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古南山小说

古南山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仙侠

作者:破烂皮皮狗

时间:2020-09-04

小说简介

初识你,在逝去的的青葱岁月,山花烂漫,难以忘怀惊鸿一瞥。  拥用你,在彼此的灵魂孤岛,水乳交融,时时刻刻不能够分离后。  丧失你,在隔开的喧闹尘世,触手可摸,却又相差近千里。  一段情,动人心弦;  一奇遇,羡煞旁人;  一挥,天地色变!  大千世界,千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时令已过了立春,快到雨水,雪当然不会再一直存留,但是今年渭水平原的冬天似乎比以往时候走的更晚一些,所以那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没有到来。。……

《古南山》情节预览:

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少年听罢,不再言语,沉默了片刻,轻叹了口气,似乎对中年渔夫这话听过很多遍了,甚是无奈。“走,爹,我来背吧!”还未等中年渔夫回答,少年已一把将鱼筐提起,挎在肘间,起身欲走。

  “恩”,灵鸽乖巧地点了点头。

  “爹和哥哥今天回来太晚啦,红薯都凉了,等会哥哥生火给你热热。”

  但凡事不可轻言放弃,古人有言:山穷水复,柳暗花明。

  “国家的事哪能是俺们这些小老百姓议论的呦,你把书念好就行了,别想那么多。”渔夫看到少年又在胡思乱想,出言告诫道。“对了,你今天下学咋这么早,把凳子也搬回来干啥?”

  “你猜哥哥看到了什么?哥哥在路上看见了一个瓷碗大小的癞蛤蟆,想要伸手去捉,不过没有捉住,反而一不小心摔倒啦!”没等妹妹开口,古铭便如此说道。

  古父不想这俩孩子以后像自己一样,辛苦地考打渔为生,便平时缩衣减食,从指缝中省出一点钱来,送古铭去临近小镇落霞岭的一家最便宜的私塾读书,哪怕只是识上几个斗大的字,日后给小城的哪位师傅看上,收作学徒,打打下手,变成靠手艺吃饭的体面人也好。

  “好”,中年渔夫见少年回答,不再多问,只紧紧跟在身后。

  家里的生活很清苦,一年也吃不上几顿带荤腥的饭菜,平时常常是清水炖萝卜,白水煮青菜,偶尔吃鱼也是卖剩下的死鱼死虾,有时为了掩饰这过分的清淡,才在里面象征性地飘了几点辣子油花,油花也是父亲从卖剩下的鱼身上抠下来的鱼油。虽然物质匮乏,但一家老小过的其乐融融,尤其是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大的不过十二三岁,小的才五六岁,都十分懂事,从来没有抱怨过这贫困的家境。这让古铭的父亲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很对不起这两个可怜的孩子。

  两人看着村子就在不远处,遂加快脚步,朝家的方向赶去,一路上,无人言语,气氛显得甚是微妙。

  “爹,我路上跟你说,行不?!”少年见渔夫似乎发觉到了什么,便轻叹了口气说道,然后抬步向城门方向走去。

  少年似乎并没有听到渔夫的询问,只是突然停下脚步,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对面街道边冒着腾腾白色蒸汽的地方,原来是个红薯摊子。

  古铭不知道自己今后的路要怎么走,在家也帮不了父亲什么,近亲都穷的叮当响,也没有谁可以帮自己找一份养家糊口的活干。

  那少年进了菜市,放慢脚步,缓步走到那个衣着破烂大声叫卖的渔夫面前,把高凳放在旁边的烂泥地上后蹲了下来,伸手把地上的几条青色鲫鱼装进鱼篓,一边装一边对着那中年渔夫说:“爹,回家吧!天色不早了。”

  街巷背阴处,阳光照射不到,冬天残留的小堆积雪还未完全融化,屋檐滴水处齐指粗的冰溜子正在雨水的敲击下慢慢蚀化,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坑坑洼洼,石板与石板之间缝隙甚大,每每有马车经过碾压路面,肮脏的污水便从石板缝中溢出,有时还溅人一身。

  “爹,你说这卫国为啥不让女的参加科举取士,要是女的也能参加科举,妹妹长大以后能中女状元。”

  此时,近处若有灯火照明,便会发现古铭身上满是稀泥巴,眼睛红肿,像被人踢打过一般,衣服上有几处补丁裂的更大了,不过被这烂泥巴一糊,天色也暗,倒也看不出什么来了。反观古父,神色黯然,一言不发,只顾低头走路。

  忽然间,丫头脸上一喜,仿佛看见了什么,但是天黑路远又不太确定,只得望了又望,过了一会儿似乎才确定下来,随即猛地站起身来,朝村口飞速跑去。

  话说这渭水渔村离落霞岭虽远,但平日里徒步也不过两三个时辰。可古铭父子二人今日不知为何,直至村中亮起灯火,天色全黑,才走到离村两三里的土路上。

  从菜市顺着青石道往南走大约八十几步有一条狭窄的小巷,再往里走约莫三分之一出,有一青砖绿瓦的宅第,宅门由朱漆染成,可能年久,朱漆已有小片脱落,门上拇指般大小的铜钉暗淡无光,泛绿斑斑,像是铜锈,门顶匾额写着“鸿达书院”四个大字,虽然不像是出自名家,但也还算刚劲。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仙侠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