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养的狼崽子他造反了小说

养的狼崽子他造反了

标签:

状态:连载

类别:灵异

作者:凤柒

时间:2021-10-29

小说简介

柏羽在一次意外中救下了个小可怜。她兴致勃勃的将这个弱小可怜的小崽子一点点教导长大。或许是她的教育的太成功了?亲手养大的狼崽子,有一天竟然将她压在身下,压抑疯狂又委屈的在她的耳边低吼:“姐姐你看看我,你疼疼我好不好?” 她才发现,她以为这是一只听话乖巧的小奶狗,实际上却是一个心思深沉狡诈危险的狼。“被自己亲手养的狗咬一口的滋味怎么样?”之后有人这么问她!感觉糟糕透了!所以她决定——她养出来的狼崽子,就由她亲手拔了他的那口咬人的尖牙和挠人的利爪……低矮破旧的房屋,坑坑洼洼里面满是泛着臭气的污水,时不时窜过去的老鼠蟑螂,走在路上神情麻木的行人,经过每个人身边都是警惕防备的看着对方。。……

《养的狼崽子他造反了》情节预览:

男主前期这样伤害女主,不知道后期会不会追悔莫及

脏,乱,穷,低贱,废物,三教九流的聚集地贫民窟!

这是19区给其他十八个区的印象。

低矮破旧的房屋,坑坑洼洼里面满是泛着臭气的污水,时不时窜过去的老鼠蟑螂,走在路上神情麻木的行人,经过每个人身边都是警惕防备的看着对方。

行人匆匆的经过一个漆黑的巷子,里面传出一阵嬉笑恶劣的说话声,之后伴随着拳打脚踢的闷响,却并没有人上去制止,反而加快了脚步更快的离开。

巷子口,一道纤瘦的少年靠在那里,半垂着眼帘,单手插兜盯着脚背上被溅上了的污水。

“啧”柏羽嫌弃的咂下嘴巴,将额前淋湿的头发往脑后一捋,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昳丽的面庞。

“那群家伙可真的狠,直接将我丢在19区,生怕我爬起来啊。”

身无分文吃饭都困难的柏羽,身上连一件换洗的衣服都没有,这对从小养尊处优的人来说,一开始就来到了地狱关卡。

作为第一中央区的大家族的继承人,这些年来被各种的人簇拥着,得到的东西也是最好的,简直就是生活在云端,突然被打落泥潭中,简直比要他命更狠。

柏羽倒是没有什么怨恨的心思,思想不同,理念不同,成王败寇而已。

他输了被流放被剥夺一切,也在情理之中!

同样的,如果是对方输了的话,他说不定做的更绝。

但是——

“一毛钱都不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啊!”

柏羽嘟囔着,真的一点适应的机会都不给他啊,总不至于让他跑去垃圾桶里面翻东西吃吧?

失去身份地位权利财富的昔日天之骄子,现在正在为一顿饭焦虑着!

身上的东西扒拉的干干净净,剥夺了名字姓氏,现在他是什么也没有了。

柏羽这个名字……也是他自己随便起的,反正本名本姓都被剥夺了,叫什么也就是个代号而已。

不过念起来还挺顺口的,说明他还是非常有艺术细胞的。

直白点说……柏羽现在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黑户。

除了19区这个平民窟之外,哪里也去不了。

将他丢在19区的人不是考虑放了他,而是想要看着他在泥潭中挣扎堕落腐烂!

只不过……他到底怎么来的?他之前的记忆都有点模糊了,难道因为睡得太久脑部退化了?记忆都倒退了?

这时一滴水落在脸上,他抬头将额前的头发往后一捋,微微侧过头,白皙径直的侧脸引入眼帘。

周围来来往往都是穿着衣衫褴褛的人,每个人的表情僵硬麻木,浑身上下找不到什么干净的,尤其这种下雨天,很多人都没有撑伞,雨水和脸上身上的灰尘脏污搅和在一起,冲刷下来形成一道道难看的痕迹。

柏羽在这种宛如平民窟的地方转悠了老半天,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场景,就没有看到哪怕一个穿着整齐干净的人。

所有人都破破烂烂,唯独有这么一个人打扮的光鲜整齐,甚至于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身价不菲的少年,就显得尤其的打眼了。

柏羽已经不知道引起了多少人的注意力了,明里暗里,不知道多少双眼睛落在他的身上。

这个少年……和这19区严重不符。

但到了19区,长得好看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往往是痛苦的根源。

他的穿着长相气质,无疑不在向这里的人透露一个消息——这是一个无主的待宰的大肥羊!!

