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盛宠鬼医毒妃小说

盛宠鬼医毒妃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穿越

作者:侧耳听风

时间:2020-09-15

小说简介

内容详细介绍:
_wWw.kanshutang.COm *看*书*堂* 小*说*网*精心为你选出一很好看的小说;
_  她是药佛山银针小神仙,至元寒。大凡有口气,一根银针保命安。
_  他是大齐摄政王,丰离。位高权重,杀阀寡义。
_  三日,香车宝马驶于山下,只闻冷声看不见其人,“悬丝请脉,不准触碰!”
_  后转身就走,挥不送,“本大夫不治妇科病!”
_   哪知,一句话引祸端。
_  ——我是很正儿八经很正儿八经的分割线——
_  郑王年迈,晚年时期得一女,与幼帝许婚约。
_  哪知侄妻叔抢,皇妃变婶娘。
_  “娶我是为了冶病?你早说嘛……

《盛宠鬼医毒妃》情节预览:

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郴州城很大,在这座城池中也有许多广为人知的名流俊才,商贾富绅,以及,很低调很神秘的郑王。要说这郑王的来头,可追溯至开国太祖时期。郑王的祖上乃太祖身边的谋臣,在太祖登临大位后,敕封郑王,世袭罔替。不过,封了王爵后,郑王却搬离了帝都,深居郴州郊区,深居简出,也从未再去过帝都,无人知道是为什么。而后,王爵世袭,当代郑王已年近七旬,如同祖上,低调的很。在这郴州居住了半辈子的老人都从未见过郑王,包括那些名流士子,官员巨贾,便有登门拜访者,皆被拒之门外,郑王从不见外人。只不过,郑王深居简出,却仍旧有传说流传坊间,说这郑王只有一女,而且还是老来得女。据说这郡主生来体弱,久病缠身。郑王府位于郴州南郊,毗邻南郊的地区无百姓居住,甚至平日里连走动的人都很少,因为这方圆十几里内都是郑王府的地皮,外人不得接近。山明水秀间,一座宅邸矗立在其中。宅子不算豪华,但胜在清幽,楼阁湖泊应有尽有,绿柳金桂遍布前后宅子,甚是迤逦。府中,来往下人皆安静无声,亦有带着兵器的护卫,只不过数目甚少。后院一花圃间,一个身着灰色布衫的老人在给花浇水。花圃边的小路上站着下人,看着那老人手边水桶中的水没了,立即给更换满水的水桶。直起腰,老人舒口气,他发白须白,面貌甚是慈祥。“老爷,您歇会儿吧。”下人在一旁轻声劝道。“算了,还差几盆。”老人摇摇头,拿起木瓢舀水浇花,一切自己料理。有的花已经开了,虽并没有十分艳丽,不过却开得很是精气十足。下人不语,只能在旁边继续等待。不时,花圃前的长廊中转出一个影子来,一袭青色的长裙,款式简单。但就是这简单的款式才勾勒出那人修长窈窕的身材,黑发如瀑,轻松挽在脑后,随着走路的动作来回摇摆。“老头,还在伺候你那几盆破花儿?来来来,给你看看我昨儿得来的大货,三百年的人参。”元初寒快步的走过来,单手拿着一精致的长木盒。郑王直起腰背,正好浇完最后一盆花儿,看着走过来的人儿,慈祥的脸上满是笑容。“三百年的,不易啊。”放下木瓢,走出来,他灰色的布衫和布鞋上沾满了泥土。“是啊,那些年头再长一些的都被送到达官贵人的手里了,在民间这种三百年的都很少见。你看看,已经有人形了。”走过来,元初寒将木盒打开。一根成年人拇指粗的人参躺在里面,的确已经成人形了。“不错,好参。”捋着胡须,郑王笑呵呵的,让人不由得就对其生出好感来。“这根人参呢,我准备给你煲汤喝。最近我研究了一套食谱,强身健体的,你年纪大了,应该补补。”盖上木盒,转手交给一旁的下人,元初寒声线清魅好听,说起话来字字如玉珠落地,吐字清晰,中气十足。“老夫我又借光了,我们家元宝越来越厉害了。”抬手拍拍元初寒的头,喜爱之情之情溢于言表。元初寒耸肩笑,“那是,在这个世上其他的神医是否掺假我不知道,但我这个神医肯定不掺假。”眸子流转,自信十足。郑王一直笑看她,那种对儿女喜爱的神色是无法造假的。