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唐锋小说

唐锋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历史

作者:明月笑.QD

时间:2020-07-27

小说简介

大唐帝国的刀锋,斩向一切与大唐帝国为敌之人!  在现代军人,在大唐帝国再次自己未完的军旅生涯;一个男人的成长与努力拼搏,热潮这个时代壮美波澜中的一朵惊涛!  真的战士,为战而生,为战而亡;军人的信条,是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这里有男人最想认做一辈子兄弟的内常侍陈宏志躬身侍立于两仪殿内殿至大殿的朱门之间,百无聊赖的等候着外朝朝会的结束。身为皇帝的亲随宦官,他原本应侍执拂侍立于大殿之上,之所以立身于此,等候常朝结束,却是因为皇帝份外的差遣。。……

《唐锋》情节预览:

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当然,天子的一举一动,其中无不蕴含深意。当此多事之秋,朝廷讨伐准西鄣义节度使吴元济不利,又欲对成德强镇动兵的紧要关头,皇帝如此尊重一直主战的李吉甫,自然就代表帝意归属哪一种政治取向。

  虽然抱着李忱的那名内侍提着小心,却禁不住李忱悉索乱动,一时间殿内诸人皆是听到,各人扭头一看,却看到一个粉嘟嘟的小孩正张大双眼,饶有兴味的看向自已这边。诸臣正纳闷间,李纯站将起来,忍不住心中欢喜,微笑道:“诸卿,此儿乃朕之十三郎,名曰李忱。”

  望云亭位于皇帝在太极宫时歇夏的昭庆殿东南,东南两面便是景福台、凝阴阁等台阁建筑,西面正对着东、南、西三海,若是盛夏时节,来此观水望景,山水成片,碧光荡漾,凉风阵阵,诚为消夏避暑的好去处。只是此时正是隆冬季节,各海之上早就白雪皑皑,水面冻的结实,一阵阵冷风毫无遮挡,直入人骨。

  李纯却也并不指望他能说话,只微笑着又看他几眼,只觉这孩子眉宇间酷似自已,有一种英武果决的气质。再加上不似寻常小儿那般爱哭爱闹,如此沉稳娴静,适才朝会如此无聊,他到好象听的津津有味,当真是令人惊奇。只可惜大唐自玄宗皇帝之后,再无亲王出镇地方,亦不可开府治事,以防生乱。这孩子就算才华出众,也是无用,终其一生,不过是个逍遥王爷罢了。

  皇帝所谓的“李司空”,却是李德裕的父亲,前任宰相李吉甫,大唐有名的能臣贤相。还是在元和二年,就是他支持宪宗皇帝打击不法的剑南西川节度使刘辟,将其抓获处死,令天下不法藩镇为之惊恐;后来入相,主持天下藩镇节度使对调一事,将三十多个藩镇节度调任他处,自安史乱后数十年间节度使跋扈不法,不将朝廷看在眼里,而今几十镇的节度使:“奔走道路,惧承命之不暇”,现今如此惧命听令,诚为元和初年最令皇帝和朝官扬眉吐气的大事了。有了如此功劳情份,再加上李吉甫在准南节使任时,开垦荒田,安抚百姓,又是大唐难得的地理学家,刻映《元和郡县图志》是整个华夏最早的一部舆地总志,皇帝对他尊重非常,不称其名,只以官职相称,李吉甫在元和九年逝世之后,加赠司空,是以皇帝便以李司空相称而不名,乃是臣下少有的殊荣了。

  皇帝点头嘉纳之后,又笑道:“刘昭仪为朕添了一子,赏绢二十匹,由卿亲自过去颁旨。此子,赐名李枕,着令翰林学士崔群代朕拟诏。”

  眼看已近午时,前殿方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陈宏志知道是皇帝退下殿来,连忙间原本弯下的腰又越发低下去一些,只是用眼角的余光盯着门前,待皇帝的朱履出现眼前,陈宏志趋前一步,低声奏道:“陛下,臣奉命往宜秋宫……”

  “哈!这伙贼人都知道必死,难道还会污陷他人,为别人陷瞒么?诸卿担忧,实无必要。”

  这些常识李忱原本一点不懂。他连李忱乃是后来的光王、宣宗皇帝都不知道,又哪里会知道亲王俸禄和实封这些复杂的东西。到是因为他的母亲陈昭仪与心腹宫人闲谈,为自已这个爱子打算将来时,天天盘算这些数字,李忱听的多了,自然也就知道个七七八八。

  内常侍陈宏志躬身侍立于两仪殿内殿至大殿的朱门之间,百无聊赖的等候着外朝朝会的结束。身为皇帝的亲随宦官,他原本应侍执拂侍立于大殿之上,之所以立身于此,等候常朝结束,却是因为皇帝份外的差遣。

  此时殿内无人,唯有李忱与几名帖身内侍在旁。李忱有心附合,顺口拍上几句马屁,却苦于无法出声,只得呀呀几句,以示赞同。到是那几名内侍齐声颂道:“陛下英武,诸臣懦弱!”

  “去贼人易,欲使朝臣振奋,难矣!”

  “没错,以内侍,知内省事,左右神策、河中河阳浙西宣歙诸道行营兵马使、招讨处置使之职,打了几年的仗,不过得了十几个县,叛军实力丝毫未损,陛下如此处置,还算宽仁。”

  皇帝闻言,微笑点头,答道:“朝官想的都是自已的身家性命,到是尔等,一意为帝室打算。”

  翰林学士为唐玄宗所立,所谓的草诏顾问之臣,因为亲近天子,又被称为内相。宪宗时,因吸取祖父德宗不信任宰相,凡事独断专行,只由翰林草诏行事的弊端,对翰林学士的重视远不如前朝,翰林不过承旨草诏,顾问之权渐渐削弱。此时召见翰林,必有诏书颁下中书。

  李忱正听的头晕,却又被那官员转递旁人,“传阅”一圈后,这才又转回宪宗怀中。

  李忱不知李纯在忙些什么,好在他不肯来“光顾”自已,到也是件好事。这紫宸殿是皇帝便殿,极尽奢华,其中每一件物品都是美焕美伦的艺术品。李忱现下手不能拿物,只是两眼乱转,不住的瞧向那些金银玉饰,心中暗想:“这里面随便一件饰物,拿到后世,都是无价之宝。自已是个亲王,将来食邑万户……不过这只是书面规定,大唐之初规定是食实封八百户,武后当政后规制渐渐破坏,现下亲王实封户数得看皇帝喜爱的程度,看样子这个皇帝还蛮喜欢自已的,要是给上几千户的实封,到时候就可以尽情享受了。”

  李纯无奈,只得放缓语气,低声道:“华夏有史数千年,大唐天下亦是已逾两百年,诸卿,可有听说过宰相遇刺,暴尸街市之事?”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