柏羽自然感觉到那些落在他身上的灼热贪婪的视线,他仰头靠着墙,对此仿佛根本没有察觉到。

原本他一个人安静的靠墙站着,躲雨顺道思考人生。

但是他站着的位置有些特殊,旁边正好是个黑漆漆的巷子。

古往今来,多少打劫杀人的犯罪事情,都是在阴森森的巷子里发生的?

而此时,这条巷子显然也没有逃过这个定律。

从柏羽站在这里开始,里面就断断续续的传来动静,后来巷子里面的动静越来越大。

柏羽没伸头去看热闹,也没有打算去当正义的使者,就这么靠着墙站着,出神的看着雨幕。

比起身后的动静,他肚子因为饥饿发出的抗议声更加的让他在意。

他在考虑,在怎么样没钱且不敢违背律法道德和形象的情况下,让他吃一顿饱饭?

巷子中的暴行还在继续,期间还夹杂着各种难听的污言秽语。

吵得柏羽烦躁,耐心也在告罄。

“臭小子,给你脸了?钱呢?赶紧把钱交出来,不然我今天废了你!”

“呸,小杂种,还是个硬骨头,打,给我照死里大,臭沟里的老鼠,死了也没人管。”

一群小混混模样的人,将一个少年围在中间拳打脚踹,那小少年也一声不吭,只是护着头,只有实在疼得难受了,才发出细微的闷哼,接着又死咬着嘴唇收敛了声音。

巷子外面时不时的有人经过,却都没有任何人将眼角余光往这里瞥一下,脚步匆匆的离开了。

柏羽依旧维持着一开始的姿势靠墙站着,仿佛一个没有感情的电线桩。

阴暗潮湿的巷子中,欺凌毒打谩骂羞辱还在继续,谁也没有注意到地上被他们打着的小少年的气息渐渐的微弱,断断续续若有似无。

“老大,这小子包里面也没几个钱啊,也不知道藏在哪里去了,要不去他家里找找呗,反正他家里只有那么一个半死不活的老女人。”

“啧,废物!”为首的黄毛吐了口吐沫,又踹了少年一脚,“走,去他家,不能让别人捷足先登了。”

原本毫无反抗意识的少年在黄毛一众人要离开之际,突然一把抓住黄毛的脚腕。

“我操……”黄毛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个狗啃屎,当下暴怒。

少年虚弱小声的说道:“不……不许……不许去我家……”

黄毛怒火暴涨,猛地转身一脚狠狠的踹向少年的头,本身少年就很虚弱,这一脚踹中了肯定直接死人了。

不过19区这种地方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人死了,生活在最底层,温饱都成问题,更别说有什么法制了。

这是生活在平民窟所有人的常态,冷漠凉薄,不将他人的生命财产放在眼里,毕竟自己都顾不上了!

这里是平民窟,是被文明舍弃的存在,是罪恶的天堂,活在这里的人连牲畜都不如。

自己都管不了,谁还愿意去管别人的死活?

柏羽耳朵动了动,终于有了动静,他微微侧头看向巷子,微眯起眼睛观察着巷子里的动静。

其他的没有多注意,唯一注意到的就是那被踩在地上看不清相貌的少年,此时正抱着一个混混的腿,血迹斑斑的脸上,那双如狼一般明亮眼睛,让柏羽稍稍侧目。

这双眼睛……看起来挺不错。

就在黄毛的那一脚将要踹中少年的头时,柏羽动了动手指。

说时迟那时快,嗖的一声,石子破空而来的声音,伴随着黄毛惨叫着倒在地上捂着腿,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在身后巷子口传来。

“嗨,真巧,打扰了你们的……兴致?”

