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 > 未知的粒子小说

未知的粒子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科幻

作者:窝卜卜哈

时间:2020-11-14

小说简介

高中生安然在一次偶然的的机会误闯了多年前日军秘密试验不会产生的粒子世界中,在一位神秘的老人的叙述下深入了解到了惊天的秘密,却在老人怪异的笑容和背后丑脸人后面好像深埋着更大的秘密,与此此外大叔一家的到访好像也在间接暗示着什么事情的突然发生。为深入了解开我心中的疑惑安然是上海人,最精通的是电脑,一心以成为真正的黑客为目标他老爹叫安建军,在自来水工厂工作,他妈叫胡娟,常年累月在麻将桌上废寝忘食,从未偷懒过。其实安然原名叫安权,当年他妈生他的那段时间曾一度面临艰险,病危通知书像发传单一样,把他老爹吓的半死,不过所幸最终她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生下,他刚出生不久,他老爹为了安抚自己室颤不止的心就给其当场起了个名字---安权,谐音为安全,意在保佑,为此其老爹还扬扬得意,心中大赞自己慧根了得。不过在小安然三,四岁时,他看到了一则贪官乱用权被捕后心猛的一惊,想到小安权名字中有权,怕小儿长大后因权受害,最后花了50块从算命老头那求了个名字,于是安权就变成了安然,意不变,但又无权害之说,老爹对此甚为满意,不过安然对权,然这会事全然不晓,不过这也不重要了,因为现在安然面临着更为巨大的挑战,具体应该说成对他自身条件来讲较为难办到的事,那就是拿到校园十大歌手的金牌。。……

《未知的粒子》情节预览:

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刚才真是吓了我一大跳。”安然暗暗松了一口气:“自己也太胆小了。“幸好前面有个老头,我还是去问下好了。”安然转念:“希望现在时间还早,要不我说出去自己迷路还不被笑死啊。”安然边走向老人边拿出手机看,而手机依旧乱跳着代码,其余无任何显示。“以后坚决不用山寨机了。”安然无奈地想。

  “我们也去看看吧,安然放下了杆向人群走去。“唉,我说慢点!”来福也赶忙跟上

  而她的击球的力道与角度的拿捏也是极为的得当,不出几下,桌上的球便理的差不多了

  “大爷,您这是?”安然壮胆问道。很明显从开始到现在所经历的一切让他有点惊恐,虚汗也换了好几波了。老人的话也让安然吃惊不小,但也省去了一部分的害怕,毕竟老人讲的也是科学,虽然在安然,或者说常人看起来有点荒唐。

  “大爷,既然你看穿我的想法,所以请告诉我路吧。”安然说道,心中对老人刚才的言论完全不当回事。“小伙子,别急,你想不想知道你家中的情况呢。”老人不慌不忙地说:“想知道的话就凝神抬头看天空。”安然将信将疑地抬了下头,结果天空一点变化也没。

  “别老叫我孩子,我都十九了。”安然插了一句,并且对自己能看穿粒子这说法感到有点莫名的无奈。虽然他平时对这些科幻类的东西比较干兴趣,但也仅仅只是最为快餐式的休闲方式而已,并且他现在真的比较着急回家。“别急孩子,听了我的故事,你可能就会明白点了。”老人笑眯眯地望着安然。

  安然从开始叫完后便颓然不知所措,耷拉着头走出家去街上寻求灵感,刚好在路上碰到了路来福,来福是他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两人无话不说,可以算的上是半个基友了。双方的家长也有不错的交情,来福妈是安然妈忠实的牌友,而他爸则是做水产生意的,经常与安然的爸喝酒互吹,高兴的不得了。来福见安然一脸霉相便问道:“阿然,你打老虎机又输了啊?”安然白了来福一眼:“我要去参加校园歌手大赛了。”“你去参加这个?”来福的眉毛拧成了惊叹号。“不光要参加,我还和我同学打赌,一定会赢得冠军的。”安然叹道。“你要冠军,我不会听错了吧?”来福眉毛舞动了起来:“就算你被潜规则了,你也得不到冠军,哈哈。”“再笑我就灭了你!”安然佯装生气扑向来福。“好,我不说了。”来福慌忙躲闪:“不过我很奇怪你为什么要参加这个,还非要冠军?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唱歌,音不走寻常路吗?哈哈…”

