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穿越之泪娃娃小说

穿越之泪娃娃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穿越

作者:放心巧克力

时间:2020-10-17

小说简介

……

《穿越之泪娃娃》情节预览:

他不喜欢强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

第二章莫名其妙八菜一汤,一扫而光,可见我们的食量有多大,确切一点说基本上都是我吃完的。当然暴饮暴食的结果就是撑着肚皮打着饱嗝,时不时有点恶心作呕。老妈看着我又是摇头,又是翻白眼的。我装作没看见,挺着肚子坐在电脑旁开始我的反恐精英。“NND,快点进去,要是我不幸抽中僵尸老大,第一个就抓了你。”靠,还真被我言中:“我抓,我抓,我抓抓抓,活该,叫你进去不进去。”“娃娃,你的橙汁。”老妈将橙汁放在我的面前,眼睛却望着电脑:“笨蛋,这么快就被抓成僵尸了,还天天守着这个游戏玩。”“电脑随机抽的。”我否认。“喝完橙汁再玩。”老妈敲了敲电脑桌。“等会再喝,肚子快撑开了。”“现在喝。”“不行,现在太饱了。”“一定要现在喝。”被老妈这样一折腾,游戏输了。喝就喝吧,不就是一杯橙汁么。为了玩游戏,豁出去了,一口气将橙汁喝完。肚子涨得鼓鼓的,我靠在椅背上,很没形象的打着饱嗝,摸着肚子。老妈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那满意了,老妈你可以出去了不?”老妈看了我很久,那眼神跟吃饭时的眼神一样,好像我会消失在她的眼前一样。我懒得去捉摸,继续着我的游戏。“唉,娃娃,妈舍不得你,但是这是你的命。”虽然顾着玩游戏,但老妈的话还是听到了:“啥,老妈,什么命?”脑海突然浮现奶奶的话,我有着非凡的命运,呃……老妈不会也这么认为吧?这话我可从来没跟她说过的。“娃娃,总知你记住妈的话,桥到船头自然直,懂吗?”没注意老妈那慎重其事的样子,两手不停的敲打着电脑,时不时打着哈欠,眼皮子撑也撑不起来,本来是想问老妈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但最终还是抵不过周公的突然来访,含糊的回答老妈:“我知道了。”接着我什么都不知道了。讨厌的太阳,昨天肯定忘记拉窗帘了。转着身心想朝着墙壁太阳就刺不到眼睛了,结果一样,实在是不想睁开眼睛的,实在是还很想睡觉的,可是越睡阳光越刺眼,越睡越热。嘴里叫着:“老妈,你是不是关掉空调了,老妈,帮我拉下窗帘了。”良久,没回应。我心不甘情不愿的爬起来睁开眼。不看还好,看了之后我傻眼了,脑袋有一刻的短路。太阳就在我的头顶,四周都是灌木丛,都被太阳晒得干枯了,地上一条条裂缝可以伸进去一只手了。知了的声音不停的传进我的耳里,我狠狠的捏着自己的脸蛋,痛,不是在做梦,那我是身在何处?老妈呢?我的家呢?我的床呢?我心爱的电脑呢?我可爱的反恐精英呢?一头雾水的站起身,一张相片从我的身上掉在了地上,拿起来看了看是老妈和我的合照。随意的塞到口袋里,再看了看四周,轻轻的叫着:“妈,妈,你是不是在附近?”等了许久,没有回应。静下来听着周围的一切,突然有种被老妈遗弃的感觉,没来由的背后冷汗直流:“不会吧,老妈是怎么办到的呢?”第一时间不是想着如何走出这片丛林,而是想着老妈是怎么把我弄到这个鬼地方的。看着如烈火的太阳,擦了擦额头的汗,舔了舔有些口干的嘴唇,想起了老妈硬要我喝的那杯橙汁,那时在玩游戏没多想,现在想起来觉得老妈给我的那杯橙汁肯定有问题,说不定这一切都是老妈的安排。猜想归猜想,事实还是要面对的,心里气归气,但总不能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自个儿生闷气。初到此地自然是地形不熟,虽然想走出去,但是向左向右向前向后成了问题,于是随意找了个树技向天空一抛,指着哪个方向就往哪边走,我就不信一天的时间还走不出这边山林。树枝指在右边,心里想着右边就右边吧。于是顶着烈日,扬着树枝,哼着小曲快步向前走着,因为我可不想晚上在这种鬼地方过夜。