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死亡冒险小说

死亡冒险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灵异

作者:峰灵三君

时间:2020-07-20

小说简介

为解一个谜,却渐渐地又将迎来无数个谜,我以为而已简单的的探险旅途,却不知道一切未知接踵而来。我以为彻底摆脱了世俗是自由的之身,却不知道走得出世物走不出黑幕。我以为人易看,却不知道心难猜。我以为死才需勇气,却不知道活一直这样才是勇者我顿了顿将笔停在了本子上,当再次回过神来本子上已深深烙下一粒黑色印记,我急忙收回了笔,望着本子不知是那黑色印记还是心里的迷惑使得心中一丝压抑“因为,FREE集团是给了我们必备装备以及我们个人所需装备,但他们承诺的后勤保障我们却没看到,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是一觉醒来就在岛上了,我只记得来到这里之前我们是在FREE集团参加集结宴。而来到这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FREE集团的人,队长说这是FREE集团让我们快速适应野外生存的方式,免得被原本社会的人际人情所干扰。虽然这种解释有点扯,但现在也只能这样想给自己点安慰,如果我们都想着被FREE集团扔了,那整个队将陷入无限的绝望之中,后果很严重!”我看着自己刚写的笔记长叱而叹地合上了本子,打开背包将本子和笔放了进去,帐篷外不断传来窸窸窣窣的嘈杂,不知是昆虫还是什么蛇之类的危险生物。帐篷内,我望了眼同账都已经熟睡的林羽,脸上露出一丝心安的笑意,我心里明白阿羽是我在这个队里唯一可以完全信赖的好兄弟,我俩是一起报名参加的这次冒险活动。其他六人里,陈肖、杜浪、沈之烨是典型的利益趋向者,完全为宝藏而来,不由得让人心存戒备,真不知发生利益冲突时他们会不会倒戈相向。白颖是队里唯一的一个女性,混身散发着邻家女孩的清纯之气,如果仅凭第一印象绝对是令人爱怜的文静淑女,但事实恰恰相反,那文静的面容下藏着颗疯子般赤热之心,一想也知敢来原始大森林的肯定不是柔软的泛泛之辈。王哥,大家一直都这么叫,具体叫什么名字不得而知,他是队长,对队伍极其负责,他是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听说他曾独自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是队里的传奇人物。哑巴,想到队里的这最后一位,我条件反射的摇了摇头,如果要给他填个资料表可能最省墨水了,白纸一张,进到队里以来从没见过哑巴说话,所以大家都认为他是个哑巴,如果把他的表情比作漫画,那只能说画这幅漫画的画家懒到画了一张图在那复制粘贴,但在队里,连王哥都会敬哑巴三分,实力不容小嘘。想了这么多,我咬了咬牙,我知道,旅途才刚刚开始,我关了手电伸了个懒腰口里还歇斯底里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便躺了下去。……

《死亡冒险》情节预览:

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我俩搀着哑巴沿着地上留下的泥泞的脚印追赶上去,走了许久我才注意到经过层层树叶投射在地面上的点点阳光,用点点并非夸张,真像是透过大筛子映出的阳光,我抬头望了下发现看到的只是树叶与藤条,但看那点点太阳光线的角度想必已经是中午了,我们沿着脚印的方向又走了很久(或许是因为焦虑的原因感觉时间好长),突然看到远处似乎是我们的背包,我激动的用闲着的那只手拍了拍王哥又指了指前方道“他们在那”

  其实对于我提出修整有两方面原因,于私,我头上还有那万恶的血浆,虽然干了但总让人感觉不舒服,现在恰巧有水,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遇到这样的河水,于公,我们三人刚经过一阵折腾,身体不免有些疲倦,另外哑巴还有伤在

  我用手摸了摸下巴“如果他们过河而去怎样才能不留脚印呢,而且为什么不留下脚印或者其他记号”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见阿羽一溜烟的向后跑到白颖身旁,我顿时知道了阿羽口中的冷哥是谁,想了想怎么也应叫冷姐,但又想了想,女汉子岂不是哥,我恍然又想起了阿羽凑我耳边说的话,心里一阵大骂,这典型的坑队友嘛

  阿羽听了哼了一声道“庸人,燕鹊安知鸿鹄之志哉,没品位,没追求”

  王哥让我放低了点头,开始拨着我头发胡乱的找着,不知怎的,我突然感觉头顶一阵钻心的痛,好像什么东西从头顶往我脑袋里钻,我不免有丝晕觉,当我再睁开眼睛时我已经靠着树坐在了地上,感觉眼前一切像看电影似的不真切,哑巴站在我的面前正拨动着我头发,突然我看到有两只手忽隐忽现的在我眼前张牙舞爪般的挥动着,我眼珠左右瞥了瞥,看到王哥正拼命的控制着张牙舞爪般的那双手,我突然又看到哑巴一阵吃痛小退了一步,我纳闷的眼珠向下瞥了瞥,我看见两条被翻起裤脚而且满是血窟窿的腿在不停的踹着哑巴,王哥用一只手锁住那双张牙舞爪的双手腾出另一只手将那布满血窟窿的其中一条腿按了下来然后用膝盖压了上去,随即又拉住了另一条腿压了下去,那两条腿拼命的想挣脱却无济于事,我看到哑巴又走近了我,手里拿着好几根细细的铁针似的玩意,有点像针灸时用的那种针,看到针让我突然产生了不好的感觉,我才发现我好像就剩眼睛了,好像身体的其他部位都消失了,因为没有任何感觉,但我还有些许的意识,我还能简单思考我所看到的景象,我突然想到以前听老人们讲到的一个词叫回光返照,是说一个病危之人或已经没了意识的人突然出现病症减轻了或突然意识清晰了的情形,这些情形并不一定是好兆头,老人们死人见多了都说那是回光返照,就说明这个人要死了,此刻,我的眼睛瞪着前方的哑巴愣住了,难道,我要死了