阳光都不屑照进来的阴暗死胡同巷子中,一群不良少年围着一个倒在地上被打的鼻青脸肿爬都不爬不起来的少年,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怎么回事。

事实上柏羽一开始也如同外面行走匆匆神情麻木的行人一般,并不打算去管这档子的事情,毕竟人生地不熟,得罪了人就不好了。

这种欺凌听语气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少年自己都不反抗,外人插手似乎不太好的样子。

但最后少年那抬起的眼睛,明亮凶狠压抑。

按理说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不该这么懦弱没用不敢反抗。

有点意思!

柏羽承认,她稍微起了那么一点数不多的……好奇心。

第一天过来,他需要一个生活在19区的人给介绍一下这边的环境。

这个少年有一双不错的眼睛,柏羽有点喜欢,也不介意稍微的多管一下闲事。

“哪来的不要命的臭小子?你他妈……”黄毛气急败坏的在身边人的搀扶下站起来,愤怒的转身看向身后。

当他看到柏羽的那张脸时,他的话忽然一顿,三角眼中闪过一缕惊艳贪婪与恶毒的光芒。

柏羽的模样打扮,俨然一副富家少爷的模样,但出现在这个区域,基本上都是被家族舍弃放弃的臭虫,也就那身装扮和皮囊值钱了。

黄毛首先想到的是这张脸这幅模样,卖了得换多少钱,这可真是个意外之喜啊。

“哟,哪来的小弟弟?迷路了吗?需要哥哥给你找找回家的路吗?”

刚刚还异常暴怒的黄毛,此时咧着满嘴黄牙,故作亲切的对柏羽说道。

小弟弟?

柏羽罕见的露出一丝茫然:“你是在说我?”

“这里除了你还有谁?老大和你说话,你装什么孙子?”

黄毛的那些跟班们听到柏羽这番明知故问的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觉得这就是对他们赤裸裸的挑衅,看不起谁呢?仗着自己长得跟个小白脸似的,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你很大胆,真的!”柏羽慢慢的走近,那闲适的步伐,像是在逛自家的后花园似的。

“臭小子你干什么?你他妈活腻了找死吗?”

眼看着柏羽已经走到了跟前,这小跟班叫嚣的更厉害了。

柏羽弯起嘴角,笑容满脸,突然伸手,一把抓住小跟班的头,猛地往墙上一磕,一下两下三下,直磕的血肉模糊。

“不会好好说话,我来教你,眼睛不好使,要不我替你挖了?男女都分不清了吗”柏羽抓着他的头朝自己,白净的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

黄毛等人都傻了,好好说话呢,怎么不打个招呼就动手?

不按套路出牌啊这是?

被打得奄奄一息爬不起来的少年,半睁着眼睛望着柏羽,刚刚还明亮凶狠的眼睛,此时显得有些暗淡无神,似是生命力正在一点点的减少。

柏羽随手将人丢在一旁,就那么撞几下,死肯定不至于死,但晕是真的晕过去了。

像死猪一样的被丢在地上,柏羽拍了拍手,感受到手上的黏腻,她露出显而易见的嫌弃表情。

“我非常不喜欢你们看我的眼神,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讯息在里面。”柏羽甩甩手说道。

她倒是想要拿张纸擦擦手,可她现在真的身无分文,穷得叮当响,身上连张纸都没有,口袋比脸都干净。

“你他妈找死——”

回过神来的黄毛,被柏羽这种轻蔑的态度刺激,当下也忘了之前一瞬间被柏羽狠戾的手段震慑的恐惧。他在这边横行多长时间,什么时候遭受过这种羞辱,传出去他还怎么在这片混下去?

黄毛招呼着身边的那些狗腿子就要上:“妈的,老子今天弄死你……给老子上,老子今天弄死你这个小贱种……”

柏羽脸上的笑容瞬间没了,变脸比翻书都快。

“我很不喜欢你对我说话的语气,还有这些粗鄙的言词来形容我。”

柏羽摇摇头啧了一声,说话间将扑过来的一个小混混一脚踹飞出去,嘭的一声撞在了身后成堆臭气熏天的垃圾堆上,哀嚎着捂着肚子半天爬不起来。

“真臭!”柏羽捂着鼻子脸上的嫌弃更明显了。

黄毛等人感到了赤裸裸的挑衅,这谁能忍?