虽然我是满腹的疑问,但是这种情况下还是要保持乐观的心态,抱着既来则安之的想法才能追寻我的答案,当然咯要是回到家见到老妈,我一定会让我所受的苦难狠狠的敲她一笔做我的补偿费。再仔细看着四周,一点生气都没有,树枝都是垂头丧气的样子感觉不到一点的水份,想到水份,我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额头上的汗擦了又擦,实在是受不了这么热的天气,叉着腰眯着眼望着天空不由的骂着:“NND,鬼天气,热死了。”在这个前不着店后不着村的地方,为了不让自己渴死或者是被晒成肉干,我还得一个劲儿的给自己打气,快了前面50米有人,走过去没有,我又说搞错了,前面100米,结果我走了二十几年来加起来的路程还不够今天走得多。直到看到大概离我一百多米处有个小草厅,好像还坐满了人,于是我乐得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不管众人诧异的眼神端起茶壶猛灌着,一口气喝完。“姑娘十点银子。”刚放下茶壶,一个驼着背的老人家站在我面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不止这个老人家,我还发现坐在里面的人都是用看怪物的眼神瞅着我,我也没做什么呀,不就是喝茶的动作不太雅。“姑娘,姑娘。”老伯粗哑的声音叫着:“一壶十两银子。”“银子?”我奇怪看着眼前的老伯,这才发现他的穿束很奇怪。穿的粗布麻衣,还用粗布条系在腰间,头上挽着一个发暨,再仔细看看坐在草亭里面的人,除了衣服布料不一样外,装束都差不多,脑袋迅速的旋转着,难不成在拍戏?不像,四周都没有摄影机。难不成来到什么少数民族?呃……再看看自己的穿着,明明穿的是迷你裙,怎么穿上衬衫和牛仔裤了。我糊涂了。“姑娘,十两银子”在我思索的时候,老伯依然是那句姑娘十两银子,好像我不会给钱一样。我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一百元,看来老妈也不是真做的那么绝,至少吃饭的钱还是帮我留着了。我看了老伯一眼,将钱摆在台面上:“老伯,银子没有不过人民币我还是有的。”老伯拿起来看了又看,好像在研究什么一样跟着他摇了摇头把钱退到我的手上然后看着我:“姑娘,您这……我说的是银子。”“我说了银子没有,人民币有。”我有些不耐烦,这个老人家怎么就这么死板,都什么年代了还银子银子的。“姑娘,我做的可是小本生意,您没银子,这……不好办啊。”老伯不依不饶。一壶茶十两银子,我靠,还说是小本生意,我都没计较他的茶水钱贵,还一个劲的绕着弯不收我的人民币:“老伯,这都二十一世纪了,不就是钱吗你怎么还一个劲的收银子,我给你的可是一百元的人民币,按照市场价格,一支矿泉水便宜的才一块,贵一点的2块5,你现在这个要十块,我在我们那里,买一桶才8块。”“姑娘,我看您是外地来的吧,您不知道我们这儿情况,已经一年没降水了,水难求,您一口气就将我们买三天的水喝完,这要是……”老伯望着天叹了口气:“罢了,喝了就喝了吧。”啥,这一小壶水要买三天?我吞了吞口水,一年没下雨,旱灾?大大的问号在脑海里浮现。“姑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老人家在这买水也是为了方便路人,这钱你得给,一定得给。”穿着白色像奇袍衣服的中年人站了起来看样子像打抱不平。“是啊,姑娘。这水钱不能少。”“想白喝水,还得过过老子这关。”络腮胡子的大汉拿着大刀站起来恶狠狠的样子瞪着我。呃……我愣神了,这什么跟什么啊,我又不是不给钱,是他硬说要收银子的。“等等,老人家,这水钱我们爷帮她给了。”又一个老人家,不过穿着显得贵气些,看着他拿着一锭像元宝的钱放在了老伯的手上。我完全的晕菜了,银子,那个……虽然我没真正用过但我看过,那就是老伯所说的银子,也就是古代人用的钱。老人家走到的身前慈祥的看着我:“姑娘,我们爷想跟你说几句话。”我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现在的我是一头雾水。第三章突变天气跟着这位老人家走到小草厅的最里边,只见围着方桌旁坐着两个人,在他们的身后还站着两个人。“爷,姑娘到了。”老人家朝着长着白胡子的老人家说着然后转身朝我慈祥的笑了笑:“姑娘,这就是我家爷。”