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闻鬼小说

闻鬼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灵异

作者:许池

时间:2020-09-06

小说简介

众生必死,死必归士,此之谓鬼。——《礼记·祭义》 闻鬼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半夜数声凄枕席,十年几度惨干戈。。……

《闻鬼》情节预览:

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我觉得呆在这里没有办法,出去试一试。我刚一出去,看见外面很多的人,男女老少,他们都面无表情的在走廊里晃来晃去,没有一点声音,他们是怎么回事?其他人像是和爸爸妈妈一样,看不到他们也包括我。这时一个护士阿姨拿着药从我身后穿了过去,而我没有一点感觉。我看着自己的手,脚,身子。我当时对于死并没有过深的认识,只知道是很可怕,而当时我的的确确以为我自己死掉了。我急忙忙的跑回了病房,见大家还在悲伤,我跑过去再次拼命的摇妈妈,希望她能看到我,可结果还是一样,她依然担心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另一个我。而我无助的蹲在病室角落。

  医生说像我这种头骨出现裂痕,严重脑震荡的,能不到两天就自己醒来是一个奇迹,不过头部的裂痕没有完全复原,头部不能再受到任何震荡和刺激了。回家后家人都奇怪的问我脖子上的玉佩是哪来的?我把这件事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爷爷请了一个“能耐人”帮我看了看,收了收。据他说我们这里别说是黄鼬成精,就连黄鼬也是少之又少。黄鼬本来就生性残忍,报复心强,我遇到这么一个,可能是别处的过路仙,还说那个玉佩是极具灵性的石头,是黄大仙给我的护身符,所以妈妈也从不让我摘下来。

  话说有一拾粪的老头,背着粪筐,拿着粪杈,在官道上拾粪。忽然,迎面走来一只黄鼠狼,只见它头顶一块儿牛粪(牛粪块儿大似饼,顶在头上如遮阳挡雨的草帽儿),左手拎一根小树枝儿,就象二齿粪杈,右手拎一个呱呱叽(一种鸟)在芦苇上做的巢,就象一个粪筐,一个拾粪的老头儿。黄鼠狼走到老汉跟前,站定,望着他老汉握紧手中的粪杈,望定它。黄鼠狼盯着老汉的脸问:“老哥哥,你看我像什么?”老汉知道,他碰上了有道行的黄鼠狼便破口大骂“滚!我看你像个王八蛋!”那黄鼠狼直溜一声跑没了影。

  第二天一早二叔拿了一身干净衣服说:“换上,领你去见见世面。”我穿上衣服出屋见二叔正在拜太上老君像。二叔见我出来说:“你过来也给祖师爷上柱香。”我便恭恭敬敬的上了三炷香,仔细看了看这太上老君像,心想:“要是你把我带来的,就行行好,再给我送回去吧。”二叔招呼我说:“跟我走吧。”我不好意思地嘟囔着说:“二叔咱......咱不吃早饭啊。”的确我没成人之前整天吃烂果子吃野草,饿毁了都。二叔说:“傻小子,带你吃好的去,帮我拿东西。”我拿起桌上的袋子和二叔出去了。

  我名字叫谢麒,本来是个挺霸气的名字,可是小学我们班女生总往我叫泄气儿,我总哭着回家问我老爹:“怎么给我起这么个倒霉名字?”而我老爹却跟我说:“儿子啊,谢麒这名字多响亮,你要是个女孩子我还叫你谢凤呢。”就在我小时候发生过一段离奇的经历,也是我这不平凡的一生的关键。

  我跟在二叔后面灰溜溜的走。刚要出去碰上个穿旗袍的女孩,她见到我大叫。我认出她就是昨晚那个女扮男装的假小子,她肯定是把我当成流氓了。这时来了不少人刘老板也出来了,假小子躲到了刘老板的身后,刘老板问:“怎么回事?”女孩指着我对刘老板说:“爸昨晚就是这个人。”完了,准是误会了。刘老板下令道:“给我把这小子绑了!”二叔还在气头上吼道:“我看谁敢!”二叔问我怎么会事?我跟二叔把事情说了一遍,当然是说我被打劫才光着身子。二叔听完跟刘老板说:“你也听见了,是个误会,昨晚这小子倒霉被抢了。”刘老板恶狠狠地说:“你说误会就是误会啊!给我把这小子废喽!”说着一挥手十几个人一下子围了上来,全都掏出手枪对着我和二叔。

  那时我只有五岁,和爷爷奶奶住在村里。一天十五的晚上我记得那时正是腊月天气很冷,月亮很圆我和爷爷往家走。我走着走着突然肚子痛,大概是吃坏肚子了。爷爷怕我冻着把大棉袄给我,让我到不远处的小树林拉,拉完后叫他。我找了个空地方在那蹲着,忽然我发现在我前面有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脖子还戴了条红绳,红绳上系着一块玉佩跪在那里,仔细一看是一只黄鼬。黄鼬,也叫黄皮子,也就是所谓的黄鼠狼。我很小就听爷爷说黄鼬拜月的故事,说有道行的黄鼬嘴头子是黑黑的会在月圆之夜跑出来,朝着圆月诚心叩拜,碰见路过的人就会问:“我像什么?”路人如果回答像人它则变化为人。从此便可以人的模样混迹人群,为非作歹。所以不要回答它,对他破口大骂,骂的它跑回窝里再也不敢出来了。

