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追爱的流星小说

追爱的流星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穿越

作者:藤叶沙沙

时间:2020-09-07

小说简介

爱,对于她来说,总是会像天边一闪而过的流星;自小完全失明的她,在孤儿院中不断成长,心性善良真诚,本我以为找到了了终身的靠,但最后却而已老天和她开的玩笑,相知相爱却无法相守…… 即便回到碎裂的空间,她的爱,依旧无法比较完整…… 面对自己他的深情…… 他的利用…… 他的耐心的等待…… 又该何去何从?……

《追爱的流星》情节预览:

文章文笔优秀,精彩非常,引人阅读

疏远清晨,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享受着明媚的仲夏下的明澈阳光,天空是如此明净,太阳是如此灿烂。但为何她的心中却有一丝哀伤。她摸索着走向楼上最里层的画室,画室用深色的帘幕遮挡着外面的光亮,里面昏暗而神秘。缓缓抬脚走进去,她坐在熟悉的座位上,用手去抚摸离她并不遥远的面前的差一点完成的人物肖像,一点一点,她仿佛看到了俊俏的脸颊,高高的鼻梁,薄如刀片的嘴唇边溢出了愉悦的微笑。她取出所需的颜料放在一旁,用尖锐的小刀割破如玉般光滑细嫩的手指,让鲜血自手中溢出一滴一滴的落在准备好的颜料中,刹那间,颜料变得黏稠,掺杂着丝丝的诡异。那好画笔,将手中的颜料一笔一划的涂抹在心中的那个影子上,直至影子变得真实,变得触手可及。不知道这幅画和他相差多少,应该不会差很多。她暗自猜想。夜来香飘来阵阵的芳香,使她的心情轻松里许多,今天就拿给他看吧,相信他一定会很开心。悄悄的,夜色已经降下来。苔然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空中弥漫着优美旋律。一切都显得十分的和谐。“咔哒”一声,门开了。慑挹带着笑容走进来。“这么晚了你还没睡?”语气中充满了疲惫与心疼。“今天的工作很忙吗?你听起来好像很累。”她敏感的察觉到他的异样。“没有,你不要担心”他靠近她,试图安抚她不安的心。他的靠近,不禁让苔然皱起了眉头,他喝酒了,而且不是一个人,他的身上有不同于往日的浓厚的香水味,而这个味道,是属于另一个女人,一个十分喜爱他的人。“你等我有什么事?”记得平常这个时候她早就睡了,是什么事情让她非要等到他回来。“没有。”她答道,默默的转身离开。慑挹呆呆的立着,沉重的步伐难以移动半步,就这样他看着她一步步离开他的视线。怎么回事?她看起来很不开心。第一次,他为她看不见而感到庆幸,他现在的样子一定很憔悴,脸色一定很苍白。他不想让她为他而伤心落泪,所有的痛苦,他愿意一力承担。这副身体,到底换能坚持多久?又是新的一天,但她却无法以新的心情去面对。一幕幕的画面浮现在眼前——“慑挹哥哥,我们不要理她。”她拉着旁边的男孩,恨恨的说道,眼中的敌意令她不安。“从今以后不要让我见到你,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五岁的她生气的警告自己。“啪”一声脆响回荡在空旷的教室,“为什么要死缠着他,真不要脸。”“他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离开他,你和他不会有结果的,他的幸福,你给不起。”………一幕幕,一句句,都如刀子般滑过她的心头。她知道,蝶菲喜欢慑挹,非常喜欢;她也知道,自己无法给慑挹带来幸福,但她真的无法放手,如果失去慑挹,她的世界会坍塌,而她会连最后一丝的温暖也失去;她,离不开他。一连好几天,慑挹都回来的很晚。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远到她无法触摸,这几天,他总是很忙,很忙,她知道,他是在躲她,他不愿见到她。他会离开她,而且不会再回来。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月光下澈,幽幽亮,晚风吹愁如海浪,随月起舞影零乱,带着丝丝落寞。慑挹走进苔然的房内,借着月光,他看到躺在床上的身影,有几分清瘦,几分憔悴。几天没有见到她,对她的思念已经这么深,快要让他痛的无法呼吸,每时每刻,她的身影总是浮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也许,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看到这个世界了,就可以看到我了,那时侯的你一定会很开心。只是,若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我无法陪伴在你的身边,你会伤心、会怪我吗?一定会的,你一定会将你对我的爱变成恨,若果真的是那样,我会很伤心很伤心。不管你是爱我也好、恨我也罢,千万你不要伤害自己,让自己不开心,你的快乐是我永恒的守候。泪水爬满了脸庞。静谧的夜,究竟伤了谁的心?