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 > 庶女重生:拐个邪王做相公小说

庶女重生:拐个邪王做相公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奇幻

作者:念离

时间:2020-07-25

小说简介

嫡女复活:拐个邪王做相公念离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嫡女复活:拐个邪王做相公》小说是念离的原创小说作品。 蜡油滴眼,匕首穿心,望着亲生骨肉死在眼前的撕心裂肺!曾经的爱人,杀她生母,诛她孩儿,负她情意,害她枉死!再世,白莲嫡姐染尘宫。这个孩子,她一定要生下来!“啊!”染归尘痛的尖叫了一声,身体乏力,终究忍不住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在眼睛闭上的最后一刻,她看到了慕容烨勾起的唇。嘴角也便不由轻轻勾起,眼里满是幸福的神采。烨高兴,就好……为了他,她做一切,都是值得……更是甘之若饴。不知过了多久,染归尘才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站在她床头巧笑嫣然的,一身白裙看起来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的染轻宁。而染轻宁的手里,抱着一个皮肤皱皱巴巴,还没有长开的一个猫儿般的婴孩。这……就是她的孩子吗?染归尘的眼里闪过一抹动容,眼里不由闪烁出了泪花,将她的眼角浸的湿润了。真好,她这一世,有最爱的男人,现在更是有了自己的孩子,所谓幸福,不过如此吧?和染轻宁不同的是,染归尘并没有那所谓的柔美,她的眸子里,似乎总是淡漠的。不就是一个贱婢生下的贱种吗?天天装什么清高?染轻宁掩饰掉眼底的那抹讽刺和狠毒,似乎还是那么一副无害的样子,似是一朵柔柔弱弱的白莲一般,总能够激起男人的保护心“烨,听说小孩子的血都很好喝,是真的吗?”突然,染轻宁对着慕容烨问道,一双美丽的眸子里,尽是疑惑。染归尘嘴角轻轻抿了起来,烨?姐姐从来不叫烨的名讳的,今日是怎了?一向感觉极其敏感的她,隐隐约约嗅出了一抹不同寻常。“当然。”慕容烨轻柔的吻了吻染轻宁的唇,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两个人都是身白衣,看起来像是神仙眷侣般让人羡慕,两人紧紧相贴的唇,仿佛在这一刻,被定格成了一副画,美好而显的虚幻。然而,在看到慕容烨和自己的亲姐姐接吻时的画面,染归尘的大脑,突然就“嗡……”的一下,尽数空白。脑子里只回荡着一句话:她的烨,吻了别的女人……这个女人,是她最亲最敬的姐姐!“这都不是真的……”不!她不相信,她不相信她的烨会去吻别的女人!她不相信她的烨会这样对她!昨日,他还温柔的和她呢喃着情话,摸着她隆起的小腹,满眼温情,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刻就和她的亲姐姐亲热了起来!她无法接受,日日和自己说着情话的丈夫会做出这种事情!“烨!烨,你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染归尘急切的看着慕容烨的眼睛,希望能够看到他以往的温柔。然而,慕容烨的眼,依旧是那么温柔,仿佛能够温柔的腻出水来,然而说出的话,却是仿佛一根锋利的刀刃,硬生生的插进了染归尘的心窝。“朕与宁儿真心相爱,只是因为你隔在中间,让我们两人生生分离这么多年……”第一次,染归尘知道,原来,温柔,竟然也如此伤人。而能够用温柔伤人的,却只有慕容烨一人。“哈哈哈,我染归尘原以为天下男人皆滥情,只有你慕容烨不会,现在看来……哈哈哈……错了,错了……我真是错了……”刚刚生完孩子,染归尘的心情起伏高迭,此刻,竟然仿佛疯癫了一般,疯狂的大笑起来。只是,笑着笑着,泪水却也笑了出来。“妹妹,别笑了啊,你看看我那小侄子,可是就要上西天了呢。”染轻宁那带着柔和的声音此刻听起来,让染归尘反胃的想要吐。然而,下一秒,她的心,却陡然刺痛了起来。“慕容烨,你在做什么!放手!那是你的孩子!你不能伤害他!”染归尘看着慕容烨拎着襁褓里的孩子,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在孩子的心脏方位来回的比量着,心都在发抖。不,那可是他的孩子啊!他怎么可能忍心!虎毒不食子,他就算不顾夫妻之情,也不能去害孩子啊!“妹妹,你不知道吗?”染轻宁故作惊讶的捂住了唇,接着,眼里闪过一抹狠毒的笑意。“难道你不知道为什么烨让你生下这个孩子吗?我多年患有心疾,时常心绞痛,烨只是心疼我,查到一个方法,就是用和我有近亲关系的婴儿的心头血,混合起来喝下,这心疾便也好了,不然,妹妹你多年被烨暗中喂着避孕药,怎么突然一下子怀孕了……”染轻宁一脸无害的说着,然而,这些话,却仿佛一个个巨大的冰雹砸在染归尘的身上,不仅仅让她痛不欲生,更是让她感到那凉意透到了骨子里。慕容烨,竟然一直暗中在她的饭菜里下避孕药,怪不得,怪不得嫁给了他六年,她一直没有怀孕。为此,她不知试过多少的药方,苦涩到让人反胃的黑乎乎的汤药,她也能眼睛都不眨的喝下去。因为她想要给他生个孩子啊!因为她爱他,甘愿去做一切!然而,到头来……竟然告诉她,她一直被下避孕药……而且,这个孩子,也是因为她的姐姐染轻宁,才能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她最爱的人,竟然只是想要她孩子的心头血,给染轻宁治疗心疾!好狠的心!慕容烨,染轻宁,你们竟然如此骗我!这些年,她的付出算什么!她的爱算什么!从一个小小的庶女,爬到皇后的位置上,不全都是为了他慕容烨?只是想要帮他夺下江山而已。到头来,她没有利用价值了,就开始要把她毁了吗?染归尘的眼睛里血丝弥漫,仿佛有一层浓厚的血雾,遮住了她原本澄澈清冷的眸光。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恨,在心里蔓延,全部化作了嘴角的一抹殷红,流下嘴角,触目惊心,妖艳夺目。“呀,烨,宁儿是不是说错话了?你看看妹妹的脸色,可真是难看啊。”染轻宁看着染归尘那灰败的脸色,还有嘴角滴下来的血液,故意向着慕容烨说道。谁知,慕容烨的嘴角挂着一抹温柔笑意,看向染轻宁:“没有,宁儿做的很好。”接着,慕容烨手中匕首依旧在婴儿的胸口来回比划着,突然,一道寒光一闪,手下毫不留情的把手里的匕首刺进了手里的婴儿的胸口。一瞬间,鲜血,从那个小小的身子里流出来。落到地上,向着染归尘的这个方向流过来。自始至终,染归尘没有听到孩子的一生呜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就仿佛那个幼小的生命从来没有从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般。“孩子……啊!”染归尘泣不成声,一双眸子里被眼前的一幕刺激成了红色。那红色里,夹杂着她那在滴血的心,夹杂着她的绝望与恨意。夹杂着她孩子流出的血的倒影,夹杂着她这如同镜花水月的一生……“慕容烨!染轻宁!”染归尘声嘶力竭的喊着,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把那两个狗男女给撕碎了。然而,看看自己现在这幅身子,连动都动不了,她知道,自己被下药了,那碗红糖水里,被慕容烨下药了……一双眸子蓦然变得空洞无神,如同死灰般的脸色变得更加灰白了几层。孩子……孩子没有了……她的孩子,被她最爱的人杀了。……

