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齐横朔漠小说

齐横朔漠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历史

作者:月风来

时间:2020-08-01

小说简介

按照理想主义写出来的王朝兴衰,个人英雄主义,究竟是英雄谁属?也许—— 齐横朔漠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将领迎着宣召走了进来,见到老者,口中念道:“陆定一参见陛下!”作势便要下拜,老者淡淡的笑了笑,摆了摆手,“免了”,望着眼前这个英挺的青年,老者不禁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愣了一愣,随即笑道,“坐吧”。陆定一口中念叨,”谢陛下”,轻移两步,在左侧的圆墩上坐了下来。老者偏了偏首,眼中射出似几分怜爱的迷茫神色,稍纵即逝,精芒射出,“蒙军主力找到了?”陆定一应道,“据青军哨探回报,索图可汗部众约30万人现在位于含爱山南麓,其他五汗经图库伦一战,已经各率部中返回封地,且均通过当地驻节使臣奉送降表,”老者闻言一声冷哼,陆定一顿了一下,”臣以为既然他们已愿降,现下又分散各处,我军出关四个月,时不宜再转战各地,请陛下定夺!”老者闭上了眼睛,神色说不出的疲惫,过了良久,睁开眼睛缓缓道:“着他们认真反醒,好自为之。各守封地,听候发落。”陆定一齐声应道“是”。。……

《齐横朔漠》情节预览:

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那几个客商本就是浪人出身,虽不能说武艺精通,比这几个府兵倒是高出不少,不一刻,除了罗爷还能和那个为首的客商勉强僵持,其他几个府兵身上都挂了彩,形式明显处于下风,就在这时,门外一声厉喝传来:“住手!”双方闻言不由动作一滞,张楠循声望去,只见门口立着一位四十多岁的校尉,样貌相当精明,只见他冷冷扫了一眼店内诸人,最后把目光停留在张楠身上,好一刻,才缓缓移开。他跨前两步,来到那个罗爷面前站住,那罗爷对他甚为恭敬,低腰恭声道:“陈校尉!”陈校尉哼了一声道:“罗金,你可真行呀!”那罗爷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只是呵呵的陪着笑,陈校尉转过身来,对着那几个客商喝道:“大齐天下,反了你们不成?”那客商看这阵式,知道在闹下去只会更糟,便收了刀,陈校尉脸色稍缓,又徐徐道:“你们当众抗官,罪过不小,但是也不能冤枉了你们,有什么说法,一起跟我到府衙去论论吧!”说着一扭头,对门外的卫兵喊了一声,带走,便见从客店外冲入一队府兵,将那些客商押了下去。陈校尉转身对着罗金几人喊道,“把他们也一起带走!”罗金喊道:“大人——”陈晓为皱了皱眉,没有理会,兀自对身旁的兵丁说,“拿下”。转眼间客店便清静了下来,陈校尉走到柜台前,对刚从柜台后探出头的掌柜说:“掌柜的,如果需要,我会让兵丁来请您帮着做个证。“掌柜忙欠身道:“一定一定!”陈校尉看了他一眼,便转身向店门口走去,走到门口,忽有回头,张楠只觉得有这人的一双眼眸射出的厉光,仿若要穿透甚么似的,心下想道此人绝不似一个校尉这么简单,脚步声远去,店里霎那间如此安寂。

  老板招呼伙计,张罗着收拾店内的惨象,见张楠二人仍在原地立着,便走上前去,开口道:“两位客官,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还是上楼休息吧!”张楠望向这个第一次向自己开口的店老板,点点头应了一下,抬步往楼梯上走去,走到半中,开口相邀道:“店家可否上楼一叙?”那掌柜闻言脸色变了变,抬头四处打量,似舒了一口气,跟在二人身后上了楼。

  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将领迎着宣召走了进来,见到老者,口中念道:“陆定一参见陛下!”作势便要下拜,老者淡淡的笑了笑,摆了摆手,“免了”,望着眼前这个英挺的青年,老者不禁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愣了一愣,随即笑道,“坐吧”。陆定一口中念叨,”谢陛下”,轻移两步,在左侧的圆墩上坐了下来。老者偏了偏首,眼中射出似几分怜爱的迷茫神色,稍纵即逝,精芒射出,“蒙军主力找到了?”陆定一应道,“据青军哨探回报,索图可汗部众约30万人现在位于含爱山南麓,其他五汗经图库伦一战,已经各率部中返回封地,且均通过当地驻节使臣奉送降表,”老者闻言一声冷哼,陆定一顿了一下,”臣以为既然他们已愿降,现下又分散各处,我军出关四个月,时不宜再转战各地,请陛下定夺!”老者闭上了眼睛,神色说不出的疲惫,过了良久,睁开眼睛缓缓道:“着他们认真反醒,好自为之。各守封地,听候发落。”陆定一齐声应道“是”。

