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盗墓有道小说

盗墓有道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灵异

作者:刨坟大都督

时间:2020-07-16

小说简介

……

《盗墓有道》情节预览:

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七月闷热的下午,某市安监局。又是一次冗长的安全生产工作会议,底下的人早已是哈欠连连,我又何尝不觉得乏味,我端坐在主席台上照着秘书写好的稿子念完最后几个要点,再次嘱咐大家要抓好工作落实之后宣布散会,我在座上签了几张办公室主任递来的发票,又与局里的其他几个头头脑脑寒暄了一番便匆匆离去。

  电影终场已是午夜,我说“好晚了,要不你今晚就别回去了,上我家休息吧,反正房间多随你睡,明早送你上班也方便。”小雯犹豫了一会,给奶奶打了个电话报平安,说是到要好的女同事家过夜。我暗自窃喜,又怕被她察觉我表情的变化显得我猥琐,于是故作镇定的问道“你不怕吵到老人家睡觉啊?”她跟我说“我从小就跟着奶奶过,奶奶平时都要等到我回家才睡觉,我要是不告诉奶奶,她一晚上都不会睡觉。”我夸赞道“你们爷孙关系可真好,看来你挺孝顺的。”霍雯毫不客气“那是,奶奶可是最喜欢我的。”到停车场提了车,载上霍雯还不等她系好安全带,我启动车子踩着油门就走,一路愉快的几乎要哼出小曲,不过我也只会唱些个革命歌曲,团结就是力量什么的,鼻音又重,唱个流行歌曲准跑调,而霍雯虽然没有受过正规的声乐培训,但之前听她唱歌真是比一些歌手有过之而无不及,也就没好意思发出声。

  我跟霍雯是在一场安全知识宣传展会上认识的,她当时是新区宣传部聘请的实习记者,而我是展会的负责人。因为经验不足,手忙脚乱的她拿着相机却没有拍到会展开幕时主要领导发言的场面,没办法完成工作任务,得知情况后我坐回发言席端着话筒让她补拍了两张特写,会后我俩便互加了微信,半年的沟通让我发现她不是看起来那么没心没肺,同时被她所散发的青春气息吸引,而她说跟我在一起会有一种安全感,虽然我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严肃正直。说起这微信还是上次儿子回国探望我的时候教我用的,也确实方便了我跟在澳大利亚定居的妻儿联系,想起来心里涌现些许愧疚,不过妻子出国前跟我的关系已经不太融洽,虽然我们一直没有离婚,但早已是貌合神离,勉强维系的婚姻也只是顾虑儿子的感受,所以这种愧疚转瞬即逝。晚饭过后,小雯表示想去看电影,最近上映的有一部国产的运动题材电影,里边的小鲜肉是她的偶像。美女有要求,我当然尽量满足,反正今晚也没其他安排。于是步行去附近的电影院,我走路速度很快,经常走着走着就会把她甩出一段距离。就这个问题小雯已经跟我报怨过多次,我每次都是表示不好意思,告诉她根据队列条令齐步走每步是75公分,可能是在部队养成的习惯,不过我会尽量放慢步伐,可老是没走几步又将她甩开来,小雯急了,很艰难地奋力追上我,看起来一蹦一跳活像一只小白兔,上来就挽住我的胳膊,一股清香扑鼻而来,不知是她用的洗发水还是沐浴露或是香水还是体香,反正让我很是享受。也不去理会路人的眼光,迈开步子接着往前走,才发现被她拖着我再也走不快了。虽然有美女相伴,但这种慢速的行进着实让我很不自在,这下轮到我叫苦不迭,更是让她自鸣得意的坏笑。

  一个月过去了,一个工作日,晚上十一点多,我刚用微信跟小雯和远在澳大利亚的儿子说完晚安,打算洗澡睡觉。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局里办公室打来的电话,我很是反感半夜打来的工作电话,接起电话正要发作,准备训斥电话那头的人。打我电话的正是办公室主任小赵,小赵平时处事也算稳重,所以年初人事调整我提议让他做了办公室主任,听他的口吻有些焦急,说是有紧急突发事件要向我汇报。听完汇报之后,只觉得我的脑袋里嗡的一声,港口仓库发生了大爆炸,直接经济损失数以亿计,人员伤亡成百上千,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啊。连忙拨打司机小林的手机号,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小林平时很懂规矩,一直遵循着24小时保持通讯畅通的规定。我心里咯噔一下,第一反应就是:糟糕,大势去也。看来这次的事故跟我安排小林干的活有着直接的联系!我的心悬了起来,急忙开着自家的大众途观赶赴现场,看到周围两公里内都是一篇狼藉,已经有三批抢险救援人员进入现场。局下属有一支矿山事故救援队也投入了抢险,我听取救援队队长的情况汇报,得知港口仓库发生大爆炸,腾起的蘑菇云在几公里外都清晰可见,爆炸周围七公里范围都不同程度受到影响。不说别的,我作为安监局的局长,在辖区内发生这样的特大安全事故,首当其冲要受到问责的必然是我啊。虽然在经济上我没有犯什么大错,贪污受贿的事情我倒是没干过,但更让我头疼的是我在港口那边还有一些在暗地里的行动,一旦被查出来那可是牵连甚广。我不敢多想,趁乱回到家中将一些文件资料付之一炬,这是我多年研究的心血结晶。之后发生的事情都在意料之中,几天后,事故善后工作告一段落,在人民群众的殷切盼望之下,车头喷着“检察”二字的警车停在了单位办公楼前,两名检察官带着拘捕令很客气的请我回去喝茶。

