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 大富豪传奇小说

大富豪传奇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职场

作者:九个熊猫

时间:2020-05-20

小说简介

一个小县城的孩子王,回到灯红酒绿的城市,为了生活和理想,不断地努力奋斗拼搏。看建哥是如何创办自己的商业帝国。 大富豪传奇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申市是一个国际大都市,这里有着无与伦比的**力,吸引着天南海北的,形形色色的人争先恐后,慕名而来。生怕错过了发财的好机会。殊不知,这里就像个原始森林,弱肉强食,等级分明,适者生存,尤为突出。傍晚十分,一辆云台至申市的大巴车停在了兴华村边的公路上,一个背包少年走下了车,抬头看了看,又低下了头,朝村庄走去。这里的一个村庄,比整个云台县都要繁华。找不到一点农村村庄的影子,高楼大厦,琼楼玉宇,街上满是穿着时髦的女郎。各种豪车在马路上飞驰。嫣然一个小城市。陈建的到来很平淡,第三天就找了一个电子厂上班去了,3500一个月,12小时。每天三点一线。枯燥乏味,尤其是夜班,基本一个月都见不到太阳。休息的时候也很少出门,不知道出门干什么。厂区内有超市,有AM机。每天就是面对一条流水线,不用思考,重复着一个动作。像机器人一样。虽然一个车间有两三百人紧挨着坐在产线旁,但一整晚都不会有一个字的交流,甚至相邻而坐一个月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时间就像梦一样,眨眼间,四个月后,陈建被提升到了线长,比普通员工高一个等级,不用劳作,工资涨了500,只需要监督属于你的产线上的员工即可,但是陈建没有想象中的喜悦,有的只是心底深深的不甘,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终点,仿佛又没有终点,没有陈建渴望的希望。只剩下一具臭皮囊。就这么浑浑噩噩的一年过去了,这一天陈建辞职了,整整一年。内心的冲动还是占据了上风。拖着行李箱站在大门口。看着几十个拉着行李箱的年轻男女往厂区里走。不禁想想一年前的自己,这就像一个恶性循环,一个陈建走了会有一百个陈建进来。就像寻宝,一对人马去了没有回来,,以后会有更多的队伍前赴后继。更像这个社会,不知道谁的运气好在这个社会上崛起。或许下一个就是你。不一会公交车来了,陈建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上车,买票,开车。没有回头。半个月前,“建哥,我们兄弟俩要去投奔你了”“怎么了?你俩不是上大学么?”“跟大三的一个**干仗了”大学是不能开除学生的。如果仅仅打架最多就是记过处分。伤的再严重了就是要经过司法了。除非只是影响太大。或者。。。。。。。。。“动刀了?”陈建断然道“恩,影响很恶劣,给予开除处分,我俩一生气直接走人了,我爸要打断我们俩的腿。这破大学我们也不想在这耗着了。也不敢回我爸妈那里。你就说接收我们不?”大耗子一顿诉苦。“妥妥的,到了打电话,地址你有的吧?”陈建倒也干脆的应下了。“恩有,,我们准备半个月后再去,先潇洒几天”第二天接到了两人,免不了一顿喝。早上买了早点,三个大老爷们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吃了起来,也不知道,这是怎么睡下的。大耗子开口“建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陈建道“我已经观察好了,你们应该看见这里街上有很多拉客的电动三轮车吧”话音未落,小耗子接道“您不会是要我们骑着那玩意上街拉客吧?”陈建道“对啊!很挣钱的不要小看它,好的话,一天下来挣2.3百不是问题,我这里除了补贴家用打给我爸的,还剩下1万多,足够买三辆了”两人看着小耗子像受了气的小媳妇似的一脸委屈。陈建不禁笑道“逗你玩的,就你们这样上街拉客,不得亏死,脸皮薄的跟黄瓜大闺女似的,我们不骑车,我们卖车。”“卖车?大小耗子满脸愕然”陈建道“对,卖车。我上网查过了,临东市有个厂家,1600一辆,我们先进货10辆。可以卖2500到3000。再把龙华路路口那间移动板房租下来,租金也不贵,大概就是3万块钱就能搞定全部。我这里有一万,你们俩一人拿一万,没问题吧?”再看耗子兄弟俩竟然都把头埋在衣服里了陈建道“你们俩干嘛呢?比胸大啊?说话!”耗子兄弟对看一眼“我们,没钱了。出了学校之后,本来还有几万块钱生活费和学费的,然后我俩到处旅游,一通玩,就,就,就没钱了”陈建至大耗说话起就一直盯着他们俩,道“我明白了,你们真的是来避难的,不是避你家老爷子的难,而是避毛爷爷的难啊”小耗道“建哥,我们也不想啊,我家老头说话太气人了,说我俩最好别出现在他面前,要是敢让他看见不打断我们的腿,就是我儿子。我哥一生气,就说“放心,我们不找你要一分钱,一样活的潇洒自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你们俩真是~~~~~~”陈建气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这样吧,我再跟家里拿点钱,草,这都是什么事”。兄弟俩看着陈建道“对不起,建哥”“滚滚滚,草”收拾东西明天去临东。……