医院里——男子紧抿着双唇,双眼无神的望着桌上的文件,虽然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但他还是无法接受。“还有多长时间?”他冷冷的开口。“什么?”医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惊讶的问。“我还能活多长时间?”“这个不太好说,这种心脏病的突发性很强,最好还是尽快住院治疗,这样有利于控制病情。”医生解释道。“你只需给我一个数字,一个月、一年、还是两年?”“是……”医生告诉他,“若是做心脏移植手术,应该还有机会。”“谢谢。”说完便离开了。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将一切交给上天吧。“哼”,心脏移植手术,如果可以成功也不会拖到现在。他不想去想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情,如果自己死了,他也可以让自己的眼睛永远陪着苔然,给她一个光明的世界,一个美好的人生,也没有什么遗憾。突然间,他好想见她。只要有她在,家里总是一尘不染。急切的寻找那一抹身影。终于,他看到她,露出一个愉快的笑容。闲着无事的她实在无聊,她拿起喷壶想给这些花浇浇水,这两天心情不好,都没有照顾到这些植物,真是失职了。正忙着浇水的她突然被人从后面环住了腰,正当她想反抗,但那一阵清香止住了她的动作,是他。“你怎么回来了?”她轻笑着问。“我想你了,这几天很忙,都没有好好看看你。”他深情的说,不带一丝虚伪。他怎么了?好像有点怪怪的。“你没事吗?”“没有。我好着呢。”“真的?”她还是有的不安。“真的,”他点点头,用手捏了捏她的俏鼻。“对了,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你很快就可以看见了。”“真的,”她兴奋的问道。“可以看见你看见这里的一切和我们的家。还有那些画作,我也可以……”“是,你可以看到一切你想看到的东西。”他补充道。“太好了,”她看起来那么开心,明丽的五官流光溢彩,,美得几乎要夺去人的呼吸。“你会陪我一起去看所有的美景?”眼神中充满了期待。“我……我……”“怎么?你不愿意吗?”她紧张的开口,既希望他回答又害怕他的答案。“当然不是,我只是怕那时我无法陪在你的身边。”他悲哀的说道。如果可以,他愿意陪她到任何一个地方。“为什么?”她追问,为什么无法陪她?慑挹没有回答,转身离开了她的身旁。他该怎么回答她呢?他到底怎么了?他要离开了吗?突然,她不想恢复视力,不想看到他的离去。如果他离开,她就算恢复视力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真是这样,她宁愿永远看不到这个世界。真相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蝶菲与慑挹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那样会让她疯掉。她一再告诉自己,只要现在就好了,但依旧无法止住心中的悲伤。慑挹,是她心中的唯一,他给了她快乐,给了她温暖,给了她生活的勇气,她的生命因他而绚丽,因为他,她不在需要用冷漠来面对一切,不必独自解决困难,她对他的依赖已超乎了她的想象。可是,如果有一天失去他,该怎么办?那种感觉就如同当你快要落水的时候,如果有人向你伸出手,你会很感激他,但当他在你重获希望奋力求生时突然放手,那你所获的将是比失望更深几百倍的绝望。就如同给了你一个希望又亲手毁了这个希望。爱,何时会是尽头。永远会不会真的存在还是未知美丽抑或凄惨没有人能觉察那微笑背后四散蔓延的悲哀快乐一转身即就是痛苦似乎不可思议却又那样真真切切永远也看不清楚,猜不透的迷我却要用一生去求解“好了吗?”慑挹探出头,向她望去。“好了,”她从屏风后面走出来,身上穿着纯白的纱裙。比起一般的纱裙,此款纱裙的长度较短,裙身大约及膝,有纯白的羽丝纱与雪纺纱层层交错,营造出蓬松的效果,并搭配柔软的白羽毛穿插点缀增添俏丽的感觉,纱裙下摆则呈现出不规则的多层次律快感,整体风格轻快明亮,让她看起来仿佛天使般轻盈柔美。“你好美,”他感叹道。“谢谢,我们快出发吧,要不然就来不及了。”她催促道。锁上门,他拉着她,这时的他是最幸福的,没有什么比这更快乐的事情。“阿姨,我好想你们哦。”苔然抱着这个一直待她如亲生女儿般的的女人,心中的柔情在一刹那间涌出,她好喜欢这份感觉。“我也好想你,好久没有见到你,你都瘦了,”林妈妈心疼的说,自从遇到她,她便将她当成女儿般对待,她也很乖很懂事。还有一个原因,那是因为她的儿子,是她,给了儿子快乐,让她在他的脸上看到了幸福。她真得很感谢她。“我们回去再说吧,你们一定也累了。”“好”,林妈妈爽快的答道。一连几天,苔然都陪在林妈妈的身边,给她讲这一段的事情。偶尔,林妈妈一会告诉一些自己在旅游途中的所见所闻,两个人都很快乐,却忽略了身旁的那个人的异样。