  此刻仍是半晌,二人出的店来,和伙计要过了马,问明城南方向,便扬马向城南奔去。

  陆定一望着如狼一般而下的齐军,心中一声微叹,便要策马而下,却不意太宗皇帝抓住了自己坐骑的缰绳,含笑看着自己,那么宁和,也好似带着几分温柔,那种神情,让陆定一心下震撼,一抹异红浮上太宗的脸暇,缓缓的,阳光倾斜,太宗皇帝身形一顿,从马上跌落下去——

  第一章1

  伴随这个胜利一起传告天下的是:

  青年没有回答,只是嘴角勾出一个弧度。张楠握起酒杯,凝视着杯中残酒,“作奸犯科,自有国法,容不得你这样。”张炜闻言迅速站起,抽出软剑。却不意对面早已没了身影,只见那个青年庸懒的靠在客栈的门框上,宝剑不知何时已背负身后,忽地大笑三声,“张大人,我杜预知道你是个清流良臣,好,好,好,泉州知府庄福清为恶甚于那个芜湖县令十倍百倍,本来我有心处之,既然再次见到了张大人,我倒要看看你们所谓的大齐国法是什么样子——呵”笑声传来,人早已经不见了。

  张楠在窗前站了一会儿,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了张炜的声音:“大人——”,张楠回转过身,应了一声,走过去开了门,张炜已经整装齐整的站在门外,张楠微微一笑,带上房门,二人便下了楼。

  似乎没有一丝风,抬眼望向那一抹红霞,马上的人稍显烦躁,一路走来,已经有两个月了。身后的壮汉似乎看到了他皱起的眉头一般,关切的问道:“老爷,怎么——?”轻轻的簇了一暇眉,飘然下马,沿着官道往前走了几步扯了扯马缰绳,对着也从马上下来的壮汉开口道:“张炜,这次江南探查已经两个月了,也许是人老了吧,我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特别是昨天进入泉州境界,总觉得似乎有些什么,也说不出来,也许是我多虑了吧?”言罢淡淡笑了笑,背过身去,牵马缓行,叫张炜的壮汉牵着马跟在左右,叹了一口气道,“大人的心思小的明白,毕竟有些事情我们是改变不得的,太平盛世,也并不一定没有丝毫瑕疵。不过这泉州地界,的确是有些荒了,似乎是不太寻常——”负身立马,抬眼望去,幽幽道:“此刻当是炊烟袅袅——”蓦的翻身上马,双腿绷紧“我们还是加紧赶路,到泉州城看看吧?”

  带头的东洋商人将刀举刀眼前,眼神随着刀峰一起发出寒芒,左脚轻挪一步,摆出了动手的架势,张炜一眼瞅了过去,便知此人是个练武之人,这几名府兵怎会是对手?不由暗笑他们自找苦吃,眼见他们无辜找茬在先,便懒得去管。张楠此刻脑中却在考虑客商说的那几句话,如果真的是这样,泉州府的胆子也太大了点,联想到昨夜杜预对自己说的一番话,心中认定泉州知府庄福清不是那么简单,当下下定决心,要将这件事弄个明白,却也没想去管眼前的事,倒是要看看事态发展。

  开篇

  这支军队已经出关四个月了,满眼的大漠黄沙,似乎是没有尽头,偶尔的峥嵘戈壁,又似乎昭示着前途的险恶,总是有人要回不去的——

  中军大帐

  老者再次偏首,疲惫地说:“这是养虎为患,可惜——天命难违,罢了罢了。”话锋一转“索图部欲顽抗到底,朕必然让他付出代价”说完缓缓收回目光,摆摆手,“夜了,你下去吧。”

  此刻虽是中午,映入二人眼前的却是一幅森凉景象,这个村庄已经是毁了,到处的断瓦残垣,被大火烧尽的痕迹,二人下马,将马匹栓到一处半倒的石墙处,徒步向村里走去。触目惊心,残破的房屋中偶尔露出的白骨更提示着这里曾经遭遇过的浩劫。张楠面色凝重,眉头紧蹙,,一言不发的停在一处烧毁的庭院前,张炜忍不住开口道:“大人,怎么会是这番情景?莫非是瘟疫?”张楠摇了摇头,轻轻一叹道:“我也不知道呀!”言罢回转过身,却见远处的竹林端小小的人影一闪,正是那处村边的房屋,张伟顺着他眼光望去,二人对望一眼,加快了脚步,来到近前。脚步声似乎惊动了那个正低头不知做什么的孩子,看到二人来到眼前,抬起那张黝黑的脸,一双眼睛闪出惊恐的神色,站起身来,拔腿就跑,两人见状,一边喊着孩子别跑,一边快步跟了上去,随着他转进了竹林。也不知道跟了多久,那孩子终于停下脚步,停在了一个半靠着竹藤躺在地上的老人面前,正惊惧万分的看着二人。那老人听到脚步声,艰难的抬起头,看到他二人,一个凄惨的笑容挂在脸上,轻咳了两声,说道:“官军莫非真的要赶尽杀绝吗?”闻听此言,张楠二人一时愕然。