  “是啊,一般人的确很难想像这个另类的世界。”老人叹了一口气:“人类中也不乏有与众不同思维的人,就比如爱因斯坦,当年他提出的相对论也是解释这个世界的一部分。粒子是构成万物的根本,而这些粒子都是处于运动的,而光这种粒子则是任何微粒中速度最快的,爱因斯坦曾说过如果把一个物体加速至接近光速,那么会消耗巨大的能量,但谁也没成功这个试验,然而宇宙中却正有一群这样的粒子,这群高速的粒子组成了这个世界,而我发现这里也是一个偶然。由于这个世界中所有的粒子都达到了光速,应此时间便相对成了空间构架的一部分,成为了第四维,换句话说,我可以操控时间。”

  “高手。”安然心中暗暗赞叹。“妈的,挤死我了。”来福不幸被卡到了人群中间,挤不进也出不去不由懊恼的大叫。回到桌上,桌上的球似乎都有灵性一般,直接自个找洞往里钻,从开始到球全部进洞几乎只花了片刻,而且还是单杆,看的周围的人目瞪口呆,半天没缓过来,而这位美女掸了掸手,用手抚了下刘海,冲着安然微笑了一下,随后便流入了人群,眨眼间便不见了。然而这一笑倒是笑的安然心猿意马,一阵晃忽,嘴巴都有点斜了。而来福则终于突破种种重围,终于找到一个人群疏散的角落趁虚而入,气喘不止的拍下安然:“我说你这朋友也太不义气了,居然任我来福在人群中被蹂躏不管。”“来福,别生气嘛。”安然嘻笑说:“对了,刚才打球的女的你认识吗?”“看你这小样,肯定被她迷倒了。”来福一把勾住安然的脖子邪恶地说。“你认不认识啊,她刚才冲我笑了笑,我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安然说。“得了吧,还熟悉的感觉,每个刚看到她的人都这样说。”来福不屑的说:“她是我们学校著名的美女季韵,人称季姐,就是我和你说过的每届歌唱比赛都是冠军的那个季姐啊。”

  “先打个电话回家吧。”安然沮丧地拿出手机,对于现在的处境,他萌生的不仅仅是迷路的无措,可以说这时的感觉是他从未有过的,然而打开手机,在屏幕上出现的居然是一大串乱码,信号也是半格没有。“这到底怎么回事。”安然彻底慌了…“顾不上这么多了,呆在这一刻我就心神不鸣,我要离开这鬼地方。”安然暂且放下了恐慌,拼命往前跑去。跑了许久,安然看到了微许的灯光,这光是不远处的路灯发出来的。而灯下有一位年迈的老人,身穿着环卫服,拿着扫把低头清扫着地面。

  “哈哈哈…”老头忽然开始笑了起来,笑的安然浑身发毛。

  “大爷,我想请问下北门路12号怎么走。”安然走向前与老人问话。“我说小伙子,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啊?”老头和颜悦色地问道。“我说大爷啊,你就直接和我说下吧,这里离北门路有多远,怎么走,我急。”安然现在只想马上回家,不由急躁。“这里离你要去的地方很近,近在咫尺,但这里离你要去的地方又很远,远则无际无边。”老人打起了哑谜。“大爷……”安然刚张口却又马上改口说:“你到底是谁?据我了解,我们这里的清洁人员应该很早就下班了,不可能这么晚还在工作!”说完,安然心便后悔了,因为前些天他看到一则新闻,讲的就是一变态杀人狂,连杀了7人,现在仍在追捕中,而且这人善于反侦察和易容,可以轻易伪装成其他人。安然想到这些,心不由抽搐了几下,“孩子,别怕,我可不是你想的什么杀人狂魔。”老人笑笑。“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安然不解地问道。“因为我会读心术。”老人笑笑回答。“这不可能,这些都是迷信的说法,伪科学。”安然说。“孩子,伪科学和科学其实只是隔了一层纸,就好比现在的科技在以前人看来就是天方夜谭一样。”老人说道:“其实人的思维都是由弱电流形成的,当一个人在思索时,从他脑中的电流会发生相应的变化,就像摩斯码一样,不同的电流代表不同的想法。当经过训练,就可以感受到它表型,也可以识别这些电流中蕴藏着的信息。当然你如果受过训练,同样可以减少磁物质的流出,别人也就很难解读你的想法了。”

