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西门清泉小说

西门清泉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

作者:周小凡

时间:2020-08-31

小说简介

清朝末年哀伤喧嚣里记忆的那份静谧,人性凄苦奔波劳累中无限向往的那丝再次回归。 西门清泉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北京冬季的肃杀因皇帝的崩去似乎愈加地灰沉沉了,而南方杭州的景色却要多彩些,或许是和帝都离得远,也便可得着许多的自在吧。。……

《西门清泉》情节预览: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这是1874年夏天里的一天,东边正积蓄着力量,准备要蠕动出些熹微的光晕。已有戴着斗笠的农夫掮着农具稀稀落落地在教堂的门前经过,每个经过的人都朝着教堂门口轻转着脖子,眉头稍稍地邹起。坐在教堂门口的女人穿着一件讲究却已陈旧的袍服,怀里熟睡着一个婴儿,她的头轻轻地斜垂了,也是睡着了,蓬乱的头发遮蔽了一部分憔悴苍白的脸颊,却还是可以分辨出令人喜欢的秀气。熟睡的母子在教堂门口如优雅的雕塑,母亲轻轻地坐着,背顶着门柱,双脚双手都只为了护着孩子而摆放,孩子天使般的恬静,小嘴时而幸福地抿动,沁凉的风柔柔地拂着如此美丽却又这般凄惨的母子。大家都仅是静静地由眼睛盯视一段后便扭头自顾走去了。

  已经连着2天了,附近的医生来过三位,三位都摇着头走了,艾伯特今天又带着大家为病重的母亲祈祷:“慈爱的天父,我们在你的面前是何其渺小,你用你伟大的爱拣选了我们,我们在你的爱里得着重生,你将我们从罪孽里赎出来,赐予我们永恒的生命。全能的天父,一切都是你的旨意,感谢你将这位母亲和她的孩子带到你的仆人这里,你将这位病重的母亲带到你仆人的面前,你的仆人这两天来给这位母亲讲述你赐予我们人类的福音,这位母亲因为病重无法言语表达,但感谢主,每次仆人向她传扬你的福音时,她总是可以在病痛的挣扎里安静下来,她听到了你的福音,她点头愿意接受你为她的救主,世上的一切功名利禄都是徒然无益的,只有在主里才可得着安息,得着永生。。。”众人的衣服都浸湿着汗水,而床上的母亲不出汗,她慢慢地失去着自己,但还听得见牧师的祷告声,祷告声里夹杂着“呀呀”声,那是他孩子的声音。母亲笑了,安详地告别了这个世界,告别了陪伴了她两天的人们,她没有给他们留下一点点声音,但让他们记住了美丽的脸颊和安详的笑容。泪水挂在满是皱纹的脸上,淌入灰白的胡须里,艾伯特又闭上眼:“天父啊,你的救赎总是无比的奇妙!”

  到厨房的路很短,而对一个体力严重透支的母亲却是用生命去浇灌的距离,才到厨房门外,把全部元气都挤压完了的母亲只觉得白茫一片,霎时又化为灰黑,她只得放弃,因世界已不为她感知,一旁的洛清想顺势扶住,却只将孩子接了来,母亲已卷曲着身子瘫在地上,苍白可怖的脸上定格着痛苦和无奈。

  那和清山的颜色在冬季里虽枯黄了许多,但依然是精神的青色。这山不高,绿油油里镶嵌着的石铺山路若隐若现,羞答答地趴伏着,而山路中间的小亭却大方地突出着,明亮自在地点缀在绿色的中间。亭后有一潭清清的泉水,山顶的尼姑每日定来汲水。山顶并不开阔,除却能辟出的几块菜地,其余的都是岩石了,岩石上突兀着的优雅闲逸的建筑便是尼姑庵了,只默默地清静着。

  教堂西边的后门挨着和青山的山路,山路上去一些便能看到一片挨着山路的平地,艾伯特几年前买下了这片地,这位来历不明的母亲就被葬在了这里,下葬那天来了许多信徒,他们一起为离世的母亲祈祷祝福。而不远处的榕树下,正围着一群人聊天:“那教堂里死人了;听说死的是个小姑娘哩;那些外国人都是鬼呢,那小姑娘就是被骗过来吸了血死的;听说那小姑娘还带着个娃呢,好像被西洋鬼子煮了吃了。。。”

