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外星闺蜜带我飞小说

外星闺蜜带我飞

标签:

状态:连载

类别:穿越

作者:穹美

时间:2022-11-23

小说简介

每一个实力不足,老实巴交的人都希望有一个能量十足的贵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生命中吧! 但是,老实人常有,而极品贵人不常有哦! 但但是呢!文中的主人翁倪珊,她真的是超爆的运气,遇到了贵人,而且是个外星贵人,和她做闺蜜真是超酷超幸运的事情!不过,好运气有多好,坏运气也就会有多嫉妒,倪珊真的是命运多舛,她会在外星闺蜜的带领下,成长成什么样的天才呢!倪珊站在楼顶的边缘,木然的看着远处霓虹灯闪,车水马龙,偶有一颗不起眼的流星从天际划落,她的嘴角才勾出一丝冰冷冷的笑意。。……

《外星闺蜜带我飞》情节预览:

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月色越发清冷,夏暑的热烈还没过去,这初秋的夜,已经可以感觉到凉意入体了。

倪珊站在楼顶的边缘,木然的看着远处霓虹灯闪,车水马龙,偶有一颗不起眼的流星从天际划落,她的嘴角才勾出一丝冰冷冷的笑意。

传说,一颗流星划落,世上就有一个人的离去,这一颗?是代表我吗?

倪珊心里这么想着,已经立足楼底边缘的双脚,又前进了一些。

此刻,她的身体只需要一个轻微的踉跄,便会跌落下这座十一层的高楼。

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忽然,一袭白影,瞬间出现在她的面前,略苍白的精致面孔,放大在她的面前,她下意识的退后,重重的跌在地上。

这张苍白面孔的主人,一袭白色纱衣,头发浅灰,披散在身后,她缓缓从半空中飘落至倪珊身边。

倪珊见此,不禁惊的瞪大了双眼。

“我有这么可怕?要知道,如果你刚刚从这里下去,可要比我可怕一千倍一万倍!”白衣女嘴角微扬。

“你……是……”

鬼这个字眼还是没能有勇气说出来,倪珊只张了个口型。

白衣女捋了下自己的长发,眉尾一挑,一股不羁的风情散发而出,但是并没有去回应倪珊这个问题。

倪珊虽然前一秒还不惧生死,可是此刻她还是害怕的不知所措。

“刚刚你不是还想自杀来着吗?现在就这么一丢胆量了?”白衣女俯身到倪珊面前继续道说道:“既然你已经不想要你的命了,那可愿,先和我做个交易?”

“你想干嘛?”倪珊本能地缩了缩身体。

“我呢!因为一些意外被困在了这个空间段已有上千年的时光,需要一个契机才能出去,而你,便是这个契机!”

“……”倪珊此刻的脑海里犹如惊涛骇浪般在翻涌,自己这是精神错乱还是在做梦?

“你既然选择了轻生,那一定是有了难处,如果你帮了我的忙,我一定帮你解决你的难处。”

倪珊悄悄的掐了掐自己,痛感清晰的传入脑中,让她明白,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存在。

见倪珊一直不言语,白衣女有些微急切,她腾空而起,俯视着倪珊,低沉的语气中透着一丝不耐烦的冰冷对倪珊诱惑道,“我还可以给你更多你想不到的好处,只要你答应。”

自己虽然想死,按理说不再惧怕什么,可是,眼前这样鬼魅的女人,谁知道她是因为什么困在这里,又怎么知道帮了她之后是会造成什么后果,或许她是个大恶魔。

想到这,倪珊心中越发紧张,她战战兢兢的站起身,趁白衣女转过目光的间隙,立马转身,迈步,狂奔向出口。

“喂!”

白衣女瞬间漂移到出口处,拦在倪珊面前,只是下一秒,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瞬间又把她拉弹回了高空中。

“啊!”倪珊看向白衣女消失的夜空,这才后知后觉的低呼一声,她拖着几乎瘫软的双腿,飞快的跑下楼,看到灯火明媚的街道和三三两两过往的行人,她才回过神来!

我这么倒霉吗?遇到人渣恶棍已经让自己生不如死了,现在连鬼也都找上自己?