《大富豪传奇》情节预览:

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申市是一个国际大都市,这里有着无与伦比的**力,吸引着天南海北的,形形色色的人争先恐后,慕名而来。生怕错过了发财的好机会。殊不知,这里就像个原始森林,弱肉强食,等级分明,适者生存,尤为突出。傍晚十分,一辆云台至申市的大巴车停在了兴华村边的公路上,一个背包少年走下了车,抬头看了看,又低下了头,朝村庄走去。这里的一个村庄,比整个云台县都要繁华。找不到一点农村村庄的影子,高楼大厦,琼楼玉宇,街上满是穿着时髦的女郎。各种豪车在马路上飞驰。嫣然一个小城市。陈建的到来很平淡,第三天就找了一个电子厂上班去了,3500一个月,12小时。每天三点一线。枯燥乏味,尤其是夜班,基本一个月都见不到太阳。休息的时候也很少出门,不知道出门干什么。厂区内有超市,有AM机。每天就是面对一条流水线,不用思考,重复着一个动作。像机器人一样。虽然一个车间有两三百人紧挨着坐在产线旁,但一整晚都不会有一个字的交流,甚至相邻而坐一个月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时间就像梦一样,眨眼间,四个月后,陈建被提升到了线长,比普通员工高一个等级,不用劳作,工资涨了500,只需要监督属于你的产线上的员工即可,但是陈建没有想象中的喜悦,有的只是心底深深的不甘,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终点,仿佛又没有终点,没有陈建渴望的希望。只剩下一具臭皮囊。就这么浑浑噩噩的一年过去了,这一天陈建辞职了,整整一年。内心的冲动还是占据了上风。拖着行李箱站在大门口。看着几十个拉着行李箱的年轻男女往厂区里走。不禁想想一年前的自己,这就像一个恶性循环,一个陈建走了会有一百个陈建进来。就像寻宝,一对人马去了没有回来,,以后会有更多的队伍前赴后继。更像这个社会,不知道谁的运气好在这个社会上崛起。或许下一个就是你。不一会公交车来了,陈建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上车,买票,开车。没有回头。半个月前,“建哥,我们兄弟俩要去投奔你了”“怎么了?你俩不是上大学么?”“跟大三的一个**干仗了”大学是不能开除学生的。如果仅仅打架最多就是记过处分。伤的再严重了就是要经过司法了。除非只是影响太大。或者。。。。。。。。。“动刀了?”陈建断然道“恩,影响很恶劣,给予开除处分,我俩一生气直接走人了,我爸要打断我们俩的腿。这破大学我们也不想在这耗着了。也不敢回我爸妈那里。你就说接收我们不?”大耗子一顿诉苦。“妥妥的,到了打电话,地址你有的吧?”陈建倒也干脆的应下了。“恩有,,我们准备半个月后再去,先潇洒几天”第二天接到了两人,免不了一顿喝。早上买了早点,三个大老爷们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吃了起来,也不知道,这是怎么睡下的。大耗子开口“建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陈建道“我已经观察好了,你们应该看见这里街上有很多拉客的电动三轮车吧”话音未落,小耗子接道“您不会是要我们骑着那玩意上街拉客吧?”陈建道“对啊!很挣钱的不要小看它,好的话,一天下来挣2.3百不是问题,我这里除了补贴家用打给我爸的,还剩下1万多,足够买三辆了”两人看着小耗子像受了气的小媳妇似的一脸委屈。陈建不禁笑道“逗你玩的,就你们这样上街拉客,不得亏死,脸皮薄的跟黄瓜大闺女似的,我们不骑车,我们卖车。”“卖车?大小耗子满脸愕然”陈建道“对,卖车。我上网查过了,临东市有个厂家,1600一辆,我们先进货10辆。可以卖2500到3000。再把龙华路路口那间移动板房租下来,租金也不贵,大概就是3万块钱就能搞定全部。我这里有一万,你们俩一人拿一万,没问题吧?”再看耗子兄弟俩竟然都把头埋在衣服里了陈建道“你们俩干嘛呢?比胸大啊?说话!”耗子兄弟对看一眼“我们,没钱了。出了学校之后,本来还有几万块钱生活费和学费的,然后我俩到处旅游,一通玩,就,就,就没钱了”陈建至大耗说话起就一直盯着他们俩,道“我明白了,你们真的是来避难的,不是避你家老爷子的难,而是避毛爷爷的难啊”小耗道“建哥,我们也不想啊,我家老头说话太气人了,说我俩最好别出现在他面前,要是敢让他看见不打断我们的腿,就是我儿子。我哥一生气,就说“放心,我们不找你要一分钱,一样活的潇洒自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你们俩真是~~~~~~”陈建气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这样吧,我再跟家里拿点钱,草,这都是什么事”。兄弟俩看着陈建道“对不起,建哥”“滚滚滚,草”收拾东西明天去临东