《庶女重生:拐个邪王做相公》情节预览:

只有不一样的爱才会如此吧!

靳国三十一年。

染尘宫。

这个孩子,她一定要生下来!

“啊!”染归尘痛的尖叫了一声,身体乏力,终究忍不住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在眼睛闭上的最后一刻,她看到了慕容烨勾起的唇。

嘴角也便不由轻轻勾起,眼里满是幸福的神采。

烨高兴,就好……为了他,她做一切,都是值得……更是甘之若饴。

不知过了多久,染归尘才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站在她床头巧笑嫣然的,一身白裙看起来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的染轻宁。

而染轻宁的手里,抱着一个皮肤皱皱巴巴,还没有长开的一个猫儿般的婴孩。

这……就是她的孩子吗?

染归尘的眼里闪过一抹动容,眼里不由闪烁出了泪花,将她的眼角浸的湿润了。

真好,她这一世,有最爱的男人,现在更是有了自己的孩子,所谓幸福,不过如此吧?

和染轻宁不同的是,染归尘并没有那所谓的柔美,她的眸子里,似乎总是淡漠的。

不就是一个贱婢生下的贱种吗?天天装什么清高?染轻宁掩饰掉眼底的那抹讽刺和狠毒,似乎还是那么一副无害的样子,似是一朵柔柔弱弱的白莲一般,总能够激起男人的保护心

“烨,听说小孩子的血都很好喝,是真的吗?”