唉……

倪珊擦了擦眼泪,拿出手机看了眼,犹豫了片刻,终究没敢开机。

等回到住处,已经是凌晨两点半。

倪珊现在住的地方,是一个廉价的出租屋,九十平米的两室一厅,连客厅里都放满了高低铺,足足住了二十多个人。

倪珊住的是一个上铺位置,她轻轻打开门,就直奔卫生间简单洗漱一番,然后借着手机的光亮又小心翼翼的爬向睡铺,可是老旧的铁制的上下铺还是因为她的攀爬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

倪珊立马停下动作,紧张的屏住呼吸,见下铺的人只是翻个身没再有动静后,她才松了口气,再次谨慎的用力翻上上铺。

终于躺下了,浑身疲惫的倪珊却睡不着,眨巴着眼睛,回想着刚刚遇到的事情。

这个女人神出鬼没,一定不简单,如果真的帮了她所谓的忙,那她许诺的好处……

呸呸呸!

想到这里,倪珊连忙在心里打住,这个女人什么来历都不知道,说不定是个恶魔,我不能相信一个异类的话,真当自己遇到童话里的阿拉丁神灯不成……

倪珊在自我意识中胡思乱想一通。

第二天一早六点左右,倪珊被一阵嘈杂声吵醒,等睁开眼睛,下铺的沈园丽嚷着大嗓门已经来到了她面前。

“倪珊!起来把你箱子打开。”沈园丽嘴上喊着,手已经伸过来掀开了她的被子。

“干嘛掀我被子?”

倪珊立马清醒过来,坐起身,拉过被子盖住自己。

“我昨天刚发的工资,没来得及存就丢了,你现在下床给我检查一下,还有你的行李箱。”沈园丽不耐烦的着急道。

“我的行李箱?”倪珊眉头深皱了几分。

“是的!”

沈园丽看她犹豫的样子,越发觉得这个土里土气,满身穷酸味的倪珊一定是偷她钱的那个人。

“姐,我看她不会是做贼心虚吧!”沈园丽的堂妹沈园青立马凑过来说了句。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可能拿她的钱,我只是不方便给你们看我的私人东西。”倪珊立马反驳道。

“大家都是女的,还不方便,找借口吧!”沈园青撇撇嘴道。

“你快点下来打开,不然我的钱就是你拿的,本来就是你嫌疑最大,现在还不配合,你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你如果不主动开,我们可以自己动手!”沈园丽说罢从床底拖出倪珊的蓝色行李箱,开始拨弄着密码锁,甚至沈园青已经屁颠的拿来了一把水果刀。

“你丢钱可以报警让警察来处理!我希望你们尊重一下我个人隐私。”倪珊见她们准备暴力打开行李箱,连忙穿好衣服下了床铺挡在行李箱前。

“倪珊,你如果没拿,你就给沈园丽看看包里,我和沈园青的包啊什么的都拿出来给看的,这个时候,你这样容易让人误会,觉得你很可疑!”一旁的卢晓也忍不住说道。

“就是啊!住这个房间的总共六个人,其他两人这两天都是休息回家了,就剩下我们四个人,我和卢晓都主动把东西给园丽查看的,就剩下你了!”沈园青赞同的点头。

“不是我不给看,是我真的……反正,我真的没有拿沈园丽的什么钱,虽然我穷,但我可不是那种人,我觉得,你还是报警好了!”

倪珊被卢晓这么一说,脸色急的青红不定,她不是不配合,而是,包里的东西她实在不想给别人看见,尤其是她们,这如果被她们看见,以后她真的没脸在这里住了。

“那好,那我只能报警了!”沈园丽越发怀疑,气的拿出手机就准备报警。

一旁的沈园青,眼神一转,挥下水果刀,倪珊那破旧的行李箱就被开膛破肚了,接着她大力提起行李箱,来了个倒扣,里面的东西哗啦散落一地,这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倪珊甚至来不及反应。

除去散落一地七零八落的衣服,几张红票子漏出衣服外。

“我就说嘛!这钱不是藏在这了?”沈园青眼疾手快,扒拉开衣服,拿出了十几张百元大钞,但是钞票下面的几张照片,却比钱还要吸引她们的目光。

四五张五寸大小的照片,里面全是衣衫不整或裸或**的女孩,而再细看那女孩,不是倪珊又是谁?