  心定之后,安然满脑子已充满了疑惑,老人是谁?这里是哪?怎么出去?是不是在梦……

  “哦,原来如此,我虽然不认识她,但我真有种熟悉的感觉,贷真价实。”安然若有所思地说。就在这时,安然的手机响了…安然赶忙接起电话。电话是安然妈打来的,原来安然远在德国的大叔今天突然来访,令一家人不知所措,而这个电话则是催促安然回家的。安然心中也是一阵激动,要知道这个大叔安然已经快5年没见了,小时候他常给安然买糖吃,安然对他亲切的很,还直呼他为麦芽糖叔叔,不过后来大叔的女儿,也是安然的最好的表姐要去留学,为了照顾女儿,大叔一家就一齐搬到了德国,自己则在那开了家中式餐厅,据他说在那很受老外们的欢迎,生意也挺兴旺的。

  安然拨开人群,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立刻直冲他的视神经,血液则直压大脑皮层,肾上腺素也极剧上升。安然不由咽了咽口水,眼前的那个不知名美女上身着着紫色无袖吊带,搭配下身的紧身黑色皮裤,将完美的身材比例毫无保留地展现了出来,五观精致秀美,尤其是眼睛,狭长的眼线,浑然而成的美,婉约间还透露出了一股小小的霸气,似乎有种可以动察对方的能力,金色卷发披肩,刘海滑至两侧,一种无言的韵味借此而生。

  老人笑了一阵后看着安然说:“孩子,不用懊恼,你能维持思维影像这么长时间已经很不错了。你应该此时装满了很多疑惑吧。科学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让无变有形,让有形虚化为无影,这里就是另一个次元的时空,也就是所谓的无影的世界,我把它称为黑域。”“啊?”安然顿了顿,诧异的张大了嘴。

  “换我了。”来福说。然而其正准备思忖如何动作华丽吸引别人眼球时,突然发现周围的人不约而同的散开了,并且一同聚到了一桌。“太看不起我了!”来福气气的嘀咕:“我本来可是要完成华丽的逆转的啊!”

  “孩子,那是因为你刚进来的时候心中一直念想着逃离困境,寻求帮助。你的潜意识中出现的也正是清洁工这一形象,你体内的磁物质出来后迷惑了你的眼晴,把我误幻化成了你心中念叨的清洁工。”老人回答说:“我说了,这个世界所有的粒子都是光速运行的,你所想的东西化成的磁物质会扩散而出。虚化成你所想的。”

  “没办法,那个家伙取笑我,我想让他看看。”安然咬咬牙说道。“又是那个武文斌吧,不过他为什么要和你打这个赌,赌注又是什么啊?”来福暗笑。武文斌是安然同班同学,这家伙在各个方面都要与安然较劲,脑神经都搁搭到了一处,就是想尽办法让安然出丑,安然本身也是很喜欢吹嘘的人,因些常常在众多场合被其抓住笑柄,这次也不例外。“没错,我已经受够挑衅了,所以我这次要豁出去,你也快帮我想下办法吧,这个可以有。”安然无奈的说。“这个真没有,谁让你答应打赌啊。”来福狡黠的笑着:“你还没说赌注呢,到底是什么啊?”安然脸一红:“其实也没什么,输了的人负责给对方写一个月的作业。”“不过听说季姐也参加这比赛,估计这次家伙份量挺重的。”来福边说边摇头:“你是铁定无戏了,趁早买几支笔吧。”安然苦笑说:“好家伙…”“对了,最近我们学校旁边开了家台球馆,由于是刚开业,所以免费玩,走,一起去溜溜。”来福说罢便不由分说扯着安然往那免费的台球馆走去。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科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