“你找死……”

黄毛等人也不管最初的目的了,一起冲上来。

除却一开始就被柏羽打得脑门出血还倒着的那个,以及刚刚被踹飞出去的人,现在所剩下的也就四个人而已。

很快巷子里面就传来一阵阵的巨响,夹杂着哀嚎惨叫,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而已,巷子中就再也听不到一点动静。

地上倒着的人虚弱的打滚呻吟,几次想要爬起来都失败了。

“一群菜鸡,还以为多厉害呢。”

揍也揍完了,还不忘结束的时候在精神上再碾压一下。

黄毛脸都青了,抖着嘴半天没说出话来,或许真的太疼了,也说不了,能说大概也不敢说了。

“今天算是给你们上了一课,以后出门在外眼睛放亮一点,嘴巴也放干净点,懂了吗?”

柏羽将被雨水打湿的头发往脑后一捋,神情一派轻松。

黄毛等人:“……懂,懂了!”

柏羽满意的点点头,又说道:“很好!不过既然是上课,当然不可能是免费的,将身上的钱都交出来吧,就当是交学费了!”

黄毛等人:“……”你他妈是打劫来的吧?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

抢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说的那么正义凛然……似乎还挺熟练的,不是第一次干的吧?

真第一次干这种事情的柏羽,她之所以这么熟练,大约……天赋异禀?

黄毛正要说没钱,柏羽轻飘飘的说道:“你们可不要骗我呀,说谎可不是好的习惯。”

黄毛一噎,他总觉得对方这话在威胁,似乎在警告他,他要是敢说一句谎话,现在就弄死他。

能活着谁还愿意找死啊?

黄毛忍着疼立刻爬起来,舔着脸讨好的将口袋翻了个底朝天,将身上为数不多的现金都交了出来。

完了他拿眼角窥了一眼柏羽的反应,见她没动静,像是明白了什么,又去将他的那些跟班身上的钱都掏了出来。

“大,大,大哥,我们就这么点家当了,您看看行不?”

黄毛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他今天出门绝对没看黄历,钱没捞到自己倒贴就算了,还被揍了一顿,早知道今天下雨就不出来了。

柏羽有点嫌弃,那些纸币上面脏兮兮的印记,潮湿散发着异味,说实话,她并不太想接过来。

真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她倒是不怕被人欺负,反正总不会让她自己吃亏,但从云端直接跌到了泥潭里,这种落差感才是最让人受不了的。

好在柏羽别的没有,就是有一颗随遇而安的大心脏。

她嫌弃归嫌弃,到底还是接了过来,她身上一毛钱也没有,还饿着肚子呢,哪有脸嫌弃钱脏?再脏那也是钱,能填饱肚子的媒介。

“行吧,你们可以走了!”柏羽也没看多少钱,随手捋了捋上面的褶皱,后面发现这些钱实在破旧脏的看不清楚原来的图样,她索性直接揣口袋里。

黄毛迟疑了一下,看了眼靠着墙抱着破包的少年,他的目的还没有达到,现在走了……

“怎么?舍不得?还需要过两招呢?还是我再给你们上几课。”柏羽似是没发现黄毛的视线,掀了掀眼皮凉凉的说道。

黄毛顿时一个激灵,身上还泛着疼的位置更疼了。

他也是个识时务的,当即他就领着人逃命一般的跑了,至于爬不起来还没醒来的人,谁管他们的死活。

抛出巷子的黄毛,在满是泥坑的破路上跑了一段距离,这才停下来,回身看了眼身后的巷子。

摸着身上泛着疼的位置,还有被抢走的钱,黄毛的眼中泛起阴毒的光。

“老大,咱们就这么算了?”

“庄祈那狗杂种,没想到他平常唯唯诺诺的,竟然还找了帮手。”

“就是就是,就这么揭过去也太便宜庄祈了。还有那小子,长成那副模样,细皮嫩肉一看就是没有吃过苦的,这可是个值钱的宝贝啊。”

“那小子那张脸,绝对能让咱们离开这第9区了啊老大。”

黄毛的眼神忽明忽灭,他当然知道那小子的脸多值钱,他当然也不舍得放弃。

只是黄毛也清楚,但靠他自己一个人,吞不下这么一个值钱的宝贝。

他啐了口血水吐沫,对身边的人吩咐道:“你们找几个人盯着那两个小杂种,无论去哪里接触了谁,都记好了。”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