倪珊脑子轰的一下子,扑上去抢过照片,双手不知道因为羞愤还是害怕,抖的厉害。

沈园青被她扑的踉跄倒地,揉着手掌气怒道:“痛死我了!自己干了见不到人的事情,还这么大脾气!”

“你——”

倪珊眼眶微红,脸也红到了耳根,却说不出话来,此刻,她真的很想消失。

“你自己下三滥不要脸的事情我们才不稀罕看,姐,你看看这里的钱,是不是你的。”沈园青白了倪珊一眼,然后把钱捡起来递给沈园丽。

沈园丽数了数,皱眉道:“才一千八,我工资四千块钱呢!”

“问你呢!钱怎么少了?”沈园青回头冲道。

倪珊几乎咬碎了牙根,手中紧紧的攥着照片,她抬眼,泪水模糊的目中漏出恨意的光芒,她没有说话,就这样沉默的看向沈园青。

沈园青被她这样看的心中发毛,但是性情一直跋扈的她,面上却丝毫不示弱。

“看什么看!怎么,想打我?”沈园青抬起高傲的尖下巴,“谁能想到平日里的乖乖女原来这么大尺度,这么放荡,真是装的一脸好婊啊!现在被发现了,气急败坏了!告诉你,我姐没报警抓你算是对你客气了!还摆一副死人脸,想吓唬谁呢!”

倪珊被沈园青的话激的又羞又怒,她没办法跟她们解释照片的事情,眼泪又不争气的一滴一滴狂涌而出,但是还是挂着泪水转头质问沈园丽。

“沈园丽!你看清楚了,这钱可是你的吗?”

“我……”沈园丽突然有些支吾,这钱又没有写名字,谁能确定这就是自己的钱呢!

“姐,这肯定是你的钱,她一个土老冒,连一顿饭都只能吃咸菜馒头的人,她怎么可能有闲钱收在包里?差的钱一定已经被她挥霍了!”沈园青不依不饶。

“我在说最后一遍,你钱丢了,大可报警来查,你们没有资格翻我的东西,这钱不是你的,想找你的钱,报警啊!到时候,这屋里的每个人都是嫌疑人,都要被查个一清二楚,我倒要看看什么是姐妹情谊,什么是真情假意,沈园青,你说,我要不要帮你姐打电话报警啊!”

倪珊话中透着一丝意味深长,然后冲着张嘴欲吼的沈园青晃了晃手机,沈园青憋了憋嘴,竟没敢再张牙舞爪的反驳什么。

倪珊扫了一眼她们,用力扯过沈园丽手里的一千二百块,然后拿了件外套便出了屋子。

“吃枪药了吧……脑抽,不要脸!”

沈园青对着消失在门外的倪珊骂骂咧咧道。

等她回过头看向沈园丽时,发现她正若有所思的盯着自己,她慌乱的眨了眨眼睛,然后讪讪然笑道:“姐,我看倪珊有点中邪,刚刚她的眼睛红的像魔鬼一样,好渗人的!”

沈园丽没搭话,转身坐回床边……

倪珊走出群租宿舍,一阵漫无目的的乱走一通,便来到一处偏远的小公园,这个点的公园,人很少,她坐上一处石椅,发呆了片刻,才紧张的把手中的手机开了机。

刚一开机,几十条未接电话和信息刷刷而来。

点开其中一条语音,里面传出一声痞气十足的男声。

“我这里还有很多比照片更劲爆的,你如果不乖乖听话,呵!你就等着让你身边的亲戚朋友一睹你的姿容吧!”

“不接电话是吧!好!无所谓,给你三天时间,你自己掂量看看吧!三天后你还不回复我,我就只好按计划行事了。”

“今天第二天了!想好了没?”

“今天最后一天了!还不回复是吧!好,最后一天我还等的起!就看你有没有胆量熬过今晚!哈哈!”

……

听了这些语音信息,倪珊只觉得头痛的再次要炸裂,心脏也跳的激烈,几乎要让她呼吸不畅。

“宋知雷,你去死吧!”倪珊把手中照片撕的粉碎,扔进身边的垃圾桶,可是这样无谓的发泄一通,并不能让她平静下来。

是妥协?还是任之不理?