  一位老者披着淡黄色的长衣,借着昏暗的烛光,认真的翻阅着折子,脸上显见憔悴,并时不时带着一两声轻咳,身边的侍者贴近,“夜深了,您休息吧。”老者摆了摆手,却掩不住一脸倦容,又是一阵轻咳。卫兵在外面禀道,“内廷指挥使陆定一求见”,老者神情一动,眉毛挑了挑,脸上霍然多了几分亲切,坐正了身子,向身边的侍者轻声道:“宣。”

  一夜无话。

  外面进来几名异国客商,伙计忙上前打招呼,在泉州,外国人本就没有什么新奇。张楠眼睛扫了一眼,看到几人是商人打扮,便也没有多在意,安心的吃着早点。过了一会儿,二人吃完早点,正准备起身,门外走进来几名府兵,带头的中年军官有些发福,似乎是憨态可掬,似乎是比较熟悉,昨夜那冷漠的店老板亲自迎上前去,陪脸笑道:“罗爷,呵,您老早,到小店吃早点,三子,快,伺候罗爷。”一旁的伙计忙闪过身来,将这几名官兵迎到一旁,这几人倒也老实不客气,大马金刀的便坐了下来。伙计流水的上着早点,这几名府兵便喧嚣的吃喝起来,闻声嘈杂,张楠不由得皱了皱眉,却也打消了回房的念头,看到如此猖狂的兵丁,张楠想留在楼下多看看,便又要了几分甜点,一壶好茶,悠哉的望向街外。一会儿,那几名外国客商边吃完了早点,站起身来向外走去,经过府兵那一桌,一个官兵似有意似无意的将茶碗扔在地上。“咣当”茶碗在地上碎成了片状。那几名府兵霍地站起,拦下了正欲走去的外国客商。被拦下的可上愣了一愣,然后一名岁数在五十左右的客商走上前来,用汉语问道:“大人,怎么了?”带头的罗爷冷笑一声,面色转狠,”怎么了,羊毛子,没见把大爷的碗碰碎了吗?”“奥”那名客商面不改色,“或许是大人自己不小心碰的吧?”罗爷当下面色一凌,“你个老小子话还很多,呵,大爷乐意说你碰的是抬举你,我们哥几个早注意到你们几个鬼鬼祟祟,貌似不轨,现在看你这个态度,果然不是好鸟,来呀,给我拿下”几名府兵纷纷将腰刀拔到一半,作势恐吓。一旁的店主见此情形,忙奔了过来,哈腰向罗爷笑道:“罗爷小事小事,您老何必大动肝火?”罗爷面色稍霁,冷哼了一声,店家忙转向几名客商,劝到:“几位爷,都是出来做生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您几位就陪个不是,”说着手指捻了捻“是不是?”几名外国客商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相互看了一眼,眼中却更显示决心,最后还是带头的那名客商说话:“谢谢你店家,不过我们没有错。“闻听此言,本来面色缓下去的罗爷愤怒的瞪大了眼,他的本意只不过是勒几个小钱,却不意遇上了这几个小心眼,当下面子就有些下不来。要知道泉州这个地方,他们横行惯了,对于外国客商,更是毫无顾及。却没有想到今天遇到这种局面,当下心中一狠,便要发飙。却不知道对面的几个客商也早已是牢骚满腹,这几个是日本人,从家乡辛苦的贩来货物,不远千里,漂洋过海,历尽劫难,终于到达泉州,原指望将货物易手卖个好价钱,却没有想到自靠岸起便被官府、市泊收取种种税目,这也倒罢了,更为可恨的是,泉州的官府联合当奸商,压低货款,强买下他们的货物,让他们不仅赚不到钱,还几乎血本无归,满心委屈正无处发泄,却不意又遇到了这几个有意刁难的官兵。他们几个本就是当地的浪人,本想靠经商改变自己的活路,遭此挫折,满心愤恨,如今新仇旧恨一起涌出,便不再考虑什么后果了,当下那个领头的客商嚷道:“我们来贵国通商,本是借着大皇帝的盛威,却不想你们自我们登陆起,便收取所谓的市泊税,通商税,印前税,人头税,登陆税,贸易税,府丁税,银捐税,——诸此种种,难道都是你们朝廷亲律的吗,据我所知,不过只有市泊通商两样税种。更可恨的是,你们官府收缴我们的货物,低价卖给你们的商人,你们太可恶了!”罗爷听完,瞟了一眼他们,说道,“看不出来,你们还真打算反了?”几名伏兵迅速抽出腰刀,那几名东洋客商一看此等情形,纷纷退后,一个年轻的将一张桌子踹翻,桌子上的碟碗纷纷砸向这几名官兵,他们更是趁乱拔出了自己的东洋刀,店家一见这阵式,忙缩到柜台后面去了。

  第二日张楠起的很早,推开临街的窗子,虽是清晨,街上已十分热闹,卖早点的,赶早市的,熙熙攘攘,此刻方显出都市的繁华。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