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 道儿小说

道儿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职场

作者:三分党

时间:2020-08-30

小说简介

本文讲诉一个小混混如何不断成长为东北地区唯一的帮会组织领导的故事。还原真实他一路以来的心路历程,阐明在道儿上混的种种显规则与潜规则。 道儿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说起东海龙宫,那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K市、C市一带),原因有两个。一是鱼好,水库里最好的鱼都到东海龙宫里,可以说,水库上来的鱼,先要让龙宫挑过之后,才有别家上手的份,再加上大师傅手艺超群,那全鱼宴,整个L省都有名,远到B市、A市的食客都会开车几个小时到龙宫来吃鱼。二是根硬,东海龙宫是L省地区、及至东北最大的黑社会组织——麒麟会的产业,龙宫经理在当地镇上可以说是说一不二的人物,有时候比镇长说话都管事,有了这条,第一点就很容易理解了。。……

《道儿》情节预览:

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果然,干了没多久,还没到2个月的时候,黄二他爸就找上来了,指着黄二的鼻子骂,原来这帮子混混竟然收钱收到了黄二的姑父的侄子那里,黄二姑父也不找黄二,直接找到自己大舅哥就开始骂,把老黄头鼻子都气歪了。

  这天他开着小破车在S镇正街上走。S镇这种小县城的交通秩序是很差的,路上行人、自行车穿来穿去乱过马路,所以行车很慢。就在这样的路上,一队骑自行车的人竟然的一字长蛇向前骑,格外显眼。这队人马差不多有7-8个人,穿得那是相当的专业,一水儿的骑行服、专业头盔、专业自行车,但一看就不是那种自行车爱好者,骑车水平太低了,根本连初学者都不如。

  杨征小老婆一看到这对镯子,眼睛都放光了,“好东西呀,水好、色儿好。”不禁上手摸了摸。

  杨征没有太看得起黄二,嘴里一口一句“黄二小子”,但他想不到的是,正是这个“黄二小子”把他和三合会彻底断送了。

  插一句,东北黑社会和小混混儿(注意儿化音hun’er)往往嘴里都不干净,也就是满嘴脏话。这点上花太岁尤其严重,属于那种不说脏话张不开嘴那伙儿的,各位直系亲属和各种生殖器挂满上牙膛。六爷不喜欢说脏话,也不喜欢听人说脏话,六爷顶看不上他这点。他也知道,但又管不住嘴,所以在六爷面前,花太岁就不怎么说话。据说所有的HSH都喜欢说脏话,但东北的黑社会这个问题尤其严重,但像花太岁这么夸张的很少,用六爷的话说,“嘴不啷叽的(东北方言,嘴里不干净的意思),烂泥扶不上墙”。

  “大哥(参事堂大佬可以称六爷为‘大哥’,其他麒麟会成员只能叫六爷),要不咱晚上在芳芷厅吧,没这大桌子,看人也方便。”火箭手扶着眼前的实木大桌子说。

  六爷是个守时的人,8点钟差2分钟,六爷来到门口,大佬们听到六爷的声,早早站起来,迎候六爷。等六爷坐稳了,挥一下手,大家才依次坐下。

  接着说回黄二。黄二是个标准的80后,倒是不是说他有多少80后的特征,而是因为他正好80年生人。和很多流里流气的小流氓不同,黄二还算是一表人才。黄二身材中等,并不是那种膀大腰圆的人,但他生性好战,用他同学的话说,是那种“看着(zhao,看见了的意思)打架,眉毛都跟着笑”的主儿。亲戚朋友如果谁受了欺负,那不得了,他一定出手,而且不把那人打服了,绝不罢休。都别说这样和自己有关的,和自己没关系的架,只要黄二看着,都要伸伸手。