  云台县,一座不起眼的小县城。即将入夏,像许多大城市一样,这里夏天的夜生活格外丰富,随处可见三五成群的混混在大排档里吆五喝六,简易的防晒棚里仿佛就是他们的天下,天王老子来了都没有他们厉害,吹嘘着自己的曾经。因为正值高考结束之际,这里也不乏青春年少的高中学生。:阿建,来,别装了啊,咱一起走一个。你也快要走了,去了申市,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在一起喝酒。说话的是金磊,外号雷子,人如其名,身高1.9米,体重至少200斤,关键问题是这是个火药筒,在学校十次打架有八次都是因为他,他也从来没怕过,我们几个当中也属他家庭条件最好,有一个退休的县长爷爷,和现任政法委书记的叔叔,又是这山高皇帝远的小县城,不说只手遮天,也是响当当的大户,更何况他父亲是我们这里有名的富商,最近几年房地产生意就像天上下钱一样,这里一大半的项目都被他父亲承包了,其他城市也有许多产业,所以我们基本每次打完架,出了事都是雷子扛着,反正他在派出所跟自己家一样,对方家长一打听知道是他们老金家的儿子,也都不会硬着头皮为难老金家。当然,他们家人也对我们几个没什么好眼色,总认为是我们带坏了他们家的独苗。另外两个是一对兄弟,大小耗子,父母都在申市,和陈建一样。区别是他们父母是在申市开工厂做老板的,我的父母是打工的,那个时候流行拜把子,我们也不理例外,不过没有排行,我们是一个班级的,在三中甚至街上,我们几个都比较出风头,都知道三中有我们几个刺头,在北街这一代我们可以说横着走。在学校也几乎是一呼百应。相应的陈建几人在学校是大哥级别的存在,许多不爱学习的男孩女孩都喜欢和陈建几人一起玩,逃学,泡网吧,喝酒,KTV,泡妞,所有社会青年具备的他们一样不少。相比之下陈建几人在泡妞这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先天条件,尤其陈建的追求者最多,少年老成,成熟稳重,是学校里型男校草。但是陈建从来没有接收过,偶尔会跟社会上的女人玩**。用陈建的话说“你可以操一个旧逼,但是不能毁了一个女孩"。陈建几人都住在一个姓吴的老师家里,因为宿舍条件很差,所以一些老师就租了房子,简单装修一下,租给学生住。也没有人管安不安全,这时啊建端起酒杯"来,干了。‘一杯啤酒下肚丝丝凉。几人都做了下来,阿建开口"雷子你肯定要去上大学了,耗子你俩呢?’"我们也要去莱阳上大专,家里逼得,没办法""得了吧,上大学好啊,还可以潇洒几年,就我自己一个文盲了呗‘’’哎对了,你们几个到底考了多少分啊?我370啊,谁考的少等会谁请客燕莎的干活‘’。大小耗子异口同声道“我300”大家一致看向雷子“嘿嘿,我也300”我们还是盯着他看,太了解它了,肯定没说实话。“额,,,300不到”“哈哈哈哈哈,就知道你个吊毛还300,200有么?”。麻溜的搞起。