突然,染轻宁对着慕容烨问道,一双美丽的眸子里,尽是疑惑。

染归尘嘴角轻轻抿了起来,烨?姐姐从来不叫烨的名讳的,今日是怎了?一向感觉极其敏感的她,隐隐约约嗅出了一抹不同寻常。

“当然。”慕容烨轻柔的吻了吻染轻宁的唇,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两个人都是身白衣,看起来像是神仙眷侣般让人羡慕,两人紧紧相贴的唇,仿佛在这一刻,被定格成了一副画,美好而显的虚幻。

然而,在看到慕容烨和自己的亲姐姐接吻时的画面,染归尘的大脑,突然就“嗡……”的一下,尽数空白。

脑子里只回荡着一句话:她的烨,吻了别的女人……

这个女人,是她最亲最敬的姐姐!

“这都不是真的……”不!她不相信,她不相信她的烨会去吻别的女人!她不相信她的烨会这样对她!

昨日,他还温柔的和她呢喃着情话,摸着她隆起的小腹,满眼温情,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刻就和她的亲姐姐亲热了起来!

她无法接受,日日和自己说着情话的丈夫会做出这种事情!

“烨!烨,你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染归尘急切的看着慕容烨的眼睛,希望能够看到他以往的温柔。

然而,慕容烨的眼,依旧是那么温柔,仿佛能够温柔的腻出水来,然而说出的话,却是仿佛一根锋利的刀刃,硬生生的插进了染归尘的心窝。

“朕与宁儿真心相爱,只是因为你隔在中间,让我们两人生生分离这么多年……”

第一次,染归尘知道,原来,温柔,竟然也如此伤人。

而能够用温柔伤人的,却只有慕容烨一人。

“哈哈哈,我染归尘原以为天下男人皆滥情,只有你慕容烨不会,现在看来……哈哈哈……错了,错了……我真是错了……”刚刚生完孩子,染归尘的心情起伏高迭,此刻,竟然仿佛疯癫了一般,疯狂的大笑起来。

只是,笑着笑着,泪水却也笑了出来。

“妹妹,别笑了啊,你看看我那小侄子,可是就要上西天了呢。”染轻宁那带着柔和的声音此刻听起来,让染归尘反胃的想要吐。

然而,下一秒,她的心,却陡然刺痛了起来。

“慕容烨,你在做什么!放手!那是你的孩子!你不能伤害他!”染归尘看着慕容烨拎着襁褓里的孩子,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在孩子的心脏方位来回的比量着,心都在发抖。

不,那可是他的孩子啊!他怎么可能忍心!虎毒不食子,他就算不顾夫妻之情,也不能去害孩子啊!

“妹妹,你不知道吗?”染轻宁故作惊讶的捂住了唇,接着,眼里闪过一抹狠毒的笑意。

“难道你不知道为什么烨让你生下这个孩子吗?我多年患有心疾,时常心绞痛,烨只是心疼我,查到一个方法,就是用和我有近亲关系的婴儿的心头血,混合起来喝下,这心疾便也好了,不然,妹妹你多年被烨暗中喂着避孕药,怎么突然一下子怀孕了……”

染轻宁一脸无害的说着,然而,这些话,却仿佛一个个巨大的冰雹砸在染归尘的身上,不仅仅让她痛不欲生,更是让她感到那凉意透到了骨子里。

慕容烨,竟然一直暗中在她的饭菜里下避孕药,怪不得,怪不得嫁给了他六年,她一直没有怀孕。

为此,她不知试过多少的药方,苦涩到让人反胃的黑乎乎的汤药,她也能眼睛都不眨的喝下去。因为她想要给他生个孩子啊!因为她爱他,甘愿去做一切!

然而,到头来……竟然告诉她,她一直被下避孕药……

而且,这个孩子,也是因为她的姐姐染轻宁,才能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她最爱的人,竟然只是想要她孩子的心头血,给染轻宁治疗心疾!

好狠的心!慕容烨,染轻宁,你们竟然如此骗我!这些年,她的付出算什么!她的爱算什么!

从一个小小的庶女,爬到皇后的位置上,不全都是为了他慕容烨?只是想要帮他夺下江山而已。

到头来,她没有利用价值了,就开始要把她毁了吗?