“走吧,你这些破花儿几天不浇水也死不了。”低头看了一眼他布衫上的尘土,元初寒微微弯腰给拍掉,这一切做的得心应手。郑王笑意盈盈,可见有多开心。这郑王就是这身体的父亲,算是老来得女吧,他对自己的女儿极尽宠爱。便是一年半之前她占据了这个身体与以前的元初寒完全不一样,他也没有任何怀疑的继续宠爱。好似,就算自己的女儿变成了疯子傻子,他也一样会继续宠爱。这种父爱元初寒在前世没有体会过,因为前世她父亲死得早。唤她的时候,总是元宝元宝的叫,可想他多喜爱自己的女儿。他对她好,那么,她也对他好。这个老头,明明是个外姓王爷,可是却普通的像个邻家老人,简单朴素,让元初寒也甚为喜欢。“总在外给人治病,没人问过你姓甚名谁吧。”走回前厅,郑王坐下,一旁下人赶紧上茶。元初寒在一旁落座,刷的翘起腿,一边摇头,“都叫我小神仙,或是姑娘,或是大夫,还真没人问过名字。放心吧,问的话我会胡乱编一个的,不会暴露身份。”郑王应该是很担心她身份被人识破,低调行事,已经低调到一种让人不得不疑惑的程度了。他从来不出府,府中的下人也鲜少出去,自然也不会有人来。这郑王府方圆十几里内,就好像深山老林似的,见不到人。“那就好,你年纪小,人心险恶,谨慎是错不了的。我的元宝虽然长大了,可还是个孩子。”轻叹,一句元宝,疼爱有加。元初寒笑眯眯的连连点头,一副乖乖听话的样子。对她这个模样郑王很是满意,尽管一年半之前她病了一场恢复过后就变了,可是不管变成什么样子,在郑王心里,这就是她女儿。无论变化有多大,变化有多诡异,都是他女儿啊!“我的元宝是小神仙。”呵呵笑,郑王捋着胡须,念叨着这个别称,很是开心。元初寒仰着下颌几分得意,她就是小神仙。“对了,两个月后啊,皇上十岁生辰。太后派人送来了懿旨,想要你前往帝都共庆皇上生辰。我不想让你去啊,得想个法子糊弄过去。”说起这个来,郑王的脸上一片忧色。元初寒动了动嘴没出声,心下却是暗暗无言,因为这个身体,在五年前小皇上登基的时候就被定下了亲事,将来要嫁给皇上做皇妃。那小皇上还是个小屁孩儿呢,媳妇儿就先定下来了。万恶的旧社会,她决计不能嫁给那小屁孩儿。而且,郑王心里也是不愿意的。他总是拉着她的手说,那皇宫吃人不吐骨头,他的元宝若是进去了,就出不来了。郑王保护元初寒的方式就是要她装病,因为以前这身体的主人确实是总生病,甚至宫里的太医都来过,这是经过鉴定的。现在元初寒身体健康,所以,也只能装了。要说装病元初寒一绝,因为她有银针。扎在自己的身上,保证要太医来请脉都查不出她现在是身体健康的状态;而且,还得让他们都犯迷糊,她这‘病’啊,是绝症。如此郑王就更放心了,能拖延一时是一时。毕竟现在皇帝年纪还小,成婚还需要几年,到时他再想办法,决计不会送他唯一的女儿进那个人吃人的地方。“帝都若是来人,必定得提前来,看来这几天我还不能出去了。要是有病人去药佛山找我,可就找不到了。这样吧,我安排文术过去,免得他们以为我这小神仙逃跑了。”和郑王坐在一起吃饭,元初寒一边说道。她说话吐字清晰,还有着自己独特的调子,好听的很。郑王坐在对面,一边给她盛汤,一边点头,“说得对,做人是要有诚信。”这是在借机教育自己的女儿。元初寒无声的笑,这老头找到机会就会给她上课,用他自己的阅历经验来教育她。“来人的话,我装病就成了?”看着他,这老头看起来很朴实,其实也挺鸡贼的。不过,作为一个外姓王爷,住在这远离帝都的地方,还如此低调,也确实是说明问题。具体原因尚未可知,但总是有他的道理,毕竟活了这么多年了,吃过的盐比她吃过的米还要多。“装,必须得装。我的元宝这么单纯,绝对不能进宫。”说起这个来,郑王一句轻叹,那一句轻叹诸多内容,好似便是他拼了命也会保护她。元初寒眯眼笑,眸子都成了月牙儿,这老头总说她单纯,在他眼里,她单纯的就如同白纸。“放心吧老头,我装,肯定装的很像,任何人都看不出纰漏来。”这个,她完全自信。郑王很满意,他也相信,他的元宝长大了!“不过说真的,要是他们死了心的就算我半死不活也要把我带走呢?”微微皱眉,毕竟在元初寒看来,那个皇宫里的人似乎对这老头也挺重视的。