“苔然,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他高兴的将她拉到另一个男子的身边,对她说,“他叫林枫,是我前两天才交的朋友。他的人品不错哦。”“是吗?”她皱了皱眉头,不是因为她不喜欢眼前的人,而是她不明白,为什么要将他介绍给自己。走进客厅,她便嗅到了另一种味道,是那个人吧。“你好,我是林枫,很高兴见到你。”他首先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你好,”她友好的开口,这个人应该还不错,他的声音很好听,很清脆。“很早就听说过你了,今日一见,真的很漂亮。难怪你的画画得那么好。”“谢谢你的夸奖,我也很高兴结识你。”苔然淡淡的笑道。“那你们好好聊聊,我先去忙。”慑挹艰难的开口,然后迅速的离开了。他真的无法看到这样的场面,不想看到她对别的人笑,那会让他心痛。“他怎么了?”苔然喃喃道,明明是他介绍他们两个人认识的,为什么又会不开心。和林枫聊了一会,她发现林枫对画画懂得很多,说话也很幽默,为人很乐观,她真的很庆幸认识她。而林枫对苔然,也渐渐的由欣赏变为喜欢。对于慑挹的荒妙提议,他也不再反对,这次,他是心甘情愿的代替慑挹照顾她,爱她,他一定会尽所有的能力让她幸福。“你这些天为什么不开心?”她问。自从认识了林枫,他就找借口躲着她。她看出他的不悦,应该是因为林枫的缘故。“没有。”他否认。“既然没有生气,那为什么老躲着我不愿意见到我?”就是不让他逃避。“你…你感觉他怎么样?”慑挹小心的问,尽量让语气变得平静。“他啊,”苔然故意停顿了一下,哼,看你还不承认,恶作剧的心情突然好起来,“他人不错了,我觉得和他做朋友真不错,明天他还约了我一起吃饭。”“哦,”他闷闷的答道“那你喜欢他了?”口气十分不悦。“有点儿,”几乎毫不犹豫。“啪”的一声,手中的书掉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回荡自空中。“哼,还说你没有生气,”她娇笑的摇摇头,摸索着落在地上的书,一本本捡起来。“给你的书,不要生气了。我只不过对他有些好感,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干嘛对我说这些,你和他怎样我又不关心。”违心的说道,但听到这句话,心中还是浮出丝丝的甜蜜,烦躁的心也平静了不少。霓红灯装点下的餐厅带着难得的宁静,她喜欢这样的气氛,空中悬浮着动听的旋律,带给人静静的遐思。像断了线消失人海里面我的眼终于失去你的脸再等一会奢望流星会出现愿如果真的实现爱能不能永远明天或许来不及变但曾经走过的昨天越来越远北极星的眼泪说不出的想念原来我们活在两个人的世界北极星的眼泪你哭红的双眼被淋湿的诺言淹没在心里面我抬头看着爱不见再等一会奢望流星会出现愿如果真的实现爱能不能永远明天或许来不及变但曾经走过的昨天越来越远北极星的眼泪说不出的思念原来我们活在两个人的世界北极星的眼泪你哭红的双眼被淋湿的诺言淹没在心里面我抬头看着爱不见当对的人等不到对的时间就在放开手的瞬间爱撕成两边北极星的眼泪说不出的思念原来我们活在两个人的世界北极星的眼泪你哭红的双眼被淋湿的诺言淹没在心里面我抬头看着爱不见整个宇宙都流眼泪“你来了,对不起我迟到了。”林枫歉疚的说道。“没关系,我也没来多久。”苔然笑着说。“这个送给你?”林枫将一条紫水晶手链递给她。“你带上它一定很漂亮。”“这怎么可以,我不可以接受你的礼物,它,太贵重了。”苔然推辞道,这条手链一定价值不菲。“不要拒绝我的好意,”他笑着说。“就当做是朋友之间的见面礼。”“这怎么好意思。”“没什么不好意思,反正我们以后会是恋人”林枫毫不顾忌的说,总有一天她会是他的。“你这话什么意思?”她问不悦的问道,直觉告诉她,这句话不简单。“意思就是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不可能?我爱的是慑挹,你作为他的朋友,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她生气的责问。“我追你,慑挹已经同意了,这还是他提出的。”林枫解释道。“不可能,我不相信你的话,他没有理由这样做。”她不可以再听他说,她不可以怀疑慑挹,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编的,她不相信。起身便要离开。她的话深深刺痛了她一直以来骄傲的心。她拿自己当什么?看着她将要离去的身影,他愤然起身,“你不相信我的话?”“我无法相信。”她冷冷的道,那种陌生是他所不熟悉的。记忆中的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时候。“你要去找他?”林枫问道。“是,我要问清楚。”苔然推开紧箍着她的手,第一次有一种厌恶的感觉。“好,我陪你去,我会让你知道我没有骗你”。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穿越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