染归尘的眼睛里血丝弥漫,仿佛有一层浓厚的血雾,遮住了她原本澄澈清冷的眸光。

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恨,在心里蔓延,全部化作了嘴角的一抹殷红,流下嘴角,触目惊心,妖艳夺目。

“呀,烨,宁儿是不是说错话了?你看看妹妹的脸色,可真是难看啊。”染轻宁看着染归尘那灰败的脸色,还有嘴角滴下来的血液,故意向着慕容烨说道。

谁知,慕容烨的嘴角挂着一抹温柔笑意,看向染轻宁:“没有,宁儿做的很好。”接着,慕容烨手中匕首依旧在婴儿的胸口来回比划着,

突然,一道寒光一闪,手下毫不留情的把手里的匕首刺进了手里的婴儿的胸口。

一瞬间,鲜血,从那个小小的身子里流出来。

落到地上,向着染归尘的这个方向流过来。

自始至终,染归尘没有听到孩子的一生呜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就仿佛那个幼小的生命从来没有从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般。

“孩子……啊!”染归尘泣不成声,一双眸子里被眼前的一幕刺激成了红色。那红色里,夹杂着她那在滴血的心,夹杂着她的绝望与恨意。夹杂着她孩子流出的血的倒影,夹杂着她这如同镜花水月的一生……

“慕容烨!染轻宁!”染归尘声嘶力竭的喊着,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把那两个狗男女给撕碎了。

然而,看看自己现在这幅身子,连动都动不了,她知道,自己被下药了,那碗红糖水里,被慕容烨下药了……

一双眸子蓦然变得空洞无神,如同死灰般的脸色变得更加灰白了几层。

孩子……孩子没有了……

她的孩子,被她最爱的人杀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冷苏沉下了声音,咬牙看着屋内那混乱场景,饶是见过大场面的冷苏,也不由被屋内那场景给狠狠惊了一把

染归尘骑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人的头被她死死的按在染轻宁的被窝里头,染轻宁则衣衫凌乱的坐在床上,满眼不知所措。

冷苏眼光一闪,她记得,刚刚有人是一直在喊有采花贼的,难不成,那个被染归尘骑着的那人是采花贼?

“母亲,你总算来了,再不来,姐姐的清白可就没了。”

染归尘抽泣着,楚楚可怜,本来这楚楚可怜的模样应该是由染轻宁来演的,可如今,却被她率先抢了先机。

“休要胡说!你姐姐清清白白,岂能容你说三道四!”

听染归尘那话分明就是在说染轻宁已经不清白了,冷苏急了,也不顾再装什么贤淑夫人了,疾言厉色的冲着染归尘呵斥道。

染归尘也不说话了,无声的抽泣着,把戏做的足足的。

“去把那人给我抓起来。”冷苏看了看被染归尘死死压着的人,吩咐小厮道。

“扑通!”一声,那人被小厮给狠狠摔到了地上。

冷苏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起来,看清那个人的脸后,冷苏更是遏制不住的腿软。

“端……端王殿下……”

冷苏说话都在发抖,居然,居然是端王慕容烨!

纵然这个王爷再怎么没有势力,那也好歹是皇上的儿子,如果传到皇上的耳朵里,丞相府半夜三更把端王殿下当成采花贼扔到了地上,而且还让人骑在了身上,那她丞相府不就完了吗!

“呵,采花贼?贵府果真是懂得待客之道!”

慕容烨冷冷的战起身,目光不着痕迹的望了一眼低垂着头的染归尘,暗暗咬牙。

那女子果真好手段,竟然在不着痕迹的时候,解了他的穴道,果真好手段!

“不知端王为何夜半为何出现在小女的闺房?”冷苏毕竟见过大风大浪,一会儿就已经恢复了冷静,冷冷的盯着慕容烨。

慕容烨被问的一愣,无从回答,他该说什么?说他半夜三更过来,就是为了看看染轻宁的绣帕上,那些情诗到底是写给谁的吗?

没错,今日白天,他看到了染归尘掉落的染轻宁的绣帕,那几句情诗让他起了怀疑,因为,染轻宁并不爱他,这点他知道,那几句情诗一定不会是写给他的。

他要娶染轻宁,因为她背后有丞相府的势力,如果染轻宁爱上了别人,这丞相府的势力很可能就会倒向旁人,到时候,他等同是又多了一个劲敌。

因此,深更半夜,他进了染轻宁闺房,翻出她的绣帕,寻找蛛丝马迹,想要知道她的情诗,到底为谁而写,如果是他的劲敌,那……染轻宁他是不会留了。

谁知,才刚刚染轻宁的房间里找出那些绣帕,就被染归尘给用银针封了穴位,动弹不得,接着又被染归尘蒙在被子里,狠狠的揍了一顿,又被当成采花贼,引来这么多人的围观。

慕容烨心里不气恼那都是假的!