白胡子老人家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我,我瞅了瞅他,低诂着:“老妈到底把我扔到什么地方了?这些人咋的都这么奇怪?”瞄了瞄他们,这些人的眼神看着我像在研究什么一样,我自认为我无论穿着还是行为都非常正常的很,为什么这些人就好像把我当作怪物一样。尤其是坐在白胡子老人旁边的男人,轻佻的勾起他那薄薄的嘴唇,扬着两道剑眉,眼带笑的好像要把我看个透。实在是受不了这么研究来研究去的眼神:“咳咳咳,老伯,您找我有事么?”虽然帮我给了茶钱,那是他自己硬要给的,我可没说要他请,再说了我身上只有人民币,刚才那位店家不要,肯定给他也是不要的,我也就不费那神说要还钱给他。“姑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那个男人站起身走到我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瞧着我。我向后退了退,我自问我一六五的个子不算矮,可这男人站起来比我高出了一个头,他那桃花眼直勾勾的瞧着我,让我很不爽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这位先生,那您老人家说说我什么地方不对了?”老人家我特意加重了语气,看着他俊逸的脸上布满了黑线,我的心那个乐呀。一个看上去二七。八岁的人被我说成老人家,估计谁都不能接受。不只是那个男人的脸成黑线,连坐在旁边白胡子的老人和刚才带我过来的老人,还有身后站着的人都布满了黑线,呃……好像眼神里还透着担忧。“姑娘从何地方来。”白胡子老人打破僵局。男人瞪了一眼白胡子老人,样子是十分的不满。我得意的朝着男人挑了挑眉,然后走到老人家的身前很有礼貌的回着:“老伯,我家在北京。”“北京在何地?”白胡子老人不急不忙的问着。我倒,北京都不知道,不是吧?我不由提高嗓门开始我的指导:“老伯,北京乃是我们的首都,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你是不是我们中国人?”“大胆,不得对我家爷无礼。”站在旁边的男人突然大声的向我喝斥,那声音听起来让我特别的别扭,有点像电视里面演的太监的声音。“小申子,不得无礼。”小申子,我噗嗤的笑出声,连名字都像那个……“姑娘,有何可笑?”白胡子不明所以的瞧着我。“没什么。”我捂着嘴忍着笑摇头。“要笑就笑出来,免得憋成内伤。”男人轻啜着茶漫不经心的说着。我没好气的送了他一个咸鱼眼,懒得很他计较,看着白胡子老人:“老伯,您找我过来不是有话要说吗?”“姑娘是否应该跟我家爷道声谢谢?”男人似乎并不打算放过我。“我说不说关你什么事?”我瞪了他一眼,我和老伯说话关他啥事,非要插话进来浪费时间,我可还要趁天黑之前找个地方住下来。气氛似乎有些僵滞,站着的人坐着的人脸色看上去都有些不自然,那个小申子的脸上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我心里突然有一丝丝的害怕,这些人的穿着还有言语之间都有些古韵的味道,还有北京是首都,就算他们住的地方偏僻就算他们住的地方再怎么不发达,但不可能连北京都没有听过,除非……我不敢往心里想。“大胆,你可知道只要我家爷一声令下,你的人头随时可以落地。”小申子恶狠狠的声音把我拉回思绪。“”蛮人。“我朝小申子做了个鬼脸,懒得和这种野蛮人说话。虽然不是很喜欢那男人,不过他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没银子还老伯,谢谢还是要说声的。”老伯,刚才谢谢您仗义相助,以后要是有机会见面,我一定还银子给您。““我替爷做主了,正好我们身边缺少个丫鬟,姑娘既然没钱还,那就留下来咯。”那男人突然凑着脸过来坏笑的看着我,我下意识的往后退皱着双眉瞅着他。这个人分明没怀好意,都什么年代了还卖身,我呸,想都不要想。我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男人的脸:“喂,你脑子有病啊,二十一世纪怎么还有你还有这种思想,你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有意思,有意思。”