  白天和晚上不同,白天这里很热闹。街上的人对二叔都很尊敬都往他叫二叔,二叔也笑着还礼。一会儿一辆车开过来,大家都低头让路,我也赶紧低头躲到一边。我小声问二叔:“二叔什么人这么厉害啊?”二叔小声说:“日本人惹不起啊。”日本人?我不会是到抗日时期了吧?我问二叔现在是什么年份?二叔说:“你小子傻了吧,现在是一九四零年。”我惊道:“我天,他妈的现在是小鬼子......”我话没说完二叔捂住我的嘴说:“你小子不要命啦,日本人惹不起的。”我又把话咽了回去。

  引子:

  我们边走我边跟那大叔套近乎说:“大叔你刚才可太厉害了。”大叔没理我。我问他:“大叔你刚才撒的是糯米不?”看林正英的僵尸道长的人都知道。大叔一听兴致上来了说:“不错呀,你小子还懂点道术。”我一听好使,于是就装开了说:“略懂略懂。”大叔哼了一声说:“你小子是哪一脉的,师承何处啊?”我瞎编说:“我师父是甘田镇毛小方。”反正他也没看过僵尸道长。大叔颇有兴趣地问我:“道号是什么?”我想想说:“僵尸道长。”大叔说:“没听过,哪有人起号为僵尸的?”我问他:“那您的道号是?”大叔昂起头自信的说到:“莫悔道长,可是正统的茅山传人。”“修道莫悔,好名好名啊。”我又问:“那您的姓名是?”大叔说:“你叫我二叔吧。”我哦了一声。二叔问我:“小子你呢?”“谢麒,谢天谢地的谢,麒麟的麒。”我回答。我又好奇地问:“二叔您刚念的那几句是什么?一念那法术就灵验了?”二叔笑着说:“果然是略懂啊,符没咒不灵,我刚念的是丁甲神咒和杀鬼咒,你师父没教你?”我点点头说:“其实我只是偶遇师傅,他只教给我一点皮毛。”二叔叹息说:“我见你天资聪慧可惜啦。”我嘿嘿傻笑一下说:“您过讲啦。”

  大叔向我走过来,一见我便表情十分奇怪,开始上下打量我,我很怀疑这大叔不会是玻璃吧?这位大叔语气冷漠地问我:“小子大晚上的吃饱了撑的,光着屁股和僵尸赛跑。”我一听这火立马就上来了,不过又压下来了毕竟是在异地他乡,我编了个谎话说:“大叔我被人抢了个精光。”大叔厌恶地说:“看得出来。”大叔把外套脱了递给我说:“走,去我家。”我一点没犹豫穿上外套就跟着他回去了。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山间的微风夹杂着田间的稻香味,清新的泥土味,轻轻拂过我的脸颊沁人心脾,比起城市中的灯红酒绿,到处弥漫着的钱臭味,令人作呕的酒肉味,这贫困山区的和谐与那花花绿绿的嘈杂城市相比简直就是世外桃源啊。我坐在浅浅隆起的小土丘上,享受着这来自偏僻山村带给我的久违的平静,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甘愿出生在这与世隔绝的山村中,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没有人心险恶,没有怨鬼冤魂。

  说话间我们已经到了他家,二叔说:“你小子就在我这睡一晚。”我一进只见屋里供着一幅和我在学校见过一模一样的太上老君像,我总算是找到一点线索了。

  荒郊白骨卧枯莎,有鬼衔冤苦奈何。

  半夜数声凄枕席,十年几度惨干戈。

  爸爸安慰妈妈说:“别哭了,儿子他很快会醒的。”妈妈还是哭哭啼啼的,爷爷在一边着急的说:“都是我不好,我没看好小麒。”爸爸说:“爸,这件事不怪你。”爷爷唉的叹了一声,还是不停地说:“都是我不好。”而奶奶却是一直默默坐在我的身边,握着我的手。明明离的那么近,他们却不知道我就在他们的身边喊他们。

  二叔板着脸回到:“不敢当,刘老板您是大忙人嘛。”刘老板对二叔说:“哎呀,二哥您说哪里的话,有怠慢的地方多担待点,你这次来是?”二叔对我说:“小子你先出去。”我关上门,当然没走,我趴在窗外偷听。二叔冷声说:“刚才日本人来是不是还是让你把后山卖给他们。”刘老板嗯了声。二叔接着问:“你答应了?”刘老板还是嗯。二叔好像急了,咆哮起来:“**的傻啊!日本人要后山是做据点,那座山是咱们村的风水命脉,风水一旦被破坏村子必定会有天灾祸乱发生,后果不堪设想。”刘老板也急眼了说:“我给你面子叫你声二哥,不给你面子叫你二狗子,日本人谁惹的起啊!他们要的东西谁敢不给?!况且我还是一村之长,我要顾全大局啊!”二叔哈哈大笑起来,随后训斥刘老板:“日本人给了你多少好处,连祖宗都忘啦!”刘老板没再理二叔,大声说道:“来人,送客!”二叔说:“多谢,不必了!你等着人给你送终吧!”说完气冲冲的出来了。见我站在门外说:“走!”

  英魂无托子孙绝,史笔不知忠义多。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