“哎呀,原来是端王殿下啊,端王殿下为何半夜偷偷来这里和姐姐幽会,白天不是可以正大光明的见面吗?

这晚上偷偷摸摸的,倒让我以为是采花贼想要玷污姐姐的清白呢,刚刚把端王殿下一顿好打,还请端王殿下见谅,毕竟,我也是为了姐姐的清白着想,还请端王殿下恕罪。”

染归尘得了便宜还卖乖,把慕容烨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却也无从反驳,的确,大半夜的,偷偷的跑进人家的闺房,作为妹妹的为了保住姐姐的清白,对他一通狠打的确说的过去。

可……为何他心里这么憋屈,却也无从说理?

慕容烨的脸色黑了下来,冷苏和染轻宁的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幽会?

这句话明明白白就是向旁人说染轻宁和慕容烨暧昧不明。

染归尘当场就急了。

“妹妹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姐姐为人可是清清白白,你怎么随便往姐姐的头上鞍一个帽子?姐姐不知为何半夜端王殿下会突然出现在姐姐的房间里,更不知道自己何时和端王殿下幽会。

你这些话,难不成是想姐姐的头上扣脏水吗?姐姐平常待你不薄,你怎能这么恶意报复姐姐?”

染轻宁一边说着一边泪如雨下,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实在让人连说话声大了,都觉得会惊动这个病美人一般。

然而,此刻与染轻宁那柔弱形象不同的是她的心。

她看着染归尘那一口咬定她和慕容烨有暧昧关系的模样,恨的直咬牙。

这个小**是存心给她找不痛快的是吧!什么和端王幽会,她能看的上这个无权无势的无能王爷吗?

就是那端王跪在她的面前求她看他一眼,她都未必正眼瞧瞧,可是,这话不能说出来,这端王再不济也是个王爷,好端端得罪了他,对丞相府没有好处。

“姐姐,你深更半夜衣衫凌乱的坐在床上,端王殿下的头在你的被子里,别告诉妹妹,你和端王殿下只是觉得半夜脱了衣服聊天更加风雅有趣。”

染归尘戏谑的目光在慕容烨和染轻宁之间流转,染轻宁从梦中醒来,只穿了亵衣亵裤,头发也披散着,而刚才,众人破门而入的时候,慕容烨的确脑袋在染轻宁的被子里,而他的头发也是凌乱不堪,衣衫不整。

这幅场景,如果要说他们之间没有什么的话,恐怕就算是傻子也不相信。

染归尘的嘴角冷冷勾起,呵,染轻宁,前世你不是就喜欢和慕容烨搅和在一起吗?现在,她染归尘成全你们!

现在,孤男寡女,衣衫不整,我看你怎么辩驳!

之前,染轻宁打的好算盘是把染归尘糊弄去应付慕容烨,这样她就不用嫁给这个无权无势的男人了,可是现如今,就算她再怎么说她是清清白白的,也没有人相信。

染轻宁死死咬了咬嘴唇,看向染归尘,这个小**,竟然如此污蔑她,以前,就是借这个小**十个胆子,也不敢说她一句不好的,现在……

竟然懂得如何算计她!

染轻宁心里恨得恨不得把染归尘给千刀万剐,然而,现如今,她明白还是辩驳自己的清白最为重要。

“母亲,你要相信宁儿,宁儿今天半夜突然醒来,一醒来就看到妹妹骑在端王殿下的身上,兴许,是妹妹为了掩人耳目和端王殿下偷情,结果东窗事发了以后,就栽赃到宁儿的身上,宁儿是大家闺秀,断断不会做那等耻辱之事

那种耻辱之事,只能是那种有娘生,没娘教的粗野女子才能够做出来。 ”

染轻宁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染归尘,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她在嘲讽染归尘有娘生没娘养,更是想要把和慕容烨偷情的这个屎盆子,扣到染归尘的头上,这把火,也想要往染归尘的头上引。

而染归尘设的这个局,就是要让别人以为染轻宁和慕容烨偷情,怎么可能祸及到自己?