哪一种,倪珊都不想也不能选择。

怎么办!怎么办!

这是天要我亡吗?

……

忽然,脑中浮现出那个白衣女。

一阵狂奔之后,倪珊再次来到那个天台,等了数分钟后,却仍不见白衣女的出现。

“你在吗?”

倪珊等不急了,开始焦急的喊道。

“你这是在找我?”

一声慵懒清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倪珊回头,只见楼梯出口处,白衣女的身影,隐隐约约。

“这次不怕我了?”

倪珊点了点头。

“想好了?”

倪珊又点了点头。

“那好!喝下这滴水。”白衣女手一伸,一滴淡蓝色的水珠出现在她手心。

倪珊心想,横竖都是死,不如相信眼前这个女人一次,于是不再犹豫的走过去,将蓝色水滴一口吞下。

水珠入口沁凉,一股形容不了的甘甜在口腔中回荡,接着便觉腹部微微温热,全身都有一种飘乎乎的感觉。

倪珊正回味着这种感觉,忽才发现自己飘乎的感觉不仅仅只是感觉,而是真的飘了起来。

她此刻双脚离地七公分左右,整个身体呈现微微晃动的状态。

“呀!我怎么……”

倪珊看向白衣女,一脸的惊诧!

白衣女莞尔一笑,伸出右手握住倪珊的左手。

一阵麻痛,如电击的感觉从握住的双手间,袭向倪珊,倪珊暗暗惊呼一声,咬牙坚持着让自己保持着平衡和冷静。

反正横竖都是一个死,如此一想,原本还恐惧的倪珊,此刻反倒释然,闭上双目,坦然接受死亡和痛苦的降临。

白衣女看她的状态似乎很是满意,嘴角勾着笑,双足轻点,一个空中旋转,另一只手也抓住了倪珊另外一只右手。

此时,原本艳阳高照的朗朗乾坤,就忽然乌云密布,狂风骤起。

街道上的人,纷纷急步而起。

“哎呀,咋突然变天了,天气预报不是说今天是个大晴天吗?这架势,等会要暴雨啊!”

“快回家去,这天黑的厉害,肯定不是一丢半点的小雨。”

“这天气预报咋会不准了,真是少见。”

……

无数的对话,都是在惊叹今天的天气异常。

千里之外的一处深山中,一白胡子老者,忽见腕间的手环,在剧烈的颤动。

“这手环……竟然动了!父亲对我说的果然真的都是真的!”老者转身返回一处木屋内,在一个布袋里翻出一本很有年代感的书籍。

“龙首东南向,正身八九点之间!”

老者对着书籍中的记载,比照着手环的异动。

“微震而有异,剧震而加势,环碎境失,异出,天地也势失……”

因为年代太过久远,书籍上的字迹淡了许多,老者戴着老花镜费力的研读半天,再细细回忆着自己的父亲曾经对他说过关于异族被困拘灵境的事情。

“我要走了,你一定好好守着这块手环,他日若有异常,便将此环浸于混沌液中,可保太平,切记!”鹤发童颜的老者说完这些话,便双目轻闭,安详的离世了。

“爹……”留下当年年轻的老者一头雾水,满腹疑惑的伤心落泪。

“混沌液,对,混沌液……”老者大悟,立马又在布袋里翻出一个密封的黑瓶,他将手环的凹槽部位扣于瓶塞位置,一旋转,开了。

老者不敢再怠慢分毫时间,手环已经有了开裂的趋势,他忙将其塞入瓶中,一阵青烟从瓶口汹涌而出。

因为老者这个举动,天台这边的倪珊和白衣女,忽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住身体。

白衣女精致的面容闪过一丝惊恐和愤恨,“两千多年了,死孤老还留着一手,可恶!”

