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 在清朝的生活小说

在清朝的生活

标签:

状态:完本

类别:职场

作者:西木子

时间:2021-10-11

小说简介

【起点女生网一组B班签约作品】这是写一位对历史不深入了解,却成了清穿女的故事;这是写一位只想平平淡淡的生活,却娶雍正的故事;……既来之则安之,看不像的钮祜禄氏。***********************************************************【新文《朱明画卷》正漫画连载中,请需要支持!】这时,张雪是愉悦的,看着好看的连续剧。然,时间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转眼过了十二点,过了凌晨两点,又过了凌晨三点。在不知不觉中,张雪失去了知觉,手里的薯片掉在了地上,人也趴在了电脑桌上。。……

《在清朝的生活》情节预览:

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首先印入眼睑的是一个二十出头梳着小两把头的女人;女人相貌端庄,头上戴着白玉嵌翠碧玺花簪和一朵蓝色绒花,耳戴金镶珠翠耳坠,身着一件黑领浅蓝团花纹对襟旗袍。粗略一看,张雪的心是沉到了谷底,看来她真的穿越到了古代了,还是穿越到了清朝。

不一会儿,这间小套房里,突然亮起了一道红光,瞬息间,趴伏在桌前的张雪消失了,又在眨眼间红光散去,原本不见的张雪又定定的趴在了电脑桌上。

“奶奶,二姑娘的风寒该是全好了,看这眼珠儿滴溜溜转的。”那个大概是嬷嬷的女人说道。张雪转过头看向说话的嬷嬷,这位嬷嬷约莫三十,样貌普通,穿着黑领绿袍系金纽扣,头上饰翠玉花珠。此时这位嬷嬷正面容含笑的看着她,眼里盛慢了宠溺喜爱。

“吱呀”一声,门应声打开,张雪也随即阖上眼眸,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

一个女声轻声说道:“奶奶,看时辰,估摸着小囡囡该醒了。”接着就听到一阵衣服的窸窣声以及极清的脚步声。

在张雪无聊傻笑间,那位身穿桃色旗服的女子,福身娇柔道:“请奶奶大安”。对方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女子也不在乎受了冷落,笑吟吟的继续逗着怀里的婴孩。

随后,众人又好一正说笑寒暄,才开始用饭。又余半个时辰,待张雪被嬷嬷喂完吃食,糊里糊涂的又被抱起,接着七拐八拐的来到一间更大更豪华的屋室里,给一位长得慈眉善母,语气慈爱的老妇人请安。然,这一请安,就是整整一上午,张雪的神经也因此紧绷了好几个时辰。

天啊,早知道她就该多学学历史,再不济也该多看看历史剧。而清朝的历史也是近代史的一部分,可那不也就是受列强侵略的一段屈辱史吗?

这古人迷信,她此种情况通常会被当做妖物;电视上不是演了吗,反常之人的下场,便是被活生生的烧死。想到这里,张雪突然觉得头皮发麻,她一大好青年可能被误认为妖而死,怎么也接受不了。不行,她要活着!不过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但绝对不能让人发现异样,把她当成妖物处置。张雪暗下了对策,正琢磨着是否该起来打探一下情况,忽听见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二话不说,她立马重新躺了下去。

外面天已大亮,沉睡中的张雪悠悠转醒,感觉她是睡在床上,想来昨晚半夜摸回了卧室。张雪轻笑一声,准备起床。不料,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古色古香的卧房,天青色绣残荷床帐,暗红色雕花床栏。呵呵,睡糊涂了,张雪揉揉眼睛,再次睁开,呵呵,还在睡梦中。不对,揉眼睛的手怎么这么细腻,还这么小?

东边炕席中间亦设有一张金漆小几,几上摆着一个铜制兽面的香炉,此时还燃着袅袅白烟。炕席左右铺着臧青色的靠背坐褥,坐褥上正坐着一个年约二十四五的男子,男子身着无领石青色上好锦袍,外罩及肘的泥色短褂,脚蹬黑色长靴。他的长相普通,眼睛不大,身体微润,手上抱着一个大红金色绣纹的棉毯子,估摸着毯子里包有个婴孩。

张雪不死心的紧闭双眼,再次死掐了自个儿一下,睁开眼一看,还是雕花木床,云锦绣被,红木家具!穿越了,她是真的穿越了!一个刚大学毕业,一个英语专业,一个对历史一窍不通的她,穿越到了可能时为清朝的年代。

这时,张雪是愉悦的,看着好看的连续剧。然,时间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转眼过了十二点,过了凌晨两点,又过了凌晨三点。在不知不觉中,张雪失去了知觉,手里的薯片掉在了地上,人也趴在了电脑桌上。

好在经过一上午的请安问话,张雪总算平安顺利的渡过了第一天。虽然这期间她很少说话,一直窝在嬷嬷的怀里,但众人都想着她风寒刚好,身体仍虚,人也就不喜说话,稍显呆滞而已,并未多做怀疑。

念及此,张雪欲哭无泪,觉得她好不容易大学毕业,通过关系找了个即轻松,待遇又好的职业——人民教师。同时,她也好不容易,能有了经济来源,能更好更彻底的待在屋子里当宅女,看tvb的电视剧,看很多很多的漫画,继续追捧动漫《火影忍者》。但上天偏偏与她开了个玩笑,就在她前途一片光明的时候,却让她穿越到了清朝,封建社会的清朝!说到清朝,她也就看过《还珠格格》和《康熙王朝》,怎么就穿到清朝了,还穿成一个两岁的小女孩。

男子笑道:“你来了啊,贤哥儿醒了有一阵,现在正呵呵的笑着。恩,上好,我看小慧珠挺精神的,想是好了,想看来薛大夫的药倒是有用。来,慧珠,到阿玛这来,认认弟弟。”听到这话,张雪方知这位男子是小女孩的阿玛。正思索着是否过去,就被嬷嬷抱着走向那男子。张雪无法,只好上了炕,瞪着那个一直傻笑的小男婴,不时还要对那男子回一笑脸。

另一位听着,约是她现在这个身体的母亲,面露关切道:“慧珠,是哪有不舒服?怎么不说话呢?”说着又转头对那位嬷嬷商量道:“这都服了三日的药,也该好了,现在这样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嬷嬷,要不再把薛大夫叫来看看。”闻言,张雪只好出了声,虽不甘愿,却总比被别人发现有异的好。于是只见张雪抬起小脑袋瓜子,扬起甜甜的笑靥对着那女人喊了声“额娘”,就把头埋进了女人的怀里。

此时,张雪不由地紧张起来,感觉有人向她走近,正想着怎么应对时,脚步声突然停了,另一个好听的女音是时响起:“嬷嬷,慧珠也是大姑娘了,还是不要再叫乳名了。”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职场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