那男人不但不生气还嘻皮笑脸的绕着我走着圈。“少爷,天色不早了,赶路要紧。”另一个站着的人瞧了我一眼,然后半躬着身子对那男人说话。男人看了看厅外点了点头:“嗯,带上她。”然后他走到白胡子老伯前,附在他的耳边不知说什么,只见白胡子老人连连点头,样子很谦卑让我有种错觉,那男人才是真正说事的人。白胡子老人站起身走到我的面前和蔼的看着我:“姑娘,我看你是外地来的自然是地形不熟,身上又无盘缠,如今世道又不是很好,不如与我等同行,也好有个照应。”我眨了眨眼,有那么一点动心。虽然这位老伯身边有那么两个不怎么讨喜的人,但至少眼前的这位看上去和蔼可亲,不如跟着他们走。“姑娘,我看你还是与我家爷同行。”小申子很不情愿的附和着老伯的话。我咬着手指内心在挣扎着,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抬眼不经意的瞧见男人一闪而过狡黠的眼神。走出草厅,看着他们六个人各自坐在马背上,我傻眼了,不会吧,骑马?“怎么,不会骑马?”男人戏谑的看着我,我吞了吞口水点了点头。“差点忘了,你不是我们天皇朝的女人自然是不懂马术。”天皇朝?我张大着嘴心里默念着,男人其它的话都可以忽略唯独这三个字不能忽略,这三个字简直就是如晴天霹雳,手指不停的数着我所认知的朝代,数来数去就没有天皇朝,我小声的不太确定的问出来:“你刚才说你这是什么朝?”|“姑娘,我们乃是天皇朝的子民。”老伯好心的回答着我的问题。“天皇朝。”我惊叫出来:“天啊……不会吧,老妈你的玩笑开大了。”六个人不明所以的望着我,而我哭丧的脸跌坐在地上,怎么会这样呢?心里一直不愿意问出来的事情终于被那男人的一句话不得不面对。只是老妈是怎么办到的?想不通的想不通,我还能不能回到家呢?想到这,我突然好想家,好想电脑,好想我的反恐精英,好想整天不念叨的我老妈,我到今天才明白为什么老妈整天不唠叨我,然来她在心里早有了打算要把我扔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越想越不服气,越想那心里面越不舒服,最后再也忍不住毫无形象的大哭起来:“老妈,你太狠心了,呜呜呜,好歹我也是你身上的一块肉,你要把我送出去也不要把我送到这种地方。”“姑娘,你这是……”白胡子老伯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马,此时正蹲在我的面前面露难色,大概是不知道怎么安慰我。我扁着嘴两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老伯,我被我妈抛弃了。”“天下没有无不是父母,也许她有她的苦心呢?”老伯的话让我哭的更伤心了。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打起雷来,一阵阵风夹杂着沙子吹了过来,太阳一下子被乌云遮盖住了,小草厅里的人都站了起来往外走,其中一人大声的叫着:“要下雨了,要下雨了,太好了太好了。”此时坐在马上的五个人都跳下了马看着突变的天气,每个人都夹杂着喜色之情,我擦了擦眼泪,可是眼泪不听指挥的从眼睛里流了出来,刚才还是一滴一滴的眼泪,一下子成串的往下流,我偷偷的瞄了瞄老伯,还好他正望着天空。我松了口气转身背对着他擦着眼泪。我以为没人看见,需不知我的一切都被那男人看在眼里。一滴滴豆大的雨点从天上倾泻下来,一群人狂奔在雨里,任由着雨水的洗涤。我终于松了口气,要是没下雨,估计我会被他们当做妖女。老伯开心的在雨里走来走去:“下雨了,终于下雨了。”“爷,少爷说我们该启程了。”小申子大声的叫着老伯。“好好好。”老伯连说了三个好,他走到我的身边:“姑娘,与老生同马,如何?”我想也没想的点头。搞清楚自己身在哪里,当然得找个主为自己打算,不然一个人怎么混。要混也得搞清楚地方情况再混也不迟。当准备爬上马的时候,身子却被人拎小鸡一样的拎起,等我反应过来已在路上奔驰了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穿越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