  我听了这话一阵无语啊,要不是怕白颖听见我非要蹦起来痛骂阿羽眼瞎啊,我只得将头抬起用下巴侧头向后点了下“哝”

  我听了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难道就这样扯不开关系了,另外关键是我连冷哥是谁都不知道,但我也懒得再去问,阿羽见我又一言不发,叹了口气,突然又凑到我耳边轻声道“那我可替你去告白去了”

  “那是什么问题啊”阿羽脸上爬满了疑惑

  正在我心中愤然不平之时,尖叫声打破了我的思绪,所有人急忙转身看向身后,只见一人被高高的吊在树上,准确的说是被盘在树上,凄惨的尖叫声此起彼伏,我打眼略扫了一下队伍,发现少了一个人,仔细看了一圈,是走在最后的杜浪。这时沈之烨歇斯底里的喊着蟒,我盯着上方眼睛都快酸了,终于看清了,的确像是只蟒,但怪的是这只蟒竟然和它盘的大树一个颜色,如果不是它动了一下真不是那么容易发现,难道这就是生物书上进化论物竞天泽中动物自己的保护色,我还在思索,而此时哑巴已经口咬一把亮黑色匕首往树上爬去,蟒猎食一般都会将猎物活活勒死,因为身体巨大的蟒没有毒,不像那些毒蛇因为身体不具备优势只有靠毒性来生存,哑巴爬到了巨蟒所盘的树岔下,一手握住树岔,身体荡在空中,另一只手高高举起匕首向蟒的身体连扎数刀,巨蟒一阵吃痛,尾巴疯狂的在空中乱拍着,哑巴甩动着身体躲避拍向他的蛇尾,可毕竟空间有限,躲过了几次后终究还是被蛇尾重重的打了出去,所有人都抬着头为哑巴捏了把汗,哑巴飞出几米后一把抓住了根树上垂下的藤条,用脚登着树杆突然发力身体荡向了巨蟒的方向,荡到藤条最高处时哑巴松开了藤条整个人抛物线的扔了过去,哑巴右手握着刀直插进了盘着杜浪的蛇身上,动作真像是现场版的高空高难度灌篮,优美至极,特效都要比这弱三分,巨蟒扭动着松开了杜浪,哑巴抓住杜浪的手将他从蛇身中拉了出来,而巨蟒还在向上抽动着身子不知是不是逃跑,哑巴拉着杜浪爬到了巨蟒刚刚离开的树岔上,想必是杜浪被巨蟒缚的太紧已经虚脱了,哑巴在旁边的树上扯了几根藤条将杜浪系好从树岔处垂了下来,我们看着杜浪从上面被缓缓送下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正当杜浪快被送到地面时,王哥突然冲着上面撕破喉咙的喊着“哑巴,背后,背后……”

  “是啊,哑巴呢?”我想里也泛起了嘀咕,刚才哑巴是离巨蟒嘴最近的,不会被巨蟒吞进肚子里去了吧,正想着我头顶却突然一阵热流,我举手摸了一下感觉黏黏的,我将手放到眼前看看手上粘的什么,是参有红色的白浆,我凑到鼻前闻了闻,一股腥味差点让我神经麻痹,我第一反应是恶心,想死的心都有了,真不知该如何才能洗得掉,王哥看我面目狰狞的问道怎么了,我给他看了看我的手然后指了指我的脑袋,可能是王哥早已对这类事情司空见惯,竟然没有感到恶心,他从身上撕下一块衣角让我擦拭着,然后抬头望着上面突然说了句“不会是哑巴的血吧”

  我听了想了想第二种的确有可能,但第一种不可能,因为树根只是突起于地面,如果地面有危险那走树根和走地面没多大区别啊,但无论原因是什么,眼下我们似乎都应该向前去探一探,但我还是把背包从肩上卸了下来放在了地上然后冲哑巴和王哥摆着手“咱们在这修整修整吧”

  阿羽一阵大笑,将胳膊搭在我肩膀上“知道冷哥是谁吗?”

  阿羽恍然大悟似的“你说冷哥啊,不是我的菜,咋?,你看上了”

  系着杜浪的藤条从上面掉了下来,杜浪也摔到了地面上,高处,刚才那只巨蟒猛力的向哑巴后背伏冲恶扑而来,原来巨蟒抽回尾巴不是逃跑,而是准备攻击,所有人都以为哑巴这次恐怕胜算寥寥,沈之烨甚至都蹿动着大家快点逃之舀舀,着实想想巨蟒如果伏冲而下扑向下面大家,大家只有给巨蟒填肚子的份,最明智的方法还是先让其他人到相对安全的地带,于是王哥让阿羽带着其他几人到安全地带躲了起来,而我选择和王哥一起去救哑巴,虽然我对哑巴了解甚微,但我对他的印象却非常不错,没有像杜浪那庸腐的铜臭味,也没有像沈之烨只会说不会做的虚伪。我特喜欢哑巴的义气和实在,少说多做,所以现在我总想做点什么表示我对他这种人的认同

  10月3号:

  阿羽听了王哥的夸奖束起食指摇了摇“NO,NO,NO"然后举手拍了拍胸脯“我是要成为冒险王的男人”

  阿羽看了看哑巴又看了看我道“说单口相声啊”

  “这是你存不存在的问题”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