倪珊此刻也睁开了眼睛,她转动不了头,只能侧目看向白衣女,“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感觉我动不了。”

“没事,我们遇到一点小麻烦,你只管抓紧我的手,只要你我一心,就可成功摆脱禁锢。”白衣女的身影虚淡了许多,但是她依然努力的将自己的身体能量一点一点的转换成电流涌入倪珊的体内。

乌云压城,整个天空仿佛世界末日一般,充斥着一股压抑感。

一团雷电在乌云后翻涌着,似乎是在寻找着目标,只为了一击而下。

白衣女见此,目光一沉,自知时间来不及了,她拼尽全力,松开了抓着倪珊的手,然后自解自己的体魄,只见无数滴深蓝色的水珠一大半冲向倪珊的眉心,一半迎向就要落下的巨雷。

倪珊被蓝色水滴侵入眉心之后,便头晕目眩,昏倒在地。

接着巨雷落下,果然此雷是奔着白衣女而来,已经解体的蓝色水珠迎向巨雷,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

数分钟后,乌云渐渐散去。

天空又是艳阳高照。

仿佛刚刚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幻觉。

只是这个幻觉让整个世界都好一阵震惊,尤其气象局,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监测好好的气象怎么说变就变,而且来去匆匆,都来不及追本溯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倪珊清醒了过来,她动了动身体,一阵麻痛酸胀的感觉传遍全身。

痛呼一声后,她仰面躺在地上。

“什么时候了?”

天色灰蒙蒙,估摸着已经是傍晚的时候了,心里想到宋知雷的恐吓,她只能撑坐起身。

“喂!你……人呢?”

倪珊环顾四周,不见白衣女。

“呜……”

最后一丝希望破灭,倪珊只觉得天旋地转,一股郁气闷在心头,再也忍不住闷头痛哭起来。

“哎呀!动不动就哭,掉眼泪能解决问题的话,我的眼泪可以把你们地球都淹全乎了!”

忽然,熟悉的声音传来。

倪珊瞬间止住哭泣,扭头四顾一遍,并不见白衣女。

“别找了,我在你身体里呢!”

“什么?”

“刚刚出了点意外,只好先暂居你身体一段时间,放心,只是暂居,现在,轮到我来帮你解决你的难处了!”

这一细听,白衣女的声音果然回荡在脑海里。

来不及多想,也顾不得身体的疲惫酸痛,倪珊连忙颤巍巍的起身向楼下走去。

刚走了数步,身体的酸痛感不仅全部消失,还觉得特别精神和轻快,倪珊惊愣的捏了捏自己的胳膊和大腿。

“体质太差,我随手稍微调整了一下而已,不用大惊小怪,快走,办了你的急事,我要好好睡个大觉!”

倪珊心里大呼惊奇,白衣女给她的一个小小的改变,让她的心里更有了十足的底气。

深山木屋内,黑瓶中的烟雾已散毕,老者拿起瓶子晃了晃,然后取出手环。

手环上的裂痕已然不见,甚至之前环上隐隐约约现身的龙形纹络也没有了。

他拿出电话开始拨号。

电话那头,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帅哥正窝在沙发中拿着手机打着游戏,突然打进来的电话让他微微愣了一下。

是爷爷!他竟然会打电话过来,真是稀罕。

“爷爷?”

“臭小子!咋才接电话!你爸电话也打不通,现在你赶紧想办法告诉你爸一声,让他现在,马上,立刻,带着你到我这儿来,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电话一通,老者劈头盖脸的熊了他一通。

“呃?!什么情况!”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的刘尚旻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有一秒钟的呆愣。

好在他已经习惯这个行踪不定的爷爷这样的怪异行为。

“爸,爷刚来电话了!说什么让你现在带我去找他,有重要事情,莫名其妙的,然后就挂了电话。”刘尚旻走出面馆后厨后面,后装修隔断而出的小房间,冲着忙碌着的父亲喊道。

“我爸打电话找我们?”

同样,刘尚旻的父亲刘富山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大吃一惊。

他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去了外面收银台桌上翻出自己手机。

“哇!三个未接电话耶,我忙的没听见呀!”

刘富山一边惊叹一边回拨了电话,可是电话已经没人接听了。

“唉!这……”刘富山挠头叹气,这可怎么办是好,这怪老头脾气古怪的很,如果不顺着他,他能使出千奇百怪的招数来刺激你。

自从十年前,他被尚旻奶奶骂的狗血淋头,气急败坏的离家出走之后,就很少很少联系了?就连尚旻奶奶去世的时候,都没能联系到他。

总之,他想联系他们,简直轻而易举,不管换了地址还是换了手机号,他都知道。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穿越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