一顿散伙酒,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结束。燕莎是这里最好的一家KTV,环境和消费成正比,各自都约了一些学校个社会里有的比较近的年轻人,男男女女十几个人,男的一个个嚣张跋扈,鼻孔朝天,仿佛天老大,地老二,他就是老三一样。女的也基本环肥燕廋,浓妆艳抹。一个豪华包厢,在一群年轻人的**下显得掉了几个档次。喝酒各种参着乱喝,没一会都喝的晕头转向,这时边上的大力,一个北街的混混,用胳膊肘捣了我一下,我迷茫的看向他,他伸手指向角落的位置,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才发现今天来了一个没见过的美女,对没错,美女。一头中长发,五官格外精致,一点瑕疵都没有,晶莹剔透,就像一件精美的工艺品,搭配她小巧的身材,一件米黄色短裤,白色丝制上衣,高跟鞋,坐在角落看着大力女友唱歌,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经常会想起今晚这个场景,可能这就是一见钟情吧。不过也只是埋在心底。这时耳边大力的声音响起“她叫张素雅,是东街幼师学校的,每天在班级门口送她礼物追她排队的比峰会买东西的人都多”我心里也了然。这时不知谁切了歌,只见张素雅接过闺密递过去的麦克风“那一天,我们相见。我望着你的身影,你的一举一动,爱上了你。你缺没有注意到我。苦苦等,苦苦等。等你我再见那一天,我定会放下矜持说爱你”最后一句张素雅竟然是看向了陈建。顿时周围的人全部安静下来看向陈建。傻子都明白怎么回事了。联想刚才张素雅自己改编的歌词,原来张素雅早就喜欢上了陈建。旁边大力对着陈建小声道“她以前就见过你好几次,不过都没有说话,她是我家邻居,知道我认识你。所以让我带他来,就是想表白”陈建沉默片刻道“女孩不错,不过那又怎么样,马上就要离开了‘’。大力没有再说话。周围也都沉默了。陈建黯然喃喃‘’这个我最爱的家乡,就要离开了!"这一夜过的很快,好像是在催陈建离开呢。车票提前就买好了。一大早,任带着醉意上了大巴车,没人送,简单的一个背包就是所有的行李。看着窗户外面熟悉的场景,心里的滋味无法言语,有无奈,有不甘。"如果我的家庭环境稍微好一点,或许就不必为了生活背井离乡了吧!‘’这是个理想,也是个情愫。突然冒起一个挥之不去的念头。或许也可以相见那个张素雅了吧!就这么想着,大巴车发动了。不知何时已经出了云台县了。抛开那些念头,那个女孩,那些兄弟。剩下的路要靠自己走了,未来是荣归故里,还是一辈子在外飘摇,由自己决定。我陈建,终会回来的。新书,新作者,各方面都还不成熟,第一次写作,不知道读者朋友们会不会喜欢。有好的意见和建议都可以告诉我。我会改正的。在这里谢谢各位读者朋友。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职场小说推荐