  回到家中,我打开音响放了点音乐,取了瓶红酒,二人各品了一小杯。我说“今天不知怎么回事特别高兴,你别看我这样,平时我不怎么喝酒的,但今天这酒真的觉得越喝越好喝,要不我们把这一瓶干了。”霍雯没有拒绝,说“我每天晚饭都陪奶奶喝些酒,干了这瓶红酒倒是无所谓,只是听你说过你酒量不好,千万别勉强。”听她这么一说,我也不管什么红酒要细品了,换上两个马克杯就倒酒,不一会就喝干了。体质的原因,喝了这点酒我就全身通红,好似喝了个迷酊大醉。我看也差不多了,可她身上散发的一种气质,让我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事到临头居然又不太好意思开口直说让小雯陪我睡,心想还是另外再找机会下手,便让她到隔壁房间好好休息,明早再见。不知小雯是不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小声问我“你睡觉打不打呼噜呀?”我愣了一愣,回答“应该不会吧。”这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我知道她心中应该早已接受我了,不然也不会答应随我回家啊,我还真是猪脑子,哪还管得了那么多了,猴急的抱起她就往床上扔去……接下来几个周末,我会都邀请小雯共进晚餐,她也都会给奶奶打个电话,只是不回家的借口都有所变化,诸如同学过生日派对、单位外派公差之类的,让我觉得这小妮子还真是有意思。

  办公楼前停着一辆白色路虎,一个三十来岁留着平头的瘦高男人半躺在驾驶座上摆弄着手机,那是我的司机小林,是个退伍军人。作为部队转业干部的我,向来对当过兵的人很有好感,小林正是我从其他单位要过来给我开车的,跟了我好些年,他开车稳、口风严,办起事来比较有眼力劲,也算是我的心腹,一些我不方便出面的事情少不了他的帮衬。见我从办公楼出来,小林忙从驾驶座跳下来,一边帮我开门一边很多余但又很自然地问了句“陈局长,开完会啦?”我嗯了一声,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坐上副驾驶的位置,而是对他说“车钥匙给我,今天不用你送了。”那是因为我约了一位红粉知己晚上到新近开业的一家西餐厅用餐,我当然相信小林不会声张,但这种事情还是独来独往比较自在。

  我并不好西餐,选在这家西餐厅作为约会地点完全是女方决定的。好在这家餐厅就在喜来登酒店二楼,距我工作单位不过几分钟车程,倒也方便。说是西餐厅,其实有些笼统,好比欧洲人哪怕不能区分中国菜、日本菜,但也不会称这些为东方菜。准确说这是一家法式餐厅,不过我对这些也没什么研究,只觉得餐厅的装潢算得上富丽堂皇。我掏出手机想问问她到了没,刚要拨号,只见靠窗的位置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在向我招手。她皮肤白皙,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好似一对明珠镶嵌在完美的鹅蛋脸上,留着齐刘海,身着一袭黑白相间连衣裙,更是显得清纯、可爱,让人不免产生一种怜惜之情。我恍惚了片刻,这就是我提到的红粉知己,霍雯。这早已不是我俩第一次见面,之前已经陪她吃过几次饭,但每次见面都让我有一种兴奋劲,我很喜欢她,跟她在一起的感觉就像逝去的青春和美好的回忆又活现在面前。我收起手机,径直走到窗边,在她对面的位置落座。没等我发话,她娇嗲道“坏叔叔,我都等了快半个小时了。”我很无奈,只好干笑着赔不是,“对不起啊,让小雯大美女久等了,实在是工作繁忙,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有机会一定补偿。”我一个中年男人跟个同自己女儿年纪相仿的姑娘如此嬉笑,场面着实有些尴尬,在公众场合我还是很难放下架子,赶忙转移话题唤来服务员点餐。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