  和清山的山脚下则散布着片片民居,安分的民众在黑色的土壤上耕耘着生命的热度。

  时间拨到了1880年的冬天,海恩躺在教会医院的病床上,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里,刘京陪伴着他。海恩给人的印象是沉默寡言的,虽然在中国已经有十几年了,却始终没学会说汉语,在艾伯特的教堂里,他除却艾伯特外便只能和会英语的刘京能够偶尔聊上几句。

  厨房里的人只片刻的一震一愣,便全部奔了过来,艾伯特、海恩、刘京一起合力将母亲抬到长椅上,黄在明急忙去取了医疗箱来,艾伯特便给母亲急救,而这时洛清怀里的婴儿却嚎哭起来,刘京忙去接了过来哄着。

  在教堂后堂,一群人围着坐,刘京抱着婴儿,小婴儿现在喜欢让刘京抱,刘京对着他做鬼脸,小婴儿就咯咯地笑开来。刘京边逗着婴儿边说:“这娃这么讨人喜欢,没有亲人来认,就留在这里陪大家玩也挺好,你说是不是啊,小可爱,你就留在这里了好不好!”,艾伯特则在一旁苦笑,洛清却接着话说:“咱们现在都是这娃的亲人哩,处了这么久了,我都把他当亲弟弟了,要真有人来把他给领走了,我还真不知要伤心成什么样呢,只是我这弟弟还没名字呢,他母亲不在了,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牧师,你快给取个名字吧!”艾伯特的双眼始终望向小门,这就是西边的后门,大家都称为西门,站在西门外,向着山路看上去便能看到那母亲的墓,艾伯特眨了眨双眼,淡淡地说:“西门。”洛清高兴地喊着:“西门,西门,这儿名儿好。。。”

  1875年1月12日,年轻的同治皇帝结束了相对短暂的人生旅程,他只安静地没有了一点点生气,犹沉沉的麻袋只可顺着地心引力的意思平瘫着,任人摆弄却无丝毫反馈了。死亡之于帝王或孤儿都是同样的僵冷惨淡,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上天的公平,让许多人想来心理便可平衡淡然了许多。

  春去夏来,大自然奇妙的造化循环往复,披上靓丽绿装的和青山犹楼房上偎身于窗口的美人,幽静多姿下窜动着的情愫无人领会,只几丝愁绪萦绕于无暇的容颜,引得无数仰视者痴情地傻傻迷恋。

  (一)

  (一)

  婴儿却哭的越发厉害了,只哭得脸色发青,刘京和洛清已无计可施,吓得直冒汗,幸好门外刚好有信徒黄婆经过,听着响声便跑来帮忙,她接了孩子,猜想应是饿了,忙唤约翰和彼得去厨房取来粥水,用木勺一点点地给孩子喂去,孩子狠狠地一次次吮吸掉木勺里的粥水,彼得和约翰在一旁对视着,只觉得无比神奇。

  (二)

  终于,红彤彤的太阳全部冒出来了,风也渐渐地失却着凉意,小洛清向里打开了门,却见着了一旁美丽的母子,洛清只盯着看,他白皙的瓜子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的,母亲似乎感知到了,缓缓地抬起头,她强撑的双眼里映入阳光中洛清暖人的笑,她疲惫的脸上便也浮起了淡淡的笑。机灵的洛清活动起厚厚的嘴唇:“姐姐怎么睡在门外,姐姐不是村里的人吧,姐姐是要找我们艾伯特牧师吗?”母亲只微微地点头。“姐姐真好看,姐姐的孩子也真好看,姐姐肯定没吃早饭饿了吧,快随我来吧,艾伯特牧师他们都在厨房呢,姐姐跟着我一起来,牧师喜欢用餐的时候有人一起聊天,姐姐可以和我们一起用餐呢。”洛清一边说着一边帮着扶起正挣扎起身的母亲,母亲只觉得手脚酸疼地慌,人也感着阵阵眩晕,却依然果断地跟着洛清走,一边轻轻地紧着孩子,生怕弄醒了他。

  到1874年的时候,艾伯特他们已经在和清山的山脚盖起了一座2层楼的教堂,他和海恩就住在楼上,一起住在楼上的还有3个中国孤儿,艾伯特尽力教导他们,希望他们也能成为优秀的传教士,这年刘京15岁,洛清和黄在明6岁。

  在1865年的夏天,一个叫艾伯特的美国传教士带着他的老随从海恩来到这里,被绿油油的稻田环绕着游走其中,那刻他们似乎融入了这绿的世界里,便一直留了下来。

  (三)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