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冥海小说

冥海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灵异

作者:祁连

时间:2020-07-11

小说简介

1975年,这支由中英共同组成的钻井队秘密深入地中缅边境野人山,通过着一场惊天骇闻的计划。相同国家的成员面上合作却又各怀鬼胎,暗地里为自己牟取唯一的利益。当他们为了那个计划深入地地下一千余米时,却意外发现早了有人再行一步赶往了这里,随即诸多神秘的事件浮出陈家祖上是山东人,往八辈数都是泥腿子出身,到了我祖父陈一火这一代,年轻时闹得凶,就跑去了南方边境学采玉贩玉。。……

《冥海》情节预览:

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女子泪光涌动说有了身孕,日后恐不便再来。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龇牙咧嘴的问了一声,手臂锥心的疼痛不断传出。

  单说陈一火救了那块黑石之后,当晚半夜,那凄美女子再次来到了他的梦中,对陈一火磕头便拜,感谢救命之恩,无以回报愿以身相许。

  潘国伟用很怪异的眼神打量了我一眼,把我看得有点发毛,半晌才道:“昨晚有人报警说你晕倒在巷子里。”

  七十年代初,全国都在大力建设中,炼钢炼油,反而对玉石方面管得没现在严厉,陈一火在边境地区没多久就靠着贩玉声名鹊起发家致富,还娶了我祖母,举家迁移到了南方。

  陈一火看到子母玉后脸色骤变,想起了山中往事,想起了那个楚楚可怜的女子,霎时间浑身抖如筛糠,脸色惨白如纸,带着子母玉一声不吭的赶回了家。

  女子哭泣说自己本是大明建文帝遗留在山中的一块玉石,常年在山中寒潭吸收日月精华,眼见不久便可化为人身,怎奈明日有采玉人上山会把她砸碎拖走,到时,还请先生务必救我!

  陈一火独自一人在山中躲了数月,心思烦躁,又极其思念娇妻,长长夙夜难免,直到一个秋露深深的寒夜,冷月凄凉的照在大地之上,一个泪眼朦胧的女人突然走进了陈一火居住的茅屋之中。

  祖母生了第三个孩子,是我的大伯,两岁的时候,祖父用玉打造了长命锁挂在脖子上,结果被两岁的大伯当做糖果吞进了咽喉里,窒息而死!

  女子走后,陈一火梦中惊醒,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忽觉不对急忙推窗,只见窗外月色如霜,林深似海,地上有一排若隐若无的脚印行至林间深处。

  我是第二天才从医院醒来的,睁眼就感觉左手传出剧烈疼痛,侧眼一看发现左手手臂上缠了绷带,依稀还能看到殷红的血迹浸染而出。

  原来是找老爷子的,我松了口气对他道:“他半个月前就出门了现在还没回来。”

  “那个人已经死了!”

  这巨石形似椭圆,黑不溜秋,左边浸泡寒潭,右边浸泡温泉,虽然生在如此奇特之地,但陈一火在玉石圈摸爬滚打多年,一眼就认出这并非什么玉石,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

  做玉石生意最赚钱的并非是买卖玉石,而是散玉!

  我对诅咒的说法嗤之以鼻,并跟爷爷说那些都是封建迷信,没必要在意,老爷子却根本不搭理我,废寝忘食的寻找解除诅咒的办法。

  邢四爷是怎么知道这件往事的他并没有对我说,但我猜想,应该是祖父告诉他的,因为他是我祖父的关门弟子。

  我急忙放松,心里慌得一批但表面强装镇定的道:“我兜里有现金,你都拿走,没必要把我弄死。”

  我吃了一惊,怀疑自己听错了,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怎么会溺死在巷子里?

  第二日凌晨,陈一火双眸血丝的来到了寒潭边,却见往日所见的黑不溜秋巨石早已变了样,虽然依旧浸泡在阴阳交融的潭水中间,但表层的黑色石皮已经脱落,变成了一块透着绿光的石头。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