样的天气,没有御寒的衣袍,没有食物,而且是个弱女子根本没有可能还活着。跑进山洞后映入眼帘的正是母亲,母亲怀里紧紧抱着自己用过的那个吃汤容器,缩成一团睡得那么安详。林铭跪在母亲身旁在母亲肩头晃了起来,谁成想指尖仿佛碰到了一块寒冰,冻伤了指尖。

  林铭一愣神后,再一次把手放在母亲肩头摇晃起来,“母亲,铭儿回来了,铭儿给母亲带回来好吃的了,母亲再不起来”“在不起来..铭儿..铭儿就不告诉母亲是什么好吃的”林铭带着哭腔不停的摇晃着母亲,就真的像一个小孩再叫自己的母亲起床。史阿往师傅身边一缩,双手抱着师傅的臂膀,咬着嘴唇不敢发出声来。见‘叫不醒’母亲林铭干脆扑进母亲怀里,在风雪里一天一夜的林母身上早就布满了薄冰,林铭还算暖和的身体扑了上去脸颊被薄冰划出一条条血痕。“母亲,铭儿也累了,母亲不要丢下铭儿,铭儿也要睡了”林铭的话听不出任何感情,好像在说一件寻常事一般。说罢便在母亲怀里闭上了眼。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