  杨征接着说,“那这事儿就算过去了。”说着示意黄二给三道黑敬酒。

  没想到的是,开业才3天,就有人来找茬儿了。一个客人无缘无故地打了小姐,还砸了东西。黄二朋友来了一看,这人明摆着就是来找茬儿的,叫人就给打出去了。没想到,当天夜里,10来个人到了KTV,见人就打,尤其是黄二朋友,胳膊都打折了。KTV开门3天就停业了。

  六爷不动声色,“你们先别吵了,咱们听听其他兄弟的说法儿。”六爷强迫大家表态了。

  “兄弟们的伤当然是小弟来治,小弟冒犯了三哥,给三哥赔酒认错儿是必须的。”

  这种叫人的方法是东北的习惯,家里排行很重要,一定会体现在名字当中,比如,张家有三个兄弟,张文、张武、张斌,那一般家里人就管他们叫,大文子、二武子、三斌子或老斌子,如果疏远些的,一般称他们为黄大、黄二、黄三,而且“三”一定要儿化音,也就是“三儿(san’er,注意儿化音,北方人很喜欢用儿化音,尤其是北京和东北,儿化音的使用很体现地方特色)”。之所以要提这个,因为东北很多的黑社会都以这种方式称呼,比如中国最著名的黑社会之一,H省的乔四,请注意,是乔“四儿(si’er)”,当然,乔四儿活着的时候大家都得称呼人家“乔四爷”。说起乔四,他还和六爷有过一段过节,这些事情我们以后再细讲。

  有一天去C市逛街,一个小贩和买东西的吵起来了,他也不知道因为什么、谁是谁非,就挤进人群看热闹。那俩人吵是吵,但一直还算文明,也不动手,买东西的比较凶,小贩就是不停地回嘴。这下可把黄二看急了,看两人还没有伸手的意思,指着小贩鼻子骂:“NMB,他都骂你妈了,你还不打他,你是个爷们儿不!!!”说着一拳打到买东西那人的脸上,然后又是几脚,那个小贩被打傻了,也被黄二的气势给吓住了,就没声了。正当人们以为黄二是个见义勇为的“英雄”的时候,黄二回身就又把买东西给打了一顿,“SB,不是个爷们儿!!!”两个吵架的没打起来,被路人甲打了一顿。把打架的双方都打了,这样的事,黄二干过不只一次。

  黄二并没有自己吃下这全部的20万。当人说人话,当鬼说鬼话,这是聊天的技巧;其实也是做人的技巧——当人办人事,当鬼办鬼事。即然拿了人家的保护费,想走这条道,就要按照道上的规矩办事,黄二非常明白这个道理。要想稳稳地拿钱,自己一个人是不好使的,必须要有自己的队伍。他找到了跟他一起打人的“保安队”,让他们跟着自己干,几个小混混马上答应,而有几个服务员不愿意干这个,他们只是想本本份份的赚钱,不想做违法乱纪的事,黄二也不强求。他又找到了被他打的那些,给他们钱治伤,很容易就收编了他们,再加上几个混混的朋友,一个20多人的队伍很快就组织起来了。有了基本人员结构,有了基本的收入支撑,黄二的队伍由此正式建立了。没有名字,没有章程,可以说,黄二当时的队伍还算不是黑社会,只能算是混混扎堆。

  “杨大哥好,小弟就是黄二。”他也不多说,等着杨征说话。

  黄二又接过来,“钱能行吗?”

  黄二马上带人到了那家KTV,也不打人,直接找经理,打老板,老板哪敢露面,早没影了。第二天,老板拖人给黄二带话,愿意包赔所有损失,再加10万补偿。04年的时候钱还不像现在这么毛,10万还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一个直观的概念,04年,北京西北三环外万柳的商品房才8000元,而现在,那里的房价大约是8-10万。

  说几个黄二搞笑的事。

  “谢谢嫂子提醒。那麻烦嫂子啦,小弟绝不忘记嫂子的大恩大德。”黄二行礼,“那嫂子接着吃饭,小弟不打忧了。”说着,把饭馆的门拉开。

更多

精品职场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