尽管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看起来就是一个邻家老头的样子。若是真的很在意这老头,那么他们势必会抓住她不放的。不管是活人,还是尸体。郑王放下筷子,面色微有沉重,个中缘由他自是深知的。看着元初寒盯着自己的模样,他宝贝了十五年,是决计不会让她受伤害的。“行了,别愁了。就算把我带走了呀也没关系,我会想办法让他们都厌烦我的。娶了我,就等同于娶了霉运回去,让他们倒尽胃口。”元初寒对自己有信心,瞧着郑王略有沉重的面色,她心里暖暖。有人关心啊,真好。“机灵鬼。”抬手,隔着桌子摸摸元初寒的头,疼宠之情溢于言表。元初寒眯眼笑,眸子如新月,姣美可人。陪着郑王吃完晚饭,元初寒起身回自己的小院。这是芙蓉阁,她的闺房。整个院子清幽雅致,从门口通向房间的小路由碎石子铺成,两侧则种着花草。一人高的美人蕉,在这幽幽的夜色中恍若两排美人儿婀娜多姿。走进房间,那趴在桌子上打盹的香附就惊醒了,一抬头看元初寒回来了,抹了抹眼睛,“小姐,咱们明天还去药佛山么?”“明天不成,这几天都不成。要文术过去吧,正好要他自己锻炼锻炼。”解衣,她身段高挑,脱了外衣,长发如瀑覆在后背,极具女性气息。“哦。不过,为什么呀?”香附走过来,圆圆的眼睛还有着睡意。“当然是有更大的事情要做啊!快去睡吧,瞧你眼睛都睁不开了。”将脱下来的衣服搭在屏风上,元初寒转过身,一瞧香附那眼睛都睁不开的模样,抬手在她脑门儿上戳了一下,让她赶紧去睡。“那小姐您也赶紧睡吧,从今早回来您就没歇着。”点点头,香附是真的困了。转过身走出去,边走边呵欠。绕过屏风,就是雕花的大床。床是好床,上面的被子也是上好的,这儿的生活,算得上养尊处优。转身一屁股坐在床上,元初寒长叹口气,郑王在尽力的保护她。不过,看起来想保护她也不轻松,那皇宫里的人确实是想在郑王那得到什么,否则,他们也不会盯紧了他。小皇上过生辰,这就接她进宫,郑王的意思是,若是将她接去了,或许再出来就很难。没准儿是将她当成了人质,用她逼迫郑王妥协?反正一切皆有可能,不过她是不可能任人摆布的,这得来不易的生命,她很珍惜!抬手,以两指在自己的锁骨处摸索。在别人眼里,这都是皮肉,但在她眼里,这皮肉之下却都是生机和杀机。装病,这难不倒她。如若要装,那么就装一次大的。让任何人也查看不出破绽,要任何人都不敢凑近她,这,易如反掌!红唇弯起,元初寒是甚是自信。郑王在想办法,她也决计不能坐等。这一世的生命本就是个意外,可是又是上天的恩赐,她绝对不能浪费了老天的恩赐,这辈子,说什么她都得长命百岁不可。翌日,文术被派出去了药佛山,那里现在算得上元初寒的地盘儿。尽管也有一些郎中啊大夫啊想占据那个地方,但没有一点绝活,那个地方可不是谁都能去得的。但凡在药佛山成名最后走出去的均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一方神医,绝非酒囊饭袋。所以,去山上采药可以,但是想占据那个地方却是不容易。元初寒能够坐稳了药佛山,那也是费了一番功夫的。当时城里无数个郎中大夫都不服,前来挑战她,尽数被她击退,她也算得上是经历过‘战争’的人。现在,有更大的战争在等着她,她绝不会退缩,而且这个战争,对于她来说是真的战争。等着帝都的人来,在这府里倒是安逸。元初寒说她研究食谱,绝不是嘴上说说而已,尽管不是她所擅长,但也决计比普通人懂得多。几天的时间她都在厨房里转悠着,潜心研究她的食谱,专门给郑王补身的。如此几日,帝都真的来人了,而且,来的人让郑王颇为惊讶,且之后眼底更多忧色,因为听说,来人居然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丰离。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穿越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