狡黠一笑,染归尘眼里闪过一抹不怀好意。

“姐姐,如果我和端王殿下偷情,那我为什么还要大喊采花贼,这不是把所有人都给引过来了吗?这样,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是个有脑子的人,应该都不会一边和人幽会,一边大喊大叫吧,

哦~难不成,姐姐是着急洗脱自己的罪名,因此,故意把脏水引向妹妹这里,借此来麻痹大家的心智,姐姐,和心爱之人幽会又不是和人偷情,你何必这么心急的想要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难道……姐姐真的是心里有鬼?”

染归尘笑着说道,无害的笑容落在了染轻宁的眼里,却是那么刺眼。

“你……你……”染轻宁颤抖着手,被气的说不出来话。

染轻宁突然脸色变得惨白,死死的按住心口,像是心疾发作了。

染归尘看到她这幅模样,笑容更加的灿烂,染轻宁,前世你不是最喜欢勾引当了皇帝的慕容烨吗?

现在,你们两个人又纠缠在了一起,啧……这叫什么来着,**配狗,天长地久,**配鸡,如胶似漆。

染归尘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讽刺的笑意

冷苏看到心间上的女儿竟然遭到此等侮辱,眼里闪过一抹狠色。

这个小**,没想到竟然不是个省油的灯!

染轻宁被气的心疾发作,捂着心口,满脸惨白,冷苏心中气愤。

狠狠的扬起了手,想要狠狠的一巴掌扇到染归尘的脸上。

谁知,还没有扇到染归尘的脸上,染归尘就自己倒在了地上。

冷苏一愣,这小**是想要干什么?当她看到了染归尘嘴角的那抹深意莫名的笑容时,心底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染归尘开始在地上嚎啕大哭。

“呜呜呜,尘儿真是好苦的命,偷看到了姐姐偷情,母亲竟然就想着要杀了尘儿灭口。

尘儿的命好苦,求求你了母亲,求求你了,尘儿不把姐姐偷情的事情说出去,求求母亲饶了尘儿一命好不好?求求你了母亲,姐姐偷情的事情,尘儿一定守口如瓶,不和任何人说。”

染归尘泪如雨下,死死拽着冷苏的裙角,一边大哭也不忘一边抹黑染轻宁。

“你……”染轻宁此刻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被气的爆掉了,身子一颤抖,翻了个白眼,被气晕了过去。

冷苏也被气的不行,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她压根打都没有打着她,染归尘竟然说她冷苏要杀她,这是什么天理!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小**今日是不把宁儿身上扣上偷情的帽子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尘儿乖,起来,母亲不会怪你的。”

冷苏见染归尘有把这件事越闹越大的趋势,赶紧先服软。

可是,脸上刻意维持出来的笑容,却是僵硬的不能再僵硬了。

染归尘挂着泪痕的脸看向冷苏,眼眶红了一圈:“谢谢母亲,母亲放心,尘儿一定不会把姐姐偷情的这件事情说出去的!”

染归尘的声音很大,落在冷苏的耳朵里,就像是一个铜锣,“嘭!”的一声,在她的耳边炸开了。

饶来饶去,竟然又回到了偷情这两个字上!

冷苏被染归尘气的身子一踉跄,身子差点就向后面倒去。

“母亲小心些,不要摔着了,姐姐刚刚晕厥过去了,想必未来的姐夫端王殿下心里已经很伤心了,如果这时候未来的岳母也倒下了,端王殿下恐怕更伤心了”

染归尘上前“好心”扶住了冷苏,冷苏倒吸一口冷气,“未来姐夫”“未来岳母”几个词,让冷苏心里直抽抽。

狼狈的甩开染归尘拉着她的那只手,在下人的搀扶下,近乎落荒而逃的离开了这个让她气到肺疼的屋子。

王殿下慕容烨小说名字叫做《庶女重生:拐个邪王做相公》,这里提供王殿下慕容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庶女重生:拐个邪王做相公小说精选: “这……这是怎么回事!”冷苏沉下了声音,咬牙看着屋内那混乱场景,饶是见过大场面的冷苏,也不由被屋内那场景给狠狠惊了一把 染归尘骑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人的头被她死死的按在染轻宁的被窝里头,染轻宁则衣衫凌乱的坐在床上,满眼不知所措。 冷苏眼光一闪,她记得,刚刚有人是一直在喊有采花贼的,难不成,那个被染归尘骑着的那人是采花贼? “母亲,你总算来了,再不来,姐姐的清白可就没了。” 染归尘抽泣着,楚楚可怜,本来这楚楚可怜的模样应该是由…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奇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